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人文社会科学精选文章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解读史中若干问题考察

鲁振祥
鲁振祥 2019 年 07 月 11 日 – 19:42

考察“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概念提出、应用、解读的历史,有助于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内涵、意义、进程、成果、规律和经验的理解。这一概念是在总结正反两方面历史经验基础上,在反对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把共产国际决议和苏联经验神圣化的错误倾向的斗争中提出的,但它又同共产国际七大改变领导方法的决定密切相关;这一概念在中共六届六中全会上由毛泽东正式提出并在会上达成共识;此后相当长时间,它同“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与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的命题一起,在党内广泛使用,其内涵也逐步扩展和深化,“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等概念相继提出;中共七大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第一次历史性飞跃作了系统总结;主要由于外部原因的影响,在《毛泽东选集》中的提法有所改变,实际含义未变,后在中苏两党论争的背景下,毛泽东曾在中央会议上重提“马列主义中国化”问题;改革开放后,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命题的启示下,“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概念重新被广泛使用。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解读史中若干问题考察

永远的恩格斯

顾海良
顾海良 2019 年 07 月 11 日 – 19:42

恩格斯是马克思主义的创立者之一,他在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体系和方法的形成和发展中作出过杰出的贡献,尤其是1883年之后,恩格斯一方面努力填补因马克思逝世而可能出现的理论空白,同时还致力于马克思主义的传播、发展和创新,从而使马克思主义最终形成为人类思想历史一个不可逾越的阶段。

永远的恩格斯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究竟是何以可能的

谭培文
谭培文 2019 年 07 月 11 日 – 19:42

当代中国对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问题关注甚多。这其中有一个前提性的问题就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究竟是如何可能的。本文通过对以下三个问题——马克思主义是否需要中国化,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是否可能,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究竟是何以可能的等问题的论证,说明马克思主义不仅需要中国化,而且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是可能的。本文认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是一个在实践中不断地探索和发展的过程。

评“虚拟马克思主义”

陆俊,严耕
陆俊 严耕 2019 年 07 月 11 日 – 19:42

所谓的“虚拟马克思主义”问题,实质上是马克思主义在当代“信息社会”的适应性和适用性问题。有人认为,随着“信息时代”(“信息社会”、“网络社会”)的到来,产生于工业时代并适用于工业时代的马克思主义已经过时。但也有学者认为,“信息社会”的许多新现象并没有超出马克思主义对资本主义分析的范围,马克思主义依然是我们把握信息社会实质的思想方法。

评“虚拟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从建构性理想到调节性理想

徐长福
徐长福 2019 年 07 月 11 日 – 19:42

康德区分现象和物自身,认为人只能对可以感性直观的对象形成知识,心灵、世界整体和上帝等总体性概念没有可以直观的对象,只是纯粹理性的理念,可以用来调节经验知识,表达实践理想,而不能用来建构经验知识。马克思在克服康德二元论局限的过程中,跨越了经验知识和超越性理念之间的界限,或者根据一些经验现象去断言历史总体,或者根据关于历史总体的理想去定位经验事实,以期对历史总体加以经验的建构。马克思主义在全球的实践已经表明,经验地建构历史的总体,不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都是不可能的,马克思主义的意义在于充当社会的调节性理想而不是建构性理想。

马克思主义:从建构性理想到调节性理想

应提供更多更好的学术创新和政策建议

2019 年 07 月 11 日 – 19:42

2006年2月13日,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程恩富接受了来自美国《奈特·里德报》、法国《世界报》、加拿大《环球邮报》、瑞士《时报》兼法国《快报》、德国《明镜》周刊等多家媒体的采访,就马克思主义理论与现实问题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政治经济学批判:马克思主义哲学话语权的建构路径

王浩斌
王浩斌 2019 年 07 月 11 日 – 19:42

政治经济学批判话语的缺失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生产”中的一个根本性问题,它表明中国学界的“问题式”还处于传统哲学思辨的轨道上,没有真正地走向社会历史实践。无论是20世纪80年代初的人道主义大讨论,还是近来的现代性问题意识,都提出了政治经济学批判的现实要求。当前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与西方马克思主义、现代西方哲学的对话,也需要政治经济学批判为其提供一个历史与逻辑的前提。

政治经济学批判:马克思主义哲学话语权的建构路径

资本关系的扬弃与社会发展的转折

周志山
周志山 2019 年 07 月 11 日 – 19:42

可持续发展是社会发展观上的一次范式转换,但如果这种发展观由以建立的资本化制度框架未被触及,资本关系的逻辑在人与自然关系上的全面渗透和总体统治未被扬弃,那么它仍然只能是一种浪漫主义的美好愿望而已。因此,彰显和阐扬马克思在考察人与自然关系时对资本关系所作的批判性话语,仍有着重要的当代意义;马克思“社会化解决思路”所开启的化解人与自然关系矛盾的努力,依然为我们在实践上解决当前和未来生态危机提供了重要的思想资源。

