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参加TPP的“内忧”与“外患”

全文总计 9675 字,阅读时间 25 分钟,快速浏览仅需 5 分钟。

英文标题:Japan's “Domestic Trouble” and “Foreign Aggression” in Joining the Negotiation of TPP

内容摘要:文章分析了日本参加TPP谈判问题所面临的困境及其对未来内政外交走向的影响。首先,在经济方面,日本因参加TPP谈判将面临是继续保护农业还是扩展制造业出口以振兴经济的矛盾;其次,在政治方面,由于参加TPP谈判日本将面临由于各利益集团冲突引起的国内政治矛盾;第三,在外交方面,因为参加TPP谈判,日本将与美国围绕以农业为主的市场开放的程度问题进行博弈,同时也陷入如何协调美国市场与中国市场的关系的矛盾。文章认为日本将不会在短期内解决这些矛盾,而只能在国内政界重新整合与国际格局进一步发展变化的过程中逐步得到解决。

关键词:TPP,利益链,“农协”,族议员,TPP,the chain of interest,agricultural society,member of tribe

GB/T 7714-2015 格式引文:[1].日本参加TPP的“内忧”与“外患”.[J]或者报纸[N].日本问题研究,(3):8-13

正文内容

   中图分类号:D5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2458(2012)03-0008-06

   2011年11月,日本首相野田佳彦在夏威夷宣布了日本将参加环太平洋经济合作协定(TPP)谈判。但是,野田的决断并不意味着日本国内围绕该问题的争论就此结束,正相反,由此问题引发的日本在经济、政治和外交上的矛盾并没有缓和。本文旨在分析野田宣布参加TPP谈判前后,日本面临的“内忧外患”局面及其对未来政策走向的影响。

   一、经济领域:促进出口与保护农业的矛盾

   长期的经济低迷,使日本历代内阁都不得不把走出经济困境作为首要任务,宣布参加TPP谈判,就是民主党政府出台的一项改善经济状况的重要措施。但是,TPP是一个高度自由化的框架协议,对日本国内各种利益集团的影响不尽相同,利益测算也各有所异,国内此举对于改善经济的效果的看法存有分歧。

   日本决定参加TPP谈判的基本考量。近年来日本企业为了增强国际竞争力,已经把工厂转移到国外,从而造成国内产业“空洞化”。日本的国际竞争力曾居世界首位,现已掉到27位;人均GDP也由世界第二,沦为第19位。在这种背景下,日本的TPP推进派希望通过参加这个多边经济合作框架能够扩大出口使日本经济出现转机。

   在宣布参加TPP谈判之前,日本一直力推建立自由贸易机制,目的在于为日本具有竞争实力的工业产品获得更有利的贸易环境。其中,FTA(自贸协定)和EPA(经济合作协定)都是日本积极推动的经济合作框架,其主要谈判对象国是亚太国家。日本试图利用亚洲贸易圈的35亿人口和亚太贸易圈的约40亿人口所蕴藏的购买力,“使之成为日本的‘内需’”①。但是日本所推进的FTA和EPA谈判却因为其对农业的保护政策进展十分缓慢,比如,全世界有大约两百多个FTA协议生效,日本从2002年与新加坡签订首个协议之后,只与东盟、智利等11个国家和地区签订了此种协定,其中还不包括主要国家和地区美国、欧盟和澳大利亚。所以,日本外相玄叶光一郎指出:日本如果继续如此“锁国”的话,日本的企业只有到海外去寻找生产据点了,日本产业的空洞化会继续加深。他还说“在缔结FTA协定问题上日本面临的竞争环境劣于韩国②。”

   在这种思考下,当美国提议日本应该参加TPP谈判之后,民主党政府决定跨越FTA和EPA直接进行TPP谈判。日本内阁府测算,参加TPP之后,10年以内日本的GDP将增加2.4万亿~3.2万亿日元。而经济产业省的测算则认为,如果日本不参加TPP的话,今后日本的GDP将有10.5万亿日元减少,还会有81.2万人的雇用人数减少。所以,日本这次借助美国的压力把目光转向TPP,希望跨越“自贸”谈判,早日从国际市场获得更大利益。

