镀金时代

盛世乡愁

任军锋
任军锋 2019 年 07 月 12 日 – 23:48

波斯战后三十年,雅典强势崛起。如何乘崛起之势,使雅典成为“全希腊的主人翁”,结束希腊世界长期以来列国交争的困局,树立“雅典治下的和平”?这成为几代雅典人的雄心壮志和强国梦想。而在对外致力于实现帝国雄心的同时,雅典城邦内部推行“民主”式的治理方式。民主化在夯实国家基础的同时,却使雅典传统世家贵族在政治上遭到挤压,新兴民主势力与传统贵族势力彼此虎视眈眈,雅典政坛暗流涌动。如果说伯里克利在世时尚能消弭这一对抗的破坏力,但随着伯里克利的突然离世,这一对抗便迅速升级并迅速白热化,进而走向失控,最终成为雅典帝国事业的颠覆性力量。本文以修昔底德著述为基础,结合阿里斯托芬、色诺芬、柏拉图等著作家的相关文本,力图从雅典政治社会的内部视角,揭示雅典帝国在关键时刻所面临的诸多错综复杂的矛盾及其现实后果:曾让雅典人倍感自豪的“民主”,却堕落为政客摇唇鼓舌、群众叫嚣起哄的舞台;雅典海纳百川、万邦来朝的同时,却贵贱不分、优劣混淆,甚至藏污纳垢;雅典人热爱“自由”,却在不断膨胀的金钱物欲的诱使下,日趋堕落为纵情任性,喜新厌旧,甚至好坏不分,是非不辨……透过阿里斯托芬等人的文本,读者不难感受到帝国繁荣背后雅典人对国祚前途的迷茫和深沉的“乡愁”。

盛世乡愁

镀金时代美国西部牧区的资本流入

周钢
周钢 2019 年 07 月 11 日 – 15:33

内战后至19世纪末,美国开始由自由资本主义向垄断资本主义过渡。在这个被称为“镀金时代”的过渡时期,伴随着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兴起,美国加大了对西部开发的力度。内战前尚被称为“美国荒漠”的大平原地区,在较短的时间内被开拓为辽阔的“牧畜 王国”。美国东部和欧洲资本的流入,对促成美国西部牧牛业的繁荣起了重要作用。美 国西部牧区在引资中也有一些负面教训。探究美国西部牧区资本流入的得失,会使我们 得到一些有益的启示。

镀金时代美国西部牧区的资本流入

论自由放任与国家主义对镀金时代美国经济的影响

许国林
许国林 2019 年 07 月 11 日 – 10:36

镀金时代美国政府将自由放任与国家主义有机地统一起来。对内执行了自由放任的社会经济政策,它鼓励了自由竞争,极大地调动了美国资本家创业的积极性,激励了广大群众勤劳致富的热情,促使资本投资快速增长;对外执行了高关税的贸易保护政策,为美国国内自由竞争创造了良好的国内环境,有效地防止了英国廉价工业品对美国市场的冲击,保护和促进了美国民族工业的迅速成长。两者有机地结合推动了美国经济迅速发展,使美国在19世纪末成长为资本主义世界头号强国。

论镀金时代美国社会思潮之主流

袁鹏
袁鹏 2019 年 07 月 10 日 – 18:22

本文认为,“自由放任的保守主义”思潮构成了镀金时代美国社会思潮之主流,这股思潮在理论上表现为个人主义价值观、自由放任经济法则和社会达尔文主义哲学思想的大杂烩。它虽从本质上说是服务于当时刚刚兴起的垄断资本家阶层,但客观上也迎合了中产阶级和下层民众特殊的心态。这股强大的保守思潮加速了镀金时代美国垄断化的历史进程。

论镀金时代美国社会思潮之主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