资本关系的扬弃与社会发展的转折

论马克思恩格斯的生态观

侯书和
侯书和 2019 年 07 月 11 日 – 19:42

马克思恩格斯的生态思想包括以下几个部分:人是自然的一部分;人类支配自然又要服从自然,按照自然规律办事;人与自然的关系同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相互制约;变革现存生产方式和社会制度,实现人类同自然界的和解以及人类本身的和解;物质循环利用是人与自然和谐关系的题中应有之义。

认真研究马克思主义经济学

胡代光
胡代光 2019 年 07 月 11 日 – 19:42

从上个世纪末柏林墙倒塌起,很多资产阶级学者就不断宣称马克思已完全与时代无关了。可是资本主义国家固有危机的不断爆发却再次把马克思带回历史舞台。综合西方的评论,实在地使人们仍然崇仰马克思是“千年最伟大的思想家”。我们必须认真研读马克思主义经济,并与时俱进,促进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用发展着的马克思主义指导实践,认认真真地树立和落实科学发展观。培养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基础人才,在当前以及今后的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构建进程中都是一项现实的重大任务。

认真研究马克思主义经济学

论哲学的个性与马克思哲学

杨楹
杨楹 2019 年 07 月 11 日 – 19:42

哲学的存在方式成为一个必须探讨的问题,而追问“哲学在哪里”即是对哲学存在方式的具体考量。文章首先从三个层面分析了哲学存在于充满哲学个性的哲学家、一定的文化生态和现实生活“之中”;在此基础上,从七个层面上揭示了马克思哲学的个性特质,强调马克思哲学本质上是“生活哲学”;最后指出,研究马克思哲学必须以把握马克思哲学的哲学个性为前提,以避免误读马克思哲学。

论哲学的个性与马克思哲学

应当重申马克思已经实现的方法论超越

周毅之
周毅之 2019 年 07 月 11 日 – 19:42

应当重申马克思已经实现的方法论超越。这是因为,一些论者按自己的解释框架“捏塑”马克思的方法论;亦或有在“捏塑”之后宣布对马克思的“超越”,其实是重回马克思已经超越了的旧方法论立场。本文以马克思对国家问题的观察为案例,通过对马克思思想历程的重温,厘清马克思逐个超越旧方法论立场的历史唯物主义方法论生成线索,消解对马克思方法论的种种“捏塑”,澄清在“捏塑”后声称超越马克思的各色方法论立场其实只是已被马克思超越了的旧方法论立场的重新翻版。

留学生对马克思主义社会学中国化的努力

吴汉全
吴汉全 2019 年 07 月 11 日 – 19:42

留学生是中国宣传马克思主义的先驱,同时也是建设中国马克思主义社会学的主要代表。具有马克思主义信仰的留学生从探讨马克思主义的社会结构理论出发,对中国重大的社会问题进行研究,并广泛开展社会调查工作,努力形成对中国社会的整体认知,从而使中国马克思主义社会学的建立具有事实的基础,这就为马克思主义社会学的中国化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留学生对马克思主义社会学中国化的努力

在新的复杂形势下牢固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汪信砚
汪信砚 2019 年 07 月 11 日 – 19:42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意识形态的主流是积极健康的。但是,也必须看到和承认,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我国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仍然面临着极其复杂的国际国内形势。要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必须深入学习和掌握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增强用马克思主义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统领哲学社会科学、指导教学科研工作的自觉性和坚定性。而要做到这一点,在当前条件下尤其要注意以下两个方面:一是要摆正马克思主义、中国传统文化和西方文化三者之间的关系;二是要端正学风,特别是要坚持反对各种形式的教条主义。

在新的复杂形势下牢固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论马克思主义人权观

王寿林,张美萍
王寿林 张美萍 2019 年 07 月 11 日 – 19:42

马克思主义人权理论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科学地揭示了人权的社会基础、历史特征、阶级实质和法理诉求,为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正确认识人权现象、不断推进人权事业提供了科学的立场、观点和方法。

当代马克思主义:坚守“内核”,放宽“外围”

童世骏
童世骏 2019 年 07 月 11 日 – 19:42

对待马克思主义,既要避免“思想僵化”,又要避免”立场丧失”。为此,有必要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内核”和”外围”作一个区分。一方面,适当放宽和调整对理论之外围的理解;另一方面,坚守对理论之核心内容的信念,理论的核心内容就是马克思主义有关理论和实践的关系问题、现实和理想的关系问题、个人和社会的关系问题的观点。

