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铁路快运市场创新发展策略研究

全文总计 11812 字,阅读时间 30 分钟,快速浏览仅需 6 分钟。

英文标题:A Study on the Innovative Development Strategy for China’s Railway Delivery Market

内容摘要:随着社会物流需求的不断发展,铁路快运的重要地位日益凸显。从积极构建“三位一体”安全保障体系、切实推进服务质量管理体系建设、不断加强铁路快运产品创新升级、深入探索多式联运发展新模式、稳步扩增仓储配送能力、全面提高市场经营效益等方面阐述我国铁路快运市场发展现状。在分析铁路快运物流市场发展路径的基础上,探讨其市场创新发展“三做四化、双轮驱动”策略,即做优提高业务盈利能力的铁路快运、做强扩大业务规模体量的多式联运、做实增强业务支撑基础的仓储配送、打造资源融合平台化模式、建设“运输仓配”一体化体系、实现安全质量体系规范化、建设全程全面信息化,以及大力推进物流技术创新、稳步推进体制机制创新,为我国铁路向现代物流升级提供借鉴。

关键词:铁路快运,高速铁路,市场创新,现代物流,发展策略  railway delivery;high-speed railway;market innovation;

GB/T 7714-2015 格式引文:[1].我国铁路快运市场创新发展策略研究.[J]或者报纸[N].铁道运输与经济,(20183):1-9

正文内容

  当前,我国物流市场和物流行业正处于从追求规模数量增长向质量效益提升的转型升级关键期,聚焦“交通强国、铁路先行”的历史使命,根据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的“物流基础设施网络建设”和“现代供应链”新要求,按照“强基达标、提质增效”工作主题,依托我国既有线铁路网和高速铁路网,充分利用铁路快运运力和仓储等网络资源,加快调整铁路快运发展理念,转变经营思路,构建与其相匹配的高品质、高效益的铁路快运物流产品体系,不断推动铁路快运的转型升级,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优质满意的铁路快运物流产品。

  1 我国铁路快运市场发展现状分析

  随着社会商贸、流通和物流业的深刻变革,顺丰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丰”)、四通一达(申通快递、圆通速递、中通快递、百世汇通、韵达快递5家民营快递公司的合称)等快递物流企业迅速发展壮大,以信息化应用和新技术变革为特征的现代物流得到广泛应用。由于民营快递公司在政策层面更加灵活,使铁路快运发展面临着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为此,铁路快运按照建设“专业特征突出、竞争优势明显”的铁路现代物流企业发展方向,在货运组织改革的重要发展时期,抢抓机遇、改革创新、夯实基础、转型升级,经营能力不断提升,经营情况实现新的突破。

  1.1 积极构建“三位一体”安全保障体系

  牢固树立安全发展的理念,深入开展安全生产大检查活动,细化和完善各项安全管理措施,坚决消除安全隐患。积极做好安全管理评估检查和问题整改,完成铁路快运安全管理评估;加强安全质量监察队伍建设,严格安全教育培训,推进人防、物防、技防“三位一体”安全保障体系建设,不断提升安全管理水平;以高速铁路快运(以下简称“高铁快运”)安全为重点,强化规章和作业标准落实,开展各个重点时期安全专项检查,加强应急处置,确保安全万无一失,实现了节假日和重大会议期间安全稳定。

  1.2 切实推进服务质量管理体系建设

  优化调整质量管理监督职能,健全中铁快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铁快运”)、分公司二级服务质量监督管理架构,发挥质量监控专业化作用,明确质量监督检查管理工作标准,建立服务质量问题库,规范问题处理流程,实现处置问题与完善制度和加强基础相结合的闭环管理。建立以市场和客户为中心的一体化协调小组制度,研发物流项目管理平台、互联网营销平台,推进单证电子化工作等,提高业务运营质量管理水平。突出抓好高铁快运运营质量,加强对加盟合作方的监督考核,强化质量通报考核激励,有效减少和杜绝严重运作服务质量问题,探索建立医药冷链物流质量控制体系,全面提升铁路快运服务质量。

