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论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民主

全文总计 7975 字,阅读时间 20 分钟,快速浏览仅需 4 分钟。

内容摘要:关于社会主义民主的理论,是邓小平政治发展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邓小平关于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民主的重要论述,对于指导我们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具有深远的意义。邓小平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民主极端重要性的思想,集中反映在“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就没有社会主义的现代化”这个他在改革开放新时期提出的著名论断中。邓小平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思想,是把握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民主历史定位的理论前提。邓小平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民主本质属性的论述,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指针。

关键词:邓小平,初级阶段,民主

GB/T 7714-2015 格式引文:[1].邓小平论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民主.[J]或者报纸[N].中共石家庄市委党校学报,(4):15-18,23

正文内容

  [中图分类号]A849[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9-0169(2008)04-0015-05

  关于社会主义民主的理论,是邓小平政治发展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邓小平在改革开放的新时期,不仅为我国设计了改革开放的蓝图,同时也为我国规划了政治发展的道路。邓小平关于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民主的重要论述,对于指导我们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具有深远的意义。

  一、邓小平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民主的极端重要性

  邓小平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民主的极端重要性的思想,集中反映在“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就没有社会主义的现代化”①这个他在改革开放新时期提出的著名论断中。这个论断继承了列宁的观点,同时又根据当代世界的主题以及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所面临的历史任务,丰富和发展了列宁的观点。

  邓小平重申“没有民主就不可能有社会主义”这一列宁的名言,提出“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是对于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经验教训的深刻总结。列宁在提出这一名言的时候解释说:“(1)无产阶级如果不通过争取民主的斗争为社会主义革命做好准备,它就不能实现这个革命;(2)胜利了的社会主义如果不实行充分的民主,就不能保持它所取得的胜利,并且引导人类走向国家的消亡。”②列宁的论断否定了当时有人提出的“民主在社会主义制度下是多余的”这样一种错误观点。历史证明: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无产阶级要通过争取民主的斗争,提高工人阶级的觉悟,集合革命的队伍,为社会主义革命做好准备;经济文化落后国家的无产阶级更是要直接投身于民主革命,领导劳动人民争取民主的斗争,并在民主革命胜利的基础上转变为社会主义革命。至于列宁说的“胜利的社会主义如果不实行充分的民主,就不能保持它所取得的胜利”,同样为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历史所证明。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在当代遭受的巨大挫折,前苏联和东欧国家的剧变,充分证明了列宁论断的正确性。社会事件发生的原因,是由多方面的复杂因素所决定的。苏东剧变这样的重大历史事件,更不是简单的一两个因素起作用的结果。但是,苏联东欧等社会主义国家没有解决好“实行充分的民主”这样一个关键问题,是其中的重要原因,是留给后人的严重教训。同样,我们在改革开放以前也没有解决好实行“充分民主”的问题。邓小平评论毛泽东说,他虽然认识到了斯大林的问题,“但是由于没有在实际上解决领导制度问题以及其他一些原因,仍然导致了‘文化大革命’的十年浩劫。这个教训是极其深刻的。”③历史事实告诉我们,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必须实行充分的民主。

  提出“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现代化”,则是邓小平根据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实际对于列宁观点的重大发展。列宁所处的时代是战争与革命的时代,他主要是从建立和巩固社会主义的角度提出“没有民主就不可能有社会主义”的。改革开放以后的中国,面对的时代主题已经是和平与发展。面对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中华民族的历史任务是紧跟时代大潮,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正是基于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实际,根据时代发展的要求,邓小平明确地提出了民主与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关系问题,指出: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的现代化。邓小平在坚持列宁的“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的基本观点的基础上,进一步论述了民主同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必然联系。这对于推动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民主发展具有深远意义。

  第一,“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论断把握了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政治发展的核心内容。社会主义的现代化是社会全面进步的过程,现代化不仅要体现在经济方面、文化方面、社会方面,也要体现在政治方面。政治现代化,或者说政治发展,是社会主义现代化的重要内容。离开政治发展的社会主义现代化是畸形发展的,是不可想象的。现代化的社会主义社会,或者说成熟的、发达的社会主义社会,应该是高度民主的社会主义社会。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民主,是新型民主,是劳动人民当家作主的民主,因而是真正的民主,但是由于实现“高度民主”所必需的社会、经济、文化条件还不具备,因而还没有完全达到“高度民主”的要求。社会主义现代化进程在政治方面的表现,就是建设社会主义高度民主。因此,加强民主政治的建设,推动社会主义民主的发展,是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基本要求,是整个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在政治发展方面的根本目标。

