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研究:在“接地气”中走进青年

全文总计 13516 字,阅读时间 34 分钟,快速浏览仅需 7 分钟。

英文标题:Youth Studies:Closing to Youth with "Down to Earth"

内容摘要:青年研究长期得不到学术界专家学者的认可,其重要原因之一是不“接地气”。当下青年研究中存在着随心所欲选题、“数据当家”调研、自说自话对策等不“接地气”的问题。这些问题严重制约了青年研究水平的提升。“接地气”要求青年研究贴近青年生存和发展的实际,把握青年生存发展中的问题,分析种种具体现实问题背后的深层原因,对青年生存发展提出切实可行可操作的对策和建议。“接地气”把“以青年为本”作为价值取向,注重把握微观实际的研究选题,注重使用明确具体的概念,注重深入现实开展学术研究。“接地气”有助于青年研究有效避免闭门造车自说自话,有助于青年研究更好地回应青年和社会的需求,有助于推进青年学科建设。青年研究学界同仁应共同努力,力戒急功近利,强化学术训练;学术期刊等学术平台应强化把关引领,协力促进青年研究更“接地气”,不断提升青年研究的水平。

关键词:青年研究,学术批评,“接地气”

GB/T 7714-2015 格式引文:[1].青年研究:在“接地气”中走进青年.[J]或者报纸[N].青年发展论坛,(20171):32-42

正文内容

   [中图分类号]C913.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6-3297(2017)01-0032-11

   经过30多年的发展,“青年研究在中国目前仍处在一个比较尴尬的局面:一方面,改革开放以来关于青年的研究已有了非常大的进步……另一方面,青年研究的质量和学术水平却常常难以满足政府、青年组织、教育部门的要求,并且时常受到社会和人们的质疑与批评,以至于在学术界常常得不到专家学者的认可”[1]。学术研究是在长期积累中逐步推进的。青年研究遭遇的长期“尴尬”,说到底与青年研究自身的积累不够有关。要使青年研究得到学术界专家学者的认可,甚至成为一门“学科”,在中国社科界登堂入室,现在需要的,也许不是人们为“学科”之成立而奔走呼吁,而是实实在在地进行研究的积累。这需要研究者们前赴后继,真正沉潜到青年及其生存发展的实际过程中去,不断提升青年研究的水平。这是一个漫长艰难而水到渠成的过程。沉潜到青年中,就是要求青年研究更“接地气”。

   一、青年研究“接地气”的涵义和意义

   (一)“接地气”的基本涵义

   1.“接地气”是近年来的一个“热词”。实事求是地讲,它还不是一个内涵和外延皆已明确的概念,而更多是一种形象化的说法。因此,对“接地气”,我们要在仔细辨析和界定的基础上小心使用。何为“接地气”?查《辞海》和《现代汉语词典》①,均无“接地气”和“地气”这两个辞条。“接地气”是一个动宾词组。其中,“地气”是名词,宾语。查“互动百科”,“地气”主要指:地中之气;犹气候;土地山川所赋的灵气;风水;大气层②。根据这些解释,我们大致可以认为,所谓“地气”,就是外在于主体的客观事物。首先,这种外在客观事物的能量巨大,对于主体具有不可忽视的资源和基础性意义;其次,这种外在客观事物有自己的运行规律,主体必须准确把握,不可轻忽。“接”是动词,包含承受、聚合、贯通之意。依据上述理解,“接”“地气”概指承受、聚合、贯通大地的力量,大地的气息,顺乎自然和人理。综合这些意见,笔者以为,所谓“接地气”,就是深入现实生活,直接感受现实生活的风云变幻和人民大众的喜怒哀乐、愿望诉求;聚合人民大众的智慧和热情;和人民大众打成一片,心意贯通。③

   2.青年研究“接地气”的涵义。青年研究泛指以青年为对象的多学科学术研究活动。其主要研究对象包括青年现象、青年特点和特质、青年的社会定位、青年问题、青年发展、青年工作、青年学科等多方面。把“接地气”与青年研究联系起来,就是要求青年研究贴近青年生存和发展的实际,善于从青年中汲取热情和智慧,善于通过种种“柴米油盐酱醋茶”把握青年生存发展中的问题,善于分析种种具体现实问题背后的深层原因,善于对青年生存发展提出切实可行的对策和建议。简言之,就是研究选题契合实际,言之有物,不自说自话;在研究过程中,实事求是,言之有据,言之有理,不掉书袋,不简单搬运社科理论,不搞云里雾里的名词术语大轰炸,不搞“数据当家”[2]式的“调研”“报告”;就是研究成果不仅表达准确生动,言之有味,易被人们理解、接受和认同,而且具有较强的现实意义、较强的可操作性和指导意义。

