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是多种规定性的辩证统一

全文总计 6223 字,阅读时间 16 分钟,快速浏览仅需 4 分钟。

副标题:——关于如何认识社会主义发展进程的几点思考

内容摘要:目前人们对社会主义的理解和把握上存在的困惑,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认识的片面性导致的 。实际上,社会主义是多种规定性的辩证统一。具体说来,社会主义是客观规律和历史定位 的辩证统一;是实质和名称的辩证统一;是“够格”与“不够格”的辩证统一;是前进性和 曲折性的辩证统一;是成绩和问题的辩证统一;也是感性和理性的辩证统一。

关键词:社会主义,多种规定性,辩证统一,socialism,various definitions,dialectical unifica tion

GB/T 7714-2015 格式引文:[1].社会主义是多种规定性的辩证统一.[J]或者报纸[N].北京行政学院学报,(06):50-53

正文内容

  一切事物均有多方面的质的规定性,社会主义也不例外。国人对社会主义的信念,其所以 会产生这样那样的困惑,从认识上看,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对社会主义的规定性,知其一 ,不知其二,缺乏全面的理解和把握。这里,我们从社会主义是多种规定性的辩证统一的角 度,作一些理性分析。

  一、社会主义是客观规律和历史定位的辩证统一

  在人们对社会主义的认识中,困惑之一就是对“社会主义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必 由之路”的提法感到不好理解。弄清了社会主义是客观规律和历史定位的辩证统一,有助于 化解这个困惑。

  在社会基本矛盾即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矛盾的推动下,人类社会总 是要由低级向高级发展。发展的一般规律是: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 会→社会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在这个发展进程中,有几点特别需要注意:

  一是任何一个发展阶段(即社会形态)都只具有暂时性,不具有永恒性,否则人类社会就会 停滞不前。这是人人皆知的常识。

  二是后一个发展阶段都比前一个发展阶段进步。这种进步主要体现在物质文明、政治文明 、精神文明的提高上。这既是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也是社会发展的客观事实。

  三是在特殊的历史条件下某个或某些发展阶段可以超越。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如果任其 内在矛盾发展,一般都会按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演进,但受了外力的强烈作用,就会出现超 越、跳跃现象。例如,在我国的历史发展进程中,就超越了资本主义的充分发展阶段。具体 原因是:明末清初资本主义萌牙后,1840年发生了英国入侵的鸦片战争,腐败的满清政府战 败投降 ,中国就开始变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经过共产党领导的反帝反封建的新民主主义革命 ,推翻了压在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建立了人民当家作主人的新中国,然后通过对生产 资料私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超越了资本主义充分发展的阶段,而走上了社会主义道路。又 如,美国就没有经历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根本的原因是: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美洲)以后, 欧洲国家就纷纷向这块新发现的“处女地”移民。此时该地的土著民族尚处于原始状态,而 欧洲国家已普遍建立了资本主义制度,于是就把这种社会制度带到了美国。

  四是社会主义社会是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介于资本主义社会与共产主义社会之间的一个发 展阶段或社会形态,这个发展阶段不能超越。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一般把社会主义社会作为 共产主义社会的低级阶段,因为社会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是同一类型的社会。但是,把 社会主义社会作为一种相对独立的社会形态更有好处,特别是在经济、文化比较落后的发展 中国家建立社会主义制度后,这样看问题更有必要。因为,经济、文化比较落后的社会主义 国家,面临着繁重的“两个文明”建设的任务,仅初级阶段就需要100年左右。把社会主义 作为相对独立的社会形态,有助于在较长的时间里按高标准扎扎实实地搞好社会主义现代化 建设。而把社会主义作为共产主义的低级阶段,就容易把社会主义建设看得太容易,忙着向 共产主义高级阶段过渡。原苏联尚在20世纪30年代就宣布建成社会主义社会,我国在20世纪 50年代末就提出“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口号,就是值得反思的深刻教训。社会主义社会之 所以不能超越,根本原因在于:社会主义社会与它之前的阶级社会相比,有着完全不同的质 的规定性,主要体现为在社会主义历史阶段要实现三大转变:一是由非无产阶级专政向无产 阶级专政转变;二是由生产资料私有制向公有制转变,当然,这种转变是由共同富裕的历史 发展趋势决定的,并非现行政策的要求。三是由阶级社会向无阶级社会转变。正如马克思在 1852年3月5日给约·魏德迈的信中所说:“阶级斗争必然导致无产阶级专政……这个专政不 过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和进入无阶级社会的过渡……”[1]如果社会主义社会也可以超越, 那么,树立社会主义信念也就没有那么强烈的必要性了。

