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逻辑

马克思哲学的三大主题

仰海峰
仰海峰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2:47

从马克思的思想发展和其哲学理念来看,马克思哲学有三大主题,即理性形而上学的终结和哲学的历史实现、以资本逻辑为核心的批判分析方法、走向自由历史。马克思的哲学革命终结了传统哲学中理性自律的形而上学,强调哲学在历史中的实现,将哲学批判推进到历史批判。在这一哲学转向中,对资本逻辑的批判分析,构成了马克思面对资本主义的核心主题。在对资本逻辑的批判分析中,马克思要揭示的是资本运行中的内在矛盾以及人们如何从当下的资本主义社会走向自由历史,只有这时,属人的历史才得以真正地展开。这构成了马克思哲学的理论指归。马克思哲学的三大主题,既体现了对传统思想的深层透视,又体现了对现实资本主义历史的批判反省,是我们透视当下社会与思想的理论基础。

马克思哲学的三大主题

反抗、收编与互融

肖炜静
肖炜静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2:23

福柯的“异托邦”、索亚的“第三空间”、列斐伏尔的“差异空间”等理论都显示出对“异质性”空间的重视。“异质性”空间具有开放性、边缘性、反抗性等特质,由于被压制而更具革命潜能。但文化霸权与资本逻辑对“异质性”空间的收编和利用从来没有停止:既压制差异,又创造、利用差异;既从意识形态上进行同质化与无害化,又通过商品化使其卷入全球资本发展中。“异质性”空间始终是一种理论探讨而非实践策略,它与资本逻辑和文化霸权的关系由对抗、利用,到彼此融合。研究三者之间的关系需要引入动态与辩证的视角,并注意到“差异”的自我否定性以及空间固化的物质属性与理想空间不断变化之间的矛盾。

反抗、收编与互融

共享经济的本质、资本逻辑与未来演进

王金秋
王金秋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1:51

本文将共享经济的典型模式定义为:以Uber和Airbnb为代表的企业通过在线平台不再需要购买固定资本和雇佣劳动,而是重新将个人生存资料商品化而盈利。这种模式起源于资本主义新自由主义政策下资本和劳动力过剩危机,因此,其本质仍然是以货币计算的商品和服务交换体系,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共享”。为缓解这两重过剩危机,资本主义通过创造新的劳动形式、扩展工作的时间和空间以及不断加剧工人异化等方式试图将剩余价值过程延伸至社会生活的新领域。共享经济内嵌着原始积累的形式,成为资本进一步攫取剩余价值的新空间。

中国城市空间生产与空间正义问题的资本逻辑

陈建华
陈建华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1:04

在西方资本主义发展历程中,资本逻辑在时间和空间上不断转型和变化。20世纪70年代,资本已由“空间中事物的生产”向“空间本身的生产”转移,空间超越时间成为经济生产的主导因素。经济金融化和信息化进一步巩固了空间在资本追逐利润过程中的地位。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初所面对的外部世界是已经进入空间资本化阶段的西方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国20世纪80年代经济资本化、90年代中后期资本空间化和2000年以来的空间资本化,推动城镇化进入加速阶段。资本逻辑之下的城市空间生产会消解人与自然的协调性,侵蚀社会平等性和城市空间多样性,产生空间正义问题。因此,应当促进对外经济开放有序化,提高国内外经济之间均衡性,以制度节制资本,建构空间正义的制度体系。

