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从价值增殖过程的观点得出的生产劳动定义剖析

全文总计 12936 字,阅读时间 33 分钟,快速浏览仅需 7 分钟。

内容摘要:经济学界长期流行着对马克思的生产劳动理论的重大误解,认为非物质生产的劳动即服务劳动也可以成为资本主义生产劳动,会有这种看法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误解了马克思从价值增殖

GB/T 7714-2015 格式引文:[1].马克思从价值增殖过程的观点得出的生产劳动定义剖析.[J]或者报纸[N].华侨大学学报:哲社版,(03):9-17

正文内容

  经济学界长期流行着对马克思的生产劳动理论的重大误解,认为非物质生产的劳动即服务劳动也可以成为资本主义生产劳动,会有这种看法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误解了马克思从价值增殖过程的观点得出的生产劳动定义①。我们剖析这个定义,会有助于上述难题的解决。

  一、生产劳动是生产剩余价值的劳动

  斯密对生产劳动理论作了重要的科学贡献,他把生产劳动看作限于物质生产的劳动的范围,并且实际上把资本主义生产劳动看作出现于资本主义生产过程中的劳动,从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观点得出生产劳动是生产剩余价值的劳动的定义。然而他不能科学地阐明这个定义,并且把它和从一般劳动过程的观点得出的生产劳动是生产物质产品的劳动的定义混淆起来。②

  马克思把政治经济学建立在唯物史观的基础上,就能够变革斯密的上述生产劳动定义。按照唯物史观的基本原理,人们进行的物质资料生产是社会生活的基础。由此可以引伸出政治经济学是研究支配人类社会中物质资料生产和交换的规律的科学,这就决定了政治经济学所考察的社会经济过程的生产只限于物质资料的生产,因而就要认为政治经济学及其生产劳动理论是以具有一定社会性质的物质资料生产作为出发点。马克思《资本论》的出发点是物质的商品,《资本论》的重要组成部分的资本主义生产劳动理论的出发点是物质的商品生产的劳动。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考察的一般生产劳动只限于物质产品生产的劳动,资本主义生产劳动也被看作只限于资本主义物质的商品生产的劳动。③他从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观点得出资本主义生产劳动是“劳动能力出现在资本主义生产过程中所具有的整个关系和方式的简称”的科学定义,④并且由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价值增殖过程的观点得出生产劳动是生产剩余价值的劳动的定义。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尤其是第四卷和《直接生产过程的结果》中经常阐述生产劳动是生产剩余价值的劳动的定义。马克思指出:“因为资本主义生产的直接目的和真正产物是剩余价值,所以只有直接生产剩余价值的劳动是生产劳动。”⑤马克思在这里所说的资本主义生产的目的和真正产物是剩余价值,实际上是指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增殖过程的目的或其产物,马克思这里从资本主义生产目的得出的上述生产劳动定义,实际上又是从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价值增殖过程的观点得出的生产劳动是生产剩余价值的劳动的定义。

  马克思还论述了生产剩余价值既然是资本主义生产的特征,因而为资本生产剩余价值就成为资本主义生产劳动的特性或决定性特征,因此使劳动在资本主义生产体系中打上生产劳动的印记的不是劳动的具体性,不是劳动的使用价值,而是由“这种劳动作为创造交换价值的因素的性质决定的,是由这种劳动固有的抽象劳动的性质决定的;但是,问题不在于劳动一般地代表着这种一般劳动的一定量,而在于劳动代表着一个比劳动价格即劳动能力的价值所包含的抽象劳动量大的抽象劳动量。”⑥换句话说,是劳动能为资本生产剩余价值决定的。

