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题”:该何时准备找工作?

全文总计 1666 字,阅读时间 5 分钟,快速浏览仅需 1 分钟。

内容摘要:有意思的是,在经团联公布公司“选考解禁”的同一天,已经有很多学生们拿到了公司的offer。

GB/T 7714-2015 格式引文:[1].“难题”:该何时准备找工作?.[J]或者报纸[N].第一财经周刊,(201821)

正文内容

  对很多日本大公司的HR来说,每年有两个重要节点,一是意味着公司可以开始向学生宣传招聘信息的“宣传解禁日”,二是“选考解禁日”,指的是公司可以通过考试与面试的方式开始甄选学生。

  2018年6月1日就是预计于2019年毕业的学生的“选考解禁日”,在此之前的3月1日则被定为“宣传解禁日”。但这两个日期并不固定,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以下简称“经团联”)每年会发布一个“指针”,规定两个具体解禁日期。但无论如何变动,公司与学生正式达成具有法律效力的工作offer协议“内定”,必须在毕业年度的10月1日以后——日本的一学年为当年4月至来年9月。

  2014年以前,经团联曾规定12月宣传解禁、4月选考解禁——这意味着公司可以在大学生大三下学期就开始宣讲,待他们升上大四后开始甄选考试。日本政府对此表达过不满:这种早早让学生找工作的做法会影响学生的学业,因此2015年曾改为3月宣传解禁、8月选考解禁,此后又将选考提前到6月。

  这样一个就职指针由经团联发布也有其历史缘由。日本经团联成立于二战后,旨在重建、恢复日本经济,会员公司们担负着业界调查与政策提案的职能。它在日本政治、经济业界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日本有代表性的1376间公司都参加了这个组织,其中不仅包括人们熟知的索尼、日立、各大商社,也包括各大金融机构,也有一些外资公司的日本分公司——比如苹果日本、Twitter日本等,也位居会员之列。在官网上,经团联这么跟会员们形容加入的好处:可以让公司的意见更有可能进入政策提案,更快获得更多经济与产业信息,以及建立会员网络。

  因此,当经团联这样的机构与政府合意、出台“就业指针”时,后者就成了在某种程度上约束会员公司的一个条款,但由于并非正式法规,所以对违反者没有惩戒措施,公司更担心的是违反条款对声誉的损害。另一方面,同时开始招人,也可以在某种程度上为公司节省成本。

  可问题是,如今的日本商业社会,不再仅仅由传统大公司把握一切资源。日本互联网公司乐天(Rakuten)甚至在2012年退出了经团联,创立了另一个新的经济联盟。而且,越来越多的外资公司、初创企业并非经团联会员,并不受这一指针约束。它们可以选择自己觉得合适的时期去学校争抢人才,有些会比经团联的解禁日期更早就开始宣讲,有些公司一年也不限于一次公开招聘。

  这也让经团联的大公司特别紧张——人才争夺战一直在提前,自己却受到指针的约束。那么你应该想到了公司的应对之策:以实习、沟通会等名义吸引学生,然后开辟一条通往就职的特殊甄选道路。另外,根据日本就职信息服务公司Disco在2017年对日本1339家主要公司的调查,6月前就开始提前面试的公司占85%。

  很多公司在用更形式化的做法去应对“6月选考解禁”这一指针。一个2017年拿到金融公司offer的早稻田大学毕业生曾表示,5月就已经参加过多次面试,拿到了offer,6月1日那天再去面试,仅仅是跟面试官握了个手。而且让大公司们更紧张的是竞争对手的动向——如果它们动得更早,那么来年自己的压力也会变大。

  对日本学生们来说,虽然竞争仍然激烈,就职的大环境却已经宽松许多。日本厚生劳动省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2018年毕业生的“就职内定率”(拿到offer的比率)达到97.6%,这是自1997年开启毕业生调查以来的最高数据。日本就职信息服务公司Disco也指出,2017年日本毕业生(含大学、研究生、专科院校等)平均参加45.8个公司组织的资料申请,要知道,2010年“就职冰河期”时日本毕业生平均要递交75.7份申请。毕业生们参加的公司宣讲会数量也从2010年的平均25家降到平均17.8家。即便如此,学生们也已经习惯,以3月“宣传解禁”推算,如果要选择实习这条“捷径”,可能需要提前大半年,从大三就开始搜集信息寻找目标公司了。

  所有人都对“就职解禁”心照不宣,无论是学生还是公司,都早早做好了准备。至于那个形式化的“指针”,它更多像是一声令下,在3月,它意味着更多竞争浮出水面,至于6月,那就是offer的收获季节。

推荐1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