中国城市空间生产与空间正义问题的资本逻辑

马克思资本逻辑场域中的主体问题

仰海峰
仰海峰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02:00

在马克思的哲学思想中,主体问题占据着重要地位。西方马克思主义者和国内学者均对此问题作了深入研究,这些研究极大地深化了我们对马克思哲学中主体问题的理解,但同时也存在一些值得反思的问题。客观理解马克思哲学中的主体问题,应该深入到马克思哲学思想变革的历史进程中。在1845年实现哲学变革之后,马克思的思想中存在着双重逻辑:即人类学意义上的生产逻辑与批判资本主义社会的资本逻辑。西方马克思主义与国内实践唯物主义关于主体问题的讨论,其理论基础是生产逻辑,这是从《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德意志意识形态》到《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的主导性思路。实际上,在《资本论》中,统摄生产逻辑的资本逻辑才是马克思哲学的主导逻辑。在资本逻辑的结构化过程中,劳动本体论以及建立在劳动本体论基础的主体消解了,人和物都成为价值增殖的工具,从而展现出与强调人的主体创造性完全不同的理论构架。研究马克思哲学中的主体问题,最重要的是要在资本逻辑这一全新的场域中,探讨不同于传统主体的新主体的生成问题。

马克思资本逻辑场域中的主体问题

资本逻辑的自我扬弃与历史极限

张三元
张三元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01:53

作为一种客观的历史性存在,资本逻辑是一个活生生的矛盾,但它具有自我扬弃的特征。自我扬弃即自我否定,是肯定和否定的统一。资本逻辑的自我扬弃,根源于其自身的内在矛盾,表现为具体扬弃和总体扬弃两个阶段,既展示出资本逻辑自我更新的能力,又昭示出资本逻辑的历史极限——当资本逻辑的自我更新能力枯竭或僵化时,资本的外壳就要炸毁了。从根本上讲,资本逻辑的历史极限是资本逻辑自我否定的结果。只有把握资本逻辑这一历史发展规律,才能增强我们驾驭资本逻辑的自觉性,从而开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广阔道路。

马克思对资本逻辑的批判与中国新现代性的构建

何小勇
何小勇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01:40

与各种从理性批判的视角对现代社会发展实践进行的反思不同,马克思通过对资本逻辑的哲学批判深刻揭示了现代性的命运。资本逻辑是指资本在永不停歇的运动中无限度增殖自身的本性,是资本与雇佣劳动关系不断再生产的客观历史过程。资本逻辑根源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基本矛盾,对现代社会发展具有双重作用,具有自我否定和内在超越的发展趋势。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利用和驾驭资本逻辑并不是向资本主导的经典现代性靠拢,而是在世界现代化的历史进程中对当代中国新现代性的构建。我们要在构建中国新现代性的实践中实现对资本逻辑的驾驭,首先要找准当前中国社会发展的世界历史方位,明确资本主义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两种性质根本不同的社会制度框架下资本逻辑的不同地位和使命。其次,厘清资本逻辑与公共政治权力的边界,协调资本权力和政治权力的关系,把资本逻辑限制在经济领域,使市场经济运行法治化,促进资本社会化,尽可能限制资本逻辑向政治、文化教育和精神生活领域的渗透、扩张甚至控制。第三,澄明当代中国的价值理念,以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引领发展全局的价值理念,规约全面改革和制度创新,引导资本逻辑更好地服务于中国新现代性的建构。

马克思对资本逻辑的批判与中国新现代性的构建

资本逻辑与分工理论

仰海峰
仰海峰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01:40

以《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德意志意识形态》《哲学的贫困》《1861-1863年经济学手稿》和《资本论》等五个文本为基础,根据马克思思想发展过程中的双重逻辑,即生产逻辑与资本逻辑的联系与区分,对马克思分工理论的哲学意义进行新的探讨。在生产逻辑的视野内,马克思对分工的理解并没有真正与古典经济学区别开来。在资本逻辑中,社会分工与工场内部分工的区分、分工对于资本生产的意义才得以真正呈现出来。

