马克思

从抽象的人到具体的人:青年马克思哲学思维模式的重要转变

陈晓明,周宏
陈晓明 周宏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5:48

马克思对人的理解是其唯物史观的重要组成部分,其特征是科学精神与人道精神的统一。青年马克思在人的问题上的心路历程是从黑格尔主义的抽象的人过渡到费尔巴哈的形式现实但内容抽象的人,进而过渡到从事物质资料生产的现实的人,再发展到阶级逻辑中的具体的人,这个过程也是马克思从黑格尔哲学到费尔巴哈哲学,进而到一般唯物史观,再发展到具体唯物史观的思维模式的转变历程。

从抽象的人到具体的人:青年马克思哲学思维模式的重要转变

论马克思恩格斯思想的两种转变

赵家祥
赵家祥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5:48

马克思恩格斯思想有两种转变。第一种转变是马克思恩格斯从革命民主主义向共产主义、从唯心主义向唯物主义的转变。这次转变开始于《莱茵报》时期的文章,完成于1845—1846年的《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和《德意志意识形态》。第二种转变是指马克思主义形成以后马克思恩格斯思想的转变。本文考察和叙述了马克思恩格斯关于“亚细亚生产方式”概念及其在社会发展序列中的地位的思想的历史演变,关于对资本主义寿命看法的历史演变,关于俄国公社有可能跨越“资本主义制度的卡夫丁峡谷”思想的历史演变。

论马克思恩格斯思想的两种转变

“现实的人”与“惟一者”:马克思与施蒂纳的主体论之别

刘森林
刘森林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5:46

马克思与施蒂纳的争论关涉到如何理解形而上学、本质主义在马克思哲学中的地位问题。马克思受施蒂纳影响而提出的“现实的人”,与施蒂纳主张的“惟一者”虽然都具有主体自持性的特点,但在是否追求本质(精神)世界,是否承担对虚无的充实,是否追求永恒、普遍、整体,“现实”或“感性”中是否还拥有超出离散性原子事实的整体性维度及与此相关的超验性维度,对人、现实、历史的理解还是否需要保持辩证法的框架等方面,存在根本性的差异:马克思的回答是肯定的,施蒂纳是否定的。马克思的“现实的人”仍然具有以“现实”、“感性”为根基的“本质性”、“普遍性”、“神圣性”和某种意义上的“抽象性”。所谓马克思反现代性、反本质主义和反传统形而上学,也只能在这样有限的限度内理解,否则就等于把马克思施蒂纳化了。

关切“民生”:一个不能忽视的马克思传统

吴苑华
吴苑华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5:46

蕴含在马克思文本中的思想传统是宝贵的思想资源。关切“民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马克思传统。这个传统与马克思世界观的生成和理论主题的置换始终相联系。在当代中国,发现和弘扬马克思关切“民生”的思想传统,实践这个传统,在一定意义上,是当代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需要,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建设和早日实现小康社会的需要。

关切“民生”:一个不能忽视的马克思传统

马克思总体性方法及其学科建设意义

张云飞
张云飞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5:46

在马克思看来,总体或总体性是指事物的诸方面的相互依存、相互联系、相互影响和相互作用的不可分割性。总体性方法是用总体性视野来看问题的方法,就是要将对象和客体置于多重结构和复杂关系中来看待对象和客体,要走向辩证思维。马克思总体性方法,既是确立和把握马克思主义整体性的方法论基础,也是加强和推进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学科建设的方法论指导。我们要从学科对象、学科结构、学科方法和学科功能的整体性上来推进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学科建设。

马克思总体性方法及其学科建设意义

分析马克思主义者论马克思与平等

曹玉涛
曹玉涛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5:46

分析马克思主义者伍德区分了马克思的“作为目标的平等”和“作为权利的平等”,认为马克思对平等是持批判态度的,平等不是一个革命性的观念,当然不是社会主义的正义目标。米勒认为马克思对日常生活中的道德如平等、友爱、互助和奉献是持赞成态度的,而对作为一种政治道德基础的平等原则则持批判的态度。与“反对派”的观点根本不同,罗默认为平等不仅是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更是社会主义所追求的正义目标,而市场社会主义就是实现平等主义目标的最佳途径。分析马克思主义者的观点颠覆了马克思与平等的传统看法,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但由于缺乏唯物史观和辩证法,又具有一定的片面性。

