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哲学

近代学术视野中的子思研究(下)

干春松
干春松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2:57

[中图分类号]B222.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8862(2007)09—0028—06  三 子思思想的特质:“诚”及其他  郭沫若在同一文章中将《尚书》中的《洪范》、《尧典》、《皋陶谟》、《禹贡》诸篇作为思孟学派的作品,多少有些陈义过于宽泛。不过,他是从思想发展的内在逻辑来考

近代学术视野中的子思研究(下)

近代学术视野中的子思研究(上)

干春松
干春松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2:57

[中图分类号]B222.4  [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2—8862(2007)08—0029—08  在当下的中国学术分期中,“近代”是一个比较不好确定的时段。本文所说的“近代”以康有为和章太炎为起点,而以1949年作为下限。确定这个起点主要是为了陈述的方便。本文的对象以对子思的研究为主,特别

近代学术视野中的子思研究(上)

现代视域中的儒家思想

唐凯麟
唐凯麟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2:57

如何对待作为我国传统文化主干的儒家思想,是一个关系我国哲学社会科学繁荣的文化本根和历史土壤的重要问题,需要有一种方法论上的自觉,它要求我们立足于新生文化主体生成的需要,从现代社会实践价值体系建构的视域,对儒家思想的“原义”、“他义”和“今义”作出全面梳理,进行创造性的诠释和现代转换。

儒家“协变”思维的价值取向及其现代启示

赖功欧
赖功欧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2:57

以“协变”作为儒家的思维方式,基于双重原由:“协”,不仅有协作、协调也有和谐的本义;“变”,不仅有变动、变通更有变化(进步、发展)的内涵。儒家协变思维的价值取向是和平主义与整体主义的,求融通、中和,致变通、演进,是其本质特征。现代术语中的“动态平衡”,可与“协变”概念相应。用“协变”比“和合”更能体现儒家人文主义精神。本文选取儒学史上几位集大成者,并在其思想逻辑的展开中透视协变思维方式的最终形成。现代新儒家的“人文演进”观可与协变观匹配。协变思维以其丰富的价值内涵及其现代启示证明:这一思维方式的核心精神仍可与现代世界文明中的可持续发展主潮合拍。

儒家“协变”思维的价值取向及其现代启示

“儒道互补”原论

董平
董平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2:57

“儒道互补”既体现为中国古代的一种思想现象,亦体现为一种生活实景。道为宇宙万有之本根、宇宙生命之原质,以及个体以道的践履为通达其生命价值之终极境域的观念,这些均为儒、道两家所共有。儒、道两家之相异的根本点,则在于儒家在将道确认为存在之本体的同时,又将它确认为道德的本体,故生命价值必借道德践履才能充分实现;而道家则将道还原为生命本身,故唯有向自然生命之本真状态的回归才可能是通达于道的真正途径。但亦正因此故,儒、道两家遂开辟出了既具有本质同一性而又具有实践差异性的两种不同的生活世界与价值世界。

“儒道互补”原论

明体达用:儒家礼学的当代转换

李祥俊
李祥俊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2:57

礼学是儒家学说的核心组成部分,中国称为礼仪之邦,儒家礼学在其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儒家礼学在几千年的中国传统社会里备受推崇,但在近现代社会转型中却饱受批评,在当代儒学的创造性转化思潮中也黯然退避。那么,儒家礼学的真精神究竟是什么?它能否在经过转换后为现代社会的

直感判断力:理解儒学的心之能力

谢遐龄
谢遐龄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2:57

牟宗三以康德实践理性解说儒学是一错误思路。“心之所同然者何也?谓理也,义也”,表明孟子以共通感论述理义来源,“理义之悦我心,犹刍豢之悦我口”两用“悦”字,证明应当以直感判断力解说孟子。分析朱子、阳明的一些言论证明以直感判断力解说儒学则若合符节;并引述康德关于判断力的相关学说、伽达默尔对康德的批评支持上述论点;从而主张,中国道德哲学宜以直感判断力来解释。