  1.3 不断加强铁路快运产品创新升级

  不断加强铁路快运物流研究,探索建立高铁快运经营发展新模式,综合运用高铁载客动车组、“复兴号”动车组快运柜和高铁确认车,积极推进与顺丰、京东合作,全面服务电子商务、快递物流和生产制造企业。2017年“双11”以来,铁路快运产品不断创新升级,推出“高铁极速达”和“丝路高铁快运”新产品,产生良好的社会反响;加快行李车产品升级,进一步加强全路行包统一经营后的站点、网络和平台建设,推进与菜鸟物流、四通一达等物流快递企业合作,加强与医药行业协会合作,积极拓展医药冷链中高端市场;强化行包经营分析和考核督导,行包运输收入实现止跌回升,行包全年收入比运量实现了更大幅度的增长。

  1.4 深入探索多式联运发展新模式

  在持续抓好物流总包重点项目开发运作基础上,中铁快运与铁路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铁路局”)密切合作,深度融合,加快推进多式联运业务发展。深入探索创新多式联运服务模式,融合公路、铁路、水运、航空等多种运力资源,采用一次报价、一次收费、一次承运、一票到底、一份合同、一次理赔的“六个一”服务模式,开发铁路物流总包项目,扩大市场份额;成功开发运作四川一汽丰田汽车有限公司等公铁海多式联运项目,取得空铁联运国际多式联运单据和联运提单“一票到底”的零突破,为大力拓展铁路多式联运项目奠定良好基础。

  1.5 稳步扩增仓储配送能力

  积极推进广州大田、深圳平湖南、成都大湾镇、西安新筑等物流基地建设,西安新筑仓储物流基地二期扩建项目主体结构完成。中铁快运在42个城市设立69个仓库(含租赁),总面积34.8 ,有139家仓储客户,“运仓配”客户32家;健全接取送达工作制度和办法,加强闲置配送车辆处置利用;大力推进接取送达和上门受理业务,推进中铁快运与铁路局签订接取送达合作协议,目前除中国铁路西安局集团有限公司自营外,中铁快运与17家铁路局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与118个站段签订《服务委托合同》,2017年中铁快运完成货物快运接取送达4 372万t,占全路接取送达量的35%。

  1.6 全面提高市场经营效益

  挖潜既有铁路快运项目,积极寻找效益增长点。重新确定医药、服装、食品、家电、配件、军事物流6个行业80多个重点项目挖潜增收任务,实现增收1亿元;积极拓展汽配、医药、贵重品、保密件等目标市场,不断扩大市场份额,全年物流项目累计收入18.5亿元,同比增收4亿元,增幅27.2%;加强经营质量和效益管理,强化对重点铁路快运的盯控;进一步加强财务内部控制和规范管理,加强设备物资采购管理,管理质量得到提高。

  2 铁路快运物流市场发展路径探索

  2.1 分析物流市场需求态势

  随着社会物流需求结构深化调整,高技术产业、装备制造业等物流需求增速凸显;消费驱动特征明显,与消费相关的汽车、医药、冷链、电子商务、快递等物流业务高速增长;物流企业间兼并重组、联盟合作、平台开放日益活跃,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正式启动,企业群体发展壮大;全国规模以上物流园区平台化、网络化、集群化、智慧化初步显现;物流基础设施网络化发展、现代供应链正在成为新的增长点和发展新动能,智慧物流热潮涌动[1]。

  面对这样的物流市场和物流行业发展新态势,铁路快运的传统竞争优势面临巨大的挑战,在物流网络、信息化、专业技术和服务水平等方面与先进快递物流企业存在较大差距,如果按照传统惯性思维发展远远不能满足物流市场快速增长的需求,需要站在新时代的起点上,谋划新的发展战略,制订更超前和快速的发展路径,以超常规的方式快速推动中铁快运发展壮大,实现铁路快运发展上的“弯道超车”。为此,铁路快运应抓住转型发展机遇,一方面获得高铁快运、行李车快运统一对外经营权,另一方面开展物流总包、接取送达等新业务。

