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城镇化对我国农产品物流发展的作用机理

全文总计 9023 字,阅读时间 23 分钟,快速浏览仅需 5 分钟。

副标题:——基于序参量识别视角

英文标题:Mechanism of New Urbanization on Development of Agricultural Products Logistics in China:Basedon the Perspective of Orde

内容摘要:新型城镇化的快速发展,改变了农产品生产与消费时空矛盾的表现形式,对我国农产品物流产生重大变革。通过对比分析我国农产品物流在不同演化阶段下的发展变化,运用序参量的使役原理,解析其主导因素,挖掘新型城镇化的内涵及其对主导因素的影响,明确新型城镇化对农产品物流的作用机理。结果表明,社会空间结构、农业生产经营方式、物流技术三者交替主导我国农产品物流发展;新型城镇化意味着三元的社会空间结构、新的农业生产经营方式和一体化的物流技术,具有系统序参量的本质,对我国农产品物流发展起到主导作用。为此,政策制定要充分考虑新型城镇化的变革影响,保障并扶持农产品物流系统序参量新形态的形成与稳定。

关键词:新型城镇化,农产品物流,作用机理,序参量

GB/T 7714-2015 格式引文:[1].新型城镇化对我国农产品物流发展的作用机理.[J]或者报纸[N].贵州社会科学,(20187):143-150

正文内容

  农业生产的时空差异与社会空间结构的变化是农产品物流产生的根本原因,农产品物流的发展也是围绕着解决农产品供需的时空矛盾而展开的。长久以来,农业生产的自然属性未产生过根本性变化,人类的城乡居住格局未发生重大变迁,二者较为稳定,因此当今对农产品物流的研究主要聚焦在物流的渠道、模式、组织等层面,而对农产品生产及农产品物流空间结构变化的研究寥寥无几。诚然,在现有的科学技术水平下,农业生产的季节性和地域性限制难以有革命性突破,农业生产的时空差异这一根本矛盾仍将长期而稳定地存在。但是,新型城镇化战略的实施将会打破我国长期稳定的城乡二元结构,导致我国城乡人口格局、产业格局、社会格局发生重大变化,使社会空间结构发生重大变革,从而改变农产品生产与消费时空矛盾的表现形态。那么,新型城镇化是否会再次引起农产品物流的革命性变化?变革的方向是什么?这些都是值得探讨的问题。虽然已有部分学者开始研究城镇化对农产品物流需求、[1]物流模式、[2]价格形成、[3]物流效率的影响,[4]但是他们的研究都偏重于微观层面,主要着眼于农产品物流过程的某一要素或某个环节,缺乏全局视角。同时,由于我国长期稳定的城乡二元结构,使学者们在分析城镇化对农产品物流的影响时,易于忽视社会空间结构这一根本因素对农产品物流的作用。因此,为了准确地回答上述问题,需要对我国农产品物流的产生和发展进行全面、系统的分析,掌握其演化规律。

  我国农产品物流几千年的发展历程为研究其演化规律积累了丰富的素材,同时自组织理论富有解释力的分析框架和独特的系统简化思想为研究农产品物流演化规律提供了一种理论方法。自组织理论认为,对于一个复杂开放的系统而言,其发展动力来自于系统内部,发展方向由一个或少数几个参量决定,被称之为序参量。[5]序参量能够支配系统其他参量,主导系统整体演化方向,反映系统新结构的形成,可以说,掌握了序参量就掌握了系统演进规律。对于我国农产品物流而言,它是一个复杂开放的系统,其纵向演化具有自组织特征,其发展也是由序参量所主导,其他变量追随序参量进行协同匹配的过程。[6]因此,上述问题可以转换为新型城镇化是否会对系统序参量产生重大变革?对系统序参量的作用效果如何?由此,本文将借助自组织理论中有关序参量的核心观点,解析我国农产品物流系统的序参量,分析新型城镇化下系统序参量的发展变化,以此明确新型城镇化对我国农产品物流发展的作用机理,以期丰富农产品物流的理论研究,为降低我国农产品物流管理的复杂性,提高政策的有效性提供借鉴。

