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认识和处理心理咨询与思想教育的关系

全文总计 3500 字,阅读时间 9 分钟,快速浏览仅需 2 分钟。

内容摘要:心理咨询作为帮助罪犯消除心理障碍的手段已日益受到监狱人民警察的重视。近年来,在罪犯中开展心里咨询工作的监狱越来越多。如何认识和处理心理咨询与思想教育的关系,已成为我们面临的崭新课题。无论是把心理咨询与思想教育等同起来,还是对立起来,都既不利于心理咨询工作的健

GB/T 7714-2015 格式引文:[1].正确认识和处理心理咨询与思想教育的关系.[J]或者报纸[N].中国监狱学刊,(01):47-49

正文内容

   心理咨询作为帮助罪犯消除心理障碍的手段已日益受到监狱人民警察的重视。近年来,在罪犯中开展心里咨询工作的监狱越来越多。如何认识和处理心理咨询与思想教育的关系,已成为我们面临的崭新课题。无论是把心理咨询与思想教育等同起来,还是对立起来,都既不利于心理咨询工作的健康发展,又不利于思想教育工作的加强,而应寻求两者的有机结合。

  

   一、心理咨询的定义及内容

   心理咨询是采用心理学方法,借助语言、文字等媒介,给咨询罪犯以帮助、劝告和启发的过程。心理咨询是由咨询罪犯定向的,是为他们服务的。通过咨询,可以使罪犯的认识、情感和态度有所变化,增进其对自身及环境的理解,解决其在学习、劳动、生活、疾病和康复等方面出现的心理问题,从而更好地适应改造环境、保持身心健康。

   心理咨询的范围十分广泛。罪犯纷繁复杂的心理活动决定了心理咨询内容的丰富性和复杂性。例如,在生活方面,如何适应监狱的生活环境,如何处理和对待恋爱、婚姻中的挫折;在人际关系和社会行为方面,如何克服交流过程中的嫉妒、固执、自卑、封闭等心理障碍;在疾病和康复方面,如何消除由恐惧疾病而产生的心理压力和烦恼;等等。总之,凡是罪犯个体在服刑改造生活中出现的心理问题,都可以通过咨询方式求得缓解和克服。

   罪犯个体的心理障碍主要是在知(认识)、情(情感)、意(意志)和行(行为)这四个方面发生的偏差。例如,在认知方面,罪犯对客观事物的真与假、善与恶、美与丑的认知,对于自我和他人的认知,往往会出现歪曲和错误的现象;在情感方面,罪犯对客观事物也会有爱与憎、好与恶、热与冷等截然不同的态度;在意志方面,罪犯有坚强与懦弱、果断与寡断、锲而不舍与没有恒心等各种不同的表现;在行为方面,罪犯在长期的犯罪生活中形成的许多不良习惯是影响心理健康发展的重要因素。由于社会实践不同,每个罪犯的心理结构中这四个方面所占的位置、所起的作用也就不同,由于它们发展的不平衡就产生了某个方面的薄弱环节。

   一般来说,认识是起点,情意是中介,行为是归宿。认识是行动的先导。只有知道了怎样改造和为什么要这样改造,才有可能产生相应的改造行为。因此,在心理咨询过程中应该重视在转变罪犯的认知方面下功夫,做到“晓之以理”。情意是中介,只有积极的感情与良好的意志,才能使正确的认识顺利地转化为积极改造的行为。前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曾说:“情感──这就是连结的信念,原则性和精神力量的血肉的心脏。没有情感,道德就会变成只能养成伪君子的枯燥无味的语言。”只有知而去行的知,才是“真知”,知而不行,等于不知。因此,要从根本上解决罪犯的心理问题,还要“导之以行”。这对于心理咨询也有同样意义。

   心理咨询遵循自愿性原则,一般是坐等罪犯咨询,咨询中强调宣泄和疏导。咨询的主要形式是个别交谈,也可根据实际情况采用书信咨询、电话咨询等方式。除个别咨询外,针对某些普遍性问题,还可采取集体咨询、开展心理问题讨论等方式。对于一些心理障碍较为严重,已发生“病变”的罪犯,还要与医务工作者配合采取药物治疗和心理治疗相结合的方案,使咨询工作有章、有法、有序。

  

   二、思想教育的内涵及工作范围

   思想教育是由社会定向的,为一定的阶级服务,带有浓厚的政治色彩。通过思想教育,可以使罪犯按照一定的社会要求去发展,改恶从善,弃旧图新。

   思想教育从内容的性质来看,可分为政治性思想教育和非政治性思想教育两部分。政治性思想教育,主要指解决罪犯的政治方向、政治信仰、政治立场、政治态度、政治行为以及世界观问题的思想教育。非政治性思想教育,指解决罪犯改造活动中具体问题的思想教育,如劳动、学习、生活中的思想,恋爱、婚姻、家庭及人际关系中的思想等。在教育改造工作中,非政治性思想教育是大量的。但是,罪犯的改造有一个端正方向的问题,政治性的思想教育是核心部分。教育罪犯既要牢牢抓住政治性思想教育,又要善于进行日常的非政治性思想教育,把二者有机地结合起来。

