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区政策、对外开放与地区均衡

全文总计 2347 字,阅读时间 6 分钟,快速浏览仅需 2 分钟。

内容摘要:历史上凡是祭起公平旗帜之士,总能引起相当的政治效应,但是,祭奠公平的旗帜并不总是有利于社会发展。公平在一定程度上是一个哲学范畴,如何能有利于实现真正的社会公平,首先取

GB/T 7714-2015 格式引文:[1].特区政策、对外开放与地区均衡.[J]或者报纸[N].开放导报,(05):1-2

正文内容

  历史上凡是祭起公平旗帜之士,总能引起相当的政治效应,但是,祭奠公平的旗帜并不总是有利于社会发展。公平在一定程度上是一个哲学范畴,如何能有利于实现真正的社会公平,首先取决于如何认识公平。

  目前,在国内最能以公平引起新闻媒体注意的题目,恐怕要数中国的地区差异问题。近年来,中国东西部地区发展差异问题,有成为世界级题目的趋势,一些不了解中国实际情况的西方学者,将这一问题估计得十分严重,而我国某些有识之士更是将之上升到维护国家统一的高度来认识。

  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研究题目,首先,我们应当认真看一看中国区域经济差异的真实情况。例如:当某人信口指责改革开放在地域上不均衡造成地区间经济发展水平的差异,并以此为依据提出取消经济特区的政策主张时,他恐怕是根本不知道,改革开放政策使中国出现了历史上未曾有过的地区间的公平。

  以特区政策为先导的沿海地区开放,使我国沿海地区在短短的十几年中,出现了共同富裕的大好形势。改革开放以前,我国沿海地区内各省区间的经济发展水平差距甚大,京津沪辽处在高高在上的位置。广东、浙江、山东、甚至江苏与它们相比存在着一目了然的经济差异。现在,曾经是十分骄傲的上海人,不能再小看江苏人,甚至不敢再小看温州人。在短短的十几年间,改革开放初期,工业化基础十分薄弱的广东产品在全国有了极高的市场占有率。改革开放初期,以解决温饱为首要任务的山东,已经成为我国工农业总产值的第一大省。

  中国沿海地区的人口,占中国总人口的比例超过50%,中国政府在十几年中,使五亿多人口的收入差异有了显而易见的缩小,这实际上是世界区域经济发展史上不曾有过的最为辉煌、最令人瞩目的成就。

  其次,我们需要分析的问题是,在提出取消特区的理论家眼中,似乎是特区政策正在造成地区间的不公平。中国内陆地区正在勒紧裤带来支援特区经济和沿海地区的发展。而这实际上是一个十分有害的神话。我们都知道,在对一个国家的地区政策进行合乎逻辑的分析之前,要做一番扎实的统计分析,比如说要分析一下一国国民收入在空间转移支付的情况。例如,统计数字表明1953-1978年间,从东部地区流入的国民收入占我国中部地区和西部地区自身积累总额的比例分别为9.3%和71%,1979-1989年两地区的上述比例分别为5.5%和48%,1990-1993年这一比例仍可达到3.5%和35%左右。这一统计结果表明,在我国西部地区的总投资中,西部地区自身积累一元,同时会有中央政府将东部地区生产的国民收入转移到西部投入0.79元,0.48元和0.35元。尽管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国民收入空间转移支付的比例有所降低,但是仍保持着相当高的水平。从国际比较看,一个发展中国家,一个低收入、高增长的发展中大国保持这样高的地区间国民收入转移支付比例,在世界范围内是非常罕见的,就是象美国、法国、日本这样的发达国家在解决地区间经济发展差异问题时,也不曾出现过这样高的国民收入转移支付比例。由此可以看出,指责在过去十五年,中国的特区政策造成地区经济不公平是缺乏应有的统计根据的。

  第三,所谓中国特区建设的资金来源于内陆地区的言论也是非常不负责任的。以深圳市为例,有关深圳积累资金构成的数据表明,1979-1993年间,深圳市的积累总额近500亿元,其中来自深圳国民收入生产额的部分占71%,外资占18%,国内其他地区净流入深圳的资金仅占11%,绝对值为50亿元左右。1987-1993年期间,内地资金占深圳总积累的比例已经降至7%,1994-1995年这一比例将进一步降至3%以下。由此可以看出,在我国特区发展中,国内其他地区资金流入而形成的国民收入空间转移支付比例,显著地低于同期中央对西部地区的资金支持水平。

  第四,在有关中国地区经济差异扩大的分析中,经常使用的统计指标是地区间人均国民生产总值的绝对数。但是,这一指标在分析地区差异的动态变化方面十分不准确,以致会产生本质性的错误。例如,目前似乎没有人能说,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与世界经济发展水平的差异在趋于扩大,但实际上以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来衡量,中国与主要发达国家,与“亚洲四小龙”的差异正在明显扩大,这一结果就是在使用了购买力平价指数调整后,也仍旧是如此。这就是使用绝对数来衡量地区经济发展差异中存在的问题。因此,当我们以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来说明我国地区间经济发展差异时,对所得出结论的使用应非常慎重,不应犯以一叶障目,或以一管窥豹的错误。总之,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地区经济变化的基本格局是,东部地区内部各省区间的差异在明显缩小,同时,东部与内陆省区的经济差异也被有效地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需要进一步强调指出的是,在现期我们能否有效地使东西部差异趋于缩小,并非简单地取决于我们主观的良好愿望,而是决定于,我们到底有多大的国家财力,或者说,在东西部地区投资收益存在显著差异的时候,中国经济从总体上看,到底能够承受多大的经济效率损失。

  如果上述判断是准确的,那么未来我国的特区政策和对外开放政策的取向肯定不应当是取消特区。相反,现实还需要更为深入的改革开放。改革开放十五年来,中国经济社会面貌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中国经济在高速增长,中国对外贸易在高速增长,中国正在成为国际资本流动的重要选择对象,中国经济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正在不断上升,但是这都没有改变一个基本事实,至今为止,中国还是世界上人均收入水平最低的国家之一,中国还需要推行更加广泛的改革开放政策以加速经济发展。下一世纪是东亚的世纪,下一世纪初叶,东亚高增长的子区域将是东盟和东南亚地区,目前,在这一地区内各国和地区正在进行对外开放的竞争。夸大国内地区差异以消弱我国东南沿海的对外开放力度,将对下一世纪我国在东亚经济中的竞争造成不可弥补的破坏性的影响。

推荐1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