资本逻辑与分工理论

《资本论》的唯物史观性质及其理论精粹

卜祥记,丁颖
卜祥记 丁颖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01:25

《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是《资本论》研究理论诉求的发源地。为了解决该手稿所遗留的两个理论问题,马克思走向《德意志意识形态》,草创出唯物史观的理论框架,从而走向《资本论》的研究历程。因此,从马克思思想的发展逻辑看,《资本论》是唯物史观建构历程中的必然理论环节。同时,《资本论》也是浓缩版的唯物史观,整个唯物史观的基本理论要素都若隐若现地贯穿于《资本论》之中。就《资本论》文本而言,在它的经济学语言和内容中,直接地包含着唯物史观的理论精粹。在资本主义发展的现时代,尽管《资本论》的某些经济学意义上的个别判断可以失去理论效力,但它所内含的唯物史观精粹,依然具有重要的当代性意义。如果我们放弃了作为《资本论》之唯物史观精粹的一系列基本判断,也就放弃了《资本论》的根本立场。

以马克思主义的视角重塑日本未来社会

岩佐茂
岩佐茂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01:10

在“3·11”日本大地震和福岛核事故5年之际,安倍政权不顾全日本舆论的压力,悍然通过了所谓的《安保法制法》。在反对该项战争法案、推进日本无核化的进程中,日本的学者、学生、市民以及日本共产党试图通过“21世纪市民革命”建立新的国民联合政府和基于共产主义理念的未来社会。文章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以及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两个方面探讨了未来社会理论,从生活逻辑、异化、联合等视角阐述了向共产主义过渡的问题,同时结合马克思关于工业化以及农业与工业综合发展关系的看法,强调了马克思协调人与自然关系的生态观,指出共产主义理念是对资本主义社会中异化的生活和现实的批判,是对新的价值关系的再造。

以马克思主义的视角重塑日本未来社会

如何看待市场和市场逻辑

王峰明
王峰明 2019 年 07 月 12 日 – 23:51

不能离开社会生产关系抽象地谈论市场和市场逻辑。市场和市场经济起源于劳动分工和私有制的共同作用,与人的自由意志和自私本性没有本质联系。生产资料私有制的性质不同,市场和市场逻辑所具有的内涵和功能也就不同。简单商品生产以劳动者的个体私有制为基础,其市场和市场逻辑体现了劳动者之间相互交换劳动的自由、平等和互利互惠的经济关系,同时造成了人与人之间的自私自利和漠不关心。资本主义商品生产则以资本主义私有制为基础,其市场和市场逻辑服从于资本和资本逻辑,体现的是资本家和雇佣工人之间单向度的和不平等的支配关系和剥削关系。

如何看待市场和市场逻辑

马克思视野中的文化逻辑与资本逻辑

胡潇
胡潇 2019 年 07 月 12 日 – 23:18

文化建设让我们在处理文化事业与文化产业、国家事业机构主办文化与企业市场化经营文化的复杂关系中,遭遇了如何正确理解文化逻辑与资本逻辑关系的难题。这一问题在马克思那里已隐约出现并得到关注。他认为资本逻辑以价值规律和剩余价值规律为基础,制约着市场经济的各个环节;文化逻辑是关于精神文化亦即文明要素生产的内在规律;当文化生产为生产剩余价值服务时必然纳入资本运动,受其逻辑规定;当精神文化生产没有进入市场为生产剩余价值服务,而只是直接、间接地受到物质生产的作用时,则文化逻辑的自组织机制更具独立性,它直接受制于唯物史观所认定的社会存在与社会意识的互关律,只是间接关涉资本逻辑的。同时,马克思在论述资本逻辑与文化逻辑及两者关系的过程中,还深刻阐释了辩证逻辑的思维方法,特别是对“事物本身的逻辑”与“逻辑本身的事物”、现实生活史与观念史的辩证关系、精神文化生产与物质生产不平衡规律的论述,多方面地为我们今天理解资本逻辑与文化逻辑的关系,留下了重要的思想资源。