   最大的障碍是农业。但是,参加TPP问题并不像内阁府和经济产业省等积极推进派所预想的那样一片光明,因为TPP的一个基本原则是100%取消关税,而且农产品原则上也不作为例外处理。日本内部反对参加TPP谈判的势力认为,TPP不同于迄今为止日本积极推进的FTA,更不同于EPA,因为TPP不设例外,所以会给竞争力薄弱的日本农业造成严重打击,特别是农业大国美国和澳大利亚的廉价农产品涌入日本之后,成本昂贵的日本农产品根本没有招架之力。

   日本现在对其农业是采取保护的政策,以小麦进口政策为例便可一目了然。日本每年大约要消费600万吨小麦,其中九成是进口的,美国产占52%。日本的面包生产用的是加拿大小麦,拉面专门用从美国进口的小麦,乌冬面用澳大利亚进口的小麦。日本的小麦进口实际上是政府采购,关税为零,但是政府以高价卖给面粉加工商,政府每年从中获得大约1000亿日元的巨额利润,这些利润用于对农民的补贴。如果民间面粉加工商不从政府购买小麦,而是私自从外国进口的话,日本政府课以252%的关税。所以,几乎没有任何私人企业从外国进口小麦,小麦贸易实际上成了日本的“国家垄断贸易”。这就导致了日本面粉的价格大大高于国际市场(每公斤113日元)。如果食品制造者直接进口面粉,关税是250%,这样,民间进口面粉的渠道也被堵死了。最后,面类食品价格必然升高,负担当然转嫁到消费者身上③。

   至于日本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大米市场,其保护程度与小麦比起来更是有过之无不及,现在大米的关税是778%。根据农林水产省的计算,如果大米、小麦和牛肉等19个项目取消进口关税的话,日本每年将有4.1万亿日元农产品减产,其中一半是与日本人生活紧密相关的大米。

   日本维持这样的一个高价格,目的就在于保护国内农民的利益,但是,如果日本参加TPP,这种“国家垄断贸易”体制将被解体,这便是日本农业关系者极力反对日本参加TPP谈判的原因。为此,日本政府内部也有分歧,农林渔业和畜牧业的最高行政机关农林水产省有自己的评估,与上述内阁府和经济产业省的测算完全不同,他们认为,如果日本参加TPP,将有11.6万亿日元的损失和340万人的雇用减少④。农水省认为,如果日本参加TPP,美国、澳大利亚和东南亚的廉价农产品以零关税涌入日本,不仅是340万人失业的问题,就连日本的整个农业生产都将不保⑤。

   另外,根据日本各地方政府的测算,情况也大多不容乐观。比如,北海道认为如果日本参加TPP。道内主力产业农林水产和观光业将受到打击,每年将损失2万亿日元,雇用减少17万人⑥。岩手县的测算是它的大米和畜牧业将受打击,经济损失是2410亿日元⑦。宫城县的农业产量将减少58%⑧,等等。可见,农林水产省和各地方政府的测算远不像内阁府和经济产业省的测算那么乐观,这反映了日本内部在参加TPP谈判问题上围绕经济利益看法的分歧。

   TPP还损害日本的经济“利益链”。日本参加TPP谈判的阻力并不仅仅来自上述的农业领域,以农业为中心的经济利益链将受到打击也是不可忽视的因素。比如,日本的医疗和医保也将因参加TPP而被迫自由化,如果日本的医院实行股份制,日本的全民健康保险制度也将面临民间保险业的竞争,从而引起日本现有医疗和医保制度的混乱,所以,日本医疗业界反对参加TPP谈判。还有邮政保险和邮政储蓄也是日本政府不愿意放手的既得利益,如果实行自由化,将遭到国外资本的冲击,受到巨大损失。

   还有一点是TPP参加国的范围目前还极为有限,即便日本加入之后,也只有10个国家,加拿大加入之后也不过11个国家,而且亚洲的主要国家和地区中国、韩国、台湾都不参加。也就是说,TPP的参加国中除日、美两国之外,其他都是发展中国家或城市国家,又都是出口依赖型国家,市场极为有限。日本参加之后,不但自己的市场将遭受这些发展中国家廉价劳动力生产的廉价商品的冲击,而且日本地方政府还不得不开放公共事业市场,导致美国、新加坡等发达国家的外资中标日本的公共事业,使日本的地方企业受到挤压,特别是这些外资的利润不会回流到日本,从而影响日本地方发展的资金链循环。

   可见,反对派提出的这些预想的经济利益问题并不都是大米或者农业本身遭受打击的问题,它还涉及到了日本经济的各个领域的利益问题。也就是说,谈判过程中,如果日本政府不能在制造业和农业之间维持平衡,特别是为“孱弱”的以农业为核心的利益链寻找到一条生路,那么这个谈判就必然要遇到阻力,日本政府将很难摆脱参加TPP谈判带来的这些伴随经济利益的矛盾。

