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规模经济视角下城市共同配送模式研究

全文总计 5605 字,阅读时间 15 分钟,快速浏览仅需 3 分钟。

英文标题:A Study on City Common Delivery Model under the Modern Scale Economy Perspective

内容摘要:城市配送外部不经济严重制约了城市物流绿色低碳可持续发展。目前有关城市共同配送的研究较多,但缺乏对城市共同配送适度规模的探究。文章深入联系城市共同配送与经济学理论,基于现代规模经济,通过对比分析共同配送的三种主要模式,建立城市绿色、低碳、智能共同配送混合模式;通过构建规模经济度指标衡量城市共同配送最佳规模,解决城市配送“最后一公里”难题。

关键词:规模经济,城市配送,共同配送,绿色智能,scale economy,city distribution,common delivery,green and in

GB/T 7714-2015 格式引文:[1].现代规模经济视角下城市共同配送模式研究.[J]或者报纸[N].西安财经学院学报,(20173):82-87

正文内容

   一、引言

   随着城镇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居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对城市物流配送服务提出了更高要求。不仅要求物流配送的及时性、便捷性、个性化服务,而且还要求绿色化、低碳化、可持续发展。但城市配送作为“最后一公里”的重要环节,普遍存在配送车辆进城难、停靠难、交通拥堵、环境污染等问题,导致城市配送效率低下、配送成本过高。国内外先进经验表明,共同配送模式作为解决城市物流配送问题的一种有效途径,能促进“互联网+”时代物流高效深化,加快物流业转型升级。

   所谓现代规模经济,除传统规模经济技术经济意义上大批量生产带来的数量规模外,还包括产品分工专业化经济意义上的品种规模[1]。汲取现代规模经济思想,构建城市绿色、低碳、智能共同配送模式,通过配送专业化分工、资源整合和物流要素集聚,扩大城市配送范围,发挥规模效应,提高城市物流配送效益。具体表现为运输距离经济、知识共享经济、配送品种规模经济等。但规模经济是在一定范围内发挥效益,一旦超过某临界规模也会产生规模不经济。城市共同配送模式必须考虑共同配送规模,借助生产成本函数构建规模经济度指标,推动规模经济发展,解决城市配送难题。

   二、文献回顾

   近年来,城市配送物流外部不经济已引起国内外学者的广泛关注,城市共同配送也成为研究的热点问题之一。城市共同配送模式创新方面,Russell G.Thompson(2012)[2]研究供应商之间取货及供应商向零售商送货的共同配送模式;张露方、徐杰(2013)[3]和王笛淑、王爱玲(2015)[4]提出建立城市共用末端配送站;卫振林、孙剑青(2015)[5]创新了电商公共仓储中心功能,构建仓配一体化共同配送模式;而Chaug-Ing Hsu,Wei-Ting Chen & Wei-Jen Wu(2013)[6]和邵举平、徐建华和孙延安(2015)[7]则探讨了多温层货物共同配送问题。城市共同配送信息化方面,李为为、张正、周汝胜和张同亮(2011)[8]为城市共同配送设计了一套管理信息系统,并对系统功能结构及运行流程做了详细阐述。城市共同配送优化方面,张潜(2009)[9]和蹇洁、刘凯然、崔卫花(2010)[10]设计了城市共同配送路径优化方案和模型;赵娜和李晓丹(2015)[11]综合AHP法和模糊综合评价法研究了城市共同配送中心选址优化问题;宾厚、汪妍蓉和单汩源(2015)[12]则对城市共同配送风险控制进行了优化研究。城市共同配送成本方面,Capar,Ismail(2013)[13]通过优化共同配送中联合库存技术,降低了公共库存成本;Lei Sun,Mark H.Karwan,Banu Gemici-Ozkan&Jose M.Pinto(2015)[14]从服务客户角度提出共同配送成本估计模型;Wang Yong,Ma Xiaolei&Xu Maozeng(2015)[15]运用合作博弈理论优化了共同配送网络成本。

   综上所述,有关城市共同配送的研究成果较丰富,但应用规模经济理论研究共同配送尚不多见。本研究试图从现代规模经济角度研究城市绿色、低碳、智能共同配送,以期解决城市物流配送中存在的问题。

   三、城市共同配送模式对比分析

   纵观前人研究,对共同配送模式的划分依据主要有配送方式、共同配送组织模式、配送组织方式等。结合国内外城市共同配送经验,采用共同配送主导方视角归纳总结城市共同配送有三种模式:商超连锁主导型共同配送、第三方物流主导型共同配送、电商快递主导型末端共同配送。