   (二)青年研究“接地气”的基本特征

   1.价值取向注重“以青年为本”。青年研究“接地气”就是要以“青年为本”为基本价值取向和出发点,特别关注青年生存发展的现状和问题,努力准确把握具体问题背后的种种深层原因,思考和探索可操作的具体破解良策,为破解种种青年问题建言献策。“接地气”的青年研究不是只为“稻粱谋”的研究,更是经世济用的研究。

   2.研究选题注重微观实际。“接地气”的青年研究十分注重从具体问题,有时甚至从非常微观、“琐屑”的问题中遴选研究的选题。很多具体的现实问题,或理论问题虽然可能比较微观,甚至比较“琐屑”,却并非孤立存在的,往往与其他事物之间有着深层的内在的紧密联系。注重把握一些微观,甚至比较“琐屑”的问题,从某个细节切入进去,往往能够由小见大,层层深入地挖掘出一些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等方面的深层问题。黄仁宇《万历十五年》以“万历十五年”这一年中明宫廷内外的一些事、一些人为主要叙述、研究对象,发掘种种细节和表象背后,中国封建社会发展的某种内在逻辑。这是学术研究“接地气”的一种典范。

   青年研究同样需要把握一些微观甚至比较“琐屑”的问题。比如,研究青年民生问题时,不是浮在面上泛泛而谈,而是择取某一具体的民生问题——比如青年婚恋问题——切入进去。进一步说还可以具体到青年婚恋问题中的“剩女”问题,甚至可能是“剩女”的某种婚恋价值取向问题。“接地气”的青年研究往往注重对这些微观问题进行爬剔梳理,深入挖掘,努力把握其背后的深层问题和原因。需要指出的是,关注和研究某个具体问题,不枝不蔓,把具体问题研究透,这实际上是研究一些宏大问题过程中取得的局部性突破。宏大问题研究的突破,往往都需要很多局部性突破的积累。近年来,青年研究中之所以少有令人欣慰的进展,重要原因之一就在于鲜见局部性突破。

   3.概念使用注重明确具体。“接地气”的青年研究不排斥运用大(抽象)概念,但更注重运用小(具体)概念。任何学术研究都离不开概念的作用。概念是关于某种事物的一般观念,是建构人类知识的基础材料,是人们思考、批评、论证、解释和分析的工具。[3]一定意义上讲,运用概念研讨问题,意味着人们对种种现象和问题的认知和把握已经得到了某种提炼和升华。概念的内涵与外延呈反比关系。外延越大,即概念所指的对象范围越广,概念也就越大(即抽象程度越高)。概念越大,其内涵也就越小,越趋向于对共性的揭示,而对对象个性(特质)的揭示则相对不够,离具体现实的距离也就越远。根据外延的相对大小,概念有属种之别。种概念之所以归为某个属概念之下,是因为与同属其他种概念之间有多方面的共性。相对于属概念,种概念更加具体,因而更“接地气”些。值得注意的是,属概念和种概念等只是为了表达的方便。人们在现实生活中接触到的总是具体事物(某一种“苹果”),而不是抽象概念(“水果”)。对某个种概念进行多方位的研究和深入的挖掘,既有助于人们准确把握该种概念的特性(特殊本质),也有助于进一步把握相关属概念的本质属性,也即其与其他属概念相对而言呈现出的不同的特殊属性、特殊本质。比如,研究“苹果”(种概念),有助于人们对其特性的认识,也有助于人们对“水果”(属概念)特质的认识和把握。虽然“水果”并非研究的禁区,然而,在对“苹果”“桃子”等具体种类的研究尚不透彻,认知把握的积累还远远不够的情况下,研究“水果”,大概需要更强的驾驭能力。而这种驾驭能力总体上一直比较稀缺。

   青年研究要“接地气”,固然难免会使用属概念,但更需要人们从种概念,甚至从具体、个别概念的辨析入手,进行多方面研究的积累。比如,要准确把握“青年价值观”(属概念)问题,就需要从“青年婚恋观”(“青年价值观”属下的种概念)等方面具体深入的研究做起。

   4.研究方法注重深入现实。“接地气”的青年研究注重走近、走进研究对象,进行长期深入的调查研究。事实证明,“接地气”的青年研究者普遍青睐走向“田野”,走近、走进青年群体,不仅通过抽样问卷等调查方法搜集一些冷冰冰的数据,而且通过长期深入访谈和近距离多次观察,把握一些有温度、反映着本质的事实材料。然后,对这些“接地气”的事实材料进行梳理和整合,从中提炼出一些新颖的观点、可操作的对策和建议。比如廉思对北京等城市环城带和城中村“高校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的持续追踪调查研究、黄海对长沙郊区“街角青年”的研究、李志刚对广州黑人生存现状的田野调查,等等。此外,谢昌逵《对中国青年研究的反思》、陈亮《我们的青年研究缺什么?》、沈杰《青年研究向何处去?》等文章直面当下青年研究存在着的现实问题,对人们的朦胧感觉进行了“画龙点睛”,有力回应了人们的疑惑。这样的研究都很“接地气”。