从危机应对看资本逻辑的弹性及其限度

张严
张严 2019 年 07 月 12 日 – 22:40

资本主义自诞生以来经历了多次深刻的危机,但一再从危机中脱身。资本主义能一次次从危机中解脱的根本原因,在于其有一套相对完善的自我调整机制,这套机制的核心是资本逻辑的弹性。资本主义对1929-1933年的“大萧条”危机、1970年代到1980年代的“滞胀”危机、2008年开始的国际金融危机这三次大危机的应对,突出反映了资本逻辑的弹性。这种弹性主要表现在资本逻辑的收缩能力、扩张能力与动态应变能力三个方面,其重点分别是需求调节、供给调节和综合调节,分别对应着资本主义的制动机制、动力机制和平衡机制,三者共同构成了抑制巨大周期波动、稳定资本主义运行的负反馈机制。虽然资本逻辑的弹性一次次从危机中挽救了资本主义,但这三种能力有其各自限度,而且三种能力的总体弹性有一个最终限度,即资本自身。资本逻辑弹性对资本主义的每一次拯救,并没有解除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在表面上缓解危机的同时,又为更深层次的危机埋下了隐患,压缩了资本主义的回旋余地,把资本主义进一步推向其自身的历史极限。

从危机应对看资本逻辑的弹性及其限度

新自由主义民主的实质与危害

郇雷
郇雷 2019 年 07 月 12 日 – 22:26

新自由主义既是一套鼓吹私有化、市场化、自由化和金融去管制化的资产阶级经济学思潮,也具有强烈的政治诉求。因此,一定要警惕新自由主义政治学的严重危害性。西方自由民主制度实际上就是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具体体现。新自由主义民主本质上是资本主义民主,具有根深蒂固的历史性、阶级性和局限性。具体来说,新自由主义民主是资本主义经济基础的政治反映,维护的是金融资产阶级的利益,它继承了传统自由主义的历史基因,强调个人主义和自由至上,以市场原则和资本逻辑为主旨,热衷于向全世界输出民主,以满足金融资本全球扩张的需要。实践证明,新自由主义民主是造成资本主义国家治理危机的根源。我们要认清新自由主义民主的本质与危害,要有坚定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发展道路的理论自觉。

新自由主义民主的实质与危害

政治经济学批判视域下现代城市记忆的历史限度

温权
温权 2019 年 07 月 12 日 – 22:13

当下,资本生产通常以地理事件的形式凝结为拜物教化的城市景观。故而,以《资本论》及其手稿为理论始基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批判,需要升格为阅读资本城市秩序的空间性叙事。它揭示出三重辩证关系:第一,资本空间生产的共时态结构同城市地缘风貌的历时态变迁彼此形塑,且在货币之于土地属性的修饰环节中,成为扰动城市地理想象的消极因素;第二,资本自身形态的间歇性让渡和城市规划蓝图的拜物教愿景相互裹挟,并于实体资本虚拟化的趋势内,成为瓦解城市空间座架的始作俑者;第三,资本运转无法规避的阶级冲突与城市人群形色各异的空间身份有机融合,进而借助碎片化的生产关系的空间性再生产,成为动摇城市日常根基的否定性力量。应当说,嵌入城市空间结构但最终遭遇地理学瓶颈的资本辩证运动,可视之为消解城市文明记忆的异化过程。其实质,是解读城市发展轨迹的文化—政治性地理坐标,被资本逻辑预先设定的历史限度所遮蔽。换言之,在马克思经典论断的语境中,资本对城市景观的持续唤起无异于对现代城市精神的不断褫夺。

空间生产的市场化与当代城市发展批判

庄友刚,解笑
庄友刚 解笑 2019 年 07 月 12 日 – 22:13

市场化是当代空间生产发展的一个重要趋势。空间生产的市场化即空间生产的商品化,指空间生产在其社会性质上日益呈现为商品生产,市场原则主导空间生产的整个过程。市场化的趋势在空间产品的生产、分配、交换和消费的各个环节上都表现出来。空间生产的市场化趋势在客观上有促进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一面,但同时也造成了众多社会矛盾和问题,这尤其在当代城市发展中表现出来。空间生产的市场化趋势是同当代资本发展状况相联系的,是当代资本积累方式创新的结果和表现。要辩证看待资本在当代城市发展中的作用。矫正单纯资本逻辑主导所造成的问题是城市化进一步发展的基本思路。