   二、政治生态:利益冲突酝酿重新组合

   经济利益决定了政治的走向,由于TPP问题的提出,与经济密切相关的政治因素暴露出来。经济测算的背后其实存在着日本政治的博弈,它必然影响着日本政治的走向。

   民主党要挖自民党的墙角。TPP对日本的国内政治产生了重大影响。比如,自民党与农民有历史性渊源,很大程度上代表农民利益集团的利益。日本明治维新以后,逐渐由藩阀政治向天皇中心的权威体制转变,期间,逐渐形成了由元老控制并独立于各政党之外的官僚阶层。上世纪20年代,立宪政友会首创内阁制,为了对抗强大的官僚阶层,他们与维新后的失意阶层地主合作,开创了日本政党政治的先河。战后的自民党便是这个立宪政友会的延续,由于历史原因这个党也与日本农民(主要是地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又因为战后的农地改革并不彻底,所以在日本形成了小规模的地主群,他们还建立了实力强大的压力集团“农协”(全国农业协同组合中央会),维持着高额的大米价格和土地固定资产税减免特权,并成为了自民党的主要支持团体。

   除了“农协”,自民党还受其他保守的利益集团的控制。“族议员”是各种既得利益者在政界的代表,日本的道路建设、邮政保险、文教和医疗等领域都在政界有自己的代表,并在政党内形成了众所周知的利益“代言人”,俗称“族议员”。“族议员”主要包括农水族、道路族、邮政族、文教族和厚生族等五种政治势力。比如,自民党的每个派阀都有这五种“族议员”存在,他们是各利益集团的代理人。另外,“五族”的利益还是相互补充和交叉的,比如,邮政储蓄的额度放宽,可以为财政当局运用资金修建公路等基础设施提供方便,而基础建设中大多要占用地主手中的土地,其中的利益可想而知,这就是所谓的“五族共和”。

   本来,“五族共和”未必能代表日本普遍的社会阶层,特别是在农业人口已经占少数的日本,类似“农协”的压力集团也不应该具有强大的影响力,但是,由于它们都具有强力的组织性,特别是在政界又都有自己的代理人,因此它们便能够操控日本政治。更重要的是日本的投票率很低,在国民参政方面是发达国家中最低的,所以,日本的政治家,特别是“族议员”,或是由“农协”,或者由医师会、工会、日教组、创价学会等利益集团支持而当选,并为这些集团谋取利益。这就是以农业利益集团为核心的“组织票”在日本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并影响了日本的政治,也阻碍了日本参加TPP谈判进程的原因。可以说,在很大程度上民主党领导层决定参加TPP谈判,其实是在挖自民党的墙角。

   各政党内部斗争的反应。除了民主党与自民党两大政党的权力争夺之外,在参加TPP谈判问题上,以农业为核心的各种既得利益集团对以制造业为核心的TPP积极参加派也形成了巨大的政治压力,各政党及其党内各派由于所代表的利益集团不同,从而使日本政治全体都围绕这个问题出现了分裂。

   执政党的“分裂”。日本政府和执政党民主党的领导层,得到“经团联”等经济界(特别是产业界)的支持,是积极派推进日本参加TPP的,首相野田佳彦、官房长官藤村修、前首相菅直人、干事长舆石东、政调会长前原诚司、前官房长官仙谷由人、参议院总务委员会委员长藤末健三等人是积极推进派的代表。但是民主党内反对派势力也十分强大,反对派主要议员有从自民党分离出来的前干事长小泽一郎、党内元老渡部恒三、前首相鸠山由纪夫、前外相田中真纪子等(他们都是从自民党中分离出来的政治人物)。其中,内阁成员中也有反对派,比如农林水产大臣鹿野道彦就持反对立场,他也是民主党内反对日本参加TPP谈判的最主要代表人物。反对派认为,民主党领导层的决定不仅损害了自民党的利益,而且也损害了从自民党分裂出来的以农业利益集团原为基础的派别的利益。所以,反对派成立了“慎重考虑参加TPP之会”,会长是前农林水产大臣山田正彦,有200多名议员参加。党内的反对不可忽视,比如,“农协”于2011年10月25日,向国会众参两院议长提交了1份有1100百万人署名的“反对参加TPP请愿书”,国会议员中有356人联名成为这份请愿书的介绍人,民主党中有124人参加“联名”⑨。