  2.2 建立“三做四化,双轮驱动”发展战略

  “三做”是指做优铁路快运、做强多式联运、做实仓储配送;“四化”是指资源融合平台化、运输仓配一体化、安全质量规范化、全程全面信息化;“双轮”是指物流技术创新和体制机制创新。“三做四化、双轮驱动”具有紧密的内在联系,环环相扣,相辅相成。坚持做优铁路快运、做强多式联运、做实仓储配送,就是要扩大主营业务市场份额和经营效益。铁路快运是铁路物流市场发展的根基业务,多式联运是构建综合交通运输体系、推动现代化运输物流服务模式融合发展的重要方向,仓储配送是做优铁路快运和做强多式联运的关键支撑;加强资源融合平台化、运输仓配一体化、安全质量规范化、全程全面信息化建设,为“三做”提供有力保障和支撑;加大物流技术创新和体制机制创新力度,依靠两个创新“双轮”驱动,为铁路快运持续健康发展提供动力。

  铁路快运实施“三做四化、双轮驱动”发展战略,具有基础条件和优势。首先,中铁快运是一个市场化经营主体,拥有覆盖全国县级行政区的经营网络、运输网络、配送网络和信息网络,能够实行网络化统筹经营管理和集中化统一调度指挥;其次,铁路快运具有高铁快运、行李车快运业务的经营权,初步形成了“全程快”的快运专业特征;三是铁路快运基本具备现代物流综合服务功能,能够提供“运仓配”一体化服务,能够实现一次报价、一次收费、一次承运、一票到底、一份合同、一次理赔的“六个一”多式联运服务,实现不同运输方式融合,提升铁路运输综合服务能力,初步形成了“多式联”的联运专业特征。

  2.3 加强市场化经营管理

  企业的经营发展,核心是要有资源基础,关键是要有技术创新,根本是要有人才队伍,而最根本的是要有好的管理制度和机制。铁路快运是社会物流的重要组成部分,与公路、航空、水运等多种方式有机组成综合交通运输和现代物流体系,与其他社会物流企业在同一个市场经济环境下竞争合作,共同组成功能完备的社会物流系统。因此,铁路快运应与其他交通运输方式和其他社会物流企业融合发展,既竞争、又合作。为加快推进铁路快运发展,应在铁路整体的改革发展进程中,建立市场化经营管理机制,加强市场化经营管理。

  加强市场化经营管理,主要应体现在4个方面:一是满足市场和客户需求,一切产品和服务都应从需求出发,有什么样的需求就提供什么样的产品和服务,树立市场营销理念,使铁路快运真正从生产组织型向市场经营型转型;二是应在市场竞争中具有一定的竞争力,参与社会物流的市场竞争,在选好细分市场、明确市场定位基础上,还应在价格、服务、体验等方面具有一定的比较优势,提高竞争力来开拓市场;三是应具有较强的品牌效应,市场竞争越充分、市场化发展越成熟,品牌效应就越来越重要,品牌文化、品牌价值就会越来越凸显,对消费者选择就越来越重要;四是有较强且可持续的内生动力和市场活力,应加强体制机制创新,建立健全灵活的、适应市场的内部管理机制,加大人劳财等制度改革力度,充分调动全体职工的主动性、积极性、创造性。

  3 我国铁路快运市场创新发展策略

  3.1 “三做”策略

  3.1.1 做优提高业务盈利能力的铁路快运

  铁路快运业务包含高铁快运、行李车快运和快运班列3大类型。高铁快运是铁路快运领域最高端的产品,满足客户最顶层的快速寄递需求;行李车快运是铁路快运领域中高端产品,满足客户小批量、多批次的快运物流需求;快运班列(160 km/h和120 km/h)是铁路快运领域中端产品,主要满足客户大批量、长距离、大区域节点之间的干线运输需求[2]。3大业务类型缺一不可,构成一套完整的系列化铁路快运物流产品体系,为市场提供全面的快运物流服务,有利于铁路快运进入电子商务快运物流市场、满足客户多样化快运物流需求。

  (1)推动高铁快运快速发展。大力发展“高铁极速达”产品,拓展开办范围,发展半径为1 000 km的中长距离和区域内中短距离极速达业务,推进沪深当日达、京津冀当日圈、长三角当日圈、珠三角当日圈和省内当日圈业务发展,并逐步研究高铁中间站开通方案。扩充产品种类,在当日达基础上,再开发次晨达、次日达产品,形成梯次序列,满足多样需求[3]。推进拓展“丝路高铁快运”产品,探索与电子商务快递物流企业常态化合作运营模式。推进与京东物流联手,依托高铁运输资源开发价值高、特色鲜明的“高铁京尊达”产品,满足京东电子商务高端寄递和配送需求,打造成电子商务快递中的奢侈服务产品,提升用户体验,提高收益[4]。继续推进“顺手寄”产品,扩大为旅客提供便民托运服务范围。

