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金融

为什么中国的城镇化是人地非协调的?

马万里,刘胡皓
马万里 刘胡皓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1:25

新型城镇化是人的城镇化,而中国目前以土地扩张为代表的空间城镇化明显快于人口城镇化,人地非协调问题的产生与作为新型城镇化推动者的地方政府的行为紧密关联。首先,在纵向维度政府间关系下,为创造政绩而获得晋升、为获取财政收入以减轻财政压力,使“晋升锦标赛”与“财政锦标赛”具有内在的契合性,以土地为载体的经济发展成为地方政府积极推动空间城镇化的“动力源”。其次,从横向维度看,企业、城市户籍居民、金融机构、地方政府形成了基于利益关系的并以地方政府为核心的利益铁三角和超级利益铁三角,激励地方政府积极推进空间城镇化,成为新型城镇化的现实梗阻。最后,土地财政与土地金融耦合背景下,理性的地方政府将土地作为商品化的交易空间,在获取土地出让收入的同时亦衍生出以土地为主的融资模式,导致中国城镇化发展呈现“向外建设”而不是“向上建设”的非均衡化路径,人地非协调城镇化的问题被进一步强化了。

为什么中国的城镇化是人地非协调的?

全面深化改革,构建新型城乡关系

张晓山
张晓山 2019 年 07 月 12 日 – 12:24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形成以工促农,以城带乡,工农互惠,城乡一体的新型工农、城乡关系”。构建新型城乡关系,受到现行财税体制、金融体制、资源配置格局以及行政管理体系等宏观制度性因素的制约,焦点是农民的土地。土地财政与土地金融已成为地方政府谋发展的重要财源,近年来全国各地农村以建设新农村为名进行的大规模村庄整治与地方政府的“造城运动”“圈地运动”,其深层次的共同原因就是为地方政府推行土地财政与土地金融创造条件,在实践中有可能使农民在村庄整治上的知情权、参与权和决策权被剥夺,从而导致地方政府与农民之间的利益关系失衡。传统的发展模式已经走入死胡同,土地财政与土地金融不可持续,必须全面深化改革,让农民分享土地的增值收益,赋予农民更多的财产权利。

全面深化改革,构建新型城乡关系

土地产权、土地金融与农村经济增长

黄少安,赵建
黄少安 赵建 2019 年 07 月 12 日 – 01:42

随着我国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特别是农业经营模式的改变,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土地产权权能不足的弊端开始显露出来,从而抑制了农村金融发展,导致农民在农村和城市中的双重贫困。在土地所有权改革存在意识形态刚性束缚的情况下,大力提高土地使用权权能,可以改善城乡二元金融结构,缓解农村金融贫乏。含有土地抵押信贷的农业经济增长模型告诉我们,土地使用权权能的增强,可以通过土地金融机制带来农业资本投入的增加和农村经济的长期增长。当前我国农村可以选择的土地金融模式按照金融化程度依次包括土地信用合作社、土地融资租赁和土地证券化。在土地使用权权能提高后,这些土地金融模式可以更好地促进农村经济增长。

城市经营、土地储备与土地金融

刘维新,张红
刘维新 张红 2019 年 07 月 11 日 – 12:02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日益加速,“经营城市”作为一种全新的城市建设理念,为突破建设资金瓶颈,实现城市建设事业的持续快速健康发展指明了方向。同时,为了合理调控土地市场供求关系,加强对土地一级市场的垄断、建立土地储备制度是城市经营的主要内容。论述了经营城市的概念与内涵,探讨了经营城市与实施土地储备制度的关系,并从土地金融的角度对经营城市与土地储备的运行机制等进行了研究、分析,提出了相关发展建议。

城市经营、土地储备与土地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