   吴鲁平认为:“众多的研究只停留在对研究对象(或目标变量)进行表层的总体描述和中间层次的分层描述水平,而对构成研究对象各要素(或变量)之间的关系,即内部结构及其特点,以及研究对象(或目标变量)究竟与哪些因素(或解释变量)相关等深层研究则相当缺乏,因而,无法揭示影响研究对象的各种因素和作用机制。”[4]事实证明,“接地气”的青年研究恰恰超越了“对研究对象(或目标变量)进行表层的总体描述和中间层次的分层描述水平”,有助于更深入地揭示“影响研究对象的各种因素和作用机制”。

   (三)青年研究“接地气”的意义

   1.“接地气”有助于青年研究有效避免闭门造车、自说自话等不良现象。鲜活的青年世界是源头活水,为青年研究提供了源源不绝的题材之源、灵感之源。尤其是在青年文化代际更迭速度越来越快,青年越来越“原子化”,青年群体越来越碎片化,青年的生活方式、价值观念和行为方式越来越多元化的今天,青年研究只有“接地气”,才能持续准确把握青年世界的现实状况,才能辨析和提炼青年世界中存在的种种现实问题,分析和把握其背后的种种深层原因,提出行之有效的对策和建议。现实生活中,青年创业就业的甜酸苦辣,新的经济形势下白领青年的新困境,流水线上青年工人的苦累和追求,网络主播等多种新兴青年群体、新社会阶层的生存和思想状态,“单身狗”的心海波澜,霸凌者的生存状态……所有这些,都需要研究者去了解和把握。欧内斯特·L.博耶(Ernest L.Boyer)指出:“大量的证据表明,无论社会还是学术的健康发展,都有赖于学者和社会实践者的相互交流。”[5]深入青年生活和内心,与青年心意相通,这就是“学者和社会实践者的相互交流”。这有助于研究者及时把握青年世界的种种新变化、新现象,并透过种种现象,更加准确深刻地把握住背后的本质。总之,更加“接地气”,青年研究才能时时从源头活水中汲取养分,不断丰富和拓宽学术研究的题材域,不断激发出学术研究的新灵感。

   2.“接地气”有助于青年研究更好地回应青年和社会的需求。欧内斯特·L.博耶借用奥斯卡·汉德林的话强调:“学术的价值不是取决于学术自身的名词术语,而是取决于它对国家和世界的服务。”[6]青年研究是一种对象较为特殊的学术研究,其意义和价值同样在于帮助人们准确把握青年世界的现状和问题,服务于青年生存发展,服务于社会发展。陆玉林指出:“如果说青年研究的理论建构,构成出的就是这样使青年研究能够与其他学科区别开来,使青年研究成为专门化的领域,却无法清晰地描述和解释青年的现实境遇,无助于认识和解决青年现实问题的宏大理论,那么就走入了误区之中”[7]。当下青年研究只有更好地“接地气”,才能避免走入误区,更好地回应青年和社会的需求。

   讨论学术研究的价值问题,可能会遭致“功利主义”的诘难。陈亮曾经指出:“恩格斯启发我们,单纯从狭隘的实用主义观点和急功近利的观点去从事科学研究,是不可能产生伟大的科学理论的。有许多伟大的科学理论是从‘纯粹科学研究的兴趣’出发而获得的。”其实,学术研究必须具有功利价值——即其对于社会和个人的有用性,否则就没有存在的必要。“纯粹科学研究的兴趣”主要在于学术研究的过程之中。一旦进入具体的研究过程,占据学术研究者整个心灵的主要是研究内容中的是非曲直,而不再是现实的功利价值。而在学术研究过程的前前后后,研究者必然要关注其研究对于社会和个人的功利价值。因此,应该以动态的眼光看待学术研究的功利价值问题,而不应该笼统反对学术研究的功利价值。要遏制的乃是学术成为功利奴隶的现象[8]。所谓功利的奴隶,既指学术研究成为研究者“稻粱谋”的工具,也指其沦为急功近利地追求短平快效果的政策诠释和帮腔。要反对仅仅把青年研究简单等同于青年“政策研究”的做法。一定意义上讲,把青年研究视为政策研究,这也是多年来青年研究饱受诟病的主要问题之一。青年研究必须以足够的“时间、耐心和学理素养”[9],深入研究青年的现实状况及其背后的深层逻辑,提出破解种种问题的“接地气”的独到见解和办法。这是青年研究的价值之所在。

   3.“接地气”有助于青年学科建设。学术发展的基本逻辑过程包括从对具体现实问题的把握和研究的积累入手,经过持续不断的学术研究,逐步从现象中,从对具体现实问题的研究的积累中,有所提炼和升华,逐步形成一些基本概念、命题、原理和范式等。“接地气”的研究是这个过程的起点,是学术研究的基础和初级阶段。从概念角度看,就是要不断通过多个种概念研究上的局部突破,逐步地、合乎逻辑地实现对属概念认知把握上的整体性突破。这是一个逐步由具体而抽象,由“接地气”而进堂奥,由形而下而形而上的过程。这是学术研究发展的一般规律。