  二、我国农产品物流系统的序参量识别

  (一)方法选择及状态变量选取

  目前,关于序参量识别的方法主要有两类:一类是基于权重的思想,将序参量的引导与约束作用看作是通过价值参数结构来发挥的,通过计算比较不同状态参量在系统中的价值参数来确定序参量;另一类是基于序参量所具备相对稳定性的特征,在描述系统状态的众多变量中,选取影响系统演化的几个主要变量,通过两两建立动力学方程,令快弛豫参量对时间的导数等于零,将得到的公式代入其他方程,消减为只有一个或几个慢弛豫参量的演化方程,进而得到序参量。[5]然而,两类方法都只适合简单系统范畴那些具有连续性特点的数据,对于开放的复杂巨系统,要把复杂系统众多的状态变量准确刻画,把各种作用关系定量描述并精确求解是很困难的,对于我国农产品物流系统而言更是如此。

  我国农产品物流系统发展历史较长,表征系统特征的变量众多,对系统发展产生影响的因子巨多,消费者需求特征、物流技术水平、基础设施建设等都有可能是我国农产品物流系统的序参量,变量的两两组合将产生庞大的假设集,同时,若想定量描述系统内外各种相互作用关系就需要用到大量的偏微分方程,而对大量偏微分方程组的求解至今仍是个难题。此外,诸如农产品物流模式、流通主体等代表系统发展特征的重要参量也很难被定量地描述。因而,采用绝热消去法识别我国农产品物流系统的序参量显然是不合适的。对于借助价值参数结构的方法而言,只能得出与系统具有一致变化趋势的变量,无法得到系统发生变化背后的根本原因。有鉴于此,本文将回归系统序参量的本质特征,以序参量的支配作用为根本依据,通过回顾我国农产品物流发展历程,对比分析系统在不同发展阶段所表现出的主要差异,剖析其演变背后的主导因素,进而解析得出系统序参量。

  前期,作者细致回顾了我国农产品物流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发展历程,将我国农产品物流的发展划分为5个阶段,依次为物物交换、传统物流、计划物流、市场物流和现代物流。[6]对比分析5个阶段下我国农产品物流的特征,可以发现系统在不同发展阶段所呈现出的时空差异主要体现在农业生产经营方式、物流组织发展水平、流通渠道、基础设施建设、物流装备设施技术和系统、信息技术水平、消费空间分布、物流模式、物流市场体系建设9个方面的不同。这些状态变量不仅能全面描述我国农产品物流系统特性,而且是区别我国农产品物流所处阶段的重要依据,因而都有可能成为导致系统发生阶段性跃迁的序参量。需要注意的是,9个变量之间并非相互独立,而是存在一定的作用关系,例如,物流组织形式受到农业生产经营方式的影响;物流渠道和市场体系建设根本上是为消费者服务的,是消费空间分布和产业布局在农产品物流系统中的反映。所以说,厘清9个状态变量之间的相互影响关系,对于寻找我国农产品物流系统序参量具有重要意义。

  (二)状态变量的层次结构解析

  解释结构模型法(简称ISM),是现代系统工程广泛应用的分析方法,其优势在于能够将复杂系统分解为多个简单子系统,在电子计算机帮助下,结合学者经验,最终得到一个多级递阶的结构模型,[7]从而把模糊复杂的关系转化为直观上更清晰的结构模型,尤其适用于变量繁多、关系复杂的系统。该方法的主要步骤如下:①选择系统代表性要素,构建要素关系矩阵;②画出相应的有向图,构建邻接矩阵;③考虑因果关系的传递性,建立反映诸要素间关系的可达矩阵;④考虑要素关系的强弱程度,得到可达矩阵的缩减矩阵;⑤对缩减矩阵分层次,得到解释结构模型。

  1.状态变量的关联矩阵。据上述分析,本文选取农业生产经营方式()、物流组织发展水平()、流通渠道()、基础设施建设()、物流装备设施技术和系统()、信息技术水平()、消费空间分布()、物流模式()、物流市场体系建设()共9个状态变量作为研究对象。为了准确识别状态变量间的相互关系,在已有研究成果的基础上,结合专家建议,构建9个状态变量的关联矩阵(SSIM),如表1所示。

  

  2.状态变量的可达矩阵分析。根据状态变量的关联矩阵,将状态变量间的关系数量化,可以得到最初可达矩阵和最终可达矩阵,其中,最终可达矩阵是由最初可达矩阵经过布尔运算得到的,能够更加清晰地反映各状态变量间的层级结构。在此过程中关联矩阵转化成为初始可达矩阵的原则为:

  