  马克思论述了资本主义生产劳动的生产剩余价值的特性和物质规定性毫无关系,它“只表现一定的社会生产关系。”⑦价值是物化的抽象劳动,剩余价值是物化的剩余劳动,它们都包含在资本主义物质的商品中,然而它们本身不包含任何物质因素。只有从劳动过程方面看,商品才作为商品体出现在我们面前,要是从价值形成过程,从商品交换价值方面看,商品就不是作为商品体出现在我们面前,而是被看作是一个“想象的即纯粹的社会存在形式。”⑧从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价值增殖过程方面看,包含有剩余价值的商品出现在我们面前的,也只是一个想象的即纯粹的社会存在形式。因此,“价值只不过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⑨商品价值本身“连一个物质原子也没有。”⑩剩余价值是资本主义商品价值所分解出来的一部分,因而剩余价值也只表现社会生产关系,它本身也无丝毫物的因素。生产剩余价值的资本主义生产劳动的特性就与劳动的物质规定性毫无关系,只是表现一定的社会生产关系。马克思指出,生产劳动是生产剩余价值的劳动的定义“不是从劳动的物质规定性(不是从劳动产品的性质,不是从劳动作为具体劳动所固有的特性)得出来的,而是从一定的社会形式,从这个劳动借以表现的社会生产关系得出来的。”(11)生产剩余价值的“劳动作为生产劳动的特性只表现一定的社会生产关系。”(12)

  生产剩余价值是资本主义生产劳动的特性,它就应该作为划分生产劳动和非生产劳动的标准。对于资本主义生产劳动和非生产劳动的这种划分本身“既同劳动独有的特殊性毫无关系,也同劳动的这种特殊性借以体现的特殊使用价值毫无关系。(13)因此,区分某种劳动是否资本主义生产劳动,是看它是否具有为资本生产剩余价值的生产劳动特性,而不是看它是否生产物质产品。如果生产物质产品的劳动不能够成为生产剩余价值的劳动,就不能够具有资本主义生产劳动的特性,虽然生产了物质产品,还是非生产劳动。非物质生产的劳动不能够成为资本主义生产劳动,是因为没有出现在资本主义物质的商品生产过程中生产剩余价值,从而不可能具有资本主义生产劳动的特性。

  有些同志把生产剩余价值的资本主义生产劳动的特性看作是资本主义生产劳动的全部含义,因而认为非物质资料生产的劳动只要能为资本生产剩余价值,也是资本主义生产劳动。他们会把生产剩余价值看作资本主义生产劳动全部含义的一个原因,是误解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生产劳动和非生产劳动的区分是根据社会生产关系而与劳动的物质规定性没有关系的论述。在他们看来,资本主义生产劳动和非生产劳动的区分既然是和劳动的物质规定性毫无关系,那未,非物质生产的劳动也可能成为资本主义生产劳动,因而马克思认为“不但生产物质资料的劳动既可以成为生产劳动,也可以成为非生产劳动,非物质生产的劳动同样既可以成为生产劳动,也可以成为非生产劳动。”(14)他们不了解马克思前面那段论述不是以生产劳动的全部含义,而是只以生产剩余价值这一资本主义生产劳动的特性区分资本主义生产劳动和非生产劳动,这当然就只是根据资本主义生产关系,而与劳动的物质规定性毫无关系。那种由马克思的前面那段论述引伸出资本主义生产劳动定义只是由一定的社会生产关系得出的、而与劳动的物质规定性毫无关系的结论,把资本主义生产劳动的全部含义说成只是生产剩余价值,这种说法欠妥。必须把资本主义生产劳动的特性和资本主义生产劳动的全部含义区分开。马克思把生产剩余价值看作资本主义生产劳动的特性,资本主义生产劳动的全部含义则被看作包括生产剩余价值和生产物质产品。有些同志会把生产剩余价值看作资本主义生产劳动的全部含义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不了解马克思把生产价值的劳动看作限于物质生产的劳动,只有生产物质产品的劳动才可能成为生产价值和剩余价值的劳动,因而资本主义生产劳动的全部含义,不可能只是生产剩余价值的劳动,资本主义生产劳动除了具有生产剩余价值的特性以外,必定还是从资本主义劳动过程的观点得出的生产劳动是生产物质产品的劳动,作为补充的定义。(15)

