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化发展”理念下的澳大利亚教育智库建设

全文总计 6556 字,阅读时间 17 分钟,快速浏览仅需 4 分钟。

副标题:——以澳大利亚教育研究委员会为例

英文标题:The Construction of Australian Education Think Tank under the Concept of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Taking the Case of

内容摘要:1930年成立的澳大利亚教育研究委员会(ACER)是澳大利亚国家级层面最具影响力的教育智库,工作范围主要包括提供测评服务,开展教学研究,开展教育的社会基础研究,提供社会服务。该委员会的特点主要为服务水准专业化,机构运行独立化,辐射范围国际化,研究过程长期性。80多年来,该委员会以高水准、专业化的教育研究,在澳大利亚教育改革和政策的制定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值得我国教育智库加以借鉴。

关键词:澳大利亚教育研究委员会,教育智库,专业化发展,Australian Council for Educational Research; education th

GB/T 7714-2015 格式引文:[1].“专业化发展”理念下的澳大利亚教育智库建设.[J]或者报纸[N].高校教育管理,(2):33-37,48

正文内容

   中图分类号:G647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8381(2014)02-0033-05

   网络出版时间:2014-01-20

   网络出版地址:http://www.cnki.net/kcms/doi/10.13316/j.cnki.jhem.2014.02.006.html

   21世纪是知识经济的时代,教育改革被各国视为提升综合实力的一剂“强心针”,在如火如荼的教育改革背后,专业的教育智库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近年来,为应对国际教育改革发展局势,澳大利亚政府更加重视吸收教育智库的智慧,以确保教育政策的可行性和科学性。目前,澳大利亚教育智库包括非政府性质的教育研究机构、提供教育咨询服务的企业和高等院校设立的研究所,其中以澳大利亚教育研究委员会(Australian Council for Educational Research,以下简称ACER)最具影响力。从一个小规模的教育研究所发展成为世界领先的教育研究机构之一,ACER以其专业化的学术水准和高品质的服务质量赢得了世界声誉。

   一、ACER的发展历程

   ACER的成立,与美国卡内基基金会密切相关。1928年,受卡内基基金会委托,詹姆斯·罗素(James Russell)对澳大利亚展开了一次考察访问,目的是寻找一种合适的方法对该国教育施以援助。两年后,ACER在墨尔本宣告成立,它的宗旨是“促进知识进步,达成理解”。

   在成立之初,ACER只是一个不起眼的,拥有两间办公室、两位职员的微型教育研究机构。20世纪30年代末期,它依然只有五位职员。第二次世界大战为ACER的发展提供了契机,从1940年至二战结束,ACER承担了政府新兵入伍能力测试的任务,并为灾后重建提供政策服务。鉴于ACER在抗战期间为政府所做的贡献,澳大利亚联邦政府从1946年开始对它进行财政资助,并宣布它为一个国家级教育研究机构。此后,ACER得到了快速发展,研究范围和研究人员不断扩充。目前,ACER在全球已建立了七个研究所,分别位于澳大利亚的墨尔本(1930年)、悉尼(2002年),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迪拜(2004年),印度的新德里(2004年),澳大利亚的布里斯班(2006年)、珀斯(2007年)、阿德莱德(2009年)[1]。80多年后的今天,它已经成为澳大利亚最有国际影响力的专业化教育研究机构。ACER以开展大型调查教育研究与政策测评为主,面向全澳乃至中东、南亚、东南亚等地区提供教育科研、出版物及相关产品服务。

   二、ACER的专业结构与成员

   作为独立的非营利组织,ACER实行法人治理,最高权力机构为董事会。本届董事会由11位成员组成,包括大学教授代表、联邦教育部门代表、ACER职员代表以及新西兰教育研究委员会(New Zealand Counchil for Educational Research,简称NZCER)成员,现任董事会主席为佩吉·波特(Paige Porter)教授。在首席执行官之下,分成七大部门:心理研究和测评部门、教育监测与研究部门、专业资源部门、评量部门、企业服务部门、人力资源部门及国际发展部门(见图1)。

   ACER现有职员已超过350名,其中硕士学位职员122名。博士学位职员63名,拥有教师资格证职员120名[2]。现任首席执行官乔弗·马斯特斯(Geoff Masters)拥有芝加哥大学教育测量专业博士学位,发表了大量关于教育测量与研究的著作,曾担任亚太地区教育研究协会创会主席、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以下简称OECD)国际学生测评项目技术咨询委员会主席,并在澳大利亚各州开展教育研究,他负责开发的国立学校改进策略在2012年被教育部门采纳。ACER研究者需要兼具深厚的学术底蕴和丰富的实践经验,同时,它鼓励员工以各种方式积极进行专业学习,开发相关技能,致力于使职员在工作上拥有专业话语权。