   (一)商超连锁主导型共同配送模式

   商超连锁主导型共同配送是基于连锁店合作,利用众多连锁店优势发挥规模效应,依托大型连锁商店与中小连锁零售门店共享物流资源,借助大型连锁商店自营物流实现统一配送,提高配送效率的一种模式。商超连锁企业从供应商处集中采购,货物运输至商超连锁企业原有或共建的配送中心后,再依据各零售门店需求进行统一配货,形成连锁商品品种规模。由于商超连锁店所需商品基本为居民日常生活用品,配送商品种类基本类似,更利于采用共同配送方式。对中小零售门店而言,可依靠大型连锁商店优势解决其配送难的问题;但对大型连锁商店而言,其自身物流配送系统可能需要进一步巩固加强,需要一定的投资成本,且需要大型连锁商店有意愿进行资源共享,为中小零售门店提供配送服务,实现商超连锁产业链规模经济。例如,宁夏新华百货集团通过新百现代物流公司进行城市共同配送及日本7-11便利店配送业态。该模式对于大型连锁商店机遇与挑战共存,适合在连锁门店具有一定规模范围的区域城市应用。

   (二)第三方物流主导型共同配送模式

   第三方物流主导型共同配送是企业与第三方物流企业合作,将配送业务完全外包给第三方物流企业的模式。不同类型企业将配送业务委托给相应专业第三方物流企业,第三方物流企业分建不同行业不同领域的专业配送中心,最后专业化分类共同配送至需求企业或门店,形成产品品种规模。对企业而言,将配送业务委托给第三方物流,自身无需投入资金建立企业物流,可节约相当一部分物流成本,将更多资金和精力用于开拓业务和企业生产经营,且第三方物流专业化程度高,能为企业提供更优质的配送服务;对第三方物流企业而言,合作可带来长期客户群,通过整合客户资源,实现统一配送、降低物流成本,但同时对其配送能力和专业化水平提出了更高要求。例如,北京“快行线”物流公司作为专业的第三方冷链物流运营商,与思念、湾仔码头、沃尔玛等多家企业合作,开展生鲜冷链共同配送。这种城市共同配送模式配送产品不受限制,适用范围广,尤其是第三方物流较发达区域,是实现城市范围内规模经济的最佳途径之一。

   (三)电商快递主导型末端共同配送模式

   电商快递主导型末端共同配送侧重城市末端配送环节,主要面向社区、校园、小门店、商务楼宇等人群小范围集聚的终端区域,是企业与电商快递合作,适应互联网时代下网购热潮的一种城市共同配送模式。网店或企业货物经电商快递企业公共配送站分拣后,集中统一配送至各社区、高校、商业区等末端区域,实现社区等小范围规模经济。该模式结合直送与自取两种方式,其中自取方式依托于智能提货柜的投建,实现方便快捷的送货与取货,即节约末端配送时间与成本,方便客户就近就时取货,服务更个性化。但智能提货柜前期投入成本较大,在终端区域推广存在一定困难,与社区物业、校园物业等协调难度大;直送方式需在末端区域设立临时停靠点,便于货物装卸搬运,缓解交通压力。例如,上海韵达速递与“零公里速递服务平台”合作,在商务楼、社区等设立零公里配送站,开启末端派送“零公里”模式。这种模式适用范围有限,局限于终端区域,但鉴于电商飞速发展及网购普及,该模式发展前景较大。

   商超连锁主导型共同配送、第三方物流主导型共同配送、电商快递主导型末端共同配送三种模式比较见表1。

  

   四、城市绿色、低碳、智能共同配送模式构建

   本着“资源整合、规模经济、绿色环保,智能服务”原则,应用现代规模经济思想构建绿色、低碳、智能的城市共同配送模式,如图1。城市共同配送模式以市域内为规模经济圈,在圈内构建分拨中心、配送中心、末端网点三级网络体系,布局融合三种共同配送模式,以期解决城市配送问题,促进城市配送绿色、低碳、智能、可持续发展。

  

