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

不同的视角,相同的基点

吕薇洲
吕薇洲 2019 年 07 月 10 日 – 18:34

马克思对社会历史形态的观察和分析,其逻辑视角是不断调整的。三形态理论侧重于历史主体的地位和发展,立足于与生产力相对应的人的依赖关系的变革;五形态理论侧重于生产方式和经济结构,立足于与生产力相对应的生产关系的变革。二者都植根于生产力发展的基础上。不能简单地以一种表述否定另一种表述。

从《德意志意识形态》看马克思关于人的本质观的革命变革

陈家长
陈家长 2019 年 07 月 10 日 – 18:34

唯物史观的形成与对人的本质的科学认识是一个统一的过程。马克思、恩格斯合著的《德意志意识形态》是实现人的本质观革命变革的显著标志。物质生产是考察人的现实的基础,人的本质由人的社会实践所决定;以生产关系为基础的社会关系是人的社会属性的依据;人的阶级性是阶级社会人的重要特性;人的集体性和群众性是人的理论的重要内容;人的异化只是生产发展一定历史阶段上的现象,生产力的巨大发展是实现人的解放的前提;用人本主义和自然主义来曲解马克思主义哲学是错误的。

从《德意志意识形态》看马克思关于人的本质观的革命变革

马克思、恩格斯人权思想研究

万其刚
万其刚 2019 年 07 月 10 日 – 18:32

马克思和恩格斯人权思想的形成过程大体可分三个阶段,即产生时期、成熟时期和发展时期,最后成为马克思主义人权理论。本文就马、恩人权思想形成过程中的一些有关问题,如批判“天赋人权”学说和资产阶级人权、人权的含义和根据、人权的特性、未来社会的人权等进行了分析和阐述。

马克思、恩格斯人权思想研究

论马克思晚年转向人类学研究的原因和目的

周世兴
周世兴 2019 年 07 月 10 日 – 18:32

马克思为写作《资本论》有关地租的章节而进行的对俄国公社土地占有制的研究,由于健康原因而不得不中止了,但这一研究所形成的对俄国经济发展的深刻认识,却被他用以为方兴未艾的俄国革命指明一条现实的道路。对俄国革命特殊性问题的研究,又直接引发了对世界上各非西欧民族如何通过非资本主义的途径走向共产主义这一关系到唯物史观应用和发展的重大问题的深刻思考,从而促使马克思晚年在疾病缠身的艰难状况下转向人类学的研究,就东西方社会发展道路之不同这一现象探寻其历史和现实的根据,最终目的在于写出一部阐述原始公社及其解体过程的历史著作。

“人类学笔记”称谓质疑

许春华,蒋树屏
许春华 蒋树屏 2019 年 07 月 10 日 – 18:32

“人类学笔记”只是马克思晚年众多笔记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不能代表他晚年丰富的思想内涵和巨大的理论空间。将马克思晚年笔记称为“人类学笔记”掩盖了马克思晚年笔记的真实动机,甚至导致了晚年笔记与《资本论》写作无关乃至对立的论点。实际上,马克思晚年的大量笔记完全是为了从世界市场视角考察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孕育、萌芽、产生、发展和灭亡的历史过程,建构一种空间上覆盖世界各国、时间上包括世界历史各个时代和各种形态的全球史观,从而完成《资本论》体系的后半部分——“国家—国际贸易—世界市场”。因此,马克思的晚年笔记与《资本论》在逻辑上是完全一致的,那种中断、甚至放弃《资本论》写作的观点是不正确的。

“人类学笔记”称谓质疑

马克思社会形态理论的形成

柴艳萍
柴艳萍 2019 年 07 月 10 日 – 18:32

马克思社会形态理论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初步确立后, 又提出了“社会形态”这个概念,并对社会形态理论作了经典表述,最后在《资本论》中得到实际运用和深化。

马克思社会形态理论的形成

马克思的文化概念

王仲士
王仲士 2019 年 07 月 10 日 – 17:41

文化一词,在西方源于拉丁文Cultura,本意为土地耕耘和作物培育,指的是农耕和园艺类的物质生产活动。以后逐渐引伸到精神生活,用于人类自身的心灵、智慧、情操、德行和风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