  (2)加强行李车快运提质增效。大力发展行李车医药冷链业务,配合国家药品流通“两票制”改革实施,与一流医药流通企业共同在全国范围构建以行李车为主要干线运输方式的“运仓配”一体化医药冷链物流体系。大力发展行李车高端生鲜食品特色冷链业务,加强与顺丰、华商国际工程有限公司合作,共同对铁路行李车冷链物流系统进行设计规划,定位在小批量、多批次的高端冷链物流业务,建设以全国行李车运输网络为基础的、与生活冷链消费相配套的中高端冷链物流系统。加强大客户项目货源开发,加大客户营销力度,努力在大客户项目中开发适合行李车运输的货源,为行李车增收上量多作贡献[5]。优化升级时限快运产品,实现时限快运产品的准时化、信息化和标准化。推出贵重品快运产品,针对高附加值物品、高档礼品、特定物资,以及需要保密的物品等,利用专箱、天眼、押运等手段,推出贵重品铁路快运特色服务。提高行李车运作服务水平,采取强化经营网络建设、推行“干线+区配”运作网络新模式、实施精准路由、推进运单电子化、推出代收货款增值服务等措施,提高行李车运作服务水平,为开拓市场、开发大客户项目提供保障。积极推进中俄跨境电子商务物流业务发展,加快推进与顺丰、中国邮政速递物流等快递物流企业合作,解决通关和两端取送货问题,推进海关监管库建设,打造铁路中俄跨境电子商务物流新品牌。

  (3)推进快运班列经营业务。快运班列主打电子商务快运物流市场,分步实施快运班列经营业务。第一步,配合铁路局经营既有的北京、上海和广州间的160 km/h特快班列,根据市场和客户需求进行技术装备改进,在集装化、机械化、信息化上进行大幅提高水平,更好的满足电子商务物流“库到库”全程服务需求。第二步,按照集装化、机械化、信息化的高水平技术标准研制120 km/h新型快运棚车,大力推进在需求较大的区域节点间组织开行新型120 km/h快速货物班列,提供“库到库”全程物流服务。第三步,加快推进160 km/h、具有更高集装化、机械化、信息化水平的新型快运棚车研制工作,加大技术创新力度,替换既有160 km/h特快班列车辆,力争尽快投入使用。同时,根据市场需求,统筹规划在大区域节点间开行点到点直达列车,构建连接全国各大区域的新型快运班列网络,提升全国范围的电子商务快运服务能力,提高网络化服务水平[6]。

  3.1.2 做强扩大业务规模体量的多式联运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多式联运成为互联互通的必然趋势[7]。充分发挥铁路快运运单“六个一”的多式联运基础条件优势,有效融合不同运输方式高效衔接,重点打造全链条统一运营管理的多式联运服务模式,提升铁路物流总包服务能力,扩大业务规模体量,提高市场份额和经营效益。

  (1)建立多式联运服务模式。深入分析四川一汽丰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零部件公铁海联运项目,全面总结成功经验,打造全链条统一运营管理的“六个一”公铁海多式联运服务模式。以四川一汽丰田汽车零部件公铁海联运项目为基础,积极研究解决多式联运票据、价格、合同、信息、清算、理赔等问题,实现多式联运物流、资金流、信息流有机统一。积极与航空公司合作,充分利用高速铁路和行李车资源,探索空铁联运模式。

  (2)大力开发多式联运物流总包项目。深入落实中国铁路总公司关于做好2018年物流总包和大宗货物协议运输工作的要求,巩固拓展既有物流总包项目,大力开拓新领域新市场,扩展物流总包业务范围,大力开发多式联运物流总包项目,2018年上半年中铁快运完成100个大客户(300万以上)的目标,以实际项目推动多式联运发展。拓展物流总包服务链条,在运输服务基础上,不断强化拓展仓储和配送服务、丰富增值服务、融入客户的供应链,为客户提供运输、仓储、配送等一体化服务,构建一套完整的多式联运服务体系[8]。

