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规范与价值共识

全文总计 5382 字,阅读时间 14 分钟,快速浏览仅需 3 分钟。

副标题:——与马俊峰、江畅先生商榷

内容摘要:[中图分类号]B0-0[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8862(2007)05-0021-04  《哲学动态》2007年第1期发表了马俊峰先生的“重视规范价值的研究”和江畅先生的“价值追求的多元化和规范的一元化”两篇价值哲学的文章,读后深受启发,并同感于我国价值哲学研究存在着直接化、具体化、个

GB/T 7714-2015 格式引文:[1].价值规范与价值共识.[J]或者报纸[N].哲学动态,(5):21-24

正文内容

  [中图分类号]B0-0[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8862(2007)05-0021-04

  《哲学动态》2007年第1期发表了马俊峰先生的“重视规范价值的研究”和江畅先生的“价值追求的多元化和规范的一元化”两篇价值哲学的文章,读后深受启发,并同感于我国价值哲学研究存在着直接化、具体化、个别化、经验化、相对化和表层化的倾向和不足,也认同我国价值哲学研究应以规范的价值意义为突破口,从形上的层面探求普遍价值的观点。但对文中有些概念的提法及所指问题却有不敢苟同之处,现提出自己不成熟的看法请教马俊峰、江畅两先生,并与学界同仁共勉。

  一

  马俊峰先生在文中提出了“规范价值”的新概念,从行文中可以看出,所谓“规范价值”就是规范的价值意义,但不是个别价值而是普遍和统一的价值,从而“规范价值”就是社会地历史地文化地形成的一定规范所规定的价值,这样就把价值置身于普遍性、统一性和文化的更深的层面,无疑是研究价值哲学的新思路。但“规范价值”的意指无非是说,任何规范都具有普遍的价值,都是价值存在。以往,我们提“价值规范”比较多,如道德价值和法律价值等都属于价值规范,现在把价值和规范对调位置即规范价值,无疑突出了规范中的普遍价值,而价值规范突出的是普遍价值中的规范,但“价值规范”和“规范价值”的外延应该是重合一致的。问题在于“价值规范”是同非价值规范相对应的,即表明既有价值规范的存在,也有不属于价值的规范即非价值规范的存在。而马俊峰先生所说的“规范价值”是同非规范价值相对应的,所谓非规范价值是指“直接的、具体的、个别的和经验的”价值,不管是规范价值还是非规范价值都否定了非价值规范的存在。

  我认为,虽然绝大多数规范属于价值规范或规范价值,但规范和规范价值或价值规范还是有一定的区别的。

  所谓规范是指人们行为的标准和程序。个人要服从规范,但个人没有独有的规范而只有习惯,规范总是多数人的规范,从而它展现为社会历史和文化的场景和过程,从而规范具有普遍性。规范可分为科学规范和价值规范,从发生学说,科学规范和价值规范产生的途径是互逆的,即是说,科学规范是循着从客体到主体的途径产生的,而价值规范是循着从主体到客体的途径产生的。从现实性说,科学规范决定于并遵循自然规律或科学规律,如机器的操作规程等;而价值规范决定于并遵循人们的需要和愿望,如习俗礼仪等,当然人们的需要和愿望已固化在人们的行为中而成为价值规范,相对个人来说,价值规范也是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但此种客观存在同科学规范的客观存在是不同的。因此,科学规范和价值规范都含有价值,但它们所含的价值是不完全一样的。这个问题比较复杂,涉及到什么是价值的问题,这里只能简单地做些说明。平常我们经常说价值是客体对主体的意义关系,从而价值是一个关系范畴。其实,价值既是一个关系范畴,也是一个实体范畴,当存在物本身凝聚着主体的价值追求,并且是主体价值追求的产物时,那么这个存在就是价值存在或价值实体,如文化就是一种价值存在或价值实体。当然,作为关系的价值和作为实体的价值又是紧密相关的,实体的价值是既定的价值存在,但它同时能同主体发生价值关系。因此,有些客体只能同主体发生价值关系,而有些客体既是价值实体(价值事实、价值存在物),又同主体发生价值关系。

  自然客体和文化客体分属于不同价值领域,同主体的价值关系是不一样的。自然客体是不依赖于主体的价值需要而产生和存在的,但当它一旦产生并同主体发生价值关系时,就具有了价值属性,就成为了具有价值属性的客体。但自然客体的价值属性不是本来就有的,而是同主体发生关系后才派生的,自然客体派生出价值属性后,它的自然本性和规律不会随主体的价值需要而转移或改变,相反,主体的价值需要只有符合和遵循自然客体的本性和规律才能得以满足。因此,可以说,自然客体的价值属性不是内源的,而是外生的,它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价值实体。社会历史文化客体(下简称文化客体)其本身是主体活动的结果,它的产生和存在就内在地凝固着主体的价值需要,因此,文化客体的价值属性不是外生的,而是内源的。不但如此,文化客体一旦产生或形成,又同主体构成价值关系。同自然客体的价值属性相比,文化客体就是典型的价值实体。