  

   图1 澳大利亚教育研究委员会组织结构[2]

   三、ACER的资金来源

   作为专业化的教育决策服务机构,其客观、公正、独立的信念来源于财政上的独立性——不接受来自政府的直接财政拨款。ACER财政独立地获得有一个过程。在其成立之初,曾受到卡内基基金会的大力资助。从1946年开始接受联邦政府的财政资助,这一过程延续到2003年。随着研究功能和服务范围的扩大,ACER逐步实现了财政自立。据ACER2012年度财政报表统计,现有总资产已达637万美元,其中2011年和2012年总收入均已超过240万美元。

   目前,ACER的资金来源主要有三部分。第一,出售产品的收入。1997年,ACER创立了出版公司,出版产品已达4500余种,包括各种教育学和心理学书籍、年度报告、自己编制的或译自英美等国的各种测验。ACER还开设了网上书店与在线知识库,客户可以在网上购买各种资源。第二,提供教育决策咨询服务的报酬。ACER服务教育决策主要是通过开展大型调查研究、教育测评、开发教育质量标准、实施学业成就测试来实现的[3]。它的雇主包括澳大利亚民间机构和政府机构、大学,甚至是一些国际组织,如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澳大利亚全国性学生学业成就测试就是以全国评估项目的形式委托给ACER,当然要支付相应的报酬。第三,接受社会各界的捐赠。ACER成立了自己的基金会,接受来自慈善机构、企业和个人的捐款,并将这些捐款用于解决教育中的不利问题和开展针对弱势群体的研究项目。

   四、ACER的专业服务领域

   ACER的主要业务是通过专业教育研究,为顾客提供全面而客观的教育决策咨询服务[4]。针对它的功能,可以分为以下四部分:测量和评价、学习与教学研究、教育的社会基础研究、社会服务。

   (一)测量与评价

   在测量与评价部分,它服务的对象主要是学校教育、高等教育与职业教育培训机构。教育测评的主要类型有中小学入学测试、中小学奖学金评估、大学入学测试与奖学金评估、医学院入学考试、人力资源测评、心理测试、职业测试等。测试的项目包括跟踪监测学生的学习、读写能力,数学科学能力,逻辑能力,选拔测试,语言发展,健康等方面[5]。

   澳大利亚的国家评估项目(National Assessment Program,NAP)是澳大利亚政府于2008年启动的全国性评价项目,由联邦政府采用招标的方式委托ACER和澳大利亚考试中心等机构分别承担。NAP对中小学生进行持续的跟踪评估,以对各地的教育水平和发展做出定期、系统的评价。测试项目包括读写与数学、科学素养、公民意识、信息素养,目的是为教师提供学生各科知识和技能掌握水平的客观和常模参照信息,通过分析所得数据和信息,帮助教师改善教学[6]。

   (二)学习与教学研究

   ACER是澳大利亚全国性的教育科研机构,主要目标是创建新知识和新工具,改善学习能力。具体目标可分成四个部分:为每个学习者提供满足他们发展需要的教育机会;使每个教育专业人员掌握娴熟的教学技巧和知识;使每个学习机构都能平等地获得教学资源,促进学生的发展;建立一个学习型社会,使每个学习者都能体验到成功,充分开发他们的潜能。

   ACER的教学研究项目具体包括教育政策研究、学生进步监测、教师专业发展、学生参与、学习绩效评估、学习成果评定等。其领导机构由各州有名的教育学、心理学、教学法等专家组成,这些人又同时是各州教育研究所的领导成员,这样的人员构成有利于研究者及时发现教育问题,切实把握学生教学发展规律,并提供行之有效的对策。

   专业化的教学研究在微观层面上有助于学习者改善学习方法;教学专业人员改变教学策略,提高教学质量。在宏观层面上有助于提高教育管理人员专业水平,影响教育政策的制定。2012年10月,ACER向国会听证会提交了一份有关教学与学习的建议——《为了使我们对中小学投资的效益最大化》。该建议以国内外研究证据为基础,建议联邦政府采取三项措施提高教育质量,提高教学与学习质量,提高中小学的成绩与福利水平。这三项措施分别是:提高教师职业地位,为教师注册设定最低成绩标准并进行认证,认可并奖励教师的专业知识与技能的发展[7]。