  (3)建设多式联运综合信息平台。加强与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集团有限公司、京东物流、行业协会和国内知名船公司等进行战略合作,联手推动多式联运公路、铁路、水运、航空运输等各环节、各运输方式的信息共享与集成,打通信息渠道。与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集团有限公司和京东物流合作,建设多式联运综合信息平台,进行大数据整合利用,构建完整的多式联运信息链条。依托多式联运综合信息平台数据和信息化工具,制订多式联运运输方案。根据需求灵活优化配置多种运输方式运输资源,提高运输效率,保障服务质量。

  3.1.3 做实增强业务支撑基础的仓储配送

  统筹融合铁路内外各类仓储和配送资源,进行集中统一运作管理,创新合作发展模式,为实行“运仓配”一体化、发展铁路快运和联运业务提供支撑。

  (l)构建全国性仓储网络。加强与铁路局合作,租用铁路局的土地或仓库,快速形成中铁快运全国性仓储网络。推进重点项目落地,大力推进与顺丰合作联合开发广州大田、深圳平湖南物流基地项目,做好中国铁路乌鲁木齐局集团有限公司乌北站货运仓库、中国铁路济南局集团有限公司乐口站20 000 仓库、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有限公司大湾镇30 000 仓库等项目的推进实施工作。推进中铁快运仓储网络规划实施,大力争取获得原集装箱中心站规划给中铁快运的快运作业区使用权;对在建铁路场站、物流基地等设施,深入调查研究改扩建的可行性并制订改扩建方案,协调争取改扩建出快运作业区提供中铁快运使用;对正在规划设计中的铁路场站、物流基地等设施,积极争取参与设计,提出设计快运作业区方案,协调争取将快运作业区提供中铁快运使用。同时加强与地方政府沟通联系,了解掌握地方物流设施建设规划,在新建物流园区、开发区中争取合作开发利用地方土地资源建设仓储设施。充分利用好中铁快运已有仓储资源,如武汉吴家山、南京、无锡、黄岛等地仓库,按照现代物流中心模式和标准进行改造升级,充分利用现有库区、土地、设施设备等,推进物流中心开发建设。

  (2)加强仓储配送业务专业化建设。完成铁路快运《仓储业务操作手册》《仓储和配送业务操作手册》及《仓储物流项目指导手册》修改完善工作。总结中铁快运已有仓储及物流项目运作经验,大力开发仓储物流项目,培养锻炼一线运作人才队伍,提高仓储物流经营管理能力。大力拓展“干线+区配”项目,加强区域配送资源融合能力建设,对配送需求集中且能体现竞争差异的地区,加大仓配资源投入和扶持力度,强化配送分包方选择和管理,提高配送服务质量。建设网络化仓储信息系统,在满足单一仓库作业基础上,支撑多客户、多项目、多品类、多仓库的运作模式,满足企业客户网络化仓储需求。

  (3)强化货运接取送达业务。完善接取送达信息系统功能,实现中铁快运信息系统与中国铁路总公司接取送达系统信息对接,实现整车、集装箱等全品类接取送达业务管理,2018年中铁快运货物接取送达量占全路接取送达总量比例达40%以上。提高融合社会汽车运力资源能力,利用询价系统丰富接取送达运力资源,建立全国接取送达网络,完善接取送达运作方案,建立适应市场的接取送达价格体系。探索开发接取送达网络经营能力,融合资源构建全国范围的接取送达网,开发接取送达经营业务,创造经营效益。

  3.2 “四化”策略

  3.2.1 打造资源融合平台化模式

  物流核心资源是铁路快运的短板,秉持“不求所有、但求所用”的理念,融合各类物流资源,建立以铁路运输为主,公路、水运、航空为辅,各种运输方式协同链接、高效运作的综合运输网,构建经营网、运输网、仓储网、配送网、信息网“五网合一”的网络化运营平台。

  (1)建立满足市场需求的平台化物流服务模式。打造融合多种物流资源的平台功能,建设融合资源的技术和管理能力,融合铁路及公路、水运、航空等各种运力资源构建综合运输网络,融合铁路和社会仓储资源建设全国仓储网络,通过运输与仓储网络有效衔接,构建多式联运服务体系。融合社会经营网络,与知名快递、物流企业深度合作,融合加盟商、代理商,拓展经营网络覆盖范围,提高市场经营服务能力。建立数据共享的信息平台,为客户和快递物流企业、加盟商等合作伙伴提供物流交易、财务结算和信息数据服务。