  二、社会主义是实质和名称的辩证统一

  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是实质与名称的统一体,实质是内容,名称是形式。社会主义社会也 不例外。实质与名称既有联系也有差别,既不能机械割裂,也不能简单等同。作为一对矛盾 的两个方面,其中实质是矛盾的主要方面,对事物的性质和状况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名称作 为符号,是矛盾的非主要方面,一般对事物的性质和状况只有影响作用,不起决定作用。人 们对社会主义认识上的第二个困惑,就是由不区分实质和名称导致的。从理论上科学地将二 者加以区分,有助于消除这方面的困惑。

  社会主义社会的实质,是指社会主义是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比资本主义更高级、更优越、 更先进的发展阶段。这个“更高级、更优越、更先进”,是全方位的,既包括生产力的发展 水平,又包括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含思想上层建筑)的完善程度。用邓小平的话说,就是“ 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2]。

  社会主义社会的名称,是对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比资本主义“更高级、更优越、更先进” 这个发展阶段的命名、称谓,它只是个代号、符号。从空想社会主义者到科学社会主义者, 为了称谓、表征人类社会发展的这个“更高级、更优越、更先进”的发展阶段,就给它命了 这个名称,约定俗成之后,大家认为没有更改的必要,于是就沿续至今。当然,在命名时, 也要尽量力求做到名实相符,即名称要能表征、表达这个事物的某些本质特征,并非与其实 质毫无关联。但无论如何,名称与实质总是有区别,必要时名称可以改变,实质则不能变。 不同名称可以表征相同的实质,例如,共产党曾用过共产主义者同盟、工人党、社会民主工 党、布尔什维克等名称。事物的实质却不能变,实质变了,事物就不再是原来的事物。概括 起来说,名称与事物可以不直接同一,实质与事物则必须直接同一。

  在“左”的思想指导时,重名不重实。林彪、“四人帮”鼓吹“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 资本主义的苗”,就是典型的代表。这种颠倒名实关系的作法,不仅违背科学,而且酿成了 思想混乱。共产党人追求的是事物的实质,而不是事物的名称,这一点必须充分肯定。

  三、社会主义是“够格”与“不够格”的辩证统一

  “不够格”的社会主义是相对于“够格”的社会主义而言的。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是相对 于其他阶段的社会主义而言的。“不够格”的社会主义与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之间有一定联 系,但又不能简单等同。邓小平发扬求真务实的大无畏精神,把社会主义区分为“够格”与 “不够格”,这不仅是科学的论断,而且对化解人们对社会主义认识上的某些困惑也有重要 的意义。

  “够格”的社会主义,就是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比资本主义更高级、更优越、更先进的发 展阶段、社会形态。“够格”的社会主义必然要代替资本主义。一则,“够格”的社会主义 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它是人类社会由低级向高级发展的一个必经阶段;再则,“够 格”的社会主义吸取了发达资本主义的文明成果,克服了发达资本主义的弊端;三则,“够 格”的社会主义相对于发达的资本主义具有全方位的优势,它不仅是共产党人和广大劳动人 民的追求,而且也是所有人的选择,因为,追求美好是人的本性。

