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日关系的回顾与展望

全文总计 7204 字,阅读时间 19 分钟,快速浏览仅需 4 分钟。

内容摘要:近来,俄罗斯与日本的关系出现了升温。俄日首脑于97年11月初在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区的克拉斯诺亚尔斯克举行了非正式会谈,这标志着俄日双边关系有了新的进展。俄日关系的过去

GB/T 7714-2015 格式引文:[1].俄日关系的回顾与展望.[J]或者报纸[N].今日东欧中亚,(02):46-50

正文内容

  近来,俄罗斯与日本的关系出现了升温。俄日首脑于97年11月初在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区的克拉斯诺亚尔斯克举行了非正式会谈,这标志着俄日双边关系有了新的进展。俄日关系的过去状况如何?现在怎样发展?未来走向又将如何?这些都是值得探讨的问题。

  一

  历史上,俄罗斯与日本之间曾进行过多次战争。从19世纪开始,俄日双方就为争夺世界霸权争斗,并多次兵戎相见。两国经常处于对峙和敌意的状态,在许多日本人中间长期形成了对俄罗斯极度不信任的感情。1956年,苏联与日本虽然恢复了外交关系,但两国的关系始终处于冷却的状态。再加上冷战因素的影响,作为美国盟国的日本自然积极配合美国,与苏联抗衡。冷战结束后,俄罗斯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关系有了重大突破,但俄罗斯与日本的双边关系仍然裹足不前。

  北方领土问题是俄日两国之间矛盾的焦点,直接影响着俄日两国关系的改善。东京长期以来一直要求将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即被苏军占领的北方四岛(齿舞、色丹、择捉和国后)归还给日本。但莫斯科不妥协地拒绝了这种要求。

  北方四岛地处北海道岛东北海域,东临太平洋,西濒鄂霍次克海,总面积约5000平方公里,岛上森林茂盛,还有矿藏,四周海域水产资源也很丰富。俄罗斯和日本在北方四岛的归属问题上一直存在争议,俄日双方曾多次就归属问题举行谈判,但终未结果。

  领土问题是涉及到国家的主权和国家声誉的问题,在此问题上,俄日双方谁也不肯让步。日本是一个民族主义情绪强烈的国家,自己的领土被别国占领是日本民族所难以容忍的,日本任何一位当政者都不敢在此问题上退让,否则将遭被赶下台的厄运。因此日本要求归还北方领土的态度十分坚决。一些美国人曾批评日本人在俄日关系的立场中过多地强调北方领土的问题。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的一位日美问题专家把日本人的这种倾向称为“日本的北方领土综合症”。这位专家和其他美国学者认为,“日本没有一种苏(俄罗斯)政策,只有一种北方领土政策”。〔1〕而苏联在冷战时期则相当看重北方四岛的军事战略地位。 北方四岛是苏联通往鄂霍次克海的极其重要的入口,是苏联核潜艇的特定隐蔽区,它是维护苏联远东地区安全的天然屏障。如果把这些岛屿还给日本,由于日美安全条约的因素——日本和美国紧密联系的关系,就可使美国的军事力量在这些岛屿的附近海域很容易跟踪苏联的核潜艇。这对苏联的军事防卫是很不利的。苏联断然拒绝归还北方四岛的原因还有一点是,由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苏联在欧亚地区一些国家获得了大片领土,因而莫斯科担忧假若将北方四岛归还给日本,这可能意味着“潘朵拉盒子”〔2〕将被打开,将会引起其它国家的连锁反应, 而这种状况是莫斯科所不能忍受的。1973年,苏联首脑勃列日涅夫曾强硬声明“四岛是俄国领土,日俄之间没有什么领土争执”。表明了苏联决不妥协的立场。

  由于苏日双方存在着棘手的北方领土问题,因而苏日双边关系长期处于僵持状态,难以有突破性进展。苏日双方各自引经据典,搬出各种法律、历史典籍,企图证明北方四岛的所有权应当归己所有,几十年来苏日之间争吵不休,“笔墨”官司不断。