  (2)强化平台化模式的保障和支撑功能。完善市场营销、仓储和配送等业务管理,强化调度集中统一指挥、安全管理、服务质量监管、费用清算、客户服务、财务和收入管理、合同管理等功能,发挥信息化作用,提升自动化、智能化水平,构建开放共享、融合发展的铁路快运联运综合服务平台、铁路仓储网络管理和服务平台等信息系统,为平台化物流服务模式提供技术和信息化支撑。

  3.2.2 建设“运输仓配”一体化体系

  坚持以效益为导向,在铁路快运、多式联运、仓储配送业务基础上,依托平台化融合资源能力,将运输、仓储、配送各环节服务有效整合,延伸服务链条和服务内容,打造“运仓配”一体化服务模式,发挥集中管理和联动管理优势,提高全程物流服务水平,扩大利润源,实现效率效益最大化。

  (1)建立“运仓配”一体化模式。采取与铁路局差异化发展策略,仅依靠运输业务的运力差价难以走出铁路快运未来的发展道路,因而为使铁路快运在综合物流价值的创造中获得更多利润,应依托平台上融合的物流资源,通过统筹利用和管理,转化为全程物流的供应链服务,依靠整体性的服务来创造更多的综合物流价值,提高全程效率,降低物流总成本。在“运仓配”一体化上下功夫,发挥中铁快运网络核心优势,以“干线+区配”模式为基础,建立满足客户运输、仓储、配送整体服务需求的“运仓配”一体化模式,为全程物流的供应链发展打好坚实基础。

  (2)完善“运仓配”一体化流程标准体系。以新开发的物流项目为切入点,推进物流解决方案与“运仓配”一体化模式深度融合,研究制订“运仓配”一体化服务方案的设计方法。融合运用干线运输、仓储、配送各环节信息,实现货流、单证流、信息流、资金流有机结合,提供全程物流信息服务,形成完整的“运仓配”一体化运作流程标准。

  (3)建立物流解决方案设计中心。研发由计算机自动提供建议产品方案的信息系统,根据产品变化和业务发展,动态更新计算机后台算法方案,不断提升智能化服务水平。满足大客户物流项目服务需求,由多方面专业人员建立大客户物流项目解决方案设计中心,为物流项目客户提供“运仓配”一体化整体解决方案设计,提高在物流项目开发和投标中的竞争力,推动开发总包类物流项目,扩大物流项目规模,提高物流项目经营效益水平。

  3.2.3 实现安全质量体系规范化

  牢固树立安全发展理念,坚持“安全第一”和“质量就是生命”,大力加强规范化的安全和质量管理体系建设,夯实安全质量基础,提高安全质量水平。

  (1)加强规范化的安全管理体系建设。强化安全红线和底线意识,把确保高速铁路安全和旅客安全作为政治红线和职业底线。全面推进安全管理强基达标,构建人防、物防、技防“三位一体”安全保障体系,建立健全突发事件应急体系,夯实安全管理基础。建立并落实安全生产责任制,按照“党政同责、一岗双责、齐抓共管、失职追责”和“领导负责、专业负责、分工负责、岗位负责”要求,健全覆盖各层级的安全生产责任制,建立干部履职考核机制,建立安全生产全过程责任追溯制度,严格落实安全责任追究和安全生产“一票否决”制度。全面发挥安全监督检查作用,进一步健全完善安全监督检查体系,强化现场的监督检查工作,进一步强化现场作业标准落实。大力推进铁路快运营业部标准化建设,完善运作管理规章制度体系,夯实安全管理基础。

  (2)加强规范化的质量管理体系建设。健全铁路快运服务质量管理体系,完善管理制度基础,实行“惯性质量问题禁令”办法,加强制度管理标准化,加大制度执行效果的跟踪力度。强化质量日常管理,落实质量标准,定期进行工作质量评估,加强对管理人员质量问题追责,促进管业务也要管质量的主体责任落实。创新管理手段,运用信息化工具实现质量管理可视化,运用大数据技术提升质量管理科学性,通过科学方法实现公司质量管理专业化。提升全员质量意识,形成“人人谈质量,人人重质量”的工作氛围。

