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达姆现象”与阿拉伯世界

全文总计 3205 字,阅读时间 9 分钟,快速浏览仅需 2 分钟。

内容摘要:不久前缓解的美伊危机表明,美国这个唯一超级大国仍然拥有影响世界事务的巨大能力,但正受到越来越多因素的限制。在这场危机中,阿拉伯国家抵制美国动武和阿拉伯公众反美反以

GB/T 7714-2015 格式引文:[1].“萨达姆现象”与阿拉伯世界.[J]或者报纸[N].世界知识,(09):10-11

正文内容

  不久前缓解的美伊危机表明,美国这个唯一超级大国仍然拥有影响世界事务的巨大能力,但正受到越来越多因素的限制。在这场危机中,阿拉伯国家抵制美国动武和阿拉伯公众反美反以情绪高涨,是牵制美国对伊拉克实行军事打击的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华盛顿邮报》写道:中东地区对美国的强烈反对“已变成一个重要因素”;克林顿决定不轰炸伊拉克,“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他担心阿拉伯国家的反应以及美国尚未得到国际联盟的强大支持”。

  明显的抵制

  阿拉伯世界对美国政策的不满与抵制,在这场危机中表现得很明显。

  埃及和沙特等阿拉伯重要国家强烈反对美国对伊拉克动武。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多次讲话,主张通过政治途径解决武器核查危机。他先后八次给伊拉克总统萨达姆写信,要他严格遵守联合国决议,同时向美国提出警告:动武将引起“连锁暴力反应”,对中东地区的稳定和整个伊斯兰世界带来“灾难性后果”。同时,穆巴拉克几次公开批评美国对伊拉克和以色列的“双重标准”政策,要美国必须考虑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的公众情绪。

  埃及国内存有一股强大的反对美国袭击伊拉克的潮流。据调查,79%的埃及人反对美国对伊拉克实施军事打击,61%的人认为这种打击的目的只是为了支持以色列。伊斯兰世界权威性的埃及爱资哈尔清真寺大教长坦塔维说:“我向全世界宣告,我们不会袖手旁观,我们将用我们的金钱和生命保护伊拉克。”埃及报纸纷纷抨击美国对伊拉克的政策是“对一个阿拉伯国家实行专制的政策”。人们举行自发的抗议活动。

  约旦国内这种情绪更为强烈。反对党和各阶层人士批评政府不谴责美国在海湾屯兵准备动武的做法。在政府出动防暴警察阻止抗议活动及禁止举行政治集会和游行以后,群众同政府间的裂痕进一步扩大,有人甚至提出了要解散现政府、“成立反映我们意愿的民族政府”的主张。3月4日,侯赛因国王发表反对美国在中东实行双重标准的讲话。

  沙特在这次危机中拒绝美军使用军事基地。据2月21 日的调查材料,90%的沙特人反对美国对伊拉克动武。沙特王储阿卜杜勒在危机初期一次公开谈话中说:“我们是美国人的朋友,但我们也关心自己的利益;我们不能把他们的利益置于我们的利益之上。”危机缓解后,沙特外交大臣费萨尔亲王又说,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的政策是“中东最大的不稳定因素和中东所有其他问题的根源”。

  群情激愤的巴勒斯坦人在加沙与约旦河西岸多次举行集会与示威,焚烧美国与以色列国旗。哈马斯提出,一旦美国对伊拉克实施军事打击,它就要在以色列境内搞暴力活动。据调查,94%的巴勒斯坦人同情伊拉克人民,80%的人认为美国在中东地区实行双重标准。

  叙利亚和伊朗坚决反对美国袭击伊拉克。土耳其也拒绝向美国提供军事基地。只有科威特、阿曼、巴林声明支持美国动武,然而科威特外交大臣曾在危机初期公开表态,反对美国诉诸武力。海湾合作委员会(阿联酋、沙特、阿曼、巴林、卡塔尔、科威特)六国外长在二月中旬举行会议,对伊拉克人民寄予了深切的同情。卡塔尔外交大臣当着来访的美国国防部长科恩的面对新闻界发表谈话说:“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包括卡塔尔在内,不欢迎、也不想看到伊拉克再次受到打击和轰炸。”

  美联社在一篇报道中指出:“从埃及到阿拉伯半岛,整个阿拉伯世界越来越对可能的武装袭击感到不安和对傲慢且盲目忠于以色列的美国感到愤怒,这是对美国在中东地区信誉的最新打击。”

  深刻的原因

  尽管国际社会对伊拉克总统萨达姆本人褒贬不一,但此次危机中阿拉伯国家对美国和伊拉克的态度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这一现象的存在绝非偶然。