  第二,“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论断揭示了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推动发展的力量源泉。只有发扬社会主义民主,才能够充分调动人民群众的积极性、创造性,让推动发展的力量源泉充分涌流出来,发展社会生产力。劳动者,是最根本的生产力。所谓解放生产力,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把劳动者从各种各样的束缚下解放出来,调动和发挥他们的积极性。改革开放前的一个长时期内,由于某些政策上的失误,特别是由于经济政策和分配政策上的失误,曾经严重损害了群众的劳动积极性。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们调整了经济政策,贯彻了按劳分配原则,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调动了积极性,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但是,经济政策的调整,以及物质利益原则的落实,并不是唯一的调动群众积极性的途径。事实说明,发展社会主义民主,保证人民群众在管理国家政治、经济、社会事务中的民主权利,也是调动人民群众积极性的重要途径。邓小平多次指出,我们必须“坚决发扬民主,调动基层单位和人民的积极性。”④这些论述,充分说明了发扬民主对于调动群众积极性、推动发展的重要性。

  第三,“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论断指明了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改革开放的政治条件。改革开放是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必由之路,而社会主义民主是实现改革开放的政治条件。邓小平指出,只有思想解放了,我们才能正确地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指导,正确地改革同生产力迅速发展不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根据我国的实际情况,确定实现四个现代化的具体道路、方针、方法和措施。然而他又指出,“民主是解放思想的重要条件”。他说:“在过去一个相当长的时间内,民主集中制没有真正实行,离开民主讲集中,民主太少。现在敢出来说话的,还是少数先进分子。……就全党、全国来看,许多人还不是那么敢讲话。好的意见不那么敢讲,对坏人坏事不那么敢反对,这种状况不改变,怎么能叫大家解放思想,开动脑筋?四个现代化怎么化法?”⑤可见,只有充分发扬民主,才能够真正实现解放思想,才能够推动改革开放。要不断地推进改革开放,就要坚定不移地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

  第四,“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论断阐述了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实现和谐的必由之路。实现社会和谐,构建和谐社会是实现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发展任务的根本保证,是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基本要求。实现社会和谐和国家的长治久安,首先要坚决避免“文化大革命”那样的严重内乱。邓小平多次指出,我国之所以发生“文化大革命”那样的灾难,是因为“缺乏社会主义的民主和社会主义法制”,要避免悲剧重演,就必须从改革制度着手,“认真建设社会主义的民主制度和社会主义法制”,并且强调“只有这样,才能解决问题。”⑥同时,我国正处于社会发生巨大变革的时期,机遇与挑战并存,希望与风险同在。社会面临着许多新的错综复杂的矛盾。新形势下的人民内部矛盾更加复杂、更加深刻。民主的方法是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基本方法。只有发扬民主,处理和协调好各种利益关系,理顺情绪,统一思想,才能够巩固和发展现代化建设所必需的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

  二、邓小平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民主的历史定位

  世界现代化是一个历史过程,世界上各个国家的民主化同样是一个历史过程。在这样一个历史过程中,社会主义民主处于什么样的历史地位呢?我国当前又处于社会主义民主发展的哪一个历史阶段呢?这样一个民主发展阶段同世界各个国家的民主化进程又是怎样一种关系呢?这就是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民主的历史定位问题。

  认清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民主的历史定位,前提是认清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历史定位。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中国共产党十三大报告是这样论述的:“这个论断,包括两层含义。第一,我国社会已经是社会主义社会。我们必须坚持而不能离开社会主义。第二,我国的社会主义社会还处在初级阶段。我们必须从这个实际出发,而不能超越这个阶段。”⑦根据这种情况,党的十三大报告特别指出:“生产力的落后,决定了在生产关系方面,发展社会主义公有制所必需的生产社会化程度还很低,商品经济和国内市场很不发达,自然经济和半自然经济占相当比重,社会主义经济制度还不成熟不完善;在上层建筑方面,建设高度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所必需的一系列经济文化条件很不充分,封建主义、资本主义腐朽思想和小生产习惯势力在社会上还有广泛影响,并且经常侵袭党的干部和国家公务员队伍。”⑧

  社会主义是对资本主义的辩证否定和超越。但是,现实的社会主义国家却不是发育成熟的资本主义国家发生革命的产物,而是落后国家发生革命的结果,正如列宁所说的是在帝国主义统治链条的薄弱环节发生革命的结果。这就产生了一种特殊的社会历史现象,即在生产力落后的国家建设社会主义的问题。能不能在生产力落后的国家建设社会主义的问题,应该说历史已经做了结论。但是,怎样认识在落后国家中所建立的社会主义的问题,却是一个新的重大理论与实践问题。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就是对于这样一个重大问题的理论解答。在认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经济、政治、文化等制度时,有两个基本视角,一个是制度层次的视角,一个是生产力层次的视角。从制度层次来观察时,涉及的问题是社会制度的新型和旧型的问题,社会主义制度是新型制度,是比资本主义制度优越的制度。从生产力层次来观察时,涉及的问题是社会制度的成熟程度的问题,是社会制度发展的高度与低度的问题。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经济、政治、文化是初级阶段的、低度发展的经济、政治、文化。承认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对资本主义的超越,就是承认社会主义比资本主义优越,但是,同时也承认由于生产力的落后,因而在具体体制方面还不成熟,甚至于还不如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成熟。从社会发展形态的角度来看,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国家处于比资本主义国家更高的社会发展阶段。但是,从社会生产力发展的角度来看,从世界现代化发展的角度来看,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国家却又处于比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较低的发展阶段。这种高与低的二重性结合,就构成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国家社会发展的特殊性。这就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历史定位问题。