  3.2.4 建设全程全面信息化

  对标行业先进企业,践行“互联网+”建设理念,坚持总体规划、分步实施原则,大力建设全程全面的现代化信息系统,推动公司智慧化升级,为业务发展提供支撑。

  (1)强化信息化管理和技术基础。健全信息化建设管理制度,严格落实归口管理,完善信息项目立项管理办法,坚持需求先导原则,严格执行信息化预算管理,确保信息项目建设的科学性。健全信息化建设标准规范体系,完善信息化技术标准,保证信息化体系的完整性和规范性。加强新技术应用,借鉴国内外成功经验,采用先进的信息技术进行系统设计和开发,提高铁路快运信息化技术水平。

  (2)推进建设综合协同的信息化体系。对铁路快运既有信息系统进行整合,形成由基础设施设备、大数据服务、集成服务和应用服务4层架构组成的基础信息化体系。打通各生产系统的数据交换通道,统一数据接口,实现各系统之间的数据交互共享。运用大数据技术构建公司级数据仓库,汇集各类数据,逐步统一数据来源,明确数据统计指标,加大数据集成和运用力度,构建完整、准确的公司级数据仓库,为大数据分析应用奠定坚实基础。建立科学的数据统计、发布和授权运用机制,为各级管理提供数据和技术支撑,切实提升铁路快运数据资产的管理和应用水平。

  (3)大力推进重点信息化项目。按照铁路快运总体规划和分步实施,应重点推进以下信息化项目,①全面推进互联网营销服务平台建设,面向社会将中铁联运95572平台打造成对外服务的重要窗口;②大力推进多式联运综合信息平台建设,推动多种运输方式的信息共享和整合;③大力推进仓储网络管理信息系统建设,提升仓储运营和服务能力,为建设全国性仓储网络提供强力支撑;④建设全路一流的铁路现代物流安全生产指挥系统,综合运用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全面采集一线作业数据,强化实时监控,逐步建设数字化智慧快运;⑤升级物流项目管理信息平台,进一步加强市场营销和客户开发的信息支持能力,强化对企业客户的收入管理功能;⑥全面推进实施单证电子化,加快推广应用运单的全程电子化。

  3.3 “双轮驱动”策略

  3.3.1 大力推进物流技术创新

  深刻把握“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重要作用,高度重视物流技术创新,加快赶超先进现代物流技术,以技术创新推动铁路快运快速发展。

  (1)推进铁路快运技术创新。大力推进铁路快运冷链物流技术研究,加强与专业技术研发机构合作,在行李车冷链装备、配套设施、冷链技术等方面加强专业研究,满足生物医药、高档生鲜食品等冷链物流需求,提升行李车冷链技术水平;大力推进160 km/h新型快运棚车技术和铁路快运集装化、信息化技术研究,加强与中国中车股份有限公司合作,力争2018年“双11”前解决技术问题,提高高速铁路动车组、行李车、快运棚车等运输的集装化和信息化水平,提高铁路快运运输效率和质量;推进高速铁路列车装运高铁快运货物的快运舱技术研究,提升高铁快运运输能力。

  (2)推进多式联运技术创新。大力开展驮背运输技术研究,创新运输组织方式,推动公铁联运创新发展;大力推进多式联运综合信息平台建设相关技术研究,加快建设多式联运综合信息平台系统,推动铁路运输融合多式联运发展的深度和广度,构建社会化的多式联运综合服务体系。

  3.3.2 稳步推进体制机制创新

  (1)深化合作成立合资公司。积极探索与物流公司成立合资公司,一是深化与顺丰合资合作,经营范围包括中俄欧跨境电子商务物流业务、快递物流业务(“高铁极速达”等)、160 km/h新型棚车快运班列合作经营和铁路场站的合作开发经;二是加强与京东合资合作,创新合作经营机制,共同推进“高铁京尊达”“快运商城”等业务合作经营与发展,创造新的利润增长点;三是以开放融合发展的理念积极寻求与其他优秀企业合资合作,探索寻求多形式、多产品的合资合作发展,加快实现合作共赢。