直感判断力:理解儒学的心之能力

儒学发展的四个阶段和五种文化作用①

王鸿生
王鸿生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2:57

儒学的发展经历了“原儒”、“真儒”、“后儒”、“今儒”四个阶段。儒学成为主流意识形态后,从伦理的角度为皇权统治的正当性提供了支撑性的文化理念,也是谏诤良臣规范君权的道德支点,更是维护既得利益的文化工具。儒学曾被当作改革的理论依据,但历史上借儒学进行的改革都没有成功。另外,儒学还是革命造反的文化资源。儒学的多重文化功能,增加了其在传统文明中的文化生命力。

儒学发展的四个阶段和五种文化作用①

通儒抑或迂儒?

徐立望
徐立望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2:57

作为清代中晚期的一代大儒,焦循在学术史的地位尤其是易学研究中的地位极高。其学风讲求思辨,变通,提倡“证之以实,而运之于虚”。焦循承认时势在变化,政策需要变通,既反对汉学者只言考证,又反对理学家仅谈身心,但是在他义理阐释所观照下的先有秩序,却体现出极端的保守性。他在夫妇之道、室女守贞、君臣关系等学术、社会、政治诸问题上,同归有光、汪中、钱大昕等前辈学者的讨论中,清晰地阐释了自己的观点。他论证了下对上,如子对夫,妇对夫,臣对君是无条件的单方面服从,适合了清代统治者乾纲独断的统治理念。焦循私淑戴震谈义理,却未获戴氏义理之精蕴,反而以经学的成就,依靠义理来强化和突出纲常名教阴暗面。从焦循的论学主旨也可说明义理方法论的突破,并非就昭示着义理上的卓见。

读帛书《缪和》篇

刘大钧
刘大钧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2:57

帛书《易》的出土,使我们看到了汉初今文本的原貌,而最可贵者,乃是帛书《易传》各篇中多有对经文的解释,虽不系统完整,但亦可使我们窥见不少汉初今文《易》义。今试举《缪和》篇中数条较为完整可观的卦例,并将其与《经典释文》、《周易集解》所引汉魏诸家之解作一对比,以期为我们重新认识汉《易》,特别是今文《易》与古文《易》,提供一些重要启发与借鉴。

读帛书《缪和》篇

徘徊于意义与意味之间

贡华南
贡华南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2:57

金岳霖认为,自然既有意义,也有意味。在知识论层面,思、概念与意义关联,想、意像与意味关联,意味被置于经验、想像、特殊之序列;在元学层面,道是意义与意味之合,它既是自然律,也是能够在世界中为我们提供信念与价值的行为律。对于自然律之“意味”的保留与强调,在一定程度上打开了自然律向行为律转化的可能性。对意味的关注,使金岳霖在对知识的研究过程中突破了知识论态度,开启了知识与“箴言”、“规则”、“有选择的智慧”之间沟通的可能性。总体上看,对意义与意味的双重关注,使金岳霖思想超越纯粹逻辑的视域,承认道、自然既有意义又有意味,显示出金岳霖哲学高明博厚的精神气象,也以独特的方式展示了中国哲学的新境界。

徘徊于意义与意味之间

清代《孟子》义理学综论

刘瑾辉
刘瑾辉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2:57

清代《孟子》义理学,主要关注人性论、理气论、理欲观、仁政论等四个方面。坚持气本论,反对理本论;从“智”的层面言人性善;提倡施仁善政,富民强国;坚持理欲统一,反对“存天理,灭人欲”。呈现出立论基点独特,以作为主、作述相济,主驳程朱、关注现实等特点。但在解释善与批驳程朱理欲观等方面存在不足。