空间生产的市场化与当代城市发展批判

当代中国大众文化的逻辑悖论与价值引领

姜正君,邹智贤
姜正君 邹智贤 2019 年 07 月 12 日 – 21:53

当代中国大众文化商品化、世俗化、生活化和符号化的表象之下,蕴涵着资本逻辑悖论、物化逻辑悖论、快感逻辑悖论和消费逻辑悖论的深层本质。面对我国大众文化的种种逻辑悖论和价值失范,必须加强对大众文化的政治价值、科学价值、道德价值、审美价值、生态价值的全方位引领。其引领的具体路径:一是高位吸引,提升文化品位;二是底线阻击,阻塞下滑通道;三是化人诉求,彰显教化功能;四是“情感”疏导,开辟认同新径;五是“立体”渗透,确保落地生根。

当代中国大众文化的逻辑悖论与价值引领

论资本逻辑

张雷声
张雷声 2019 年 07 月 12 日 – 21:44

资本是资本主义社会中占据支配地位的社会生产关系,资本逻辑是资本所呈现出的反映资本主义客观现实活动的内在联系、运行轨迹、发展趋势。在资本主义发展的历史和现实中,资本逻辑表现为作为表现形态的资本本性的逻辑展开、作为本质形态的资本主义私有制的逻辑发展和作为发展形态的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的逻辑运动三者之间的辩证关系。这三种形态的辩证合成,反映了资本主义的生成历史、矛盾困境和发展趋势,决定着资本主义的历史走向。

马克思劳动伦理观的当代阐释

谭泓
谭泓 2019 年 07 月 12 日 – 21:27

资本以其巨大的推动力创造现代文明,同时资本逻辑与生产逻辑、技术逻辑联姻共同吞噬生活逻辑成为现代社会的奇特景观。生活逻辑是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逻辑起点,也是追求体面劳动的哲学基础。当代中国要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必须扬弃资本逻辑、重视生活逻辑,实现资本逻辑与生活逻辑统一,并借助生活逻辑重构当代中国的精神物质家园。

马克思劳动伦理观的当代阐释

人类命运共同体:经济全球化的中国方案

张三元
张三元 2019 年 07 月 12 日 – 21:27

经济全球化的本质是资本的全球性扩张,这是资本不断增殖自身的本性所决定的。就此而言,资本的二重性决定了经济全球化的二重性:资本“伟大的文明作用”决定了经济全球化“最好的”一面,而资本的邪恶性则决定了经济全球化“最坏的”一面。但在总体上,经济全球化构成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基础,只有在利益共同体的基础上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才有现实的可能性,而人类命运共同体则是引导经济全球化走向的中国方案,体现了中国道路的世界性和中国共产党人坚定的道路自信与责任担当。

人类命运共同体:经济全球化的中国方案

新自由主义资本逻辑的政治本体论批判

鲁绍臣
鲁绍臣 2019 年 07 月 12 日 – 21:10

当代政治与经济、权力与形式、国家与市场、生产关系与交换关系高度一体化的新自由主义资本逻辑,使得从单一的人本主义、生产逻辑、政治逻辑、交换逻辑视角出发的诸种批判分析都面临困境,从生产关系与交换关系、权力逻辑与形式逻辑的双重视角来分析和批判资本逻辑的尝试成为必要。本文认为,新自由主义的资本逻辑既非早期的原始积累逻辑,也非基于交换的纯粹商品逻辑,而是使共有物私有化的垄断性竞争逻辑,它使得权力的领土逻辑与资本逻辑达到了高度统一,也彰显了从政治本体论视角对其展开分析和批判的重要性。而瓦解新自由主义资本逻辑的基本路径和策略是对共同体的全方位守护。