   (三)教育的社会基础研究

   教育的发展从来不可能在一个孤立的环境下进行,教育决策者或者研究者需要以宏观的视野审视社会的变革与挑战,在复杂多变的社会大环境下把握教育改革的方向,做出科学决断。教育的研究必须将社会政治环境和文化环境考虑在内,作为一个多种族、多元文化国家,针对教育的社会基础研究就显得格外重要。随着社会的发展,ACER的社会基础研究内容不断丰富,涉及澳大利亚幼儿福利政策、澳大利亚留学政策、原住民教育政策研究等。ACER宜称:“我们认可传统的土地所有者,尊敬长者和过去,也承认原住民和托雷斯海峡岛民,他们对我们关于提高土著居民的学习的研究和发展做出了持续而巨大的贡献。”[8]ACER认为,提高少数民族或土著民族、弱势群体学生的学业成就,是弥补政治性多元文化教育项目缺陷、促进多元文化融合和教育公平的重要手段。为此,ACER采取了一系列针对少数民族的措施:建立多元文化专项,促进多语言文化教育;分权管理课程,促进少数民族教育资源多样化;缩小学业成就差距,重点提高少数民族与弱势群体教育质量。针对澳大利亚土著人和托雷斯海峡岛民儿童,ACER专门设立了原住民教育研究数据库,为所有学习者和学习社区提供最新教育资源,它还开展一项关于早期教育的研究项目——“通过电视提升土著儿童入学准备计划”,帮助土著儿童提高入学准备能力,为他们在未来教育中获得成功奠定基础。

   (四)社会服务

   作为一个非营利性教育机构,ACER除了出售教育决策服务和相关产品维持正常运营外,还免费为公众提供教育公共资源,比如建立了大量的图书馆组织,提供数量庞大的图书资料和数字资源。ACEReSearch是澳大利亚教育研究委员会设立的在线知识库,由坎宁安图书馆负责维护,里面包含ACER大量的研究报告、工作文件、会议文件,用户可以免费浏览、下载。此外,ACER通过举办ACER年会、研究性课程以及针对教师与学校管理者的讲习班的方式向社会提供教育培训。ACER基金会还为慈善机构、教育者和社区提供免费和专业的建议和咨询服务,并设立了国际学生专项奖学金(ACER International Student Scholarship,简称AISS),为那些愿意在澳大利亚获取本科商业学位的国际学生提供资助,考试成绩最优异者将获得50000澳元的奖学金。

   五、ACER的主要特征

   为进一步获取公众支持,扩大影响力,ACER积极拓展多样化的运营方式,一方面表现为在政府与决策者层面,通过委员会成员在政府部门任职、政府咨询、学术会议、参与政府决策研究项目等途径扩大对政府部门的影响;另一方面表现为在社会和大众舆论层面,通过发行学术出版物、召开ACER会议、讲座与大众传媒等方式扩大其公众影响力[9]。在其运营的过程中,体现出如下特征:

   (一)服务水准专业化

   想要成为知名的教育智库,仅有广泛的资源、闪亮的名头是不够的,拿出有影响力和前瞻性的政策建议才是一个教育智库的核心竞争力[10]。ACER的专业性体现在多个方面,如专业的人员构成、研究领域等。作为国家一流的教育研究机构,ACER的作用就是向教育部门提出改革框架或者批评建议。由ACER开发的“国家学校改进策略”2012年已被澳大利亚教育部门采纳。从2013年起它作为学校改进计划在全澳中小学校开展。“国家学校改进策略”包含九个相互联系的维度:明确的改进议程,数据的分析与讨论,促进学习的氛围,有针对性地使用学校资源,专业的教学团队,系统的课程传递,差异化的教学和学习,有效的教学实践,家校合作。该策略的核心特征之一是设置了不同的操作水平,使学校明确哪里需要改进以及如何设置目标和设计改进策略,并随时监测学校的改进状况[11]。

   ACER秉承专业知识、创新、自主、诚信、回应、反思与改进、积极的关系、成就感八大信念为顾客提供服务。与此同时,它还追求高标准的学术成就及品质,目标是成为世界级教育研究中心。

   (二)机构运作独立化

   财政的独立保证了其立场的中立性,ACER通过出售高标准的教育测评与咨询服务维持机构的正常运营。另外,它有自己的董事会负责运作,因此得以独立于政府而存在。ACER研究项目的开展不受政府干涉,不受教育内部系统与各个利益团体的干涉,服从市场和客户的要求,并积极吸纳各种社会力量参与教育决策研究,受到了政府与舆论界的双重认可。

