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资会计所巨头正面临“诚信软肋”

全文总计 1688 字,阅读时间 5 分钟,快速浏览仅需 1 分钟。

内容摘要:近年来,外资会计师事务所在中国市场的业务狂飙突进,普华永道、毕马威、德勤、安永这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不仅业务收入已占据国内审计市场的半壁江山,垄断了我国所有海外上市公司和跨国公司在中国公司的审计业务,而且吸引了大量国内注册会计师人才。  “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可以

GB/T 7714-2015 格式引文:[1].外资会计所巨头正面临“诚信软肋”.[J]或者报纸[N].证券日报,(415):C①

正文内容

  近年来,外资会计师事务所在中国市场的业务狂飙突进,普华永道、毕马威、德勤、安永这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不仅业务收入已占据国内审计市场的半壁江山,垄断了我国所有海外上市公司和跨国公司在中国公司的审计业务,而且吸引了大量国内注册会计师人才。

  “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可以说是一块金字招牌,象征的是诚信。想借助其信誉在国际市场和市场经济中建立信誉的中国企业对他们寄予厚望,政策的倾斜更促使他们在中国内地的业务发展迅速。但一系列事实证明,这些巨头并没有提供与其高额收费相符的高质量服务。

  早在2001年,毕马威因在锦州港案件中涉嫌财务造假在中国成为被告,开创了中国证券市场的3个第一,引发了社会对外资会计师事务所的重新认识:一是中介机构、会计师事务所在证券民事赔偿案中首次成为被告;二是境外机构在此案件中首次成为被告;三是国际著名的会计师事务所首次在华成为被告。

  2005年发生的两件事再次引发了业界对外资会计师事务所的质疑:科龙造假和普华永道被责令整改。

  经中国证监会调查,广东科龙电器股份公司存在财务造假的事实,前董事长顾雏军已经被逮捕。尽管案情还没有详细公布,这一事件已导致科龙的控制权易手。而当初作为科龙财务报表审计机构的德勤华永也被业界质疑:2001年,“ST科龙”全年净亏15亿多元,担任审计的安达信(当时“五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后破产)给出了拒绝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顾雏军的格林柯尔2001年底入主科龙,随后3年来一直由德勤为其审计,而在科龙电器2001年末的资产价值不确定的情况下,德勤华永给出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此后,德勤继续对科龙2003年的年报出具了“非标准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2005年5月,科龙危机爆发,随后德勤宣布与科龙解除业务关系。

  2005年7月28日,财政部公布例行的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公告,普华永道被责令整改。财政部的检查发现,上市公司“黄山旅游”2002年投入4400万元用于证券投资,至2004年3月全部处置后亏损1852万元,该事项未在2002、2003年报中如实反映。普华永道中天已为该公司提供了8年的审计服务,一直出具“标准无保留意见”报告。事发后,普华永道中天主动解除了与黄山旅游的2004年审计聘约。

  不少专家认为,不能盲目信任“四大”。2002年,当时“五大”之一安达信因陷入美国安然财务丑闻而宣告破产,引发了会计师行业的信任危机。当时的安达信执行总裁贝拉迪诺曾说:“我们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陷入这种困境的会计师事务所。”

  业内专家指出,国内违规成本太低,是外资会计师事务所在中国频频出事的重要原因。在美国一旦出现会计审计问题,有关监管机构将按法规进行严惩,股民也利用法律武器讨回自己的损失。上世纪80年代的国际商业信贷银行倒闭案,使卷入其中的普华永道支付了1亿多美元的赔偿。但在中国,由于相关法律的不健全,会计师事务所遭到起诉的案例很少。我国政府部门对会计师事务所违法行为所进行的裁决和处理,偏重于行政处罚。此外,投资者的法律索赔成本十分高昂。

  业内人士指出,其他国家和地区引进外资会计师事务所时,都会设置一些门槛。比如台湾对外资会计所进行较为严格的限制,外资所的会计师必须考取当地的资格后才能执业。印度除此以外,还要求外资所做上市公司业务后须经本土所复核。日本、韩国等国家也是对本地的会计师事务所采取保护措施。

  因此,专家建议,应当废除超国民待遇的相关文件,完善国外会计师事务所在国内业务的报备工作,给予国内外会计师事务所平等竞争的平台。对于银行、国有企业等审计工作,没有必要强制外资所进行“复核”,既然进了市场,就让市场竞争来选择。给予国内外会计师事务所平等竞争的平台。鼓励国内会计师事务所与国际知名会计师事务所进行交流学习。

  同时,加强会计师事务所的管理,把诚信档案与行业的监管和资格管理结合起来,将诚信档案记录作为业务考核和资格管理的重要依据,加大注册会计师的个人责任,提高其独立性和风险意识,从而增加注册会计师遵守职业道德的压力。有针对性地强化惩戒措施,建立会计师事务所和注册会计师诚信档案。

推荐1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