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护祖国统一与民族团结的楷模

全文总计 5567 字,阅读时间 14 分钟,快速浏览仅需 3 分钟。

副标题:——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

内容摘要: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是维护祖国统一、民族团结的楷模。他继承了九世班禅的遗志,毕生致力于“弘法利生,国家统一,民族团结”的伟大事业,成为中国共产党真诚的合作者。建国初期,在西藏和平解放的历史过程中,写下了永远值得纪念的一页。班禅大师一生旗帜鲜明地坚持爱国主义立场,一贯主张“西藏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反对任何分裂祖国的活动,每当历史的紧要关头,都更加体现出他崇高的精神境界。

关键词:十世班禅,官保慈丹,活佛转世,金瓶掣签,毛泽东,西藏和平解放,祖国统一,民族团结

GB/T 7714-2015 格式引文:[1].维护祖国统一与民族团结的楷模.[J]或者报纸[N].广西大学学报:哲社版,(02):97-100

正文内容

  目前西藏问题与台湾问题同样是引起国际国内普遍关注的热点问题。然而西藏问题又有别于台湾问题,这个问题不仅有其较深远的历史渊源,而且是民族问题与宗教问题交织在一起,江泽民同志说“民族、宗教无小事”。当国外某些反动势力极力鼓吹和策动“西藏独立”之时,我们更加缅怀为维护祖国统一,民族团结作出了巨大贡献的一代宗师、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

  一、九世班禅的“转世”灵童官保慈丹

  藏传佛教根据古代藏民族民间宗教灵魂不灭的观念和佛教的化身理论形成了活佛转世制度,其中影响最大的是格鲁派的达赖喇嘛和班禅额尔德尼两大活佛转世系统。1713年(康熙五十二年),康熙皇帝正式册封五世班禅为“班禅额尔德尼”,赐金册金印,并规定班禅转世与达赖转世一样,需经中央批准。1792年(乾隆五十七年),又设立了金瓶掣签制度,确立了中央对活佛转世问题的绝对权威。1937年12月1日第九世班禅大师吉尊罗桑曲吉尼玛格勒南结巴桑布圆寂后,班禅行辕堪厅于1941年开始寻访九世班禅的“转世”灵童,经过堪布会议厅进行占卜、降神、辨认前世班禅用过的东西,在寻访到的十几名灵童中,有一人脱颖而出,他就是九世班禅大师的“转世”灵童——官保慈丹(贡市慈丹)。十世班禅的法名罗桑赤烈伦珠确吉坚赞,1938年2月19日(藏历第十六饶迥土虎年正月初三),诞生在青海省循化县(现名循化撒拉族自治县)温都乡玛日村一个藏族农民家庭。“封翁古公才旦,尊堂索南卓玛。”[①]十世班禅从三岁被发现到最后完成继任的法定程序,历经八年,整个确定工作复杂曲折,最终是由南京国民政府代总统李宗仁下令确认的。“一九四九年初,青海的色赤、土观等活佛,以及喜饶嘉措大师、蒙藏王公和头人联名致电蒙藏委员会,堪厅亦派计晋美去广州,向代理总统李宗仁请示明令确认灵童,并免于“金瓶掣签”一事。”[②]同年的6月3日代总统李宗仁颁发了如下命令:“青海灵童官保慈丹,慧胜澄圆,灵异夙著,查系第九世班禅额尔德尼转世,应即免于掣签,特准继任为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③]8月10日在塔尔寺举行坐床典礼。8月14日,班禅大师和部分随从离开塔尔寺前往香日德,从此,他继承了九世班禅的遗志,毕生致力于“弘法利生,国家统一,民族团结”[④]的伟大事业,成为中国共产党真诚的合作者,难得的挚友和诤友。