   青年学科建设也要从“接地气”做起。青年研究在我国起步较晚,基础较为薄弱,青年学科建设任重而道远。《青年研究》编辑部1983年10月召开的作者座谈会指出:“新学科得以建立,大约先有一个经验描述的时期,这时还没有真正确立自己的对象和方法,只有自己的‘领域’或‘范围’,如青少年问题。在经验描述足以接触到本质的时候,才进入确立对象和方法的时期,才形成独立科学。当前的青年研究正处于这两个阶段之间”。谢昌逵认为:“这个论述符合社会科学的发展趋势。”[10]如今,虽然30多年已经过去,青年研究依然处于筚路蓝缕的初创阶段,还有很多基础性的问题制约着它走向成熟学科。比如,即使对“青年”这样一个青年研究最为核心的概念的界定,至今也仍然存在着很多不同的意见,尚未达成共识[11]。联合国把15-24岁的人定为青年,世界卫生组织认为14-44岁的人是青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14-34岁的人视为青年。我国国家统计局把青年定为15-34岁的人,我国共青团界定的青年为14-28岁区间的人,我国青年联合会所指的青年是指18-40岁的人。意见不同,说明对青年这一特殊生命阶段的本质属性,人们还知之甚少,未能形成一致的认知和把握。现实生活中,人们往往习惯于用一个高度抽象、内涵不清、外延不明的概念指称知之甚少的对象,比如UFO。一定意义上讲,“青年”这个概念如同UFO,成了一个筐,便于人们把种种一时还难以讲清楚的东西都往里装。事实上,要搞清楚“青年”为何,首要的不是在书斋里苦思冥想作概念的辨析和界定。对概念(内涵和外延)的界定,从来就不仅是文字问题,更是认知水平的问题。这就需要通过无数“接地气”调查研究的积累,使人们对“青年”逐步超越因为“远近高低各不同”,而“横看成岭侧成峰”的状态,形成立体式全方位的准确认知和把握。陆玉林指出:“当代中国社会和青年的实际是怎样的,这正是需要探讨的问题,是青年研究者必须关注的问题。这需要理论,更需要现实的观察和分析。”“现实的观察和分析”就是“接地气”的重要保障。“青年研究的理论建构,就要从现实生活中这样的现实前提出发,并一刻也不离开这种前提”[12]。

   二、不够“接地气”是青年研究的重要症结

   多种版本的《青年学》著作已出版30多年,“青年学”却依然未得到主流学界的承认。原因何在?我以为,青年研究不够“接地气”是主要原因之一。陈亮多年前就指出,中国青年研究中存在着问题意识淡漠、研究定向单一、互动关系脱节、批判立场缺席等痼疾;沈杰认为,青年研究中,存在着有青年的地方看不到学科,有学科的地方看不到青年的现象。[13]所有这些问题,其实都与青年研究还不够“接地气”有关。沈杰说,“如果说我们的青年研究要取得真正发展必须具有两只坚实之足的话,那么,一只必须站在社会变革的波涛汹涌之中,而另一只则必须立在学术探讨的最前沿”。一只脚必须“站在社会变革的波涛汹涌之中”,就是要求青年研究必须“接地气”。而当下青年研究恰恰不够“接地气”。

   (一)随心所欲选题

   学术研究的选题,既是研究者对理论和实际问题认知把握的结果,也是对学术研究的路径、方法等选择的结果。因此,学术研究的选题直接反映着研究者对问题的认知程度、对学术研究“切入口”的把握能力等多方面状况。一定意义上讲,选题也是学术研究是否“接地气”的重要反映。在研究选题的选择和把握方面,多年来,青年研究存在着一些值得正视的问题。这些问题主要包括:

   1.隔膜现实。有学者指出,“目前的研究中依然存在一些不足:一是研究内容相对过于集中……从关键词、论文被引频次统计结果则可以看出相关研究内容主要还是集中在大学生、高校、农民工等领域,或者直接以青年、青少年作为研究对象,缺乏更为具体的研究对象分析”[14]。作为青年研究学术期刊的编辑,笔者对此深有同感。笔者编辑工作中接触的大量来稿中,以“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等属概念为选题的文章居多,而对“大学生”“思政教育”进行细化(种概念)的选题则相对较少。与此同时,关于一线青年工人、青年农民、边缘青年、新社会阶层等方面的研究成果少而又少。总体上看,大学生思政教育被翻来覆去“研究”,快递小哥的生存状态则少人问津。这既与很多研究者的职业特点(辅导员是其中的主体)有关,更与很多研究者对青年及其生活的具体实际缺乏必要的了解,更谈不上深刻的理解有关。一些研究者往往只是在业绩考核和职称晋升的压力下,匆匆忙忙找个选题,敷衍成文了事。匆忙急切中,他们或者选择一些所谓的“热点”选题,因为“热点”选题可供“参考”的材料也较多;或者只是“感到”某方面“好写”而选题。如此选题自然难以“接地气”。