   (三)辐射范围国际化

   ACER将自己融入到不断变化发展的国际环境之中,它利用英语国家优势,在东南亚、中东、非洲等地建立了分支机构,为这些发展中国家提供教育测量与诊断,不断提高教育研究的国际化服务水平。它还与各国的教育部门和大学展开教育合作研究,并承接来自国际顾客的教育决策服务委托。它积极参与OECD国际学生评估项目(OECD 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简称PISA),并与密歇根州立大学联合开展国际教育成就评价协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Evaluation of Educational Achievement,简称IEA)教师教育发展研究,同时,ACER还是研究国际公民与公民教育的一个国际研究中心分支机构。ACER也与中国建立了教育科研合作关系,2012年10月,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曾天山与该院首席执行官乔弗·马斯特斯(Geoff Masters)签署了《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澳大利亚国家教育研究委员会合作谅解备忘录》。双方就大型调研方法、教育质量标准、留学生等领域的有关问题进行了深入交流,并就未来的交流合作进行了探讨[12]。

   (四)研究过程长期性

   在开展研究项目时,ACER会制定一个时间框架,但是很多的研究数据并不是短期可以获得的,需要长期的监测才能做出科学的预测。ACER强调追踪调查,并定时对公众发布研究进程,吸收合理的建议和反馈,对研究进行修正和完善,这也是ACER特别注重公众参与的原因。比如ACER在了解学生对自己的“大学经历”的满意程度时,创新性地采取了长期跟踪的方法对学生在读期间的“课程”和“校园生活”的参与程度进行了调查[13]。由ACER和澳大利亚考试中心共同负责的NAP,通过对中小学生学习成绩持续的跟踪调查,对全澳各地的教育水平和发展做出定期、系统的评价,为构建国家教育质量标准框架提供参考。

   六、结语

   近年来,澳大利亚教育质量和国际竞争力不断增强,吸引了大量海内外留学生。据统计,2011年留学生人数占其高等教育学生总数的19.8%,位居世界第一[14]。高水平教育成就的取得离不开像ACER这样的专业教育智库。在“专业化”发展理念的指导下,ACER以八大信念为教育改革和决策提供高水准服务。首先,ACER非常注重吸纳学有专攻的不同学科的专业研究人员,组建跨学科研究团队联合攻关,且以各种方式促进研究人员的专业发展;其次,ACER要求研究者兼具深厚的学术底蕴和相关专业领域的工作经验,招聘具有教育行政部门实践经历的人员承担研究任务;再次,ACER采用董事会负责制的专业治理机制,保证了整个机构的高效运转。正是这种专业化发展信念和专业化管理,推动ACER逐步发展成为世界级教育智库,为世界范围内的国家和地区提供高水准的教育研究服务。

   当前,我国教育智库已经初具规模,但专业性不强,未能满足教育改革发展的需要。在我国教育改革进入“深水区”的新形势下,教育问题愈加纷繁复杂,亟需教育智库的智慧和贡献。因此,需要借鉴ACER等世界一流教育智库建设和发展的经验,不断促进智库的专业化发展,提高其服务教育决策的能力,以制定更为科学合理的教育政策。

参考文献

[1]ACER.History[EB/OL].[2013-10-14].http://www.acer.edu.au/about/history.

[2]ACER.ACER_Annual_Report_1112-online.pdf[EB/OL].[2013-10-14].http://www.acer.edu.au/about/annual-reports.

[3]曾天山,王小飞,吴霓.澳新两国国家教育智库及其服务政府决策研究——澳大利亚、新西兰教育科研考察报告[J].比较教育研究,2013(8):35-40.

[4]陈奕蓉.世界各国教育研究机构介绍系列之七:澳洲教育研究委员会[EB/OL].[2013-10-14].http://epaper.naer.edu.tw.

[5]ACER.School Tests[EB/OL].[2013-10-14].http://www.acer.edu.au/tests/school/.

[6]一帆.澳大利亚国家评估项目(NAP)[J].教育测量与评价:理论版,2011(8):20.

[7]唐科莉.为了使我们对中小学投资的效益最大化——澳大利亚教育研究委员会对提高教师质量的建议[J].基础教育参考,2013(9):88-91.

[8]AECR.Indigenous Education:Statement of Commitment[EB/OL].[2013-10-14].http://www.acer.edu.au/indigenous.

[9]郝时远.中国智库在全球智库排名中的启示(三)[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3-10-09(7).

[10]黄忠敬.美国教育的“智库”及其影响力[J].教育理论与实践,2009(5):20-23.

[11]ACER.National School Improvement Tool[EB/OL].[2013-10-14].http://www.acer.edu.au/documents/NSIT.pdf.

[12]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曾天山副院长率团访问澳大利亚、新西兰[EB/OL].[2013-10-14].http://www.nies.net.cn.

[13]耿会芬.澳大利亚用“参与程度”衡量学生满意度[J].比较教育研究,2008(8):194.

推荐1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