   图1 城市绿色、低碳、智能共同配送模式

   城市共同配送三级网络体系是城市共同配送模式得以实施的重要支撑。图1中,打造城市全覆盖的三级配送网络:一级网络即分拨中心,包括一级分拨中心、物流园区分拨中心和中转中心,主要分布于城市环城高速之外的城市边缘地区,用于本市与外地货物交接,外地货物在分拨中心进行首次分拨分拣之后再发往下一级网络节点,而本市发往外地的货物也经过分拨中心进行汇总,统一发往各地;二级网络即配送中心,包括第三方配送中心、物流园区公共仓储中心、电商快递二级分拨中心和商超公共配送站,一般设立于城市区域内部,依第三方物流企业、物流园区、电商快递企业和大型商场超市位置而建,也可考虑现实需要增设配送中心点,货物在二级网点处进行二次分拨,依客户需求智能分拣配送;三级网络即末端网点,包括社区、高校、商业区等生活办公型末端点,医院、农产品市场等专业型末端点和零售门店商业型末端点,其中生活办公型末端点可设立公共智能自提柜,方便客户随时取件;专业型末端点依赖于第三方物流和物流园区的专业配送,建立绿色低碳车辆临时停靠点便于货物装卸;商业型末端点主要服务于大型商场超市等连锁企业的下属门店,次要服务零散的零售小门店,并考虑在门店处建立临时低碳收发点,为客户提供自取寄送服务等。

   为有效衔接三级网络配送体系,提出城市绿色、低碳、智能共同配送模式的四种具体类型。

   (1)依托第三方物流企业的共同配送。各类型企业可考虑将配送业务完全委托给第三方物流企业。第三方物流根据企业的不同货运需求和配送货品种类将货物智能集中于其不同配送中心,经过配送中心的绿色分拣、理货和低碳包装等作业活动,最后依据客户订单要求智能分区整合,并尝试多温层配送,扩大配送产品品种规模,一般不提供配送至个人的服务,旨在实现城市范围内规模经济。

   (2)依托物流园区的共同配送。有特殊货物运输需求的企业可委托农副产品、食品、医药等专业型物流园区,由物流园区仓储中心提供专业化仓储保管和配送服务。园区自身推广配送班车,建立绿色低碳货运车队,开展干线与支线相结合的城区集中配送,形成农副产品、食品、医药、快速消费品等品种规模,发挥园区物流产业集聚群体范围内规模效应。这种模式不仅配送技术水平高,而且货物配送及时,为医院、农产品市场等解决日常需求问题。

   (3)依托电商快递企业的末端配送。依托电商快递企业加强智慧末端配送平台建设,在社区、高校、商业区等人口密集区设立公共智能自提柜。该模式实现“网订店取”,主要面向网店和个人提供个性化末端服务,货物经过一级分拨之后集中于各大电商快递企业的二级分拨中心,进行二次分拨,采取直送和自取两种方式相结合,满足客户日常需求,发挥社区末端节点范围内规模经济效益。

   (4)依托大型连锁店的共同配送。支持大型连锁零售企业通过集中采购提高统一配送效率,利用物流系统为所属门店和社会企业统一配送。众多供应商货物将集中于商超公共配送站,依据订单统一智能理货配货,最后由共同配送绿色低碳车辆分区配送至各零售门店,发挥企业连锁商业链内的连锁商品品种规模效应。

   五、城市共同配送模式规模经济度指标构建

   (一)规模经济度函数的构建

   推进城市共同配送模式前期需投入较大成本,从现代规模经济本质内涵出发,提出规模经济度指标衡量城市共同配送模式的规模经济性。具体借助成本函数,定义规模经济度S是平均成本与边际成本的相对变化量,公式为:

   S=AC/MC (1)

   若S>1,则城市共同配送存在规模经济;反之,规模经济不明显,进而找出城市共同配送适度规模[16]。

   配送涉及储存、包装、分拣、装卸、运输等多个环节。城市共同配送成本涉及因素多,基于现代规模经济理论成本函数[17]和共同配送特征,鉴于规模经济是因运营过程中规模扩大引起的,函数不考虑城市共同配送基础设施即固定投入成本,则城市共同配送成本函数为:

  

   其中,TC表示共同配送总成本;表示公共配送中心、分拨中心、中转中心、共同配送末端网点等各个网络节点运营管理成本;表示物流企业共同配送协同成本;表示公共仓储成本;表示联合运输成本;λ、α、β为常系数参数,其限制条件为λ>0,α<0,β>0;借鉴城市适度规模研究[18],引入Q变量,定义Q为城市共同配送公共网络节点数量,衡量城市共同配送规模。

   依据(1)式计算可得:

  

   如图2所示,用Q代表城市共同配送规模,在临界值左侧,即公共网络节点数量小于时,城市开展共同配送能获得规模经济;在临界值右侧,即公共网络节点数量大于时,共同配送可能发生规模不经济现象。因此,推进城市共同配送,不能盲目扩张,必须考虑城市实际发展情况,选择共同配送适度规模,有效发挥共同配送规模效应。