  布尔代数运算规则为:用A代表初始可达矩阵(IRM),M代表最终可达矩阵(FRM),Ⅰ为单位矩阵,当时,得到最终可达矩阵M=,r为运算次数。经计算,r=3,最终可达矩阵FRM见表2所示。最终可达矩阵M表明了9个状态变量间的相互关系。

  3.状态变量的层次划分。基于区域间独立、区域内联系的原则,对我国农产品物流系统的状态变量划分区域。首先根据最终可达矩阵FRM得到可达集合R()、先行集合A()和共同集合C()。可达集合R()即变量可以影响到的所有变量,,N表示所有状态变量的集合;先行集合A()即可以影响变量的集合,;共同集合C()就是R()与()的交集。

  划分不同区域后,根据层级确定原则,最终可达矩阵FRM中的9个状态变量划分在5个层级内L={Ⅰ,Ⅱ,Ⅲ,Ⅳ,Ⅴ}。表3表示我国农产品物流系统的状态变量的区域划分及层级关系。

  

  

  4.状态变量的解释结构模型及模型解析。从图1可以看出,我国农产品物流系统9个状态变量可以划分为5个不同层次,实线表示变量之间是直接影响的,虚线代表变量间通过传递关系形成影响,并且处于不同层次的变量对系统特征的表征程度和作用程度各不相同,处于下层的变量对上层变量产生影响。

  

  图1 状态变量的解释结构模型

  通过对9个状态变量相互关系的梳理发现:农业生产经营方式()、基础设施建设()、信息技术水平()属于最底层的影响因素,最有可能是系统序参量;物流装备设施技术和系统()虽然未处于最底层,但它对其他状态变量具有较强影响且受到最底层因素的影响较弱,也可能是系统的序参量;消费空间分布()虽然处于中间层,但处于整个结构的枢纽,是联结深层影响因素与表层影响因素的节点,对系统发展特征起到关键性的中介作用。由此可认为,农业生产方式()、基础设施建设()、信息技术水平()、物流装备设施技术和系统()、消费空间分布()最有可能成为农产品物流系统的序参量。

  同时,这里的信息技术主要指服务于物流的电子计算机、通信网络设备等方面的技术,出现得比较晚,属于物流技术的现代化表现;这里的基础设施建设也主要是指服务于物流的道路、铁路、航线建设,以及仓储、运输车辆等配备,二者与物流装备设施技术和系统同属于广义物流技术①的不同方面,因而本文将基础设施建设()、信息技术水平()、物流装备设施技术和系统()统一概括为物流技术。此外,消费空间分布是人口居住、土地利用、社会形态分布的反映,与社会空间结构具有相同含义。由此,上述假设等同于:我国农产品物流系统演化进程中所发生的一系列变化都起源于社会空间结构、农业生产经营方式和物流技术三个变量的变革,它们是主导系统发展演化的序参量。为了证明该假设,下面将进一步分析三者对我国农产品物流发展的主导作用。

  (三)序参量对我国农产品物流的作用解析

  1.社会空间结构变动与我国农产品物流发展。一元社会空间结构时期,人们的生产生活方式、产业结构和社会发展水平具有同一性,农产品消费主要以自给自足为主,农产品物流表现为简单的物物交换,不涉及现金流和信息流,尚未形成真正的农产品物流。第三次社会大分工使得城市从农村中剥离出来,成为一个不以农业生产为主的新的社会形态,使得社会空间结构转变为城乡二元。正是社会空间结构的这种变动引发了农产品生产与消费的时空矛盾,从而催生了真正意义上的农产品物流,城市成为承接农产品物流作业中除农业生产之外其他环节的空间载体。

  2.农业生产经营方式变革与我国农产品物流发展。农业生产经营方式是指农业生产力诸要素的结合方式,包含农业生产经营组织形式、技术条件以及生产经营权利结构。我国农业生产经营方式主要经历了两次变革,产生了三种形式,在此过程中,我国农产品物流模式随之发生重大变化,从而引起我国农产品物流系统的发展演化(表4),具体而言:第一,小农模式下的低级次自由购销。小农模式下农业生产规模小、农产品积累能力差,少量剩余农产品经个体农户以自由买卖的方式就近流通,此时的农产品物流模式表现为低级次自由购销。第二,集体模式下的统购统销。在计划经济时期,农产品物流表现为统购统销模式,国营组织成为唯一有权参与农产品运销的主体,供销社成为主要流通渠道。第三,承包模式下的多元化发展。随着农村家庭成为从事农业生产经营活动的独立主体和微观生产单位,农产品商品化率显著提升,农产品物流规模迅速扩大,促进了批发商、贩运商、流通中介、农产品加工企业等多元物流主体产生,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多段二元模式,出现了以农超对接为代表的新型产销对接模式。