  二、积极拥护西藏和平解放

  为中国民族独立与人民解放建立了卓越功勋的毛泽东在解决西藏问题的历史过程中,实行了正确的民族政策与宗教政策,得到了十世班禅的积极拥护、配合,写下了永远值得纪念的一页。我们就将这一页翻回到1949年的夏秋之交。同年的8月6日,在兰州解放的前夕,毛泽东从西柏坡给西北局第一书记、一野司令员彭德怀发出“未鱼”时分的电报,其中谈到如何对待班禅的问题,叮嘱“请十分注意保护,并尊重班禅及甘青境内的西藏人,以为解决西藏问题的准备。”[⑤]20世纪40年代的最后几个月,中国处在伟大的历史转折时期,新中国即将诞生,而国民党政权风雨飘摇,西藏问题也随之更加复杂化,国际国内各种势力都在关注西藏问题。印度驻拉萨代表、英人理查逊唆使达扎摄政进行所谓反对共产党的“驱汉事件”。噶厦派人占领了国民政府驻拉萨的电台,并派兵监视国民政府驻藏机构和人员,催促其立即整装启程,当中国人民解放军决定进军西藏完成统一祖国大业时,印度驻拉萨代理理查逊积极设法唆使西藏当局进行军事部署,企图抵抗解放军,理查逊派遣其驻拉萨的电台工作人员英国人福特,携带收发报机和大批汽油前往昌都,建立电台,收集军事情报,福特并在青海、西藏交界处设立分台。他的电台同拉萨、日喀则、江孜、亚东以及噶大克的英国电台联络。此时,年仅11岁的班禅大师“就有了自己的见解”[⑥],“班禅大师到香日德后,审时度势,主持召开了认真讨论西藏前途和他本人去从问题的会议,面对会上有人主张的追随国民党去台湾、回藏同噶厦政府合作、与中国共产党联系三条道路,大师作主,毅然决定走最后这条光明之路。1949年9月5日,西宁解放,大师即派计晋美前往西宁,与进驻青海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领导机关接洽,表示热忱欢迎拥护,并进一步了解到共产党是主张国家统一、民族团结和宗教信仰自由的,从而解除了堪厅内部因听信谣言而产生的顾虑。”[⑦]他坚决表示:“我是西藏人,我要回到自己家乡去”[⑧]。1949年10月1日,十世班禅怀着无限崇敬与爱戴的心情致电毛泽东、朱德与彭德怀:“北京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朱钧鉴:钧座以大智大勇之略,成救国救民之业,义师所至,全国腾飞。班禅世受国恩,备荷优崇,二十余年来,为西藏领土主权之完整,呼吁奔走,未尝少懈。第以未获结果,良用疚心。刻下羁留青海,待命返藏,兹幸在钧座领导之下,西北已获解放,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凡有血气,同声鼓舞。今后人民之康乐可期,国家之复兴有望,西藏解放,指日可待。班禅谨代表藏族人民,向钧座致崇高无上之敬意,并矢拥护爱戴之忱。班禅额尔德尼叩。十月一日”。毛泽东与朱德于11月23日复电十世班禅,“希望先生和西藏爱国人士一致努力,为西藏的解放和汉藏人民的团结而奋斗。”[⑨]班禅大师的真诚态度对中共和毛泽东解放西藏问题是极为有利的。然而亲帝分离势力企图使“西藏独立”的分裂活动却十分猖獗,为此毛泽东打电报指示西北局对解放和经营西藏负主要责任,而且认为“解放西藏问题不出兵是不可能的。”[⑩]1949年12月中旬,日里万机的毛泽东在出访苏联途径满州里时,发给中央领导和刘伯承、邓小平、贺龙一封信,信中提出:“进军西藏宜早不宜迟。”元旦刚过,1950年的第二天,毛泽东又急如星火地从遥远的莫斯科致电彭德怀并请他转告邓小平、刘伯承、贺龙三位同志:“西藏人口虽然不多,但国际地位极重要。”[11]对战略地位如此重要的西藏毛泽东希望通过和平谈判的方式来解决,但在各路赴藏劝和团达不到预期目的时,他考虑了昌都战役。