  具体到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政治发展,也体现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高与低的二重性结合。因此,邓小平总是强调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民主,从其根本属性来说,是一种新型民主,是对资本主义民主的超越,同时,他又要求我们在考虑民主发展的具体步骤时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实际出发。邓小平指出:“无产阶级专政对于人民来说就是社会主义民主,是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和其他劳动者所共同享受的民主,是历史上最广泛的民主。”⑨不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民主制度如何成熟与完善,法制如何健全,但是,从民主制度的实质来说,我们的民主是优越于资本主义民主的,根本原因就在于我们的民主是劳动人民的民主,是最广泛的民主。同时,他又强调我国的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还落后于资本主义发达国家,我国的现代化发展程度还比较低,我国建设高度社会主义民主所必需的一系列经济文化条件很不充分。以普选为例,资本主义发达国家已经实现了全民普选,但是我们目前就还不具备这样的条件。“大陆在下个世纪,经过半个世纪以后可以实行普选。现在我们县级以上实行的是间接选举,县级和县以下的基层才是直接选举。因为我们有十亿人口,人民的文化素质也不够,普遍实行直接选举的条件不成熟。”⑩由于经济文化条件很不充分,我们的法制建设也不够,特别是在改革开放之前的好多年实际上没有法,没有可遵循的东西。民主制度也有许多不完善的地方。这就决定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民主的二重性,一方面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民主是社会主义民主,因而是优越于资本主义民主的新型民主,另一方面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民主是建立在不发达的生产力基础上的民主,因而是不成熟的民主,是需要逐渐向高度民主发展的民主。这就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民主的历史定位。

  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民主的历史定位出发,就要坚持社会主义的民主制度。否定社会主义民主制度的优越性,盲目崇拜西方的资产阶级民主是完全错误的。当前西方某些大国正是通过攻击贬低社会主义民主,鼓吹资产阶级的民主、人权和价值观念,来达到其干涉社会主义国家内政的图谋的。我们必须理直气壮地宣传社会主义民主的优越性、广泛性、真实性,坚持社会主义的民主制度。同时,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民主的历史定位出发,我们必须对现阶段民主的不成熟性有清醒的认识。我们必须坚定不移地发展社会主义民主、健全社会主义法制,积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实现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伟大目标。我们的民主与法制建设,都要从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实际出发,在党的领导下有秩序有步骤地进行。邓小平指出:“调动积极性是最大的民主。至于各种民主形式怎么搞法,要看实际情况。”(11)还指出:“我们是要发展社会主义民主,但匆匆忙忙地搞不行,搞西方那一套更不行。”(12)总之,“中国的事情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办。中国的民主是社会主义民主,是同社会主义法治相辅相成的。中国正是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13)

  三、邓小平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民主的本质属性

  民主化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政治发展的基本目标。邓小平是高度重视民主化的。1980年他曾经说过:“肃清封建主义残余影响,重点是切实改革并完善党和国家的制度,从制度上保证党和国家政治生活的民主化、经济管理的民主化、整个社会生活的民主化,促进现代化建设事业的顺利发展。”(14)同年他还说过:“不要社会主义法制的民主,不要党的领导的民主,不要纪律和秩序的民主,决不是社会主义民主。相反,这只能使我们的国家再一次陷入无政府状态,使国家更难民主化,使国民经济更难发展,使人民生活更难改善。”(15)但是,邓小平在谈到民主化的时候,主张认清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民主的本质属性,划清社会主义民主化与资本主义民主化的根本界限。1987年在谈到政治体制改革的时候他提出:“一般讲政治体制改革都讲民主化,但民主化的含义不十分清楚。资本主义社会讲的民主是资产阶级的民主,实际上是垄断资本的民主,无非是多党竞选、三权鼎立、两院制。我们的制度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民主制度,不能搞西方那一套。”他紧接着又说:“所以,我们必须进行政治体制改革,而这种改革又不能搬用西方那一套所谓的民主,不能搬用他们的三权鼎立,不能搬用他们的资本主义制度,而要搞社会主义民主。我们要根据社会主义国家自己的实践、自己的情况来决定改革的内容和步骤。”(16)