《资本论》哲学思想研究:反思与重构

仰海峰
仰海峰 2019 年 07 月 12 日 – 21:09

自《资本论》出版以来,在国内外形成了诸多解释构架。或者把《资本论》看做经济学著作,或者将之看作历史唯物主义的理论运用与证明,或者从劳动辩证法出发,对之进行主体性的解释。从历史与思想史的内在关系视角来重新解读《资本论》,可以看出《资本论》体现了马克思资本逻辑批判的哲学思路,这既不是历史唯物主义的简单运用,也不是劳动辩证法所能涵盖的内容,更不是结构主义所理解的多元决定论。《资本论》虽然是一种带有“理想型”的理论构架,但它是对社会历史生活的抽象,在理论抽象的背后,是马克思对社会历史生活的批判理解。

《资本论》哲学思想研究:反思与重构

论信用与人的存在方式:从马克思到希法亭

黄志军
黄志军 2019 年 07 月 12 日 – 20:42

信用作为以市场为核心进行资源配置的当代社会运行机制的基本特征,它直接表征着当代人的存在方式。对信用与人的存在方式源出性关联的理解需要到政治经济学中去寻求解答。从政治经济学视域研究马克思与希法亭对信用与人的存在方式的理解,会发现马克思的思想经历了两种逻辑。一是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的异化逻辑中,马克思对资本主义信用采取了否定性的态度,即认为信用蕴含了人格的货币化。二是在《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和《资本论》的资本逻辑中,马克思将资本信用视为货币的人格化:一方面,马克思借助对各职能资本家之间的借贷关系的分析,说明了信用在资本主义社会建构中的积极意义;另一方面,他更深刻地指出,货币的人格化使得人陷入了更深层次和更系统性的非人化。在资本逻辑的基础上,希法亭以资本信用概念作为金融资本的理论基础,进一步揭示了资本主义信用对社会进程的“秘密”统治方式及其所衍生的现实对抗性力量。通过对马克思与希法亭信用学说及其关系的阐释,可以进一步揭示出当代人的存在方式的现状与问题之所在。

论信用与人的存在方式:从马克思到希法亭

城市正义的文化危机与资本生产的空间限度

温权
温权 2019 年 07 月 12 日 – 20:31

作为资本空间生产的结果与载体,现代城市结构及其日常生活景观面临正义失范与文化剥削的双重危机。一方面,个体日常交往的全部内容,被纳入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空间性再生产当中。后者凭借地域性的劳动分工以及不均衡的资源分配,使城市格局碎片化的同时,加剧了不同区间内隶属各经济部类的居民,彼此之间已然存在的正义失衡。另一方面,以“物”为尺度的异化空间,催生了更为隐蔽的文化欺骗功能。在价值多元与文化工业的杂糅中,资本主义制度以商品消费为媒介,通过对各种城市亚文化和边缘群体的塑造与利用,成功实现了自身空间组织形式的重构。因此,城市化的实质,就是资本借助文化—政治策略对日常生活进行的空间性剥削。此外,城市空间的有限性又构成资本逻辑的外在限度。一旦商品的过度消费或财富的盲目积累突破阈值,以城市解体为征兆的政治困境,必然在空间层面以文化危机的形式表现出来。鉴于此,对资本逻辑与日常生活文化图景间关系的批判性反思,可视为回应城市空间正义问题的必要路径。

阿多诺“文化工业”批判理论的困境与启示

陈文旭
陈文旭 2019 年 07 月 12 日 – 20:15

法兰克福学派早期理论家阿多诺一直对西方资本主义“文化工业”持批判态度。在他看来,“文化工业”实质上是资本主义极权统治的代名词,扮演着“社会水泥”的角色。阿多诺“文化工业”批判理论依然存在诸多问题:尚未揭示出资本主义基本矛盾,更未触及资本主义私有制;“文化工业”批判遮蔽了工具理性的积极价值;“文化工业”批判无视大众主体性等。处在现代化进程中的中国,需要进一步反思、批判阿多诺“文化工业”的思想,并以之为镜去观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具体问题,重建属于自己的文化产业新格局。

阿多诺“文化工业”批判理论的困境与启示
 67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