1950年10月,当鸭绿江边朝鲜战争的上空非常需要飞机的情况下,“毛泽东还是咬着牙,把30架飞机批给进军西藏的部队。”[12]可见西藏的领土主权在毛泽东心目中的地位。昌都战役历时18天,取得了决定性胜利,完成了既定的作战计划,给予英、美帝国主义和西藏地方亲帝分离势力以沉重的打击,粉碎了他们试图以武力阻止西藏解放的梦想,从而为和平解放西藏问题扫清了道路。1951年4月,西藏地方政府派出和谈代表到北京。全国政协副主席阿沛·阿旺晋美,1989年2月在纪念十世班禅的文章中回忆道:“1951年2月,我受十四世达赖喇嘛之命率西藏地方政府代表团前来北京与中央人民政府代表协商和平解放西藏的事宜,我们于4月到达北京之后,班禅大师也到了北京。我向当时在西藏亚东的达赖喇嘛去电请示,建议西藏地方政府承认堪布会议厅认定,并由中华民国政府正式批准的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这时札什伦布寺的代表也前往亚东拜见达赖喇嘛,我的建议得到采纳。于是,我就以西藏地方政府官员的身份前去拜会班禅大师。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班禅大师。我是西藏地方政府高级官员中第一个接触十世班禅的人,记得在那年‘五一节’那天,我和班禅大师在天安门城楼上共同受到毛主席的亲切接见,我们都感到十分荣幸。”[13]在天安门城楼上,班禅大师向毛泽东主席敬献哈达。1951年5月23日在中南海勤政殿举行了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签订议式,协议共十七条。其中对班禅大师的回藏问题和地位职权问题也做了确认,在第六条写道:“达赖喇嘛和班禅额尔德尼的固有地位及职权,系指十三世达赖喇嘛与九世班禅额尔德尼彼此和好相处时的地位和职权。”[14]第二天,24日下午四时,毛泽东在中南海怀仁堂接见班禅大师和堪厅全体官员,班禅大师向毛主席献哈达、致敬、献红缎锦旗等礼品共计九十余件。当晚,毛泽东举行盛大宴会,庆祝西藏和平解放协议的签订,毛泽东在宴会上发表了重要讲话,他说:“几百年来,中国各民族之间是不团结的,特别是汉民族与西藏民族之间是不团结的,西藏民族内部也不团结。这是反动的清朝政府和蒋介石政府统治的结果,也是帝国主义挑拨离间的结果。”[15]紧接着班禅也走上讲坛感慨地说:“多少年来没有解决的中国内部的民族问题——西藏问题,在毛主席领导下胜利地解决了。和平解放西藏是中国各民族大家庭的一大喜事。中央人民政府,达赖与班禅三方面的团结,只有在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领导下才能实现。”[16]协定签定后,班禅和堪布会议厅于1951年5月28日发表声明,正式提出:“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问题,已经取得圆满的协议,西藏民族从此摆脱了帝国主义的羁绊,回到了伟大祖国大家庭,中国各族人民都为这一重大事件而欢欣鼓舞,我们是西藏民族,因而有着更加难以言喻的兴奋。”[17]班禅不仅发表了声明,而且主动给十四达赖发了祝贺电,十四达赖也复电于十世班禅,这是十三世达赖与九世班禅失和以后,第一次彼此以友好的态度发生的联系。1952年4月,班禅大师回到西藏,正式行使札什伦布寺寺主的权力。自九世班禅1923年离开世居的札什伦布寺,到十世班禅于1952年回札什伦布寺,整整经历了29个年头。北洋政府和国民政府花了20多年时间没有解决的问题,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央人民政府圆满解决了。