   2.概念过大。当下的青年研究中,选题太大是一种顽症。选题太大,主要与选题中所包含的概念太大有关。比如“当代青年价值观念的变迁”一类的选题中,包含着“青年价值观念”这样的“属概念”。这个属概念中又包含着“人生价值观”、“职业价值观”、“婚恋价值观”、“审美价值观”、“文化价值观”等多个种概念。再比如,“青少年消费现状研究”这样的选题中,“青少年”这个概念缺少必要的限制和界定,并未明确是何时、何地、何种年龄、何种经济地位的青少年,这就导致它必然是个广大无边、十分抽象的概念。同样,“消费”的方面和方式有很多,但选题中也缺少基本的界定。这就使得这些概念太大,令人难以把握。一般来说,目前学术期刊刊载的文章的篇幅为万字左右。以这样的篇幅要把变动不居的“青年价值观念”等属概念的内涵界定清楚,势必十分困难,更难以说清楚其流变的轨迹。这也就意味着以“当代青年价值观念的变迁”等为题的研究及相关文章,只能在“属概念”的层面上泛泛而谈,难以真正对某种具体价值观念的现实表现等进行细致深入的探究。在“属概念”的层面上讨论问题,表面上站得高、看得远,却啥都看不清楚。此种“研究”只能在抽象层面玩一些概念游戏,进行“宏大叙事”[15],却并不能真正“接地气”。

   事实上,青年世界中,有太多的具体问题需要得到了解、梳理和把握。比如“青年文化”。“青年文化”是一个属概念,包含多种下属种概念,如青年音乐文化、青年影视文化、青年体育文化、青年休闲文化、青年消费文化、青年婚恋文化等。近年来,除了一些从社会学、文化学等视角,对“属概念”层次“青年文化”的研究之外,鲜见对青年音乐文化、青年影视文化、青年体育文化、青年休闲文化、青年消费文化、青年婚恋文化等“青年文化”具体形态实际状况的微观性研究,更鲜见对某种具体种类青年文化形态的持续性跟踪式研究。研究“水果”的多,研究“苹果”,甚至“红富士”苹果的少,而专门研究“洛川红富士”的则几无。近年来,苏州大学凤凰传媒学院马中红团队对青少年网络流行文化等的追踪式研究,很“接地气”,对于青少年网络流行文化整体研究的推进,具有重要的学术积累的意义。遗憾的是,此种“接地气”的研究并不多见。

   (二)“数据当家”调研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高度重视实证研究已经成为中国青年研究的重要特点之一。各种青年研究学术期刊的版面和学术会议的资料、屏幕上,充斥着各种数据和图表。善于使用spss等多种调查统计工具,似乎已经成为学术研究的基本功之一。人们希望通过实证研究,促进青年研究更“接地气”,以解决青年研究中长期普遍存在着的内容空洞、论据不足、逻辑疲软等问题。但是,实证研究中的不少问题,却制约了青年研究“接地气”。

   1.以问卷代实证。从实际情况看,问卷抽样调查近年来似乎已经成为实证研究的代名词。很多研究者一搞“研究”,首先想到的往往就是设计问卷、施测、问卷统计,等等。实际上,问卷抽样调查只是实证研究的一种方式而已。个案访谈、随机采访、田野调查等等不仅也都是实证研究的重要方法和形式,而且,更有助于研究者深入青年及其生活、心灵世界之中,“把握被调查对象极其具体的情况和十分微妙的情感律动,把握点与点之间边际状况的细微变化”[16]。只有根据研究对象的实际情况,灵活运用多种实证研究方法和形式,学术研究才更“接地气”。然而,现实状况是抽样问卷调查多,而个案访谈、随机采访、田野调查等则鲜见。

   2.以数据代现实。笔者曾在《“数据当家”与实证研究》一文中指出:“实证研究具有很强的专业性,需要研究者经过系统的专业训练,熟练掌握抽样、调查、统计、访谈、分析等方面的专业技能和能力;需要研究者具有较为深厚的理论素养、较强的思辨能力。实证研究不是问卷和数据的简单堆砌。”[17]但在现实生活中,很多以抽样问卷调查为主的“实证研究”往往缺乏专业性,不够规范。

   一是随心所欲。一些作者在进行抽样问卷调查时,往往既不了解,也不尊重相关规范。在问题设计、样本布设、调查实施、统计分析等各方面,他们往往更加看重操作方便,而甚少顾及规范要求,随心所欲。如此,“通过抽样调查,人们对被调查对象的把握常常是‘大体上’、粗线条、难免朦胧模糊的”,只能得到一幅“马赛克拼图”。而“‘马赛克拼图’往往只能远观,却不能近看”[18]。这幅“马赛克拼图”自然不能真实反映青年世界有血有肉的生动样相。在此基础上的所谓“实证研究”自然不能使青年研究真正“接地气”。