  二

  90年代初、苏联解体后,当时的俄罗斯面临最紧迫的任务是进行国内的改革。在外交上,叶利钦推行以西方为重点的外交政策,期望西方能完全将俄罗斯看作是平等的伙伴,慷慨地向俄罗斯提供经济合作与援助。俄罗斯领导层还相信,通过与西方世界的一体化,俄罗斯的安全也将得到保证。1993年至1994年,俄罗斯逐渐认识到奉行向西方一边倒的外交政策,不仅将少有作为,而且有损于本国利益。俄罗斯普遍有一种挫折感,认为俄罗斯“并没有充分地为西方发达国家所接受。”这种挫折感刺激了俄罗斯民族主义的大国意识。为改变这种状况,俄罗斯提出了要强化俄罗斯大国意识、民族利益优先、经济优先等一系列对外关系新原则,逐步将外交政策由向西方一边倒调整为实行全方位外交,尤其是重视发展同亚太国家(包括东北亚各国)的经济政策关系,即开始奉行既向西看,也向东望的“双头鹰”外交政策。

  俄罗斯的亚太战略是走进亚洲,进入东亚这个21世纪最有发展潜力的庞大的市场。俄罗斯人意识到,开发西伯利亚和远东,对于振兴俄罗斯经济至关重要,而“俄罗斯远东经济的顺利发展,只有在其通过与东北亚国家实行更紧密的经济一体化、加入世界经济关系体系的条件下才有可能。”俄罗斯把目光盯住了东亚经济实力雄厚的日本。俄罗斯试图绕过俄日关系中最棘手的北方领土问题,与日本先缔结和平条约或先开展全面经济合作。而日本则坚持认为,应当先归还北方四岛,然后再谈发展俄日关系方面的其它问题。从日本方面看,若俄罗斯肯在北方领土问题上让步,日本是十分愿意与俄罗斯改善关系的。俄罗斯不仅可为日本的资金提供出路,为日本的工业提供丰富的原料资源,而且在政治上日本还想利用俄罗斯来牵制中国。俄日两国虽然各有所需,但在北方领土问题上双方僵持不下,难以妥协,北方领土问题如同一道难以逾越的障碍,严重地影响了俄日双边关系的全面发展。1993年叶利钦总统访问日本,同细川护熙首相发表了《东京宣言》。《东京宣言》的基本点是,日俄两国立足于历史的、法律的事实,以两国之间已经达成的协议和制定的各项文件及法律与正义的原则为基础,解决择捉岛、国后岛、色丹岛和齿舞群岛的问题,早日缔结和平条约。叶利钦还提出了分五个阶段来解决的设想:一、确认存在领土问题。二、使北方领土成为便于日本企业进入的“自由工业区”。三、实现北方领土的非军事化。四、缔结日俄和平条约。五、最终解决领土问题。

  《东京宣言》虽然构筑了俄日两国间如何改善关系的基本框架,但《宣言》发表后,俄日两国在北方领土问题上都没有改变各自的立场,双方关系没有实质性的进展。俄日关系的发展处于停滞和冷淡的状态,这给俄日双方都带来了不利。在俄罗斯方面,受北约东扩的影响,叶利钦外交的重心正在向东方转移,而在这过程中,克里姆林宫希望日本在政治上也成为俄罗斯的重要伙伴。同时,俄罗斯的经济复兴迫切需要日本的资金和技术。对于目前的叶利钦政权来说,重建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经济是当务之急。1997年上半年,外国在俄罗斯的投资比上年同期增加了两倍,但是这些资金大部份投在莫斯科等欧洲部分。而外国在远东地区的投资却增长缓慢,原因之一是日本的投资较少,仅占投资总额的0.2%〔3〕。由于经济发展迟缓,俄罗斯远东等地的居民生活陷入困境,与中央政府的矛盾日益加剧。为了远东地区的稳定,叶利钦政府希望通过建立合资企业和鼓励日本投资等方式积极吸引日本参与俄远东地区的开发。此外,俄罗斯要参与亚太经济的开发,在亚太地区发挥更大作用,也需要日本的配合,而俄日关系的受阻使俄罗斯的目标难以实现。在日本方面,日本正从经济大国走向政治大国,倘若不解决俄日之间的领土争端和与作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之一的俄罗斯改善关系,那么日本想成为政治大国的“奢望”就会成为泡影,而且在经济上也会阻碍区域经济合作的发展。俄罗斯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并且在多年的经济动荡之后出现了稳定的迹象,这对缺乏资源并正在为产品寻找新市场的日本来说,俄罗斯是有相当吸引力的合作伙伴。