  (2)加强经营管理力度。一是实行更加严格的全面预算管理,以收定支,实事求是,强化预算指标的效益导向,努力提高能够创造利润的有效收入,严控各项非生产性支出,实现经营效益最大化;严格执行预算管理责任追究管理办法,严禁无预算、超预算支出;推进更加全面的节约节支增效,采取强有力措施,提高劳动生产效率,优化劳动用工降低人工成本。二是优化生产力布局调整,统筹整合公路干支线、物流中心、亏损的经营性网点等资源,提高效率节约成本。三是盘活存量资产,加强对闲置机动车、既有库房、办公场所等资产的利用管理,跟踪动态变化,提高资产效率效益。四是加强存货管理,合理确定和压缩库存,探索资产投入与产出效益之间的关系,努力提高资产使用率,防止资产闲置浪费。

  (3)推进人才队伍建设机制创新。创新人才储备和引进机制,将大学生作为铁路快运储备人才、补充用工的主要渠道,统筹专业比例和学历层次,根据岗位需要引进研究生和本科生,特别是应加大博士研究生、重点大学和知名院校毕业生的引进力度;探索按市场化引进人才骨干,优先从铁路局选调专业骨干,及时引进铁路快运业务开展亟需紧缺的专业人才;创新复合型人才培养机制,加大现代企业管理、市场经营、法律法规和财务金融等知识的学习培训,建立专业人才库,促进多式联运、仓储配送、运营管理一体化等战略落地;创新选人用人机制,坚持德才兼备、以德为先,坚持任人唯贤、能上能下,坚持事业为上、公道正派,营造干事创业的良好氛围。

  (4)推进激励约束机制创新。实行更加严格的工效挂钩考核机制,全面落实工资和安全与盈亏挂钩,强化盈亏效益意识。工资收入与经营效益紧密挂钩,建立适应市场的内部分配机制,充分体现对接市场、多劳多得的效益导向。

  4 结束语

  社会物流在市场需求与技术创新推动下,铁路快运进入应对消费升级的新时代。按照“三做四化、双轮驱动”的发展战略,通过充分发挥高速铁路运力资源市场化作用,加强与优秀物流企业合资合作,优化物流市场资源配置,不仅会大幅降低社会物流成本,而且更有利于高端、商务、急件的运送市场需求的迅猛增长,为铁路快运实现多形式、多产品的融合发展提供重要支撑。

参考文献

[1]何黎明.我国智慧物流发展现状及趋势[J].中国国情国力,2017(12):9-12.

[2]武中凯,尹传忠.铁路快运产品构架再造探讨[J].中国铁路,2016(12):11-14.

WU Zhong-kai,YIN Chuan-zhong.Ways to Rebuild Framework of Railway Express Delivery Products[J].Chinese Railways,2016(12):11-14.

[3]刘启钢,丁小东,周凌云,等.高铁快运市场定位及产品谱系设计[J].铁道运输与经济,2016,38(2):12-16.

LIU Qi-gang,DING Xiao-dong,ZHOU Ling-yun,et al.Market Positioning and Product Spectrum Design of High-speed Railway Express[J].Railway Transport and Economy,2016,38(2):12-16.

[4]周凌云,刘启刚,叶飞,等.多元化需求背景下高铁快运增值服务拓展探索[J].铁道运输与经济,2016,38(3):19-24.

ZHOU Ling-yun,LIU Qi-gang,YE Fei,et al.Exploration on Expanding Value-added Service of High-speed Railway Express under Diversified Demand[J].Railway Transport and Economy,2016,38(3):19-24.

[5]赵洁,铁路行包快运企业货运物流化发展探讨[J].铁路采购与物流,2017(3):55-56.

[6]游艳雯,郑平标,铁路快运产品设计的探讨[J].铁道货运,2016,34(3):6-11.

YOU Yan-wen,ZHENG Ping-biao.Discussion on Design of Railway Express Products[J].Railway Freight Transport,2016,34(3):6-11.

[7]程楠,荣朝和.美国多式联运规则的制度安排及启示[J].物流技术,2008,27(6):122-125.

CHENG Nan,RONG Chao-he.Institution of Inter-modal Transportation Planning in America and Its Enlightenment[J].Logistics Technology,2008,27(6):122-125.

[8]诸葛恒英,齐向春,周浪雅.美国铁路多式联运发展的启示[J].铁道运输与经济,2016,38(12):69-73.

推荐1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