   二是以偏概全。在很多学术期刊中,以“中国青年×××之研究——以×××为例”为题的论文屡见不鲜。这些论文往往以某个学校、某个单位的青年为主要研究对象,似乎很“接地气”,但是,经过一番对抽样调查的背景和方法,以及调研数据的介绍后,研究者便以此为据,宣称自己把握了“中国青年”某方面的情况。这样的“研究”不仅有以偏概全之嫌,也并不“接地气”。因为研究者只是“就地取材”,临时做了些浮光掠影的采样,如同景区对园内游客做些调查,便宣称把握了国内外游客×××方面的情况一样。

   三是“数据当家”。“数据当家”有两层涵义:一是把数据作为一种标签,显示研究的科学性和严谨性;二是把数据作为论文的核心和主干内容。笔者在《“数据当家”与实证研究》中指出:“在一些文章中,数据颇类于饥民瓮中的粮,有了粮,就可以吃上白面馒头、哄好肚子。至于营养是否充足、是否均衡,则无暇顾及,也无意顾及。然而,一旦抽去数据,这样的文章常常难免如同饥民家庭的灶台,只剩下些许烟熏火燎的痕迹”。这样的文章中,除了冷冰冰的数据之外,既不能让人感受到青年世界的温度,也不能让人感受到研究者思想的力度。一定意义上讲,这些“研究者”已经成为“煤老板”。对于他们来说,拥有了这些数据,就等于拥有了“滚滚财源”。至于对这些数据进行深度开发,如同对煤块进行深加工,以提升其附加值,则不在其兴趣范围之内。苏颂兴2016年底在《中国青年研究》编辑部举办的一次研讨会上指出:数据并不能真实反映真实问题,或者现状的真相,不能真实反映青年的内在态度。如此“数据当家”的实证研究,何谈“接地气”?如何能够促进青年研究水平的提升?

   (三)自说自话对策

   在问题把握、原因分析基础上,提出破解问题之策,乃是学术研究发展的一种基本逻辑。对策和建议必须具有较强的现实针对性和可操作性,这是一种基本要求,也是青年研究“接地气”的重要表现。近年来,要求青年研究发挥智库作用,对青年工作和共青团工作提供智力支持,提供可操作对策和建议的呼声越来越响。“如今在我国,从事相关青年理论及实际的工作者愈发将注意力转移到青年工作决策及研究关系等问题。”[19]然而,当下青年研究提出的种种对策和建议不够“接地气”,乃是一个值得重视的问题。

   1.闭门造车。作为学术期刊的编辑,笔者近年来看到的很多论文提对策和建议时,往往缺乏现实依据,为对策而对策,为建议而建议,自说自话的现象较为普遍。笔者曾应邀对某地青年研究得奖论文进行点评。有一篇对大学生返乡创业现状调研的文章,列举了作者团队所作的抽样问卷调查结果。在此基础上,作者提出了加强返乡大学生创业工作的几方面对策:重视返乡创业对经济内生增长的重要作用;树立科学创业教育理念,加强创业教育;举办返乡大学生创业培养班;运用新媒体手段,做好引导和服务工作;通过心理疏导等方式,缓解返乡创业压力。细细辨析这些对策,笔者不无疑惑:返乡创业大学生是否不知“返乡创业对经济内生增长的重要作用”的重要意义?何以证明?“加强创业教育”和“举办返乡大学生创业培养班”交叉重合,其间内在的逻辑关系何在?“运用新媒体手段,做好引导和服务工作”与“通过心理疏导等方式,缓解返乡创业压力”,心理疏导是不是引导和服务的题中应有之义?很显然,作者提出这些对策和建议之初,对这些问题及其相互间的关系,并无清晰的逻辑梳理。这些对策和建议更多是闭门造车的结果。

   2.无的放矢。不少研究成果的对策建议往往与对具体问题的把握和分析脱节,缺乏必要的针对性。比如上述关于大学生返乡创业现状调研的文章,其“研究结果与分析”部分分别指出:返乡大学生迫切需要资金方面的帮助;各地、各级政府部门都为包括返乡大学生在内的各类创业人群提供了很多便利,给予了实际帮扶;但有52.7%的返乡创业大学生“不了解返乡创业的相关政策”。这里,显然存在着值得特别注意的问题:既然大学生需要得到帮助,但为什么在资讯如此发达的当今社会中,他们不了解已有的支持性政策?此种悖反状况暴露了大学生返乡创业中存在着的哪些深层次制约性问题?创业主体的素质问题是否值得特别关注?但是,该文作者并未抓住并针对此类具体的深层次问题。未能针对具体问题,作者所提出的相关对策和建议便难免无的放矢,难以“接地气”。虽然该文只是一例,却绝非个别,而是有着很强的代表性。笔者发现,很多文章提对策时,往往都有所谓“套路”:一曰“高度重视”,二曰“加强引导”,三曰“政策支持”,等等。这样的对策和建议难免官话套话,无的放矢,不“接地气”。