  经济学界对马克思从价值增殖过程的观点得出的生产剩余价值的生产劳动还有着其他一些误解。在有的同志看来,马克思认为不但物质生产的劳动能够创造价值和为资本生产剩余价值,而且不生产物质资料的劳动也能够生产价值,为资本生产剩余价值,从而也能够成为资本主义生产劳动。(16)其他同志也有类似的看法,认为为资本家生产剩余价值的劳动,“并非全部物化在某种商品之中,”(17)因此非物质生产的劳动被马克思看作也是生产剩余价值的资本主义生产劳动。这种看法欠妥。马克思是认为非物质生产的劳动不可能成为生产价值和生产剩余价值的劳动,因为它们都没有生产物质的使用价值作为物质的担当者。(18)有的同志还认为马克思的狭义的生产劳动概念是生产剩余价值的劳动,广义的生产劳动概念是带来剩余价值的劳动,从而能为资本带来剩余价值的服务劳动也是资本主义生产劳动。(19)这种看法欠妥。马克思从价值增殖过程的观点得出的生产劳动定义,无所谓狭义和广义之分。(20)为资本带来剩余价值的服务劳动,正如将要讨论的只是从没有出现在资本主义物质的商品生产过程中的服务业的资本的观点来看,才是生产劳动,这是非生产劳动采取的资本主义生产劳动的歪曲表现形式。

  二、“生产劳动”是对劳动所下的同劳动的特殊效用绝对没有任何直接关系的定义

  马克思还把从价值增殖过程的观点得出的生产劳动是生产剩余价值的劳动的定义,称为是对劳动所下的同劳动和特殊效用绝对没有任何直接关系的定义,这一生产劳动定义揭示了生产劳动是生产剩余价值的劳动本身是与生产物质产品的劳动无任何关系,这一定义与物质生产的劳动又有着间接的关系,要以生产物质的商品的劳动作为前提。马克思是由对于资本来说,生产劳动的特殊使用价值的考察引伸出上述的生产劳动定义的。(21)虽然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结果是生产出剩余价值和物质产品,资本家是直接参加资本主义生产过程,是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机能者和指导者,是对雇佣劳动的剥削者,剩余价值的创造“是资本家的决定性的、占统治地位和包罗一切的目的,”(22)因此资本主义生产的目的就不是为了生产使用价值,而是为了生产剩余价值。马克思指出:“资本主义生产的目的是发财致富,是价值的增殖,是价值的增大,因而是保存原有价值并创造剩余价值。”(23)所以对于出现在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价值增殖过程中的资本来说,生产劳动的特殊使用价值就不是劳动的特殊效用,而是劳动能提供剩余劳动量。马克思指出:“构成劳动对资本特殊使用价值的不是劳动的一定的有用性质”,也不是劳动借以物化的新产品的特殊有用性质,对于资本来说,生产劳动的特殊使用价值“在于劳动作为一般劳动所提供的劳动量,并且在于所完成的劳动量超过构成劳动报酬的劳动量的余额。”(24)马克思又指出:“对于资本来说,构成生产劳动的特殊使用价值的……是生产劳动作为创造交换价值(剩余价值)的要素的性质。”(25)既然对于出现于资本主义物质的商品生产过程的价值增殖过程的资本来说,生产劳动的特殊使用价值是在于它作为创造剩余价值的要素的性质,而不是劳动的特殊效用,所以“生产劳动”是生产剩余价值的劳动,这是“对劳动所下的同劳动的一定内容、同劳动的特殊效用或劳动所借以表现的特殊使用价值绝对没有任何直接关系的定义。”(26)