简论惠栋标帜“汉学”的易学特色

陈居渊
陈居渊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2:57

论文分“崇尚汉易家法”、“融通汉易师法”、“批评图书易学”和“学术价值与思想意义”四部分,论述了乾嘉著名易学大师惠栋的易学研究。论文指出:一、惠栋研究《周易》,重视汉易的家法,融通汉易师法,提倡复归汉代的象数易学,体现了他对传统易学的继承与超越,二、作为经学大师,惠栋企图借鉴汉代象数易学理论来指导易学研究,既是他诠释易学当代价值的认真尝试,也是他以独特的方式延续了象数易学的生命,三、惠栋梳理汉易各家源流、勾勒其象数学特点,祛除宋儒图书易学中的臆说的流弊,成为清代易学研究的一个成功典范,具有转变当时学风与确立十八世纪经学研究方向的意义。

简论惠栋标帜“汉学”的易学特色

郭店楚简《太一生水》“托其名”思想探微

谭宝刚
谭宝刚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2:57

楚简《太一生水》“托其名”之“名”是天地初开时的“混沌”名。“混沌”就是“清浊”或“清混”(也作“清浑”),即《太一生水》中之“青昏”。因此,“”应厘定为“青昏”而非“请问”。“托其名”就是依照贵道—→原道—→循道—→用道的逻辑理路循序演进,对宇宙生成过程进行逆向追述,上溯至天地的源头,因“青昏”之名,循“道”之字,以行“浑沌氏之术”。

郭店楚简《太一生水》“托其名”思想探微

“宋学”、“理学”与“理学化经学”

姜广辉
姜广辉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2:57

一、“宋学”形成的历史原因及其学术走向  清代乾嘉时期的学者从治学方法上将汉代以后的经学分为两大类:一类是“汉学”,一类是“宋学”。汉学偏重训诂考证,宋学偏重义理诠释。但是,“宋学”概念并不意味有宋一朝的学术。北宋庆历以前的80年间,经学的主要成就是邢昺所主持修

从《左传》、《国语》的“仁”观念看孔子对“仁”的价值提升

白奚
白奚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2:57

本文经过系统的考察,认为《左传》和《国语》中的“仁”观念是孔子“仁”学的直接思想来源。从方法论的角度来看,《左传》和《国语》已经开始了在“全德”的意义上使用“仁”的理论尝试,探索在众德之外寻找一个能够包容、涵盖众德的更高、更有普遍意义的“全德”,从而为孔子“仁”学的出现提供了必要的思想基础和理论准备,在方法论上也为孔子的“仁”学提供了经验、借鉴和理论突破的阶梯。孔子沿着《左传》和《国语》探索出的路子继续前进,对“仁”进行了关键性的提升,最终确立了“仁”之“全德”的地位,从而创立了以“仁”为核心的儒学。

从《左传》、《国语》的“仁”观念看孔子对“仁”的价值提升

从宋学、汉学到戴学

张允熠
张允熠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2:57

以儒家学说为主流的中国本位思想文化在历史上发生了几次转型,影响较大的有西汉神学化的儒学、宋代理学化的儒学、明代心学化的儒学、清代经学化的儒学和现代西学化的儒学。在这几次大的转型中,西汉董仲舒的儒学本质上是外儒内法,兼涉黄老刑名,实际上是对先秦学术的整合;宋代儒

从宋学、汉学到戴学

从中、庸到《中庸》

李京
李京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2:57

朱熹以“平常”、“不偏不倚”解释中庸。人们据此认为中庸就是折中调和,抱守常态。又有论者强调中庸是常人皆能实践的道德。对此,本文以文字训诂为依据,从思想史的角度重新阐释了中庸的含义:中、庸本为二德,中为中正之德,庸为恒常之德。孔子赋予中、庸以新的内涵,将二者相结合。其后的《中庸》,围绕“中”阐释了以仁为核心的儒家道德,又在“庸”的范畴下阐述了“诚”的思想。诚是道德修养的至高境界,慎独是致诚的途径。