  

  3.物流技术集成应用与我国农产品物流发展。(1)物流技术点状突破与我国农产品物流系统的效率提升。农产品物流产生之后,物流技术水平持续提升,表现为物流基础设施不断完善,物流作业技术、信息技术和管理技术的单点创新。然而,由于大众媒介发展、相关人才储备等客观因素不够成熟,物流技术传播与扩散渠道不畅,同时,物流技术改造所需的较高成本,使得大部分农产品物流主体缺乏改造动力,结果导致在物流作业领域、物流管理领域出现的点状创新并未形成行业共性技术,物流信息技术更是仅为少数大型农产品物流企业所采用。对于农产品物流系统而言,此时的物流技术创新是一种孤立的点状创新,改变的仅是农产品物流系统中的某一个环节,这种对某一环节的改造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扩大农产品物流服务范围和服务规模,提高装卸、搬运等物流作业效率,降低农产品物流系统运行的成本和内耗,但对于农产品物流系统整体的作用效果有限。(2)物流技术集成创新与我国农产品物流系统的变革。进入21世纪,我国对外开放进入新阶段,物流技术随之涌现,集中出现了冷链运输及仓储、自动立体仓库等先进基础设备设施;出现了现代化包装技术、保鲜技术、配送技术等物流作业技术;出现了客户关系管理系统、结算系统、网络仓库系统等物流管理系统。更为重要的是,此时以光纤通讯、局域网、广域网、Internet为载体的现代通讯技术、网络技术、数据管理技术得到了极大发展,能够将先进的物流设备、操作规范、管理系统等单项物流技术创造性融合,使它们之间不再是简单的连入,而是以最合理的结构形式有机地组合起来,实现物流技术的集成创新与应用。如此一来,变革创新了农产品物流企业的商业运作模式和系统的运转形式,以配送为中心,以连锁超市为末端,以专业化第三方物流为主体,大量加工企业积极参与的现代农产品物流产生并发展。

  

  图2 序参量对我国农产品物流演化的主导作用

  综合以上分析,从纵向视角出发,将我国农产品物流系统演化与序参量变化放在同一个时间维度上统筹考虑(图2)可以看出,三个序参量能够很好地解释我国农产品物流系统演化全过程,不同时期发挥主导作用的序参量是不同的。由此可证明,社会空间结构、农业生产经营方式和物流技术是我国农产品物流系统的序参量。

  三、新型城镇化对序参量的作用方式

  新型城镇化不同于传统的土地城镇化,是以城乡统筹、城乡一体、产业互动、节约集约、生态宜居、和谐发展为基本特征的城镇化;是大中小城市、小城镇、新型农村社区协调发展、互促共进的城镇化;是产业、人口、土地、社会、农村五位一体的城镇化,将对农产品物流系统的序参量产生重要影响。

  (一)新型城镇化意味着社会空间结构重塑

  新型城镇化是城镇化过程与城镇化结果的统一。一方面,新型城镇化是一个复杂、多层面的经济社会在空间上的变迁与性质转化,以及经济社会在时间维度上的发展升级过程;另一方面,新型城镇化又代表着未来社会经济发展的最终形态。在此过程中,社会的组织结构、经济布局、产业结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念都在发生一系列的变迁,[8]意味着新型城镇化将重塑社会空间结构,具体而言:第一,重塑人口结构。大量从农村转移而来的剩余劳动力与常年往返于城市、农村的流动人员聚居于小城镇,形成新的社会阶层——城镇居民,他们既拥有土地承包权又能够自由择业,既有土地租金收入又有工资收入,具有亦工亦农的特征。第二,重塑地域空间结构。随着小城镇成为农民改变社会身份的主要基地,农村土地利用效率将大幅提高,土地使用的性质、形式与主体将发生本质改变,届时将会形成一个空间密度介于分散型农村与聚团型城市之间的新聚居空间——小城镇。第三,重塑产业结构。新型城镇化所引领的产城融合将促进相关产业在小城镇集聚,打破过去农业、工业在农村、城市两个空间区域分化的局面,形成一种既介于工业与农业之间,又具有工业和农业融合特征的新经济形态。第四,重塑社会文明结构。新型城镇化推动传统的分散型村落向基础设施完善、管理方式现代化的集约式社区转变,使小城镇脱离乡土文化,朝向现代城市文明发展,形成新的社会文明形态。第五,重塑地域功能结构。新型城镇化将打破城乡分割,促进城乡要素自由合理流动,[9]打造结构合理、功能互补的大中小城市、小城镇和新型农村社区协调发展的城镇体系,[10]从而形成一个新的功能承载空间,能够同时承接大城市的产业转移和农村地区的产业升级。