  “不够格”的社会主义,就是尚未达到“够格”水平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 就其未达到“够格”社会主义发展水平这个意义上说,也属于“不够格”的社会主义,而“ 不够格”的社会主义相对于资本主义制度来说,在某些方面已具有一定的优越性,但总的说 ,其优越性的发挥是不充分的,大量的还是潜在的。可以说,现实的社会主义都是“不够格 ”的社会主义。“不够格”的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不具有必然性。因为,发达的资本主义 国家与现实的社会主义国家相比,在经济发展水平、科技发展水平、社会福利水平、人民生 活水平等方面,都还有优势。这些优势就是它演变社会主义国家的“资本”。现实的社会主 义国家必须清醒地、冷静地、客观地看到这种危险性,否则,就会重蹈原苏联、东欧覆辙, 还不知为什么。只有把压力变为动力,认真搞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加速“不够格”向 “够格”转化,才能有效地解除这种危险。我们可以肯定地讲,“不够格”向“够格”转化 得越快越好,社会主义战胜资本主义的可能性就越来越大,资本主义演变社会主义的可能性 就越来越小;反之,由“不够格”向“够格”转化得不好,现实社会主义战胜资本主义的可 能性就小,资本主义演变社会主义的可能性就大。不管你乐意与否,客观辩证法就是如此。

  四、社会主义是前进性和曲折性的辩证统一

  世界上任何新生事物的发展,其趋势都是前进的、上升的,其道路都是曲折的、迂回的, 即 呈现出螺旋式上升、波浪式前进的态势。社会主义作为新生事物,其发展也是如此。只了解 社 会主义发展的前进趋势,不懂得社会主义发展的曲折道路,一旦社会主义的发展过程中出 现了曲折,就会感到不可思议、不好解释,并在对社会主义的认识上产生困惑。只有正确理 解社会主义是前进性和曲折性的辩证统一,才能解除这种困惑。

  社会主义的发展趋势其所以是前进的,根本原因在于:首先,社会主义作为人类社会发展 过程中比资本主义更高级的发展阶段,它是新生事物,相对于旧事物来说,它的生命力要强 得多;其次,社会主义是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的必经阶段,它符合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 ;第三,社会主义提倡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实现共同富裕, 这代表了广大劳动人民的根本利益,并终究会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衷心拥护和支持。

  社会主义的发展道路是曲折的,其根本原因在于:其一,同旧事物相比,任何新生事物在 其初期,力量比较弱小,而且也不完善。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由不完善到完善,需要一个 过程,不能急于求成,更不能拔苗助长。其二,旧事物、旧势力不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它 们总是千方百计要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人为地给新生事物的成长设置种种障碍和陷阱,必 欲置之死地而后快。资本主义国家的敌对势力对社会主义国家经济上封锁、政治上分化、思 想上搞西化,并竭力扶持反社会主义的异己力量,就是明证。其三,就社会主义自身而言, 由于种种复杂的原因,在主观指导上也会发生这样那样的失误,并导致挫折、失败。

  社会主义在发展道路上出现的曲折有两种不同的性质,一种是前进性的曲折,一种是倒退 性的曲折。前进性的曲折,是指在社会主义国家的根本性质没有改变的前提下产生的曲折。 例如,我国在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走过这样那样的弯路,交过这样那样的“学费”,遭受 过这样那样的挫折,但是,社会主义国家的根本性质没有变。倒退性的曲折,是指社会主义 国家的根本性质发生了倒退性变化的曲折。倒如,1990年后发生的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就 属于倒退性的曲折。对社会主义发展道路的曲折性必须有个正确的认识和态度。一是对社会 主 义发展过程中出现的曲折,必须认真分析原因,对症下药,采取切实可行的措施加以解决, 力争少走弯路、少交学费、少受挫折。决不能因为曲折难免,就不认真加以分析,吸取教训 ,改进工作。二是不能因为社会主义发生了倒退性曲折,就否定社会主义的生命力。资本 主义的剥削制度取代封建主义的剥削制度,都几经反复才得以稳定下来,无产阶级专政的社 会主义制度,是人类历史上一种崭新的制度,如果它的确立就那么一帆风顺,这是难以想象 的。正因如此,所以邓小平1992年在南巡谈话中,针对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深刻地指出: “从一定意义上说,某种暂时复辟也是难以完全避免的规律性现象”[3]。由于社会主义是 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比资本主义更高级的一个发展阶段,因此,可以肯定地说,发生了剧变 的社会主义国家,将来也仍然要走上社会主义这个历史必由之路。