  有些同志往往误解马克思这里所论述的“生产劳动”是生产剩余价值的劳动,这是对劳动所下的同劳动的特殊效用绝对没有任何直接的关系的定义。在他们看来,马克思把生产劳动是生产剩余价值的劳动看作是对劳动所下的同劳动所借以表现的特殊使用价值无关系的定义,这就表明他是认为非物质生产的劳动即服务劳动也能够提供比构成其劳动报酬所含的抽象劳动量更大的抽象劳动量,能够生产剩余价值,因而也能够成为资本主义生产劳动。有的同志认为,马克思在考察生产劳动时,既主要讲了从事物质资料生产的劳动,也讲了非物质资料生产的劳动,“马克思指出生产劳动的概念是同劳动的具体形态没有关系的。”(27)这种看法欠妥。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和生产劳动理论都是严整的完全科学的理论体系。既然正如前面已讨论的,马克思把生产剩余价值的生产劳动看作不包括非物质生产的劳动,他在这里考察对资本而言生产劳动的特殊使用价值时论述的“生产劳动”是同劳动的特殊效用没有任何直接关系的定义,也必定要认为它只限于物质生产的劳动。有些同志的上述看法是误解马克思的论述。首先,马克思论述了生产劳动是生产剩余价值的劳动的定义和生产物质产品的劳动或生产物质的使用价值的劳动有着间接的关系。因为马克思只是说,生产劳动是生产剩余价值的劳动这个定义和生产物质的使用价值的劳动绝对无任何直接的关系,而不是所谓无关系。我们不难由此看出,他还认为生产剩余价值的生产劳动和生产物质的使用价值的劳动有着间接的关系。马克思指出:“用来生产商品的劳动必须是有用劳动,必须生产某种使用价值”,所以只有表现为使用价值的劳动,才可能成为生产剩余价值的生产劳动,“这是不言而喻的前提。”(28)其次,马克思所论述的生产剩余价值的劳动是生产劳动,这是指在资本主义物质的生产过程中生产剩余价值的生产劳动。马克思论述了生产劳动能够提供比与其交换的作为资本的货币包含的劳动量更多的“物化劳动量”(29)以后,紧接着又论述了能够提供上述劳动量的生产劳动所执行的“资本主义生产过程不是单纯的商品生产,它是一个吸收无酬劳动的过程,是一个使生产资料(材料和劳动资料)变为吸收无酬劳动的手段的过程。”(30)我们可以由此很明显地看出,马克思所说的生产劳动所执行的资本主义生产过程,不是指非物质生产过程,而是只指资本主义物质的商品生产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劳动借助劳动手段加工劳动对象生产出资本主义物质商品。马克思所说的生产劳动能够提供比构成劳动报酬所包含的劳动量更大的“物化劳动量”,指的也是包含在资本主义物质的商品中新加入的劳动量。因此马克思所说的生产剩余价值的劳动是生产劳动这是对劳动所下的同劳动的特殊效用无直接关系的定义,它并不包括非物质生产的劳动。

  三、生产劳动是与资本交换的劳动

  斯密对生产劳动理论的重要科学贡献是,提出了生产劳动是与资本交换的劳动。马克思肯定了斯密从资本主义生产的观点得出上述的资本主义生产劳动定义,认为这是“他的巨大科学功绩之一。”(31)然而他不能科学阐明这个定义和生产劳动是生产剩余价值的劳动的定义的关系,不能够对这一定义作科学的说明。