马克思笔记研究的三大意义

王晓红
王晓红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5:46

“新型文本学”是创立“中国特色马克思学”的最终落脚点,而马克思的读书笔记研究是我们开展文献学研究、建构马克思新型文本学的基础性环节之一,也是马克思哲学研究的一个重要生长点。首先,马克思早期笔记的研究有助于我们深入把握马克思所实现的理论变革、哲学创新以及哲学创新的理论来源。其次,马克思中期笔记的研究可以使我们更为深入地领会《资本论》及其手稿的哲学实质和理论空间。最后,只有深入开掘马克思晚年所作的笔记,我们才能真正领会其晚年所实现的重大理论创新和思想升华。然而长期以来,由于大多数马克思笔记没有得到公开发表,这些笔记的意义和价值没有得到恰当的估价。此外,马克思笔记本身横跨时间长、数量大、涉及的问题全面又复杂,研究难度较大,国内外学者研究极为不足。因此,应当大力加强马克思各个时期笔记的研究。

马克思笔记研究的三大意义

要准确理解马克思恩格斯说的“新社会的因素”

钟哲明
钟哲明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5:46

将“新社会的因素”笼统地说成“社会主义因素”,显然缺乏具体的历史的分析,是难以使人信服的。《共产党宣言》中的“新社会的因素”,并不包括新的社会关系的因素。《资本论》中的暴力“助产婆”论,没有自发孕育和形成社会主义因素的观点。《法兰西内战》中的合作社,不是社会主义因素或未来社会的经济组织。给《祖国纪事》的信中“新的经济制度的要求”不是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因素。

要准确理解马克思恩格斯说的“新社会的因素”

马克思逝世周年纪念性话语及其启示

梁树发
梁树发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5:46

有一个马克思逝世周年纪念性话语——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命运。这是一种值得关注的话语现象。它的实质是提出了马克思主义理论与实践的关系问题。它给予我们的启示是必须以发展的马克思主义纪念马克思。当下,我国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的任务是在推动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同时,实现它的进一步的理论提升。

马克思晚年思想研究回眸

王越
王越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5:46

我国学界对马克思晚年思想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以下几点:一是关于马克思晚年思想的时间界定:二是关于研究马克思晚年思想的文本依据;三是马克思晚年手稿和书信的写作缘由;四是马克思晚年思想的主要内容及理论主旨;五是关于马克思晚年思想的理论价值和历史地位。在上述五个问题的研究上成果颇丰,但也存在分歧。

马克思晚年思想研究回眸

政治标准与经济标准的相对分离和融合

禹国峰
禹国峰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5:46

马克思首创了唯物主义的世界历史理论,但马克思世界历史的划分标准是生产方式标准,是以生产力为基准的经济标准。因而,马克思始终未能突破世界历史发展道路的单线论。列宁提出了世界历史划分的政治标准,创立了世界历史发展道路的双线论,但是列宁的这一思想起初并不彻底。而经过俄国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至战时共产主义政策时期,列宁又将世界历史划分的政治标准思想发挥得过犹不及,形成了与马克思世界历史划分的经济标准相互分离的局面。经过新经济政策,列宁晚年通过对俄国革命的总结,最终完成了世界历史划分双项标准的融合。

政治标准与经济标准的相对分离和融合

马克思社会有机体理论及其当代价值

周建超
周建超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5:46

马克思社会有机体理论是历史唯物主义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马克思社会发展理论的一个重要范畴。马克思认为,社会有机体是有多种社会要素构成的相互联系、相互依存的有机统一整体,它的发展既是自然历史过程,也是人类有意识参与的、不断进步的过程。社会有机体根源于人的物质生产实践,是以现实的人为基础、以人的自由全面发展为主线的演进过程,也是一个从地域性历史走向世界性历史的发展过程。不断深化马克思社会有机体理论的研究,对于我们今天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夺取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胜利都具有重大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文化观:马克思的丰富遗产

林坚
林坚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5:46

马克思的著作中包含着丰富的文化思想,主要有:文化不仅表示精神生活、知识、意识形态,也具有社会生活方式、文明形态的意义;唯物史观是研究文化问题的方法论基础;文化的本质是人的本质的对象化;人类文化产生于人与自然的关系;物质生产与精神生产发展存在不平衡;把自然史与人类史划分为两类文化;各民族社会有不同的文化、历史形态,随着普遍交往,正在形成一种世界文化。