儒学与生活:民族性与现代性问题

黄玉顺
黄玉顺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2:57

当前儒学复兴运动的缘由,乃是当代中国寻求自己的现代性诉求的民族性表达的必然结果。因此,必须既要反对自由主义西化派的无视民族性的倾向,也要反对儒家原教旨主义的无视现代性的倾向。儒学复兴的进路,在哲学上主要在于儒学与现象学的比较,在这种平等对话中寻求一种当代共通的思想视域。生活儒学的构想作为儒学复兴的一种尝试,就是在存在本身、亦即生活本身的大本大源上,建构儒家思想的当代形态:重建儒家形而上学、形而下学。

儒学与生活:民族性与现代性问题

论王阳明的致良知说对儒释道三教的融合

何静
何静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2:57

王阳明的致良知说包括良知本体和致良知的工夫。王阳明借鉴儒释道的本体论和本源论,汲取儒门的良知本心说和佛教的心性本觉论,统摄万物一体、恬淡宁静和无住无滞等儒释道的意境,认为良知本体也即良知的本然状态是:万物赖以存在的根据,宇宙的本源,是非的标准,和合儒释道气象的儒家的新境界。受宗密顿渐观的影响,王阳明认为“良知之理需顿悟,良知境界需渐修”;他的内圣外王的渐修观主要是缘于儒家的提撕,也跟其受佛道的启迪有关。

论王阳明的致良知说对儒释道三教的融合

“儒”的自我理解

陈来
陈来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2:57

不管“儒”字在字源上的原始意义如何,从学术史的观点来看,战国时代的其他学派对“儒”的思想刻画,已经鲜明地呈现出儒家的思想特质;而战国儒学在运用“儒”字上所表达的自我理解,更突出显现了何为儒之人格,何为儒家的学说宗旨在当时的通行理解。尤其是,战国末期的儒学大师荀子对“儒”的理解,作为战国时代评论各家“儒”的总结性代表,集中体现了先秦儒家的自我理解和自我期许,同时也反映了儒家因应秦的统一的时代即将到来的新的追求。

易之“生”意与理学的生生之学

向世陵
向世陵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2:57

“生生之谓易”既是哲学家对宇宙相状的揭示,也是“易”本身的性质。从“天地之大德曰生”到“易简”之善和“复其见天地之心”,贯穿的都是同一个“生”意。理学继承前人又广加扩展,天地生物之心既是静与动的综合集成,又是天地生物与仁德流行的统一。从静体到动用,从“动之端”到“动之机”,现象存在虽有生死显微,“生”之理却通贯不息。

易之“生”意与理学的生生之学

论《新唯识论》与《成唯识论》

陆沉
陆沉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2:57

熊十力作《新唯识论》开中国哲学家建立自己哲学体系著作的先河,同时熊子对佛家尤其唯识家的批评甚至否定,以及后者对熊子的群起反驳,又引发了一桩学术公案。熊子的批评有哪些道理,他的否定又是否妥当,就正是本文探讨的主题。本文原则上赞成熊子的批评,但不同意他的否定,认为这正好体现了他的局限,也正是由于这个局限终使他不能作出《量论》。

论《新唯识论》与《成唯识论》

孔老之辨

黄克剑
黄克剑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2:57

一如《周易》中的阴阳两仪,分别受启于《易经》而又结缘于《易传》的老子、孔子学说是中国传统教化中缺一不可的精神酵素。二者间的张力显然是必要的,然而,长期以来,学者们对儒、道两家的非此即彼的简择反倒在其中筑起了一道无形的壁垒。与或弃或取相应的褒贬对孔、老学说分野

论柳宗元对程朱理学形成之影响

高建立
高建立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2:57

在唐代,佛教的发展达到鼎盛,并形成了中国化的佛教。佛教的发展给本就式微的儒学带来了更大危机,为了恢复儒学的权威地位,这一时期的士人知识分子进行了不懈努力,柳宗元就是这方面的代表。他积极吸收佛学精义,主张儒佛融会,使儒学在唐代有了新的发展,并对两宋时期程朱理学的形成产生了重要影响。

论柳宗元对程朱理学形成之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