   在野党的“分裂”。“大家党”与农业团体的关系不甚密切,所以表示赞成日本参加TPP谈判,但是其他党各基本上都持反对意见。比如,公明党主张坚决维护日本的传统食文化,有25名议员参加了“农协”的请愿书“联名”。日本共产党认为参加TPP将严重破坏日本的农林水产业,影响震后重建,共产党委员长志位和夫带头参加了“农协”的请愿书“联名”活动。社民党设立了“慎重考虑参加TPP之会”,以党首福岛瑞穗带为首的全体社民党议员都参加了“农协”的请愿书“联名”。日本奋起党的态度有点模糊,但是其党首平沼赳夫坚决反对(平沼也是从自民党分离出来的政治人物)。日本新党党首田中康夫认为中国作为日本最大的贸易对象国,不参加TPP,如果中国与欧盟签订FTA协议的话将对日本的国际贸易十分不利,所以,他坚决反对日本参加TPP⑩。

   最大的在野党自民党虽然整体上是反对参加TPP的,但是内部意见也存在分歧。赞成派以前干事长中川秀直为首,他们认为日本可以借参加TPP之机,进行农业改革,促进农产品出口,实现贸易自由化和振兴农业的目的,所以参加TPP未必对日本不利。前政调会长石破茂、前外相川口顺子、河野太郎、小泉纯一郎的儿子小泉进次郎等亲美派也赞成日本参加TPP。但是,如上所述,自民党毕竟基本上是代表“农协”利益的政党,所以,反对派居多数,如党内元老前首相森喜朗、前外相町村信孝、大岛理森、加藤紘一等著名政治人物都属于反对派。特别是从参加“农协”提交的请愿书联名来看,党内有166人参加联名,占该党两院议员总数的82%,可以认为事实上该党反对日本参加TPP者占压倒性多数。

   除了各政党的“分裂”之外,对政治有影响的地方政府、媒体和学术界也出现了“分裂”。根据日本共同新闻社的问卷调查,在各地方政府中有6名地方长官表示赞成,明确提出反对的有14人,不明确表态者有27人(11)。在日本社会有较强影响力的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表示反对日本参加TPP。可见,围绕参加TPP谈判问题,日本政界出现了严重的分裂,并且成了日本政界重组的一个重要原因。

   三、外交战略:中美之间平衡难觅

   野田内阁为何要冒政治风险把这个存在严重分歧的话题提到议事日程呢?原来,这个问题还与日美关系有着密切的关联,特别是与21世纪日本外交的战略选择有着密切关联。

   利用TPP改善日美关系的矛盾。奥巴马上台以后,为了使美国经济走出困境,制定了五年内出口增长一倍的政策,目的在于以此来拉动产业复兴,增加就业,缓和社会矛盾。日本对美国来说,其市场开放的潜力非常大,奥巴马政府看重TPP框架的背景也就在这里。所以,2011年9月21日,日美首脑会谈,奥巴马对野田说:“你们在推行中日韩、欧盟的关系,没有参加TPP谈判余地了吗,请认真考虑一下”(12)。从而,明确给日本下达了“指示”,这其实是野田内阁继菅内阁之后继续推进TPP谈判的真正原因。

   奥巴马的“指示”虽然是野田内阁宣布参加TPP谈判的借口,但是也有外压成分。因为日美经济并不互补,而是相互冲撞。日本参加TPP的动机也是要利用国际市场促销自己的工业产品。本来日本鉴于保护农业等领域的需要并没有急于参加TPP,但是,由于奥巴马的要求,也就不得不克服国内各利益集团的阻力宣布了参加TPP谈判。事实上野田政权继菅政权之后表示参加TPP谈判也是改善日美关系的重要环节(13)。另外,野田内阁还有一个考虑,那就是希望通过TPP这样的多边谈判框架缓解美国要求日本开放市场的压力。日美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经常在经济领域发生摩擦,但总是日本受到美国的压力,美国要日本扩大内需,结果大多是日本做出让步。但是日本的外向型经济直到今天都没有什么本质上的改变,日本外务省认为,此次TPP谈判是一个多边谈判,日本希望与其他国家一起迫使美国让步(14)。