  正因为俄日双方看到了两国改善关系的紧迫性和利益需求的互补性,因而近年来,俄日两国开始不断向对方伸出“橄榄枝”。尽管领土争端尚未解决,但日本还是向俄罗斯提供了大约50亿美元的经济援助,这一事实意味着日本政府已经明显改变或实际上已经抛弃了它以前对俄罗斯“政治与经济不可分开”的战略〔4〕, 而向俄罗斯发出了改善关系的信号。1996年日本当时的防卫厅长官首次访问了莫斯科,同年俄罗斯国防部长对日本进行了回访。同年7月, 日本海上自卫队的主力护卫舰“鞍马”作为70多年来首次访俄的日本军舰,参加了在俄罗斯的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举行的纪念俄海军创建300周年的庆祝仪式。 1997年6月,俄罗斯太平洋舰队副司令率大型反潜舰访问日本,这是近100年来,俄军舰首次抵达日本访问。两国军舰的友好互访大大化解了俄日双方对峙和敌意的心理障碍。尤其自1997年春天以来,俄罗斯和日本都采取了一些积极行动来消除两国之间的冷淡关系。1997年3月, 日本政府表示,欢迎俄罗斯正式参加西方“七国集国”会议。作为回报,叶利钦表示支持日本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在经济上,1997年6月,俄罗斯第一副总理涅姆佐夫访问日本, 与日本签署了多项经贸合作协议。俄罗斯希望日本在能源、木材、水产、汽车和家电等领域对俄进行投资,并要求日本对伊尔库茨克的天然气开发给予合作。1997年7月,日本最大的汽车制造厂丰田汽车厂宣布, 它打算把莫斯科一个废弃的军工厂改造成一个小型卡车组装厂,这项投资达8600万美元。丰田汽车厂希望在未来两年内能生产出3000~4000辆汽车〔5〕。日本还对一个价值250亿美元的项目大量投资,即从俄罗斯的萨哈林岛开采石油和天然气。日本希望借此能摆脱对中东石油的依赖。尽管俄罗斯不健全的税制和法制以及俄罗斯对日民间债务问题仍然成为日本对俄投资的障碍,但俄日经济关系还是出现了明显升温的迹象。

  1979年11月初,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和日本首相桥本举行的“不结领带的峰会”为俄日关系的发展系上了新的纽带。叶利钦和桥本原则上同意于2000年签订俄日和约,并表示两国将按照1993年俄日《东京宣言》的精神,以国际法为基础,来公平解决北方四岛问题。双方还制定了“叶利钦—桥本计划”,该计划内容包括:首先要在鼓励投资问题上进行一系列合作;其次,日本帮助实现俄罗斯经济与世界经济体系接轨;对俄罗斯改革给予强有力的帮助;在对经理人员进行大规模培训方面双方进行合作;加强在能源领域的对话;加强在和平使用核能问题上的合作。叶利钦和桥本还决定在克里姆林宫与日本首相官邸之间设立“热线电话”。应该说,这次俄日两国首脑会谈,使俄日关系出现了一个历史性的转机,僵持了半个多世纪的俄日关系终于出现了解冻。但是,人们也不得不承认,俄日之间解决长期存在的领土问题难度还相当大。无论是俄罗斯政府,还是日本当局,他们在北方领土问题上的决策都受其国内民众民族主义情绪的严重制约。在领土、主权等问题上,任何当政者都不敢超越现实而过早地跨出一步。这一点,俄罗斯外长普里马科夫看得很清楚,他在接见日本新闻代表团时指出:“从各自国内的情况来看,(俄日)两国不会改变不同的主权立场,近期内解决(领土问题)存在很多障碍。”〔6〕