  三、旗帜鲜明反对分裂

  班禅大师的一生是为我们伟大祖国的统一和富强而奋斗的一生。他旗帜鲜明地坚持爱国主义立场,反对任何分裂祖国的活动。每当历史的紧要关头,都更加体现出他崇高的精神境界。1956年,达赖、班禅被邀去印度参加释迦牟尼涅槃2500周年纪念,而这样一次纪念活动却成为西藏分裂主义分子阴谋策划西藏独立的又一次机会,面对这样一个既是外交活动,又是国际性的宗教活动,“中央政府为了表示对达赖、班禅完全信任,不派任何人陪同,尊重他们,听其来去自由,对他们出国后的活动,采取放手方针,一切事务基本上由他们自己掌握处理。”[18]达赖喇嘛到印度后,被早年居住在境外的西藏民族分裂主义分子立即追随左右,甚至是包围。他们在帝国主义和外国反动势力的怂恿支持下,阴谋策划“西藏独立”。面对如此严重的局势,十世班禅强调要遵守《十七条协议》,旗帜鲜明地表示拥护中央人民政府的统一领导,反对任何形式的“西藏独立”和“半独立”的分裂活动。为了抵制分裂活动十世班禅断然拒绝了达赖喇嘛要他同去噶伦堡的邀请,摆脱纠缠和干扰,毅然乘飞机先期返回拉萨,以实际行动表明了他光明磊落的爱国立场。

  更为严重的是1959年3月10日,西藏上层中的反动统治集团公然撕毁十七条协议,悍然发动武装叛乱。周恩来为此发布了命令:“为维护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除责成中国人民解放军西藏军区彻底平息叛乱外,特决定自即日起,解散西藏地方政府,由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行使西藏地方政府职权。在自治区筹备委员会主任委员达赖喇嘛·丹增嘉措被劫持期间,由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副主任委员代理主任委员职务。”[19]十世班禅大师对中央的决定表示坚决拥护,并在日喀则隆重集会,发表长篇讲话。他说:“西藏地方政府的叛乱分子和上层反动集团真是罪恶累累,恶贯满盈,他们一贯阻挠和破坏中央人民政府、西藏人民和爱国人士为了彻底实现和平解放西藏协议所作的努力,一贯进行分裂祖国、破坏民族团结的阴谋活动,一贯拒绝改编藏军,一贯反对西藏人民经过民主改革逐步走向繁荣幸福的社会主义社会。”[20]1959年4月5日,班禅大师从日喀则来到拉萨,主持自治区筹委会工作。同月参加了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当选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十世班禅任职后,呕心沥血,日夜操劳,为平息叛乱,为实行民主改革,为百万翻身农奴的彻底解放和西藏的繁荣发展作出了积极有益的贡献。

  1987年9月、10月和第二年的3月,西藏少数分裂主义分子又在拉萨不断制造骚乱事件。对此十世班禅严厉指出:“国外的分裂主义集团在帝国主义反动派的支持下,策动、唆使拉萨少数民族分裂主义分子制造骚乱,是违背广大藏族人民意愿的,是不得人心的。他们的这一罪恶行径决不会得逞。”他还说:“搞宗教活动要在爱国的前提下进行。大家首先要爱国,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热爱我们的祖国——中华人民共和国,维护国家的统一和各民族的团结,特别是藏汉两个民族的团结。其次要爱教,遵循佛祖的教导,严守戒律,学好宗教知识,多做善事,弘扬佛法。”[21]还对搞“西藏独立”的少数分裂主义分子,进行了警告:“西藏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是任何人也改变不了的。”[22]

  伟大的爱国主义者、著名的国务活动家、中国共产党的忠诚朋友、中国藏传佛教的杰出领袖第十世班禅尔德尼·确吉坚赞一生为维护祖国统一、民族团结所做的巨大贡献,正如薄一波同志在为十世班禅的提词中所说的“爱国主义的高尚风范与日月同辉与世长存。”

  注释:

  [①][13][14]阿沛·阿旺晋美:《深切怀念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大师》,人民日报,1989年2月14日。

  [②][⑥][⑦][16][19][20][21][22]《十世班禅》编辑委员会编:《十世班禅》,海天出版社,1991年版。

  [③][⑨][15][17]牙含章编著:《班禅额尔德尼传》,西藏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第285,311,321,321页。

  [④][11][12]陈贵斌编著:《把握历史趋势的伟人》(下),辽宁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第834,835,839页。

  [⑧]师博主编:《西藏风雨纪实》,中国华侨出版社,1993年版,第32页。

  [⑩]廖祖桂著:《西藏的和平解放》,中国藏学出版社,第29页。

  [18]杨公素编著:《所谓“西藏独立”活动的由来》,中国藏学出版社,1990年版,第104页。

推荐1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