  在构成当代民主化大潮的洪流中,有两股基本潮流,就是社会主义民主化潮流和资本主义民主化潮流。这两股民主化潮流有共同点,又存在着本质区别。作为民主,社会主义民主同资产阶级民主是有许多共同点的,也正因为有共同点,所以,资产阶级民主形式中的许多合理的东西,可以为社会主义民主所吸收和借鉴,如资本主义社会的选举制度、司法制度、舆论监督制度、公务员制度等。但是,社会主义民主又是同资产阶级民主有本质区别的。社会主义民主是建立在生产资料公有制基础上的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供人民享受的、大多数人享受的民主”,而资产阶级民主本质上是资产阶级少数人的民主。看不到社会主义民主和资产阶级民主在形式上的共同点,拒绝借鉴资产阶级民主具体制度的合理因素,是不利于发展社会主义民主的。然而,看不到社会主义民主同资产阶级民主的本质区别,只看到两种民主形式的共同点,甚至提出什么民主没有东方西方之分,追求抽象的“一般民主”的“民主化”,也是十分危险的。在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过程中,我们所搞的民主化,只能是社会主义的民主化。

  邓小平反复强调,在我国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社会主义民主具有巨大的优越性,社会主义民主比资本主义民主更有利于现代化的实现。第一,社会主义民主是建立在社会主义公有制基础之上的。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有制,保证了人们在经济地位上的平等,这就为真正的平等的实现提供了保证。第二,社会主义民主是真实的彻底的民主。资产阶级宣称实行全民的普遍的民主,而实际上实行的只是资产阶级一个阶级的民主,只不过是以普遍民主的形式掩盖资产阶级专政的实质。只有社会主义民主是广大劳动人民普遍享有的民主。第三,社会主义民主是最广泛的民主。在资本主义民主制度下,劳动人民实际上是被排除在民主生活之外的。在社会主义民主制度下,广大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参与管理国家的一切事务,同时对极少数敌对分子实行专政。在人民民主制度下,专政的对象只占人口的极少数,享有民主权利的人民是人口的绝大多数。

  在当代世界,除了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已经建立了比较成熟的资本主义民主制度外,大多数发展中国家走的还是资本主义民主化的道路。世界上许多著名的学者都以科学求实的态度对这条道路进行了批评,并在此基础上充分肯定了以中国为代表的社会主义民主化道路最有利于现代化的实现。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缪尔达尔对印度的民主制度提出了尖锐的批评。他指出,印度有着形式上相当完备的民主制度,但是由于权力集中在特权集团手中,现代化举步维艰,民主并未使大多数的穷人掌握政治权力,并把自己组织起来利用这种权力来增进其自身的利益,权力斗争在广义上仍然是上等阶层内部个人之间和集团之间的斗争。缪尔达尔揭露说:“推行旨在帮助穷人而不是富人的法律被预料到实施的困难性或不可能会使得这样一个法律更易于在立法机关通过,因为那些应当作出牺牲的人们的代表能够确信什么都不会改变。因此,印度一个邦的议会可以通过有关最低农业工资的法律或由规定地主在粮食收成中所占的最高份额或放债人的最高利息来向没有土地和贫困的农民表示慷慨,丝毫也不用担这些法律被实施的风险。至于其实际效果,则是整个政治、法律和行政体系一贯把沉重的负担压在贫困的大众身上。”另一位西方学者亨廷顿同样以印度等国家为例揭示了资本主义民主的阶级实质,说明了资本主义民主对于推动这些国家的进步是多么的无力。他指出:“在印度、菲律宾、委内瑞拉、智利、秘鲁、哥伦比亚以及其他几个国家中,民主选举的政府都曾颁布过土地改革措施。但是,通过民主程序进行土地改革乃属长期而艰难之举,最后常常是不了了之。……处于现代化之中的国家的立法机构总是比行政机构更加保守,其民选议会通常是被地主集团控制着。”他还指出:“拉美各国的立法机构也一直是土地改革法案的坟场。”这些事实从另外的角度说明了邓小平关于我国必须坚持走社会主义民主化道路这一论断的正确性。现代化需要民主化,而社会主义民主化从实质上讲是更彻底的民主化,更有利于现代化的发展。

  注释:

  ①《邓小平文选》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168页。

  ②《列宁全集》第28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168页。

  ③④⑤《邓小平文选》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333页、第175页、第144页。

  ⑥⑨《邓小平文选》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348页、第168页。

  ⑦⑧《中国共产党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文件汇编》,人民出版社1987版,第7页、第8-9页。

  ⑩(11)(12)(13)《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221页、第242页、第285页、第249页。

  (14)(15)《邓小平文选》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336页、第360页。

  (16)《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240页、第241页。

推荐1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