  五、社会主义是成绩和问题的辩证统一

  这里说的“社会主义是成绩和问题的辩证统一”,当然可以涵盖社会主义由理论变为实践 以来的全过程,但重点是指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的状况。不能正确认识和估价我国改革开放以 来取得的成绩和存在的问题,对成绩估计不足,对问题看得过重,这也是人们在对社会主义 认识上产生困惑的重要原因,对此有必要从认识上加以矫正。

  我国改革开放20多年来,取得的成绩和存在的问题是一对矛盾的两个方面。在一般情况下 ,矛盾的两个方面是不平衡的,其中一个方面是矛盾的主要方面,另一个方面是矛盾的非主 要 方面。矛盾的主要方面决定事物的性质,反映事物的本质和主流。矛盾的非主要方面对事物 的性质不起决定作用,只有影响作用,它反映的是事物的非本质、非主流方面。改革开放以 来,我国各方面取得的成绩,客观地、如实地说,是矛盾的主要方面,是本质和主流的方面 。这主要表现为创立了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在这个理论指导下,开创了一条建 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并在实践中取得了举世公认的伟大成就。这20几年是我国 历史上发展最快、效益最好、人民得实惠最多、国际地位提高最明显的时期之一。虽然在前 进中也出现了不少的问题,有的还相当严重,但到现在为止,存在的问题与取得的成绩相比 ,仍然是第二位的。当然,对待存在的问题,我们也要有辩证的头脑。存在的问题现在虽然 是第二位的,但矛盾双方的地位不是凝固不变的,在一定条件下是可以相互转化的。对存在 的问题,高度重视,正确对待,采取行之有效的措施,认真加以解决,它就不可能转化。如 果对存在的问题掉以轻心,听之任之,任其发展,那么,到了一定时候,它就会转化为矛盾 的主要方面,事物的性质就会发生倒退性的变化,此时,后悔也来不及了。

  六、社会主义是感性和理性的辩证统一

  社会主义的“感性”,是指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已成为实现了的、变为客观事实了的、看得 见摸得着的、可以感受的东西。社会主义的“理性”,是指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尚未变为客观 事实、尚不能感觉、它是只有通过理性思维才能加以把握的东西。在对人们进行社会主义信 念的宣传、教育中,不把感性与理性有机结合起来,一味只从感性方面加以强调,往往事与 愿违,收不到应有的效果,甚至还引起一些人的反感。可以说,没有从感性与理性的相统一 中把握社会主义,也是人们对社会主义的认识产生困惑的原因之一,对此,有必要作一些分 析。

  我国虽然还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但由于已建立了社会主义的根本制度,所以,社会主 义的优越性已得到一些初步的实现。诸如,人民在经济上成了生产资料的主人,在政治上成 了国家的主人,在意识形态方面有科学的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在领导力量方面总的说党和政 府是全心全意为人民谋福利的,而民主集中制的国家制度则有利于减少扯皮和集中力量办大 事,等等。这些优越性基本上都已成为客观事实,看得见摸得着,很有说服力。在进行社会 主义信念教育中,适当地引用这方面的感性材料,是很有必要的,也能收到一定的效果。

  但是,也要清醒地认识到,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总的说,生产力的发展水平还不高,各 方面的管理体制还不完善,人的素质也有待进一步提高。因此,其优越性的发挥还是很不充 分的,大量的还是潜在的,而由潜在变为现实,尚需一个较长的过程。在这种情况下,要解 决人们对社会主义的信念问题,仅凭感性材料即客观事实说话,是很不够的。必须把感性与 理性结合起来,扬其长、避其短,使之优势互补,才能增强社会主义信念宣传、教育的实效 。

参考文献

[1]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C].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547.

[2]邓小平文选,第3卷[C].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373.

[3]邓小平文选,第3卷[C].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383.

推荐1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