  马克思区分了劳动与劳动力,发现了剩余价值生产的秘密,就能够批判地继承斯密的上述生产劳动定义。马克思对生产劳动是生产剩余价值的劳动的定义所包含的内容作了科学的考察,把劳动在资本主义生产过程中生产剩余价值看作要以劳动力与资本在流通过程中按价值规律交换为基础,生产劳动是生产剩余价值的劳动的定义就被看作包含劳动力与资本交换以及生产剩余价值这二个方面的内容。马克思指出:“从资本主义生产的意义上说,生产劳动是这样一种雇佣劳动,它同资本的可变部分(花在工资上那部分资本)相交换,不仅把这部分资本(也就是自己劳动能力的价值)再生产出来,除此之外,还为资本家生产剩余价值。”(32)因此他又认为从价值增殖过程的观点解释的生产劳动还是与资本交换的劳动的定义。马克思多次阐明资本主义生产劳动“是直接同作为资本的货币交换的劳动,或者说,是直接同资本交换的劳动。”(33)他还对与资本交换的劳动是生产劳动的定义作了科学的说明。劳动不是商品,劳动力才是商品,因此,在流通过程中发生的商品交换,不是劳动与资本的交换,而是劳动力商品与作为可变资本的货币相交换,紧接着是劳动力在资本主义生产过程中被消费,即为资本劳动,在生产过程中不存在上述的商品交换。马克思所说的作为生产劳动含义的劳动与资本交换有着特定的内容。马克思论述了劳动与资本交换包含着“两个本质上不同的环节”,(34)第一个环节是劳动力同作为资本的货币在流通过程中按照价值规律进行交换。在这个环节中还包含有资本与劳动的交换。这里发生的虽然是劳动力商品的买卖,然而劳动力之所以被购买,只是这个劳动能力有义务完成的劳动量比再生产劳动能力所需要的劳动量大,因而这里被买卖的对象却是劳动力的使用即劳动本身,在这个意义上说,发生了资本与劳动的交换。在资本与劳动交换的第二个环节中,虽然严格地说没有发生交换,因为这里没有发生劳动力与作为资本的货币的那种商品交换,在资本主义生产过程中是劳动力被消费即为资本劳动,为资本创造剩余价值,劳动由第一环节中的形式上转化为资本,进而实际上转化为资本,转化为资本的劳动量,比以前用于购买劳动能力的资本的劳动量大。然而,如果把上述两个环节结合起来考察,第二个环节也发生了劳动与资本的交换,或者说,整个过程的结果表现为一定量的物化劳动同较大量的活劳动相交换。因此在上述两上环节中,“发生了劳动和资本之间的双重的交换。”(35)第一重交换是劳动力与作为资本的货币的交换,这只表示对劳动能力的购买,但从“实际结果来看,就是对劳动的购买”;“第二重交换是活劳动直接转化为资本。”(36)综上所述可见,马克思是认为作为资本主义生产劳动含义的劳动与资本交换包含有劳动力与作为资本的货币的交换,以及“劳动在生产过程中实际转化为资本,或者同样可以说,为资本创造剩余价值。”(37)马克思科学地阐明生产劳动是与资本交换的劳动的定义包括有上述二个方面的内容,就实际上把它与生产劳动是生产剩余价值的劳动的定义看作包含有同样内容的相同的从价值增殖过程的观点得出的生产劳动定义。然而生产劳动是直接同资本交换的劳动这个说法,“它不过是从下面这个论点派生出来的想法:生产劳动是这样的劳动,它把货币转化为资本,它同作为资本的生产条件相交换;因而它也决不是简单地作为不带社会规定性的劳动同这些生产条件——在这里不是简单地只作为生产条件——发生关系。”(38)既然劳动与资本交换包含有劳动转化为资本即劳动为资本生产剩余价值内容,所以劳动与资本交换被看作也具有资本主义生产劳动的“决定意义的特征,”(39)或特性,它也给劳动打上资本主义生产劳动的印记。劳动是否与资本交换就成为划分资本主义生产劳动与非生产劳动的依据或基础。马克思指出,资本主义社会的生产劳动与非生产劳动“区分的基础在于,劳动是同作为货币的货币相交换,还是同作为资本的货币相交换。”(40)

  马克思并不是认为所有与资本交换的劳动都是生产劳动,与资本交换、不能为资本生产剩余价值的服务劳动都不是生产劳动。马克思论述了赋税、政府服务的价格可能包括在商品价格中,支出在它们上面的货币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构成预付资本的一个部分,官吏、士兵等服务劳动就表现为“是直接与资本交换的劳动。”(41)他们的劳动虽然不生产剩余价值,从而不是生产劳动,“士兵是雇佣劳动者,雇佣兵,但他并不因此而成为生产工人。”(42)这些与资本交换的服务劳动具有了和生产工人的劳动的相同的性质。因为随着资本主义生产的发展,“所有的服务的执行者都转化为雇佣工人”,它们的价值确定“也受到调节雇佣劳动价格的同一些规律的支配,”从而“具有这种与生产工人相同性质。”(43)这是非生产劳动的歪曲表现形式。马克思还论述了与资本交换,能够为资本带来剩余价值,但不能生产剩余价值的服务劳动也不是生产劳动。因为从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观点解释的生产劳动只能是生产剩余价值的劳动,与资本交换,能为资本带来剩余价值的服务劳动,没有在资本主义物质的商品生产过程中生产剩余价值,从而不是生产劳动,是“不同时是生产劳动的雇佣劳动。”(44)然而这种服务劳动者却表现为更具有和生产工人的相同的性质,因为这种服务执行者不但表现为也是雇佣工人,他们的劳动价值也受到调节雇佣劳动价格的同一些规律的支配,而且他们还能为资本带来利润,因而,马克思认为从资本的观点来看,换句话说,从没有出现在资本主义生产过程服务业的资本的观点来看,上述服务劳动是生产劳动。然而这只是非生产劳动采取的资本主义生产劳动的歪曲表现形式。因为他们虽然具有了成为资本主义生产劳动者的“第一个条件”,(45)即劳动能力所有者作为劳动能力的卖者与资本家相对立,但是却没有成为资本主义生产劳动者的第二个条件即在资本主义生产过程中生产剩余价值。他们为资本家带来的利润是来自收入的再分配,因此从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价值增殖过程的观点来看,他们都不是资本主义生产劳动者,然而他们采取了资本主义生产劳动者的歪曲表现形式,从资本的观点,即没有出现于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服务业的资本的观点来看,上述服务劳动是生产劳动,这是非生产劳动采取的资本主义生产劳动的歪曲表现形式。马克思多次阐述的与资本交换能为资本带来剩余价值的服务劳动,从资本的观点来看是生产劳动,(46)就是上述资本主义生产劳动的歪曲表现形式。