  (二)新型城镇化蕴含着农业生产经营方式变革

  1.新型城镇化倒逼农业生产经营组织形式变革。首先,在我国不断推进的新型城镇化过程中,农村剩余劳动力析出现象日益严重,且剩余务农人员中老人和妇女的比重逐渐加大,农村土地闲置或撂荒、空心村、农村常住人口“老妇幼”等问题更加突出,农业中“谁来种地”的忧虑愈发严重;其次,随着农业转移人口从农业生产者转变为农产品消费者,人们对各类农产品的需求数量不断提升,持续考验着农产品供给保障能力,而传统小农户承包模式的生产规模小且分散,生产效率较低,抵御自然风险与市场风险的能力不高,农业中“如何经营”的难题日益凸显;最后,新型城镇化所带来的消费升级,使得人们更加注重消费健康、营养的高附加值农产品,同时,发展高产、优质、高效、生态、安全农业亦是新型城镇化建设的重要内容,由此便产生了“怎么种地”的难题。

  2.新型城镇化为先进农业技术的获取与应用创造条件。第一,新型城镇化能够吸引社会资本进入农村建设。一方面,“人的城镇化”将形成大量反哺农业的资金;另一方面,支持城乡统筹建设的专项资金具有强大的杠杆作用,能够撬动更多金融资本、民间资本和社会资本参与农村建设。第二,新型城镇化能够为农村的农业技术应用提供人才支撑。《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以下简称规划)明确指出要完善科技特派员制度,并制定了较为全面的农民工职业技能提升计划。第三,新型城镇化能够为农业技术的应用创造空间载体。随着大量农村人口向城镇地区转移,更多的农民在非农产业领域就业,以后从事农业的劳动力相对于细碎的耕地更为稀缺,这便使得耕地流向少数人手中,促进农业的规模化、机械化生产成为可能。第四,新型城镇化能够为农业技术提供社会化服务。第二产业发展能够给予农业耕作现代化设备设施等硬件支持;第三产业可以为农业技术的推广与应用提供人才培养、监督检测、更新升级、信息服务等多样化的社会服务。

  3.新型城镇化为农业生产经营权利结构的变革提供机遇。加快农业现代化进程、深化土地制度改革是新型城镇化的应有之义,其中,“农地集体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的三权分置结构体系是农业现代化的新尝试,是农村土地管理制度改革的具体体现。如此一来,从制度层面保障了建立灵活高效的农地经营权流转市场。同时,“人的城镇化”有助于进城农民享受与城市居民一样的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体会城市归属感,从而降低农民对土地的心理依赖,提高其土地流转意愿。新型城镇化提供的非农就业岗位,增加了农民的非农收入,稳定的非农收入又能进一步增强其土地流转的意愿。

  (三)新型城镇化标志着物流技术的城乡一体化

  新型城镇化的推进能够大幅提高物流技术在农村区域的获取与应用,有效弥合农产品物流技术的城乡二元鸿沟,促进物流技术在城市和乡村实现时间、空间和组织上的有效对接,实现城乡物流技术一体化。首先,新型城镇化能够提高农业生产主体物流技术采纳意愿,新型城镇化将催生一批“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的新型职业农民,促进农业生产的企业化经营,大幅增强农业生产主体现代物流意识,提高生产端物流技术改造的意愿和物流技术应用的能力,为物流技术在农村地区的推广应用奠定基础。其次,新型城镇化能够为农村地区农产品物流技术的获取与应用创造良好环境,起到完善交通基础设施,完善信息基础设施,提供经济支持,提供人才储备的作用。最后,新型城镇化倒逼农产品最初一公里进行物流技术改造。新型城镇化规划重点提到农产品物流和冷链物流,提出健全冷链物流体系,不仅充分体现“以人为本”的核心,而且为农产品物流的发展指明了方向,由此将倒逼农产品最初一公里进行物流技术改造,改变冷链基础设施不完善,产地冷库和批发市场缺乏,农产品采摘后无法在第一时间预冷、分级、包装、标准化的现状。