   综上,不“接地气”,使当下青年研究难以直面青年生存发展中的种种现实问题,难以准确把握种种问题背后的深层原因,难以提出切实可行可操作的破解良策。一言以蔽之,难以令“政府、青年组织、教育部门”满意。

   三、促进青年研究更“接地气”

   在当前共青团改革的背景下,青年研究事业被赋予了更高的期望和要求。团中央根据团工作的实际需求,整合了六大功能平台。青少年研究是其中十分重要的一个平台。在此背景下,青年研究要不辱使命,就必须更“接地气”。这需要青年研究学界同仁的共同努力。

   (一)力戒急功近利

   当下青年研究之所以不够“接地气”,其原因主要在于不少研究者缺少足够的“时间、耐心和学理素养”。而缺乏足够的时间和耐心深入青年世界,与急功近利社会价值观[20]对全社会,自然也包括对学界无孔不入的影响直接相关。一些研究者往往迫于业绩考核、职称晋升等方面的压力,勉为其难地参与青年研究之中。对于他们来说,十年磨一剑式的学术研究费时费力,远不如出一份问卷、搞一堆数据、凑一篇文章、达一项指标来得实惠。于是,“宏大叙事”、“数据当家”充斥于各种期刊版面。不“接地气”是急功近利社会价值观结出的恶果。

   然而,仅仅把不“接地气”归因于急功近利社会价值观,于事无补。学术研究自古便崇尚“铁肩担道义”。面对着急功近利社会价值观的喧嚣,学术研究事实上肩负着帮助社会激浊扬清、正本清源的重任。因此,青年研究界应该努力摒弃急功近利学术价值观,以更多的“时间、耐心和学理素养”,沉潜到青年世界之中,努力使青年研究更“接地气”。这是青年研究学者们的共同责任。

   (二)强化学术训练

   青年自身就一直生存于“青年世界”之中,但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并非青年研究者。这说明,“接地气”不仅要求研究者沉潜在青年世界之中,也要求青年研究者必须具有较高的“学理素养”、较强的学术研究能力,既能够“潜下去”,也能够“提起来”。“提起来”,就是能够按照学术规范的要求,善于把握现象,善于从现象中发现问题,善于把握问题背后的深层次原因,善于针对青年世界的实际和深层次原因,提出针对性的对策和建议。光有好的态度,却无过硬的研究能力,研究者只能身在宝山不识宝。事实上,很多研究者愿意更“接地气”,却限于学术能力不够,难以做到更“接地气”。

   毋庸讳言,当下一些青年研究者的“学理素养”和学术研究能力亟须大幅度提升。笔者编辑青年研究学术期刊和“中国高校系列专业期刊·青少年研究专题刊”多年,拜读过很多青年研究的优秀作品,也感受到了青年研究领域存在着的不少问题:诠释文件精神、搬运专业理论、套用学术语言、贩卖各种数据的文章屡见不鲜。问题不明确、概念不界定、判断无依据、推理少逻辑等现象在许多来稿中普遍存在。笔者深感当今青年研究缺的主要不是学科、理论、范式,缺的主要是对问题的敏锐把握、对事理的深刻剖析、对世界的新颖认知,缺的是对基本学术规范(甚至是对基本逻辑规范)的认知和把握。学术规范的实质是实事求是、合乎逻辑。很多研究者在概念使用等思维逻辑上出现的一些基础性问题,恰恰是基本学术规范训练欠缺的表现。缺乏必要的学术规范训练,自然难以“接地气”。

   毫无疑问,饱受诟病的“应试教育”、“标准答案”等等,挤压了很多研究者当年接受基本学术规范训练的时间和空间。学术研究的核心是研究者。促进青年研究水平的提升,必然要求研究者不断提升自身的学术研究能力。青年研究固然要谈论这个“学”,那个“科”,这个理论,那个方法,但更需要一些研究者自觉在研究实践中,加强基本学术规范的训练,甚至补课!唯有不断提升基本学术素养水平,研究者才能更加注重实事求是,走近青年,更“接地气”。学界要加强学术批评,对学术研究的状况和成果的分析和研究,揭示学术研究取得的进展、成就,对学术研究的过程、学术研究队伍中存在的缺憾和问题进行梳理和分析,以及时警示研究者自我提升。