  伊拉克本来是一个阿拉伯强国,有丰富的石油资源和相当规模的军事和经济力量。萨达姆1979年出任伊拉克总统,当时正值埃及和以色列在美国主持下签订戴维营协议,阿拉伯国家陷入严重分裂。萨达姆为自己确立的奋斗目标是建立一个“统一、公正、均富”的阿拉伯社会,一个横跨亚非的泛阿拉伯统一国家。他的主张并不现实,然而却在一定程度上迎合了阿拉伯人的某种愿望和民族情绪。萨达姆当政第二年就对伊朗开战,举的就是保卫阿拉伯东大门的旗帜。1990年,作为迈向“阿拉伯统一的第一步”,他又出兵侵吞科威特。阿拉伯国家支持萨达姆打两伊战争,但强烈反对他并吞科威特。萨达姆侵吞科威特的行动正发生在苏联瓦解、两极格局刚刚垮台之后,这时,一心想建立单极世界的美国乘机联合一些国家,于1991年初对伊拉克发动战争,从而确立了它在中东地区的主导地位。海湾战争结束后,美国为加固在该地区的主导地位,实施了“西促和谈、东遏两伊”的战略。它借联合国名义对伊拉克施加种种限制、打击与制裁,严重削弱伊拉克的力量,侵犯伊拉克的主权(划分安全区和禁飞区),给伊拉克人民带来了无尽的痛苦与灾难。同时,美国对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实行“双重标准”,在阿以和谈中偏袒以色列。这一切,都极大地伤害了阿拉伯民族的尊严与利益。

  海湾战争结束七年来,阿拉伯人对美国的信任程度降到了最低点。海湾战争中同美国一起反对伊拉克的国家在这次危机中把同情给了伊拉克,因为它们懂得,削弱伊拉克也就是削弱阿拉伯自己。那些早先期望美国的调停能使阿以冲突得到较公正解决的人们现在大失所望。因为他们已看清,美国真正关心的是它自己的战略利益。阿拉伯反美反以浪潮普遍增长,这就向萨达姆提供了政治活动空间。而萨达姆对美国发起挑战的做法,也符合阿拉伯人的上述心态。

  阿拉伯的新举措

  几年来,特别是从以色列右翼联合政府执政以来,阿拉伯国家有许多重要的新举措。这主要表现在:

  埃及、沙特等重要的温和国家拉开了同美国的距离,越来越不掩饰对美国的不满。在埃及和沙特影响下, 2/3 的阿拉伯国家抵制了去年11月美国推动召开的多哈中东北非经济会议。美国官方以停止对埃及每年21亿美元援助相要挟,要埃及追随美国的政策,但埃及不为所动。埃及自称它也是中东和平进程的一方,主张以色列必须遵循“以土地换和平”原则,归还阿拉伯被占领土。埃及对已上了美国“黑名单”的利比亚和苏丹两国主动修好,改善关系;沙特去年初向伊朗伸出了手,这被西方认为是沙特政策一个“有战略意义的变化”。叙利亚改善了同伊拉克关系,签订向伊提供粮食与日用品协议,并开放了关闭近20年的两国边界;在叙利亚推动下, 伊拉克同伊朗也改进了关系。 两国已交换近6000名战俘,伊拉克还开放了两伊边界,从而使叙利亚有了从陆上联结伊朗的通道。据报道,埃及、沙特、叙利亚三国密切了关系。叙利亚还有意加强叙利亚、伊朗、伊拉克三国关系,以对付土以军事联盟的威胁。

  近年来,阿拉伯国家冷却了同以色列发展关系的势头。阿盟会议曾通过决议,号召成员国在和平进程没有进展的情况下冻结同以色列关系正常化步伐。摩洛哥已中止它同以色列的官方往来。

  阿以经济合作陷入停顿状态。而与此同时,阿盟正在组建泛阿拉伯自由贸易区,据宣布这个自由贸易区已于今年1月1日开始启动,计划在10年内初步建成,首先以每年10%的比价降低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关税,进而彻底取消各国间的贸易壁垒。目前,加入泛阿自由贸易区的国家已有18个,它们的贸易额占阿拉伯国家对外贸易总额的92%和阿拉伯国家间贸易总额的98%。泛阿自由贸易区的诞生是迈向阿拉伯经济一体化的重要步骤。

  中东是美国在冷战结束后构筑其世界主导地位的重要战略板块。美国首先在这个地区打一场海湾战争决不是偶然的。这个地区反美反以浪潮高涨,势必削弱美国的主导地位。然而,美国不会放弃它主宰中东的政治目标。它将继续推行遏制和控制阿拉伯民族主义的政策,坚持对阿拉伯和以色列采取“双重标准”立场。也正因为如此,美国将继续不可避免地在这一个存在着尖锐民族矛盾与宗教矛盾的地区遭到反对与挑战。埃及《金字塔周报》在一篇文章中写道:“伊拉克危机表明了,美国要在国际政治舞台上施加其单方面意志的能力是有限度的。”文章赞赏阿拉伯国家增进团结,消除分歧,共同保护阿拉伯的利益的做法。

推荐1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