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文化

巫咸源流新证

刘玉堂,曾浪
刘玉堂 曾浪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1:34

巫咸是中国文化史上一位重要的发明创造者,对筮占、医药、天文历法等学科的发展做出过重要贡献。其主要活动在南方,晋人郭璞实地考察写出的《巫咸山赋》已指明今巫山及巫峡境内确为早期巫咸族属的活动区域。而有关晋南巫咸遗迹的记载,应是黄帝时代巫咸官通过占筮战胜号称炎帝的蚩尤有功而在地名上的反映。据文献与考古资料证明,巫咸与以颛顼族属为中心的早期楚人及其文化关系密切。商代传天文之贤相巫咸也是颛顼重黎之后。春秋以降,申公巫臣与巫咸的故事在吴越地区互相糅合,共同见证了楚文化的东传。

巫咸源流新证

区域文化传统与唐诗创作风貌的离合

戴伟华
戴伟华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1:28

文化的历史传统与诗人活动的地域空间构成了时间和空间的交叉和叠合,由于这一关系导致了诗歌创作风貌与文化传统的结合或分离。或者表现为传统和现实的一致性,诗人的创作在延伸传统,如楚文化对唐代诗人创作的影响;或者表现为由于地域偏僻而导致传统文化与现实的距离,顽强的古老文化传统却成了抵制时俗文化的利器,巴蜀文化对陈子昂的影响即为一例。

区域文化传统与唐诗创作风貌的离合

从王世贞与明中后期诗坛之关系看文化的相融与独立

朱丽霞
朱丽霞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01:28

明中后期,诗坛复古的呼声此起彼伏。以前、后七子为代表的诗坛主流以强大的优势横扫诗坛,以公安、竟陵为代表的楚文化亦风靡一时,而在两大强势文化的夹击下,吴文化风雨飘摇。尽管未能引领诗坛主流,但处于弱势的吴文化仍与强势的齐、楚文化鼎足而三。王世贞作为后七子领袖挥戈诗坛,但其吴音不改。钱谦益倾力编纂《列朝诗集》旨在保护吴文化传统。吴文化与齐、楚文化共生的命运说明了文化本身的稳定性,文化一旦形成,便不会轻易地因外界强加的力量而改变。

清华简《楚居》与楚辞研究三题

代生
代生 2019 年 07 月 12 日 – 17:14

出土文献为解决楚辞疑难提供了重要资料。清华简《楚居》一篇记述了楚人的起源、发展及迁徙等情况,与楚辞有关记载也可以对读,如屈氏的来源、楚民族名号与巫咸的关系、楚人的来源和楚文化的形成等问题,或印证前辈学者的说法,或纠正以往的不足,十分重要。出土文献与传世文献构成的“二重证据”,不能偏信一端,而应客观分析。

清华简《楚居》与楚辞研究三题

孔子适楚及其文学演绎

陈瑶
陈瑶 2019 年 07 月 12 日 – 14:19

孔子适楚的时间、空间有限,但却是儒学史和楚文化研究史上的大事。叶公子高与孔子有关“直躬”的讨论,反映出楚文化与儒家学说处理忠孝问题的差异。楚昭王欣赏孔子,令尹子西则表示反对,折射出楚人接受儒学的复杂心态。同是遭到排斥,但从中可以看出,齐、楚文化对儒家所持的态度不同。齐国既排斥孔子又否定儒家,楚国虽然疏远孔子却认可儒家。《庄子》对孔子适楚进行了文学演绎。《论语》及《庄子》所出现的北楚隐士,表现出鲜明的逃离社会,与现实决绝的人生态度。

孔子适楚及其文学演绎

风神崇拜对中国古代审美意识的影响

杨卓,罗建平
杨卓 罗建平 2019 年 07 月 11 日 – 21:11

中国古代的风神崇拜源远流长,可远溯至伏羲时代。商周时期的历法、文学、乐舞等许多文化形态与当时的风神崇拜具有密切联系。楚地风神崇拜尤盛,并在中原文化政教合一、“绝地天通”之后仍然保留了巫文化特色,蕴涵了一种原始宗教的情感体验,对中国几千年奇幻瑰丽的传统文学审美思潮有着渊源性的影响。

关中地区与汉代文学

曹道衡
曹道衡 2019 年 07 月 11 日 – 13:16

本文从较宽阔的文化视野中考察了关中文化兴衰的历史背景及其发展脉络;又以陆贾、枚乘等人的创作为例,具体辨析了汉初时楚地文化与关中文化错综复杂的关系;最后讨论汉武帝以后关中文化高潮到来的政治、经济、文化方面的诸多因素,以及东汉文化中心迁移对关中文化的影响。

关中地区与汉代文学

湘学原道意识的成因

朱汉民
朱汉民 2019 年 07 月 11 日 – 11:22

作为儒学地域化产物的湘学,其最鲜明的思想特色、学术成就是具有探索大本大源的原道 意识。一方面,荆楚文化对天地之道的不懈求索,湖湘流寓学者对宇宙与人生之道的思考, 构成了湘学的思想渊源;另一方面,湘学形成于道学鼎盛的两宋时期,它自觉承担了重建儒 家之道的使命。故而湘学表现出强烈的原道追求。

湘学原道意识的成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