  俄日之间除了领土问题的纠葛外,还存在着捕鱼问题和战俘问题。捕鱼问题往往和领土问题相关,由于北方四岛的归属权尚未解决,因而日本渔船在北方四岛周边海域捕鱼时,往往遭到俄罗斯海上警备艇的枪击,造成日本渔民受伤。此外,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被关押在俄罗斯西伯利亚劳改营的日本人有50多万,这些日本战俘的安置问题还有待解决。值得庆幸的是,1997年7月, 俄日双方关于日本渔船在北方四岛周围水域捕鱼问题达成了框架协议,双方将各自关于北方四岛及其周边海域主权的主张部份搁置起来,摸索新的合作方式,从现实主义出发,取得了一致意见。〔7〕另外, 俄日之间还就拜竭北方四岛上的日本墓地和双方居民免签互访一事达成了初步协议。〔8〕可以说, 这些协议的达成是战后俄日两国在领土问题上长达50年之久的僵持关系摆脱对立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它为北方四岛问题的最后解决奠定了基础。

  当然,应当指出的是日俄关系之所以出现解冻,其原因除了上述两国各有政治、经济利益的需求以外,还有一个因素,就是牵制中国。日本对中国在亚太地区综合实力的日益增强相当关注,日本也有把俄罗斯当作一张“对付中国的牌”的想法。日本外务省人士曾表露:“日俄合作的一大战略意义在于,它将成为俄罗斯牵制中国和美国的‘日本牌’。”〔9〕在当今世界多极化趋势不断发展的情况下, 中美日俄四大国的关系错综复杂,它们之间既有共同的利益,又存在不同的分歧;既体现出相互依存,又表现出相互牵制,这正反映了世纪之交国际关系的新特点。

  三

  世纪之交的大国关系将继续得到调整,大国之间将建立各种形式的伙伴关系,从而使世界政治、经济新秩序的基本框架得以确立。俄日关系也将经过不断磨合,得到进一步的改善。在俄日关系的发展前景方面,笔者比较赞同日本国际研究中心木村教授的观点,即在未来一段较长时期内,旷日持久的俄日之间的北方领土问题将会得到解决。〔10〕理由如下:

  第一,北方领土的军事战略价值已经迅速减少。随着冷战结束,叶利钦称美国和日本为“伙伴”,鄂霍次克海和北方四岛的军事战略意义已经减小。另外,石油和其它燃料的缺乏,运输费用的高涨,将使未来在这些小岛上物资和兵员的供应与维持增加困难。而且,随着现代军事技术的进步,这些岛屿的价值已经变得累赘。考虑到这些变化,叶昨钦已宣布要加快减少在北方四岛军事存在的进程。1992年5月, 他向日本外交部长宣布,除了边界巡逻之外,他将加快制定计划使这些岛屿完成非军事化。这个步骤是“叶利钦解决北方领土问题五阶段计划”第三阶段“非军事化阶段”的一部份。尽管由于遭到俄军方的抵制,叶利钦提出的时间表被推迟,但总的进展仍将朝着非军事化方向发展。1993 年5月,俄罗斯外交部长科济列夫宣布,北方四岛的俄军已经削减30%,减少到7000人。

  第二,据日本木村教授称,现在住在北方四岛的居民中支持将这些岛屿归还给日本的占多数。1993年9月, 在叶利钦打算访问日本的消息宣布之后,在一次对色丹、国后和择捉3个岛屿的民意测验中, 发现支持归还岛屿的远远超过持反对意见的;28.9%的人支持“先归还两岛”的方案,43.4%的人支持归还所有四岛,因而总共达72.3%的人赞成“应归还”,而只有21.3%的人持反对意见。对目前岛上居民进行的民意测验所得出的这种结论的原因之一是这些岛屿的经济状况正在恶化。〔11〕岛上居民希望寻求来自日本的经济援助。