  我们谈规范的价值意义时,一定要区分价值关系和价值实体的不同情况,否则就不能深刻、完整地揭示出规范的价值意义来。而科学规范和价值规范蕴涵着不同价值意义。科学规范对人们的生产实践无疑是有价值的,但科学规范是由自然客观规律决定的,而不是由人们对它的需要决定的,或者说人们的需要只有服从自然客观规律才能显示出科学规范的价值意义,所以,科学规范的价值意义或属性是外生的而不是内源的,如果严格说来,科学规范不属于价值实体,从而不属于价值规范。

  而价值规范是人们在长期的生产实践和交往实践中,根据人们的需要、兴趣、理想、追求、愿望和信仰等约定俗成的规定和程序。价值规范不是由自然客观规律决定的,而是由人们的价值需求和价值追求所决定的,因此,价值规范所蕴涵的价值是内在和内源的,而不是外生的,价值规范是真正的规范价值,如文化就是典型的价值规范。

  我们要研究规范价值首先要搞清价值规范和科学规范,这样做,不是降低或缩小规范价值的意义,而是真正提高规范价值的意义。

  正由于价值规范不同于科学规范,马俊峰先生所划分的技术性规范、社会规范和模范就不是处于统一规范层面的东西,其价值特点也就不同。技术性规范属于科学规范,而不属于价值规范,因为,技术的操作程序服从自然规律,人们的价值要求只有在遵循自然规律的基础上才能产生效用,因此,技术性规范的价值性是外生的,而不是内源的,它不属于规范价值之列,科学规范主要存在于科学技术领域,而价值规范或规范价值主要存在于历史文化领域。当然,价值规范和科学规范又是相互联系在一起的,价值规范应建立在科学规范之上,不能同科学规范相违背。历史文化领域充满着人们的价值需求和价值愿望,并且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人们的价值需求和价值愿望所决定的,但历史文化既要服从自然规律,又要服从自身的发展规律,有些价值规范是同科学规范相违背的,如封建迷信符合价值规范但违背科学规范。同样,科学规范也渗透着价值规范,科学技术的本质是展现自然规律的过程,但也渗透着科学家的价值需求和价值追求。不管科学规范和价值规范联系多么密切,它们各自的本质是不变的,即科学规范的本质是服从自然规律,价值规范的本质是服从人的价值需求和价值愿望。

  马俊峰先生把理想性的模范当做规范价值之一种,试图克服价值研究的经验论和相对主义的不足,并试图把价值论研究引向形上的层面,这是一种有效的尝试。但模范是不是就是人的形上和终极的价值追求,这是值得研究的。模范相对经验层面的价值,的确具有理想性和境界性特点,但模范只能归于社会的道德价值,还不具有形上和终极规范价值的特点,形上和终极价值规范与模范相比属于更高层次,是对功利和善恶的超越、对个人与社会的超越、对人与自然的超越,达到天、地、人的三位一体。道家所说的“道”,宗教所说的“极乐世界”,冯友兰先生所说“天地境界”等才是形上和终极的规范价值。

  二

  我们再来看看江畅先生的“价值追求的多元化和规范的一元化”一文,江畅先生在文中概括出“人类文明史经历了一个从多元价值追求到一元价值追求,再从一元价值追求正在走向行为规范一元化与价值追求多元化并存的过程。”他的立论“价值追求的多元化和规范的一元化”,从上面价值和规范关系的分析来说,存在着不可克服的内在矛盾。

  我们知道,人的规范和价值追求是内在统一的,一般说来,有什么样的价值追求,便会有什么样的规范,当然也有些规范是出于外在的压力或强制力,而不是出于内在的价值追求,这些规范对于当事人来说,不是真正的价值规范,真正的价值规范是出于当事人的自觉自愿,是一种约定俗成的和习以为常的行为程序。价值追求的多元必定导致规范的多元,价值追求的一元也必定带来规范的一元,人们的价值追求和规范在本质上是协调一致的。

  当今社会是一个价值多元社会,当今世界也是一个价值多元的世界,那么当今社会和世界也是一个规范多元的社会和世界,价值多元来源于利益的多元,当今的国际争端、摩擦和冲突就是缘起于价值和利益的多元,从而引起规范的多元。价值和规范的多元只要处于合理、公正的秩序内,并非坏事,而是好事。问题在于在多元价值和规范中,却存在着共同一致的价值和规范,也即一元的价值和规范,同样,一元的价值和规范也来源于需求和利益的一致性。多元价值和规范中渗透和隐藏着统一的价值和规范,价值与规范的多元和一元是辩证统一的,如果价值和规范只有多元而没有一元,社会就会处于无序状态,如果价值和规范只有一元而没有多元,社会将失去活力和创造力,价值与规范的多元和一元的统一,才使社会既充满活力和创造力,又处于和谐有序状态,这才是理想的社会状态。由于价值和规范多元的显性特点和它们一元的隐性特点,人们往往看到的是价值和规范的多元,而难以看到价值和规范的一元和统一,从给价值和规范的统一增加了难度,进而引起国际争端、摩擦和冲突。