   日本外相玄叶光一郎指出,日本并不是突然一步到位参加这个零关税的协定,而是先与各国就FTA和EPA问题谈判,可以逐步提高自由化程度,设置例外品目逐渐使国内调整以适应非关税要求。比如,美韩之间的FTA协定就把大米列为例外项目;美澳之间的自由化程度可谓比较高,但是仍然有例外项目。参加TPP之后,美澳之间的例外项目被认为将继续保留。有鉴于此,日本的打算是先与各国分别进行FTA谈判,然后再进行TPP谈判,这样要求保留例外项目会容易一些,所以,野田宣布参加TPP谈判也是解决日美经济摩擦的一个战略。

   但是,日本的打算显然是一厢情愿的。日本宣布参加谈判之后,围绕TPP问题的日美分歧也随之产生,比如,2011年11月1 5日,两国首脑会谈后,野田在参议员预算委员会上提到TPP问题时说:“(日美的)基本方针中提到对于敏感商品适当考虑,以所有商品为谈判对象,通过谈判实现高水平的经济合作。”野田显然是考虑到国内反对派的情绪,强调了“敏感商品的适当考虑”,说有可能要求对一部分商品实行例外对待,还说这是政府见解。

   但是,对于野田的谈话,美国政府发表的声明却说日本保证了参加所有商品和服务项目贸易自由化谈判,这等于在反驳野田的讲话。对此,日本外务省要求美国进行订正,认为日本并没有表示参加所有项目的谈判,但是美国拒绝进行订正,认为美国的理解并没有错误。美国还明确指出日本牛肉、邮政和汽车市场是闭锁的,应该开放。2012年4月日本民主党、自民党和公明党就修改邮政民营化法律达成协议,取消了邮政保险和邮政储蓄股票的全部出售义务,立即引起了美国人寿保险和商工会所的抗议,美国政府也指出这是日本给市场开放设置障碍的象征。今后美国要求日本继续加大开放农产品、保险和汽车等领域幅度的呼声将越来越高。

   围绕参加TPP问题,日美之间的主要分歧在于,美国要求日本参照国际标准对汽车进口进行安全认证,实际上是要求日本放宽进口标准,而日本则认为,美国车卖不出去的原因是车的质量,而不是认证手续。美国要求开放所有商品的关税壁垒,实际上是要求取消日本对大米等农产品的高额关税,对此,日本正在努力要求对农产品进行例外考虑。美国要求日本按照国际标准进口美国牛肉,但日本只同意将月龄20个月以下调整到30个月以下。两国的博弈将不会在短期内有所缓和。

   TPP问题使日本对华政策陷入矛盾。TPP同时也是美国面对日益在经济和军事领域崛起的中国,企图在经济领域拉住日本,掌握自己在亚太地区,尤其是东亚地区主导权的又一手段。针对中国影响力的增强,美国除了在军事战略上拉拢日本牵制中国之外,还在多边经济合作领域编织包围网,TPP就是其中重要的一环。到目前为止,美国参加亚太经济合作的主要方式是重视APEC平台,为此,他们还提出了实现“FTAAP(亚洲太平洋自由贸易圈)”的目标。而对于中国来说,从现实的观点看,“10+1”、“10+3”和日本推动的“10+6”才是实现的经济合作构想。于是,形成了中美在亚太多边经济合作框架问题上的大博弈。

   日本在中美博弈的背景下,必然要做出选择,如上所述的民主党执政团队关于参加TPP谈判的决断,就是日本亲美派做出的选择,也就是说,野田政权在多边经济框架架构方面站在了美国一边。从安保领域的角度,亲美派认为日本自然要加强与美国的合作,而这种合作自然应该包括经济领域。亲美的TPP积极参加派学者甚至认为,TPP是日美经济安保,是美国主导的对华包围网中的重要环节。比如,野田内阁的首相辅佐官长岛昭久就认为,应该从日美共同构建亚太秩序的角度看TPP问题,他认为日美两国都是经济大国,以这两个国家为中心,建立TPP的规则,参加的国家越多,对于周家目标和战略意图不明确的中国就是一种规则约束(15)。