  经济学界流行着一些误解马克思关于与资本交换的劳动是生产劳动的理论。有些同志认为与资本交换的服务劳动能为资本带来剩余价值或生产剩余价值,因而与资本交换的服务劳动也是资本主义生产劳动。正如前面已指出的,资本雇佣的服务劳动没有出现在资本主义物质的商品生产过程中,就不能生产剩余价值,至于服务劳动为资本带来利润,那只是来自收入的再分配,而不是来自剩余价值的创造,因而资本雇佣的服务劳动不是生产劳动。其他同志还认为马克思是从资本的观点解释资本主义生产劳动的,因此与资本交换能为资本带来利润的服务劳动是生产劳动,非物质生产的劳动也可以成为资本主义生产劳动。在有的同志看来,“资本家的观点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客观反映”,从资本家的观点来解释生产劳动才能抓住资本主义生产劳动的本质特征,因而从资本家的观点来看的与资本交换的能带来利润的服务劳动也是生产劳动,这是资本主义生产劳动的具体形式。这种看法欠妥。其一,不能从服务业的资本的观点解释生产劳动,而应该从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观点,换句话说,从出现于资本主义生产过程中的产业资本的观点来解释生产劳动。按照马克思的观点,从出现于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产业资本的观点,是可以正确解释资本主义生产劳动的,这是因为产业资本的目的在于要剥削雇佣劳动者创造的剩余价值,因此从产业资本的观点解释生产劳动,生产劳动就是能够生产剩余价值的劳动,与资本交换的服务劳动则被看作是不能生产剩余价值的非生产劳动。其二,从产业资本家的观点解释生产劳动,这只是指研究资本主义生产劳动问题的作者,从直接参加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产业资本家剥削剩余价值的目的的这种观点解释生产劳动,而不是说,资本家能够客观反映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了解到雇佣劳动者为他创造剩余价值,因而应从资本家的观点解释生产劳动才能够抓住资本主义生产劳动的本质特征。马克思经常论述他是从某种观点解释生产劳动,我们对此应有正确的认识。例如,马克思指出,从单纯的一般劳动过程的观点出发,实现在产品中的劳动,“对我们表现为生产劳动。但从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观点出发,则要加上更切近的规定:生产劳动是直接增殖资本的劳动或直接生产剩余价值的劳动。”(47)马克思在这里并不是认为简单劳动过程和资本主义生产过程都具有认识到什么是生产劳动的正确观点,才由这种观点去解释生产劳动。应该认为马克思是经过科学的考察,了解到劳动过程的执行者生产出物质产品,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执行者生产出剩余价值和物质产品,他在这里就是根据这种观点去分别解释一般生产劳动和资本主义生产劳动,认为从一般劳动过程的观点出发,生产劳动是生产物质产品的劳动,从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观点出发,生产劳动是生产剩余价值和物质产品的劳动。其三,所谓资本家的观点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客观反映,这种说法也欠妥。资本家的观点只能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歪曲反映,作为资本家就不可能认识到剩余价值只是来自雇佣工人的剩余劳动的创造,从而不可能认识到生产劳动的本质特征。

  四、探讨这个问题的意义

  我们对马克思从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价值增殖过程的观点得出的生产劳动定义进行剖析有助于认识社会主义制度下的生产劳动。(48)