   人的思想品德结构是以世界观为核心的心理、思想和行为的综合。思想在思想品德结构中居于十分重要的地位,是思想品德的核心要素。其重要性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思想制约着心理,决定心理的方向和内容;二是思想支配行为,正确的思想支配正确的行为,错误的思想支配错误的行为。罪犯内部存在着多种矛盾,但决定性的还是思想矛盾。当罪犯把客观上的影响与要求和主观上的向往与希望转化为一种精神需要,即自我达到的期望思想水平时,这种期望思想水平与原有的思想水平便构成了思想矛盾。期望思想水平与原有思想水平之间的矛盾是罪犯改造的动力,贯穿于改造的全过程。解决思想上的矛盾,有赖于罪犯本身进行的积极的思想斗争。罪犯积极的思想斗争,一般要经历理解和判断两个环节。理解,是罪犯逐步认识事物的联系、关系甚至认识事物的本质和规律的思想过程。判断,是罪犯以新思想为认识武器进行自我认识和自我评价,是对原有思想的一种否定过程。原有思想包括错误思想、过时思想和低层次思想。

   思想品德中的行为是在一定思想观念支配下表现出有利于或有害于他人和社会的行为。行为是思想品德的根本标志。判定罪犯思想品德的优劣,既要听其言,又要观其行。

   解决思想上的矛盾,一方面要通过批判,确立正确的先进的思想观念;另一方面还要不断地解决知与行的矛盾,把已形成的正确的和先进的思想观念转化为行动,从根本上达到期望思想水平。

   思想教育的大量实践证明,罪犯能否由原有思想水平达到期望思想水平,具有决定意义的是罪犯能否把客观要求和主观希望与向往内化为自我的精神需要,这种内在要求所表现的主观意向,就是强烈的自我改造意识和积极的情感。强烈的自我改造意识是一种不甘堕落、积极上进的思想,积极的情感是认识内化的催化剂和实现改造目标的推动力。

  

   三、心理咨询与思想教育相得益彰

   心理咨询与思想教育是两种不同的体系,有着不同的理论和方法,但两者在内容和形式上有重叠和相似之处。解决心理问题和解决思想问题不能截然分开。既要认识到思想在心理活动中的重要地位,又要看到心理因素、如性格、意志等的相对独立性,及其对思想的作用。实际上,解决了罪犯的某些思想问题也就消除了他们的心理障碍,反过来,消除了某些心理障碍也就为解决思想问题铺平了道路。一些咨询活动实际上是在做罪犯的思想工作,而成功的思想教育常常也能起到心理咨询的作用。例如,咨询工作中经常遇到一些意志消沉、情绪低落的罪犯,通过心理咨询使他们振作起来,重新扬起生活的风帆,这不就是一种思想教育吗?一些从事思想教育工作的干警解决此类问题也不乏成功的经验,他们通过循循善诱地促膝谈心,亦可使一颗颗濒于僵死的心灵复苏。在这种情况下,心理咨询和思想教育的界限是很难划清的。

   心理咨询只是一种手段,只靠心理咨询,它所能发挥的改造罪犯的作用是有限的,必须与思想教育相互配合,共同发挥作用。对有严重心理障碍的罪犯开展心理咨询工作,纠正其非理性观念,这是思想教育工作的前提。否则,认知存在偏差,什么理想、道德、信念,都无从谈起。但是罪犯的思想教育毕竟不能停留在纠正非理性观念的阶段。对有严重心理障碍的罪犯,在排除心理障碍的基础上,必须对他们进行正确的世界观和人生观教育,并“导之以行”,帮助他们真正树立正确的世界观和人生观。

   心理咨询与思想教育都在认识、情感、意志、行为四个层次上进行,都立足于教育模式和开展模式。两者异曲同工,殊途同归。如形势、政策、法纪、道德等教育是思想教育的范畴,心理咨询却很少涉足。另一方面,诸如心理卫生、心理变态及各种心理障碍等问题,思想教育工作干警或者解决不了,或者不列入自己的工作范畴,而心理咨询却在这些领域大有用武之地,可以填补思想教育顾及不到的空白和死角。

   我们说心理咨询在一定意义上可以弥补思想教育工作的某些不足,但并不赞成把心理咨询简单地看作是思想教育工作的补充。因为心理咨询有自己特有的工作任务和相对独立的理论方法体系。

   心理咨询在监狱刚刚起步,当务之急是队伍建设,没有一支独立的专业队伍,心理咨询的健康发展是不可能的。目前,监狱从事此项工作的人员主要有三个方面:管教工作干警、医务工作者和少数心理学工作者。在监狱普遍开展心理咨询,只靠少数几个人是不行的。管教工作干警兼做心理咨询,一身二任,有时可能产生角色冲突,长此以往,既会削弱思想教育工作,又会降低心理咨询的信誉。管教工作干警中有一部分人经过系统专业训练而后从事心理咨询工作是可行的,但就大多数人来说,只要借鉴心理咨询中的某些理论和方法就足够了,没有必要一窝蜂地都去搞心理咨询。

推荐1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