   但是,日本也清楚如果过于配合美国的战略,可能在经济上处于不利地位,因为现在日本最大的出口对象国已经不再是美国,而是中国。即使日本参加TPP,日本制造业的出口也不会有明显的增加,可以说,参加TPP也许会让日本陷入无法在中美之间维持平衡关系的困境。因此,TPP积极派玄叶光一郎也表露过这种探索的意向,他在去年APEC部长级会议上说:推进TPP,最好应该同时促进复数经济合作,“10+3”也是一种“探索”。野田也强调说:日中两国的合作对地区与世界的稳定与繁荣有重要意义(16)。可以看出,日本亲美派在积极配合美国主导的TPP的同时也试图避免与中国发生决定性对立(17)。当然,现在的状况是,日本已经陷入了在参加TPP谈判的同时却要维持中日之间的战略互惠关系的外交矛盾,比如,日本一边与美国谈判参加TPP问题,一边参加中日韩合作就是这种矛盾的表现。

   本文围绕日本参加TPP问题的经济、政治和外交矛盾简要分析了日本面临的“内忧”与“外患”,笔者认为这些矛盾都是日本在21世纪国内外形势变化的背景下所面临的尖锐矛盾的具体反映。TPP所反映的经济全球化趋势迫使日本必须开放市场,但结果必须是让毫无竞争力的农业经受自由竞争的洗礼;经济基础的减弱必然撼动日本既存政党及其各政治派别的基本结构,日本的政治生态将会在TPP的冲击下发生重组,(加上野田政府最近执意推行增加消费税政策引起的政治震荡)日本政界重新组合已经不可避免;而围绕TPP问题的日美关系与中日关系则反映了日本在新世纪外交战略选择上的矛盾性,如何在中美两国之间找到自己合适的位置,当然取决于亚太格局进一步演化。笔者认为,这种国际大环境的变化是影响日本外交摆脱这些矛盾的关键因素。

   注释:

   ①【日】玄叶光一郎:「TPPを奇貨にFTA交涉を加速化すゐ」,《VOICE》,January,2011,第96-97页。

   ②【日】玄叶光一郎:「TPPを奇貨にFTA交涉を加速化すゐ」,《VOICE》,January,2011,第96-97页。

   ③「小麦の‘国家貿易’は崩壊?」【日】《朝日新闻》,2011年12月1日。

   ④【日】内阁官房「EPAに関すゐ各種試算」,平成22年10月27日,http://www.npu.go.jp/policy/policy08/pdf/20101027/siryou2.pdf.(上网时间:2011年12月20日)

   ⑤浜田和幸:《恐ゐべきのTPP正体》,角川マ一ケティンゲ,2011年,第130-142页。

   ⑥【日】北海道官厅网站「TPP(環太平洋パ一トナ一シップ協定)にょゐ北海道への影響試算」http://www.pref.hokkaido.lg.jp/ns/nsi/tppsisan.htm.

   ⑦「TPPの影響2410億円 県試算、間接的マィナス計上」,《岩手日報》,2011年10月27日。

   ⑧「宫城県内の農業產出額58%減 TPP試算」,《河北日報》,2010年11月17日。

   ⑨【日】森岛賢:「TPP反対の請願を過半数の国会議員が紹介」,《农业协同组合新闻》,2011年12月21日,http://www.jacom.or.jp/column/nauseiron/nouseitonl.11027-15265.php.

   ⑩【日】田中康夫:「TPPは貿易阻害協定だ」,《日刊ゲンタイ》新党日本网站:http://www.nippon-dream.com/?p=5707.

   (11)【日】共同通信社网站,「TPP交涉、賛成は6知事 全国緊急アンケ一ト」,http://www.47news.jp/CN/201110/CN2011102801001028.html.

   (12)「米大統領:TPP参加を野田首相に迫る 首脳会談で」,【日】《每日新闻》,2011年10月12日。

   (13)「野田首相:TPP交涉参加、米大統領に表明、国際舞台で初」,【日】《每日新闻》,2011年11月13日。

   (14)「野田首相:TPP交涉参加、米大統領に表明、国際舞台で初」,【日】《每日新闻》,2011年11月13日。

   (15)「クロ一ズアップ2011:せめぎあぅ米中「アヅア太平洋」狙い」,【日】《每日新闻》,2011年11月13日。

   (16)「クロ一ズアップ2011:東アヅアサミット 米中、対立と依存」,【日】《每日新闻》,2011年11月20日。

   (17)「クロ一ズアップ2011:せめぎあぅ米中「アヅア太平洋」狙い」,【日】《每日新闻》,2011年11月13日。

参考文献

[1][日]玄叶光一郎.TPPを奇貨にFTA交涉を加速化する[J]VOICE,2011(1).

[2][日]浜田和幸恐.ゐべきのTPP正体[M]角川マ一ケティンゲ,2011.

推荐1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