  

   图2 城市共同配送适度规模图

   (二)算例验证

   为直观度量城市共同配送规模经济,对规模经济度函数参数赋值并运用Matlab8.3软件进行算例验证。借鉴共同配送试点城市发展经验,令λ=450,α=-0.9,=2000万元,=3000万元,=4000万元,=8000万元。根据城市共同配送公共网络节点数量Q,计算规模经济度S值,得图3。

  

   图3 Q值变化对S的影响

   由图3可知,Q对S的影响不具有单调性,当Q在某个范围内,S随着Q值的增加而增加,且S值大于1,此时城市共同配送存在规模经济;而当Q值超过一定范围,S随Q值的增加而减小,且S值逐渐小于1,此时城市共同配送规模发展过度,不存在规模经济。

  

   为更好说明图3的变化趋势,找出城市共同配送适度规模。由表2可知,当Q=1110时,对应的S=1.0054;当Q=1130,对应的S=0.9982,S开始出现小于1的情况,城市共同配送的规模经济性消失。因此,当Q在1110~1130中某一临界值时,即规模经济拐点,城市共同配送规模效应达到最大。

   六、总结

   合理的城市绿色、低碳、智能共同配送模式可以缓解城市交通压力,减少城市环境污染,实现城市物流绿色低碳可持续发展。运用现代规模经济理念,构建城市绿色、低碳、智能共同配送模式,提出衡量城市共同配送规模经济的规模经济度指标,并进行算例分析,以确定合理的城市配送规模范围,解决城市配送难问题。下一步将深入探究共同配送规模经济的影响因素,进而采取有效措施促进城市绿色、低碳、智能共同配送的发展。

参考文献

[1]杨蕾,王珏.经济全球化下服务外包的经济学机理分析——基于现代规模经济理论视角[J].西安财经学院学报,2015,28(3):59-62.

[2]Russell G Thompson,Kim P Hassall.A collaborative urban distribution network[J].Procedia-Social and Behavioral Sciences,2012(39):230-240.

[3]张露方,徐杰.共同配送模式在城市电子商务末端的应用探析[J].物流科技,2013(6):4-21.

[4]王笛淑,王爱玲.基于公共配送点的快递社区末端共同配送模式研究[J].徐州工程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2015,30(2):58-61.

[5]卫振林,孙剑青.面向中小电商企业城市共同配送模式探讨[J].北京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1):104-110.

[6]Chaug-Ing Hsu,Wei-Ting Chen,Wei-Jen Wu.Optimal delivery cycles for joint distribution of multi-temperature food[J].Food Control,2013,34(1):106-114.

[7]邵举平,徐建华,孙延安.基于Swap Body技术的城市共同配送模式研究[J].物流技术,2015(7):11-13.

[8]李为为,张正,周汝胜,等.城市共同配送管理信息系统构建研究[J].物流科技,2011(12):96-99.

[9]张潜.基于共同配送的城市物流优化方案研究[J].中国软科学,2009(S1):290-315.

[10]蹇洁,刘凯然,崔卫花.电子商务环境下共同配送路径优化模型研究[J].天津商业大学学报,2010(3):117-121.

[11]赵娜,李晓丹.基于AHP模糊综合评价法的宁波城市共同配送中心选址研究[J].物流工程与管理,2015(5):89-92.

[12]宾厚,汪妍蓉,单汩源.基于模糊综合评价法的城市共同配送风险评价研究[J].科技管理研究,2015(8):52-61.

[13]Capar,Ismail.Joint shipment consolidation and inventory decisions in a two-stage distribution system[J].Computers & Industrial Engineering,2013,66(4):1025-1035.

[14]Lei Sun,Mark H.Karwan,Banu Gemici-Ozkan,Jose M.Pinto.Estimating the long-term cost to serve new customers in joint distribution[J].Computers & Industrial Engineering,2015,80:1-11.

[15]Wang Yong,Ma Xiaolei,Xu Maozeng.A methodology to exploit profit allocation in logistics joint distribution network optimization[J].Mathematical Problems in Engineering,2015:1-15.

[16]罗巧艺.铁路多经物流的规模经济研究及实例分析[J].物流工程与管理,2010,32(7):3-6.

[17][美]克里斯托弗·R.托马斯,S.查尔斯·莫瑞斯.管理经济学[M].10版.北京:机械工业出版社,2012:249-288.

推荐1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