当代马克思主义:坚守“内核”,放宽“外围”

马克思在殖民问题中的历史进步观论析

张文喜
张文喜 2019 年 07 月 11 日 – 19:42

在殖民问题上,马克思对于历史进步既拒绝从道德上作出论证,也没有将历史进步单纯地还原为生产发展的进步,而是在无产阶级解放的立场上,从资本主义是活生生的矛盾这一唯物史观角度作出阐发,体现出深刻的历史辩证法,并由此与当代“分析马克思主义”或神道设教者对历史进步的解释迥然相异。

马克思在殖民问题中的历史进步观论析

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历史贡献

颜晓峰
颜晓峰 2019 年 07 月 11 日 – 19:42

中国共产党逐步形成了体现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实践逻辑的,具有民族形式和时代特征的中国化马克思主义哲学。毛泽东哲学思想、邓小平哲学思想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哲学思想,是中国化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主要代表。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历史贡献是,开辟了新的历史条件下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发展道路,实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在中国的具体化和民族化,创立了解决新的时代课题的中国共产党哲学思想,提供了指导革命、建设和改革的认识工具和思想方法。

国外列宁研究中的不同观点

王丽华
王丽华 2019 年 07 月 11 日 – 19:42

列宁逝世80多年来,不同社会制度国家的学者从未停止过对这位伟人的人格及其思想和理论的研究。在列宁的研究工作者中,有列宁的崇拜者,也有对他毫无好感的人。由于立场不同,这些学者在对列宁的研究中产生了观点上的严重分歧。  一、列宁学研究中的不同观点  早在20世纪60年

国外列宁研究中的不同观点

关于《共产党宣言》的名称的思考

董仲其
董仲其 2019 年 07 月 11 日 – 19:42

共产主义者同盟的纲领的冠名问题,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写作之前和问世后一直都给予了关注。他认为,把共产主义者同盟的纲领称之为《共产党宣言》,是在政治上同当时的各种形形色色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思想划清界限的结果,体现的是科学共产主义学说同真正的无产阶级政党的必然结合。他也指出了,在《共产党宣言》问世后,有长达30年时间,工人阶级政党却一直没有使用“共产党”或“共产主义”的名称问题。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列宁最终解决了用科学共产主义作指导思想的工人阶级政党的名称问题。

关于《共产党宣言》的名称的思考

近年来国外恩格斯研究概况

吕增奎
吕增奎 2019 年 07 月 11 日 – 19:42

作为马克思的终身合作者和马克思主义的共同创始人,恩格斯的历史地位和理论无疑是不可质疑的。然而,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生前,他们的思想不仅遭到资产阶级学术界的歪曲和攻击,而且也受到来自马克思主义者内部的曲解。在马克思逝世后尤其在恩格斯逝世后,西方学者中(包括西方马克思主

马克思在21世纪

艾伦·W.伍德
艾伦·W.伍德 2019 年 07 月 11 日 – 19:42

作者认为,尽管今天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陷入低谷,在美国甚至对马克思的思想进行学术研究也遭到鄙视,但是马克思的思想仍然非常贴近现实,重新正确地阅读马克思有着比过去更为重要的意义。

马克思在21世纪

马克思主义的时代化和民族化新解读

王荣栓
王荣栓 2019 年 07 月 11 日 – 19:42

马克思主义的时代化和民族化是马克思主义的最为基本的实践形式和发展形态,是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内容、纲领体系与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的主要方式。马克思主义的时代化就是根据人类解放的三个革命进程而去解决革命的时代主题和实践形式的转换问题,而民族化就是根据民族特点去应用和实践时代化了的马克思主义,以解决各个民族和国度的社会主义运动的具体路线和具体实践问题。马克思主义时代化和民族化的关系是对立统一的相互依存、相互补充、相互激励、相互推动的辩证关系。

马克思主义的时代化和民族化新解读

新世纪国情特点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诠释

罗本琦
罗本琦 2019 年 07 月 11 日 – 19:42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随着国情的发展而不断深入,决定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涵义的时代性和具体性。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时期,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是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方法处理、解决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过程中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中国化马克思主义进一步丰富、发展和完善的过程,是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扎根于中国民间意识,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融合世界先进文化、整合民族文化的过程。

“回到马克思”与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

王金福
王金福 2019 年 07 月 11 日 – 19:42

在理解“回到马克思”时,可以有解释学的视野、思想史的视野、认识论的视野、价值观的视野等等。视野不同,理解到的意义也会不同。只有具体分析“回到马克思”的各种不同的含义,才能在确定的意义上肯定或否定“回到马克思”,把握“回到马克思”与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关系。

“回到马克思”与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