  四、结论及建议

  本文基于系统序参量的本质特征,对比分析我国农产品物流在不同发展阶段下的主要差异,借助解释结构模型梳理状态变量间的相互关系,解析序参量对我国农产品物流作用全过程,得出社会空间结构、农业生产经营方式和物流技术是我国农产品物流系统的序参量,三者交替主导系统演化。其中,社会空间结构变动是农产品物流产生的根本原因,城市从农村中孕育分化引发了农产品生产和消费的时空矛盾,进而催生出真正意义上的农产品物流。未来,新型城镇化将通过变革序参量形态,对我国农产品物流系统发展演化起到支配作用,带动我国农产品物流系统迈向新阶段。

  有鉴于此,政策制定要充分考虑新型城镇化对系统的支配作用,重点保障三个序参量新形态的形成和稳定:一是要完善流转交易平台配套政策,加大力度推进农村土地经营权的有序流转,保障农业生产经营方式向“三权分置”顺利变革;二是要完善小城镇的基础设施建设,注重全产业链打造,健全就业和社会保障体系,全方位保障城镇村三元社会空间结构的形成和稳定;三是加快制定针对鲜活农产品冷链物流的行业标准,引导相关企业采用冷链技术并进行信息化升级,用标准化、信息化的手段提高城乡物流技术一体化水平。

  此外,考虑到新型城镇化会使社会空间结构这一引起农产品物流产生的根本原因即将再次发生革命性变动,引起农产品物流系统的空间分布发生重大变革,政府在进行农产品物流节点选址规划时,要以长远眼光谋篇布局。第一,优先选择位于城市群周围、交通便利的小城镇,作为市中心农产品批发市场外迁的承载空间,并将其升级为集低温仓储、检验检疫、流通加工、信息服务、交易展示和电子结算于一体的多功能综合型农产品物流园区;第二,在城市外围区交通枢纽位置发展以信息流为核心,以自动化物流设备设施为基础,以资源柔性化、库存柔性化、运输柔性化、交付柔性化、配货柔性化为特征的配送中心,改善农产品流通的最后一公里;第三,鼓励货代型和虚拟型农产品物流企业向城市中心区域集中。

  ①广义物流技术是指物流活动中所采用的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方面的理论、方法,以及设施、设备、装置与工艺的总称,既包括组织物资实物流动所涉及的各种机械设备、运输工具、站场设施及服务于物流的电子计算机、通信网络设备等方面的物流硬技术,又包括组成高效率的物流系统而使用的系统工程技术、价值工程技术、配送技术等物流管理技术,还包括长期操作和实践积累的固定操作规则和管理制度以及各种流通业态的组织制度。

参考文献

[1]李庆芳.农产品物流需求的影响因素研究[J].中国商论,2011(20):116-117.

[2]周晓晔,刘英,马菁忆.城镇化背景下农产品物流发展模式研究[J].沈阳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9(6):544-550.

[3]智敏.城镇化影响农产品流通的机理与途径分析——以陕西为例[J].西安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16(5):61-64.

[4]杨军,王厚俊,杨春.我国城镇化对农产品物流效率的影响[J].农业技术经济,2011(10):63-68.

[5]Haken H.Self-Organization and Information[J].Physica Scripta,1987,35(35):247.

[6]邬文兵,王俣含,王树祥,等.我国农产品物流系统自组织演化研究——前提、诱因、动力和路径[J].经济问题探索,2017(12):42-49.

[7]Warfield J N.Toward Interpretation of Complex Structural Models[J].Systems Man & Cybernetics IEEE Transactions on,1974,SMC-4(5):405-417.

[8]徐大伟,段姗姗,刘春燕.“三化”同步发展的内在机制与互动关系研究——基于协同学和机制设计理论[J].农业经济问题,2012(2):8-12.

[9]Hu B,Chen C.New Urbanisation under Globalisation and the Social Implications in China[J].Asia & the Pacific Policy Studies,2015,2(1):34-43.

推荐1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