文化观:马克思的丰富遗产

马克思、恩格斯与文化人类学

陈建宪
陈建宪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5:46

马克思和恩格斯晚年对文化人类学进行了深入研究,发展了他们创立的唯物史观,《人类学笔记》和《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是其代表作。他们主要想解决两个问题,以探寻一般发展规律与具体发展道路之间的关系。

马克思、恩格斯与文化人类学

论马克思关于人的需要的理论

姚顺良
姚顺良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5:45

本文立足于马克思的文本,系统地阐发了马克思关于人的需要的理论。指出人的需要范畴在马克思主义中占有重要地位,但它并不是马克思主义的出发点。实践作为马克思主义的根本出发点,也是马克思关于人的需要理论的根本出发点。正是从实践出发,马克思确定了人的需要的社会历史性,并第一次建构了“需要的社会体系”和“需要的历史序列”。文章在阐发马克思需要理论的同时,对其同弗洛伊德的“性本能”和马斯洛的“似本能”的需要理论的关系,进行了批判性的分析。

回到整体的历史科学

沈湘平
沈湘平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5:45

“回到马克思”有着不可避免的解释学情境,我们应该且必须回到整体的马克思。回到整体的马克思的关键在于找到马克思全部思想中最高的、一元的基础范畴。根据马克思本人的论述,我们认为,其学说中最高的一元范畴就是历史,回到整体的马克思就是回到整体的历史科学。历史科学不仅具有整体性、前提性,而且具有后哲学和后科学的性质。历史、实践、人是历史科学的三个关键词。回到整体的历史科学,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看待关于马克思的诸多解说,有利于我们在科学与人文的统一中把握马克思学说的独特规定性,对具体科学也有着十分重要的方法论启示。

回到整体的历史科学

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理论的嬗变与转型

郁建兴,陈建海
郁建兴 陈建海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5:45

意识形态理论是马克思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马克思开创性地奠定了意识形态批判的基本框架,也留下了不少悬而未决的问题,这给后世既造成了诸多争议,也为理论创新与发展开辟了广阔空间。马克思之后,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理论经历了两次重要嬗变。其一始于卢卡奇、葛兰西,并在随后的法兰克福学派那里得到了充分展开,意识形态批判理论发展到一个新的高度;与这一条主线相伴随的还有以赖希、弗洛姆为代表的社会心理研究和阿尔都塞的结构主义。其二是以拉克劳、墨菲为代表的后马克思主义思潮,拉克劳、墨菲通过阐发“接合的意识形态”,实现了当代意识形态研究的转型。

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理论的嬗变与转型

评伯恩施坦修正主义路线的形成及其教训

陈学明,朱南松
陈学明 朱南松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5:45

伯恩施坦明确地说他的宗旨是要“弄清楚哪些方面马克思仍然是正确的和哪些方面他是不正确的”。伯恩施坦以此为宗旨,但最后的结果却是非但没有正确地做出评判,反而伤害了马克思主义。为了避免重蹈伯恩施坦的覆辙,我们必须吸取应有的教训:其一,必须明确马克思主义在总体上是不是已经被时代所超越。倘若认为在总体上已过时,那么必然会像伯恩施坦那样最后沦为马克思主义的否定者。其二,必须对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内容有一个正确的把握。千万不能像伯恩施坦那样以这样那样的方式制造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对立,以及马克思早期思想与晚期思想的对立。其三,必须有一个正确的评判标准,而正确的评判标准来自于评判者所持的立场。伯恩施坦之所以最后走上了修正主义道路,正在于他实际上已离开了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立场。其四,决不能像伯恩施坦那样把对马克思主义教条化的憎恨变成对马克思主义本身的憎恨。

为什么我们在《德意志意识形态》研究中不重视施蒂纳?