  首先,有助于认识到社会主义生产劳动定义应该是从社会主义物质的商品生产过程的观点去解释。我们了解到,马克思政治经济学及其生产劳动理论都是建立在唯物史观的基础上,由此决定了政治经济学所考察的社会经济过程中的生产只限于物质资料生产,从而一般生产劳动被看作是物质资料生产的劳动,资本主义生产劳动则被看作是物质资料生产的劳动所采取的资本主义社会形式,因而应该从资本主义物质的商品生产过程的观点解释生产劳动。由此就不难认识到,政治经济学〈社会主义部分〉所考察的社会主义经济过程中的生产也是只限于物质资料生产,社会主义生产劳动就被看作只限于直接参加社会主义物质生产过程的劳动。至于出现在社会主义经济过程的交换过程和消费过程的非物质生产的劳动,以上层建筑领域的劳动都是非生产劳动。在社会主义社会还处于商品生产的发展阶段,社会主义生产劳动则是直接参加社会主义物质的商品生产的劳动,只能从社会主义物质的商品生产过程的观点解释社会主义生产劳动,社会主义生产劳动是劳动出现在社会主义物质的商品生产过程中所具有的整个关系的简称,它包含有表现社会主义生产关系以及表现劳动与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的关系,这个定义是社会主义生产劳动的全面的概括的定义。正如我们将要讨论的还要从社会主义物质的商品生产过程的两个方面分别解释社会主义生产劳动。从社会主义价值生产过程的观点,可以得出生产新价值以满足社会需要的生产劳动定义,这是具有决定意义特征的社会主义生产劳动定义。与上述社会主义生产劳动定义相对立,没有参加社会主义物质的商品生产过程的非物质生产的劳动即服务劳动都是非生产劳动。那种认为非物质生产的劳动即服务劳动也可以是出现在社会主义生产过程中的劳动,从而社会主义生产劳动“包括非物质生产的劳动”,(49)这种看法显然是不妥当的。

  其次,有助于正确认识从社会主义物质的商品生产过程的观点得出的社会主义生产劳动定义。我们了解到,马克思是依据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特点考察资本主义生产劳动。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特点是,在资本主义生产过程中被消费的劳动力是商品,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目的是生产剩余价值,因此从资本主义价值增殖过程的观点就要得出劳动与资本交换,生产剩余价值的生产劳动定义。不难由此认识到,应依据社会主义生产过程的特点考察社会主义生产劳动。社会主义社会是建立在公有制的基础上,以及由此决定实行按劳分配,因此社会主义生产过程就具有不同于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特点,在社会主义生产过程中消费的劳动力已不再是商品,而且由于不存在生产资料垄断权,劳动者就不必为生产资料所有者提供剩余劳动,从而生产剩余价值。社会主义劳动者的劳动日只划分为通过按劳分配归自己占有的劳动时间,和给社会提供劳动时间,后者形成新价值。因此社会主义生产劳动者既不再进行劳动与资本交换,也不再提供剩余价值,而是提供新价值。马克思指出:“假定不存在任何资本,而工人自己占有自己的剩余劳动,即创造的价值超过他消费的价值的余额。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可以说,这种工人的劳动是真正生产的,也就是说,它创造新价值。”(50)社会主义物质的商品生产过程具有上述特点,它的目的只能够是生产新价值以满足社会需要。因此从社会主义生产过程的价值生产过程的观点解释生产劳动,社会主义生产劳动是生产新价值以满足社会需要的劳动。那种认为剩余劳动和剩余价值是永恒的范畴,社会主义制度下的劳动者还提供剩余劳动和剩余价值,就要认为应从社会主义价值增殖过程的观点得出生产剩余价值的劳动是社会主义生产劳动的定义。这种不妥当观点是忽视了马克思依据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特点考察生产劳动,从而也只能依据社会主义生产过程的特点考察社会主义生产劳动。我们了解到,正如前面指出的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所考察的社会经济过程的生产是物质资料的生产,因而《资本论》开篇所考察的商品是物质的商品,只有生产物质的商品的劳动才被看作能够生产价值,从而才可能生产剩余价值,非物质生产的劳动则被看作不可能生产价值和剩余价值。不难由此认识到,社会主义商品生产的劳动是被看作限于物质生产的劳动,因此只有出现于社会主义物质的商品生产过程中的劳动才是能够成为生产价值和新价值以满足社会需要的社会主义生产劳动,非物质生产的劳动被排除在外。所谓非物质生产的劳动也是能够在社会主义生产过程中生产价值的劳动,从而也可以成为社会主义生产劳动,这种看法显然是不妥当的。