  因此,从人们的价值追求和规范的内在统一性可以看出,江畅先生所说的价值的多元化和规范的一元是不可能存在的,追求价值的多元和规范的一元化也是不可能实现的,我们应该是在追求具体的价值和规范的多元中,也要追求一致或一元的价值和规范,价值和规范的多元和一元是相互联系、不可分离的。

  三

  马俊峰和江畅两先生的文章虽然视角各异,但主题和立意有相同之处,即都把规范研究当做价值哲学发展的突破口和新维度,这无疑是有意义的和有效的尝试,但忽视了同规范紧密相联并支配规范的精神力量即价值共识。价值共识就是人们对价值的一致看法和认识,价值共识反映出价值观的一致性和统一性,也折射出统一价值或公共价值的存在。正由于此,它就成为价值规范的思想文化基础,并成为支配价值规范的精神力量。如果结合价值共识来研究价值规范或把价值规范和价值共识作为一个统一体来研究,其意义可能更大些。因为规范主要指涉的是人的行为,因而也叫行为规范,价值规范指涉的就是人的价值行为。但人的价值行为是受其价值观念支配的,价值规范同价值观念相比,价值观念是内在的,而价值规范是外在的,价值观念显得更为重要。

  正如马俊峰先生所说的,研究规范价值就是从社会历史文化的层面研究价值的普遍性和一致性,甚至是研究理想的和形上的价值。规范的含义就表明规范具有一定的价值普遍性,规范总是多数人和群体的规范,在群体中形成了一定的规范,就表明在这一群众中达成了相应的价值共识,若没有达成一定的价值共识,就不可能形成相应的规范,规范的价值意义不仅在于行为本身,而且也在于支配行为的价值共识。

  价值共识的达成取决于主体的需求和利益的一致性,如果不同主体的需求和利益具有直接的一致性,就易于达成彼此间的价值共识。如果在不同主体中能寻找到他们共同或一致的需求和利益,也能比较容易达成价值共识。如果主体的需求和利益是根本对立的,没有调和的余地,他们要达成价值共识是很难的。价值共识的达成也取决于文化传统和评价标准,如果有相同的文化传统和评价标准,又有着共同的利益,那么,主体间是比较容易达成价值共识的。因此,价值共识不仅是认知的,也是评价的,还是情感和思想的。

  在当今的国际争端、摩擦和冲突中,有些是由于利益和文化的差异甚至对立、难于达成价值共识而引发的;有些是已基本达成价值共识却难于确立价值规范而引发的;有些则是多数达成了价值共识并已确立了价值规范,而少数人甚至个别人未达成价值共识和未确立价值规范而引发的。因此,价值共识和价值规范虽然是紧密相联的,但也有分离和不一致的情况。

  至于价值共识和价值规范谁比谁价值意义更大,谁比谁更难于形成,这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如果人们的价值观念千差万别而又需要统一的时候,这时,达成价值共识显得十分重要,因为只有先达成价值共识,才能确立价值规范。要达成价值共识不只是一个认识问题,而是涉及到主体的利益,只有在调整好主体的利益后,才有可能达成价值共识。而要调整好主体的利益关系,就必须把主体利益整合在公正合理的秩序范围内,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这需要处理好各种各样的利益关系,在这种情况下,达成价值共识所遇到的困难和问题也更多更大。如果不同主体已基本达成了价值共识,那么确立价值规范就显得十分重要,因为达成价值共识的目的在于确立价值规范,最终实现其价值。但在确立价值规范的过程中,又会出现许多意想不到的情况,这些新情况可能是确立其价值规范的障碍。所以,即使基本达成了价值共识,在确立价值规范的过程中,也要随时随地调整各主体的利益关系,不断修订其价值共识,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在价值共识的基础上确立价值规范,建立合理公正的价值体系和价值秩序。

  因此,我国价值论研究的出路之一在于研究规范价值即规范的价值意义,但规范价值不仅是同非规范价值相对应,同时也同整个非价值规范相对应,只有区分这些不同的规范,并揭示其不同的价值意义,才能真正全面深刻地阐发出规范的价值意义来。另外,不单是研究规范的价值意义,而是要把价值规范和价值共识统一起来进行研究,这样也才能更完整地揭示出规范的价值意义。

推荐1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