  第三,俄日两国正着眼于发展全面的双边关系,而北方领土问题将逐步成为“小异”。俄日两国已经了确立了在2000年签署和约的目标,双方决定采取一种全面、长远的合作态度。它们希望发展各个方面关系,包括安全、环保和能源生产等。它们希望在这些方面合作所取得的进展将能使两国更容易解决北方领土争端。如今俄罗斯有学者提出“两国一制”的设想,即将来北方四岛可以成为俄罗斯人和日本人互利生存的共管区,有争议的岛屿会使俄日双方增强团结而不是相互争吵。日本首相桥本也提出建议称,未来在解决北方领土问题时既不要有输家,也不要有赢家。〔12〕总之,俄日两国之间将求“大同”,存“小异”,不再过多地纠缠于北方领土问题,而更多地将眼光放到未来俄日关系的发展方面。

  第四,美国对俄日领土争端问题改持中立态度。在战后50年间,美国政府的立场一直是:“北方领土是日本的领土,支持日本的主张。”但是,美国政府关于北方领土问题的立场现在已发生很大变化,由过去“支持日本”变成了“中立态度”。例如克林顿总统说:“我们不关心北方领土问题,也没有经济利害关系。”这意味着美国事实上已经撤回了对日本要求“归还四岛”的支持。〔13〕美国在北方领土问题上的不插手和不干预,这将有利于俄日双方通过自行协商来解决此问题。

  俄日关系的改善从积极意义上说,这不仅符合俄日两国人民的利益,而且也有利于东北亚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并且在经济上也将给东北亚地区乃至整个亚太地区的区域经济发展注入新的活力。但是,俄日关系的发展将不会是一帆风顺的。前不久,一位西方外交官说:“想想日本公众对俄罗斯的态度:将很难找到一个比俄罗斯更受日本公众反感的国家了。无法想象,日俄两国会在不久的未来建立郑重的联盟关系。”〔14〕而且,目前俄日关系出现升温迹象,这主要是建立在叶利钦和桥本两位首脑个人的信任关系基础之上。一旦两位首脑中的任何一位“出了事”,那么这种关系改善的基础就有可能瓦解。同时,俄日关系的改善还取决于俄罗斯国内的政治稳定和经济发展;取决于俄日两国国内关于领土问题的舆论导向。倘若俄罗斯局势出现大的动荡或者俄日两国国内的民族主义舆论占了上风,那么北方领土问题的解决和俄日关系的进一步改善就将“遥遥无期”。再有,俄日关系发展的基础还比较薄弱。俄罗斯的目标侧重于经济,希望日本增加对俄投资,希望日本支持俄加入亚太经合组织。(1997年11月,俄罗斯加入了亚太经合组织。)而日本则主要谋求政治利益,希望俄罗斯支持它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两国各有所图,目标不一,因而未来双边关系的发展中仍有可能会出现不和谐的声音。

  总的来看,由于俄日两国在近代史上长期处于敌对状态,再加上俄日之间在领土争端上僵持时间太久,因而目前两国关系改善的热度还比较有限。倘若俄日关系要有突破性进展,尚需双方不断加温。我们对俄日关系的改善持欢迎态度,因为这有利于东北亚区域乃至整个亚太地区的和平、稳定与发展。但我们对俄日接近想要“牵制中国”这一点仍要保持高度警惕。

  注释:

  〔1〕〔4〕〔10〕〔11〕见[日]Hiroshi kimura:《叶利钦的访问与日俄关系的展望》,美国《东北亚研究》杂志(英文版)1994年第2期。

  〔2〕“潘朵拉盒子”一词来自希腊神话, 称宙斯命潘朵拉带着一个盒子下凡,潘朵拉私自打开盒子,于是里面的疾病、罪恶、疯狂等各种祸害全跑出来散播到世上。

  〔3〕见日本《东京新闻》97年8月27日

  〔5〕见法国《论坛报》97年7月30日

  〔6〕见日本《产经新闻》97年7月17日

  〔7〕据时事社东京97年7月18日电

  〔8〕见《俄罗斯报》97年8月13日

  〔9〕见日本《产经新闻》97年11月2日

  〔12〕据俄通社—塔斯社东京97年11月2日电

  〔13〕据时事社丹佛97年6月23日电

  〔14〕见美国《华盛顿邮报》97年5月30

推荐1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