刘森林
刘森林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5:45

马克思主体论的建构过程是从对自我意识主体的批判开始的,施蒂纳是促使马克思、恩格斯批判费尔巴哈的关键人物。《德意志意识形态》一书大约三分之二的篇幅是批评以虚无主义问题与马克思、恩格斯遭遇的施蒂纳的,但我们在研究中对此并没有给予应有的重视,却把该书研究的重点放在占该书篇幅10%的批评费尔巴哈部分上。这主要是因为1949年之后的中国社会发展还没有触及施蒂纳所提出的问题,体会不到施蒂纳涉及到的虚无主义问题对于日益陷入世俗化困境中的现代人的重要性。另外,恩格斯在《费尔巴哈与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一书中的论述、传统哲学观和思维模式对施蒂纳及其问题也起着明显的消解作用。今天我们研究《德意志意识形态》,应该把马克思批判施蒂纳的部分放在与批判费尔巴哈部分同样重要的位置上。

为什么我们在《德意志意识形态》研究中不重视施蒂纳?

马克思人学的总体图像(上)

韩庆祥
韩庆祥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5:45

马克思哲学所实现的伟大变革,就是终结了无视现实的、从事感性活动的人、并具有抽象思辨色彩的传统本体论哲学,把从事感性活动的现实的人确定为新哲学的前提和出发点,把现实人的生存境遇和发展命运作为新哲学的主题,把人的能力的充分发挥、无产阶级的解放和每个人自由而全面发展作为新哲学的价值目标。在对马克思主义深入研究中,进一步对马克思的人学思想予以宏观总体的把握,完整揭示和阐述马克思人学思想的主题、研究方法、核心线索和理论框架,以深入厘清马克思所开辟的人学道路,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马克思人学的总体图像(上)

唯物史观视野中的意识形态与文艺

赖大仁
赖大仁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4:45

关于意识形态与文艺问题,在马克思主义创始人那里并不是孤立的命题,而是在他们的唯物史观理论视野中被观照和阐发的。马克思、恩格斯是否有意用意识形态来规定艺术的本质或给文艺下定义,这并不重要。如果我们能够调整思维方式,更多地从对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的理解入手,真正能够获得一种唯物史观的宏阔视野,并以此成为我们观照人类文艺活动的角度,以及研究、阐释和评价文艺现象的维度,这也许是更为重要也更有意义的。

马克思自然富源观与中世纪英国经济的变迁

沈琦
沈琦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4:10

马克思的自然富源学说以往受到忽视,实际上它是理解英国中世纪经济的一把钥匙。自然富源不仅影响中世纪英国的农业、工业、贸易和交通,也影响了人们对地理环境的应对措施。正是在这种互动的历史进程中,英国最先走出了中世纪。

马克思自然富源观与中世纪英国经济的变迁

马克思国际贸易理论与克鲁格曼新贸易理论之比较

尹栾玉
尹栾玉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4:04

马克思国际贸易理论应当是我国制定国际贸易政策的理论基础。保罗·克鲁格曼的新贸易理论中关于企业技术创新的分析以及创建“竞争优势”的战略性贸易政策的提出,都非常符合我国当前经济发展的阶段和现实国情的需要,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但是,它与马克思国际贸易理论在研究方法、研究对象、政策主张等方面毕竟有着很大的不同。因此,要对它们进行深入的比较分析,力争取其精华,为我所用。

马克思国际贸易理论与克鲁格曼新贸易理论之比较

不断发展的马克思主义FDI理论

张广兴,董国利,徐勇
张广兴 董国利 徐勇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3:50

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必须以不断发展的马克思主义的外商直接投资理论为指导来统筹国内发展与对外开放的关系,科学地开展外资工作。因此,系统梳理马克思、列宁和邓小平的外商直接投资理论,对于科学利用外资、壮大社会主义经济和促进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实现意义重大。

马克思的“农村劳动力转移”理论及其当代价值

杨玉华
杨玉华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3:49

农村劳动力转移是自然的历史过程,任何政府都不应该人为地阻滞这一历史演进过程,而应该积极创造条件,适时推进劳动力的合理流动;在促进工业化和农村劳动力转移过程中,政府的社会责任不是减轻而是更重了,在劳动力转移开始引起整个社会巨大变革的今天,要抓住这个历史机遇,以新农村建设为契机,以农村劳动力资源开发为依托,加快农村劳动力的转移步伐,努力缩小城乡差距,推进城乡社会经济的和谐发展。

马克思的“农村劳动力转移”理论及其当代价值
 1107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