  再次,有助于正确认识生产物质产品的劳动是社会主义生产劳动的不可缺少的补充的定义。我们了解到马克思是从资本主义物质的商品生产过程的价值增殖过程的观点解释资本主义生产劳动,以及还从资本主义劳动过程的观点得出生产物质产品的资本主义生产劳动的补充的定义。不难由此认识到,社会主义生产劳动所执行的社会主义生产过程既是价值生产过程,又是劳动过程,不但应从社会主义物质的商品生产过程的价值生产过程的观点解释生产劳动,而且还应该从社会主义劳动过程的观点得出社会主义生产劳动的生产物质产品的补充的定义。我们了解到,马克思把生产剩余价值的劳动是生产劳动的定义看作虽然与生产物质的使用价值的有用劳动毫无直接关系,然而却有着间接的关系。不难由此认识到,生产新价值以满足社会需要的劳动是社会主义生产劳动这个定义虽然与生产物质产品的有用劳动绝对没有任何直接关系,因为社会主义商品价值及其所包含的新价值本身都是没有丝毫物质因素,它只表现社会主义商品生产者的生产关系。然而上述的社会主义生产劳动定义却与生产物质产品的有用劳动有着间接的关系,因为生产价值从而生产新价值的劳动要以生产物质产品的有用劳动为前提,这也表明社会主义生产劳动还要以生产物质产品的劳动作为补充的定义。我们由此又再认识到,只有物质生产的劳动才可能成为社会主义生产劳动,非物质生产的劳动即服务劳动则不能够成为社会主义生产劳动,那种认为非物质生产的劳动也能够成为社会主义生产劳动,社会主义生产劳动包括“生产能够满足社会需要的劳务劳动”等非物质生产的劳动,(51)这种看法也欠妥。

  注释:

  ①(19)参阅陈振羽:《正确理解马克思从价值增殖过程的观点解释生产劳动》、《理论学习月刊》,1993年,第8期。

  ②参阅陈振羽:《斯密生产劳动定义若干问题的探讨》、《当代财经》,1994年,第6期。

  ③参阅陈振羽:《马克思的一般生产劳动概念不包括生产非物质产品的劳动》、《社会科学研究》,1993年,第3期。

  ④参阅陈振羽:《马克思从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观点得出的生产劳动定义剖析》、《攀登》,1992年,第2期。

  陈振羽:《正确理解马克思从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观点解释生产劳动》、《山东经济》,1993年,第4期。

  ⑤(22)(25)(41)(42)(43)(44)(45)(47)《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9卷,第99页,49页,105页,104页,103页,103页,106页,101页,99页。

  ⑥⑦⑧(11)(12)(21)(24)(26)(28)(29)(30)(31)(32)(33)(34)(35)(36)(37)《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6卷I,第431页,149页,164页,148页,149页,151页,430~432页,430页,431页,432页,431页,432页,432页,148页,142页,427页,427~430页,430页,430页,430页。

  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6卷Ⅲ,第159页。

  ⑩马克思《资本论》(根据作者修订的法文版第一卷翻译),第24页。

  (14)于光远:《马克思论生产劳动和非生产劳动》,《中国经济问题》,1981年,第3期。

  (15)参阅陈振羽:《马克思的生产劳动补充定义的探讨》、《理论学习月刊》,1992年,第4期。

  (16)(27)(52)陈振羽:《正确理解马克思提出资本主义生产劳动补充定义的论述》、《山东经济》,1994年,第1期。

  于光远:《社会主义制度下的生产劳动与非生产劳动》、《中国经济问题》,1981年,第1期。

  (17)郭继严:《马克思的生产劳动理论与亚当·斯密的生产劳动理论》、《马克思主义来源研究论丛》,第4辑。

  (18)参阅陈振羽:《马克思把生产价值的劳动看作限于物质生产的劳动》、《攀登》,1994年,第4期。

  (20)齐诗白:《关于生产劳动的几个问题》、《中国经济问题》,1982年,第2期。

  (38)(39)(40)(50)《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6卷I,第430页,432页,439页,143页。

  (46)参阅《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6卷I,第147页,165页。《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5卷,第327页,337页。

  (48)参阅陈振羽:《论社会主义制度下的生产劳动和非生产劳动》、《北京社会科学》,1989年,第3期。

  (49)何炼成:《试论社会主义制度下的生产劳动与非生产劳动》、《经济研究》,1963年,第2期。

推荐1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