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科学发展观 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

全文总计 2056 字,阅读时间 6 分钟,快速浏览仅需 2 分钟。

副标题:——5.经济学研究要为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服务

内容摘要:经济学的研究,我觉得有几个非常重大的问题值得重视,从根本上说,也就是经济学的研究如何和经济社会发展紧密结合起来,为现实服务,为决策服务,为中国在世界上崛起服务。这是摆在经济学面前的一个重大而紧迫的课题。既要传承好的学风、好的作风、好的研究之风,也要发展、创新,有更加

GB/T 7714-2015 格式引文:[1].坚持科学发展观 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J]或者报纸[N].南开学报:哲社版,(2):1-18

正文内容

  经济学的研究,我觉得有几个非常重大的问题值得重视,从根本上说,也就是经济学的研究如何和经济社会发展紧密结合起来,为现实服务,为决策服务,为中国在世界上崛起服务。这是摆在经济学面前的一个重大而紧迫的课题。既要传承好的学风、好的作风、好的研究之风,也要发展、创新,有更加明确的方向。

  经济学要为经济社会全面转型服务,要研究分析解释发展中的重大问题,要为经济社会的发展提供理论基础、依据,提供政策基础、决策基础。我觉得现在经济学研究和整个时代的发展有点不相匹配。有三种情况:第一是脱节,就是经济学研究和现在伟大变革时代的许多重大问题、难点问题的研究有些脱节,联系不太紧密。第二是照搬,缺少原创性研究,从格式到理论的表述上照搬原来的研究框架、体系和方法,缺少结合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原创性研究。如何把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这么多变革上升到理论,形成理论判断和概括,对此我们做得不够,缺少创造。第三是分散,我们的研究分散在学校、研究机构或是社会,缺少一个非常强的组织方式,缺少像美国智库兰德公司那样的系统性战略性研究。我看过克林顿执政八年的告别演说,演说就6700字,提到新经济的发展和成果,最主要说的是美国经济做的一些事情,就业、医疗和教育怎么样。但是经济学家给他提供的是一大本有关新经济的理论解释、政策制定、经济成效和经验。我觉得这就是其政府决策运作的经济学支撑。总统讲话很简短,但有成套的理论指导。我们的领导讲话很长,但是和领导讲话相匹配的理论比较薄弱,或者有些没有形成成套的东西。我们应该重新认识经济学研究如何为经济社会发展服务这个问题。

  经济社会中哪些重大的经济学问题需要加强研究?首先是社会的公平与正义、和谐社会的建设方面。这些问题主要体现为如何化解社会矛盾。和谐社会不是口号,也不是和气社会,而是要面对突出的问题拿出解决对策、建议和采取行动。比如说医疗问题、教育问题、住房问题、文化发展问题、体育问题,这些过去都归于社会事业范围。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解决这些难点问题的关键所在是如何认识它们。在这些问题上,经济学家、社会学家、政府、企业和其他各界见仁见智,有时候甚至造成理论混乱,其中重要原因之一是基础理论研究不够。为什么这么说呢?我觉得在这里起码有以下几个问题:第一是经济政策和社会政策的关系。因为我们已经确立了市场经济体制,经济政策的目的就是在市场经济框架下,能够最大程度地调动微观主体的积极性、创造性,充分发挥体制的作用,把微观主体的创造力发挥出来。而社会政策,就是基于这样一个体制,通过制定第三次分配方案,或者是其他的社会政策,来保证在效率前提下的社会公平。经济政策和社会政策实际上是两个不同的政策体系,因为我们没有把它划清楚,所以有些人认为要效率,效率优先;有些人认为要公平,公平优先。我认为这体现了对改革不同的政策体系、理论构架、政策走向的侧重。第二个问题,在解决医疗问题、教育问题时,我们需要搞清楚什么是基本的消费需求,什么是多元化、个性化以及高端的消费需求。特别是在医疗卫生的问题上,什么是基本医疗服务,什么是非基本医疗服务;基本医疗服务应该包括哪些方面,非基本医疗服务应该包括哪些方面。基本医疗服务可以说是人人享有的基本权力,是要体现公平目标,而非基本医疗服务应该是多元化的,其供给主体是不一样的。我们要研究医疗服务的公共品是什么,准公共品是什么,应该由谁来提供,供给机制是什么,非基本医疗服务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提供主体,法定社会医疗保险与商业医疗保险的边界应该如何划分等等。我认为,法定医疗保险是按照法律和政府规制人人必须享有的医疗保险,它是对应基本的医疗服务需求或者公共医疗服务的。这种法定的医疗保险的筹资机制,有些国家是完全政府出资的。政府出资有几种方式:一种是靠税收、财政;一种是国家、雇主和雇员共同承担的;还有一种是纯粹由雇主承担的,那么我们要建立的是一种什么样的体制。商业医疗保险是市场化的,应该是什么方式,应该由谁提供,我觉得这也属于基本的理论问题。再比如,什么样的医疗机构算公益的医疗机构,什么样的医疗机构是盈利的、非盈利的。现在我们90%的医疗机构是公立的,每一个医院都在卖药,都在追逐利润,所以这些界限实际上根本没有划清楚。还有,像医疗服务领域的药品问题,作为药品的一般属性是什么,作为治病救命药品的特殊属性是什么,二者如何管理。政府配置资源和市场配置资源,也就是政府的边界和市场的边界在医疗卫生、文化、教育、体育等领域如何划分。实际上许多问题就在于边界没有划定清楚,因此在过去的社会事业管理中,很多学者为一个行业定位,医疗服务是公益性事业,医疗服务是公共品,应该全部由政府出资。要么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市场上,要么把全部任务都放在政府身上。

  我认为要解决社会的突出矛盾和问题,关键是体制的设计,要使制度建立在清晰的理论框架基础上。这些新的经济现象需要经济学创新来解释,不能局限在对过去一些模式的理解和发挥上。在整个转型过程中,我们有很多类似的重大问题需要给出经济学的回答。

推荐1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