   (三)强化把关引领

   多年来,《中国青年研究》“特别企划”栏目通过系统策划,注重把握大学生、未成年人、青年女性、青年农民工等主要目标群体,组织优秀作者对教育问题、越轨和犯罪问题、就业问题、组织和政治参与问题、婚恋问题、互联网使用问题等进行了及时、深入的研讨[21],堪称努力“接地气”的一种典范。朱剑指出:“从为学术成果的发表和传播提供合适的平台,到新的学术共同体和研究范式的生成,最终确立新的学科,哪一步也离不开学术期刊的参与和引导。”[22]《中国青年研究》“特别企划”栏目受到欢迎启示我们:在引导研究者把握“接地气”的研究选题方面,青年研究学术期刊作为青年研究事业的重要平台,作用很大,大有可为。一方面,学术期刊应严格把关,借助稿件修改等多种途径,引导作者更加紧密地贴近青年,同时,不断提升学术研究的能力和水平;另一方面,学术期刊应该时时关注青年社会的风云变幻,密切关注学术前沿,从中提炼和把握有理论与实践价值的新选题。通过选题发布等多种途径,及时给予研究者选题建议,以引领青年研究更加“接地气”。

   同时,青年研究学术机构要充分发挥青少年研究平台的作用。利用举办年度论坛等重要学术活动之机,引导和组织学者们对年度青年研究的状况进行盘点和梳理,总结成绩和经验,揭示存在的问题,明确未来改进和完善的方向与路径。还可以充分发挥各级“青少年和青少年工作研究课题评审”等平台的作用,发布大量“接地气”的学术研究课题,引导青年研究者进一步走近青年,走进青年,从青年世界无限生动活泼的景象中,了解和把握当今中国青年生存和发展的现状和问题,探索破解良策。

   当代青年研究是应对青年社会问题而受到重视的学术研究领域。因此,贴近青年世界的实际,更“接地气”,乃是青年研究作为学术事业的一种本质要求。当今时代,社会发展步伐日益加快,青年在许多新兴领域中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青年日益成为现实的重要代言人和主要话语权的掌控者……青年研究的对象和内容“每天都是新的”。在此情况下,青年研究要逐步构建起“有本体特性或者说中国特色的概念范畴、理论逻辑、研究方法、措辞方式和知识系统”[23],逐步实现青年研究理论和方法的本土化,得到“专家学者的认可”,就必须坚持不懈地走近、走进青年,研究青年的自主需求、研究青年的创意时尚、研究青年的网络生活[24]。一言以蔽之:必须更“接地气”。

   注释:

   ①限于客观条件,笔者主要查阅了:辞海(1999年版缩印本)(音序).上海辞书出版社2002.1;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现代汉语词典.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2.11。

   ②参见:http://www.baike.com/wiki/地气。

   ③参见:http://www.baike.com/wiki/%E6%8E%A5%E5%9C%B0%E6%B0%94。

参考文献

[1]谢维和.论青年学科的意义.中国青年社会科学[J].2016.1.p16.

[2]刘宏森.“数据当家”与实证研究.中国青年研究[J].2012.1.

[3][英]安德鲁·海伍德著,张立鹏译.政治学的思维方式(第一版)[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10.

[4]吴鲁平.实证性青年问题研究中究竟存在什么问题.青年研究[J].1997.2.

[5][美]欧内斯特·L.博耶.学术的使命.中国大学教学[J].2004.4.

[6][美]欧内斯特·L.博耶.学术的使命.中国大学教学[J].2004.4.

[7]陆玉林.现代性境域下青年研究的学理建构.青年探索[J].2016.2.

[8]赵蓓蓓.学术不能成为功利的奴隶.人民日报[N].2014-10-21.人民网-人民日报.http://opinion.people.com.cn/n/2014/1021/c1003-25875418.html.

[9]谢昌逵.对中国青年研究的反思.当代青年研究[J].2007.1.

[10]谢昌逵.对中国青年研究的反思.当代青年研究[J].2007.1.

[11]郗杰英、杨守建.“谁是青年”再讨论.中国青年研究[J].2008.8.

[12]陆玉林.现代性境域下青年研究的学理建构.青年探索[J].2016.2.

[13]陈亮.我们的青年研究缺什么?浙江青年专修学院学报[J].2002.2;沈杰.青年研究向何处去?中国青年研究[J].2002.1.

[14]胡洪彬.回顾与前瞻:中国青年研究动向——基于五种青年研究类学术期刊的量化分析.当代青年研究[J].2013.5.

[15]刘宏森.浅议青年研究中的“宏大叙事”.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报[J].2010.3.

[16]刘宏森.“数据当家”与实证研究.中国青年研究[J].2012.1.

[17]刘宏森.“数据当家”与实证研究.中国青年研究[J].2012.1.

[18]刘宏森.“数据当家”与实证研究.中国青年研究[J].2012.1.

[19]陈芳.关于青年研究与青年工作决策的思考.企业研究[J].2013.6.

[20]刘宏森.留守之殇:功利祭台上的牺牲.青少年研究与实践[J].2015.4.

[21]福鹏.近十年中国青少年研究述评——以《中国青年研究·特别企划》栏目为例(2003-2012).华中师范大学研究生学报[J].2013.3.

[22]朱剑.青年研究期刊与青年学的构建.中国青年社会科学[J].2017.1.

[23]陆玉林.现代性境域下青年研究的学理建构.青年探索[J].2016.2.

推荐1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