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圣陶的语文知识观新探

全文总计 4173 字,阅读时间 11 分钟,快速浏览仅需 3 分钟。

副标题:——对《语文课程标准》的一点质疑

内容摘要:2001年颁布的全日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中,提出了“不宜刻意追求语文知识的系统和完整”,引起了语文界众多的关注。其实对于这个问题,叶老早就提出了很精辟的见解。认真解读叶老对这个问题的看法,无论是对于当前的语文教学改革,还是对当前的语文教材编写,都有重要的意义。

GB/T 7714-2015 格式引文:[1].叶圣陶的语文知识观新探.[J]或者报纸[N].中学语文,(07/08)

正文内容

   2001年颁布的全日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中,提出了“不宜刻意追求语文知识的系统和完整”,引起了语文界众多的关注。其实对于这个问题,叶老早就提出了很精辟的见解。认真解读叶老对这个问题的看法,无论是对于当前的语文教学改革,还是对当前的语文教材编写,都有重要的意义。

  

  一、语文知识的定位

   在如今的语文教学改革中,很多人提倡淡化语文知识教学,仿佛语文知识一下子成了可有可无的附属品。那么在叶老当初的论著中,语文知识又是如何定位的呢?叶老曾说过这样一段话:

   语言文字的学习,就理解方面说,是得到一种知识,就运用方面说是得到一种习惯。这两个方面必须联成一贯:就是说,理解是必要的,但是理解之后必须能够运用;知识是必要的,但这种知识必须成为习惯。语言文字的学习,出发点在“知”。而终极点在“行”,到能够“行”的地步,才算具有这种生活能力。这是每一个学习国文的人都应该记住的。……这两项(阅读、写作)知识和习惯,他种学科是不负授予和训练责任的,这是国文科的专责。每一个学习国文的人都应该清楚:得到阅读和写作知识,从而养成阅读和写作的习惯,就是学习国文的目标(《略谈学习国文》)。

   从叶老的这段论述中我们可以看出:1.语文知识的学习是语文学习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能力形成的基础和依托。语文学习的最终目标无疑是养成阅读和写作的习惯,但这种习惯的养成,首要的一个基本条件就是必须掌握一定的语文知识。叶老在《和教师谈写作》中也表达了这种观点:“写东西就得运用语言。语言运用得好不好,在于平时得到的语言知识确切不确切,在于能不能把语言知识化为习惯,经常实践。”可见叶老认为,只有得到一定的语文知识,能力的养成才有依靠,有凭借。2.语文知识学习本身并不是目的,它是为养成习惯服务的,会运用这些知识,才是我们追求的目标。这种观点,叶老在《〈文章例话〉序》中也说得非常透彻:“阅读和写作也是这样。临时搬出一些知识来,阅读应该怎样,写作应该怎样,岂不要把整个儿的兴致分离得支离破碎了吗?所以阅读和写作的知识必须转化为技能,养成习惯,必须在不知不觉之间享用着它,才是真正的受用。”他反复强调要把知识转化为能力,这是根本和关键。

   关于知识对能力发展的作用,叶老的观点还是比较客观的,辩证的。一方面,叶老充分重视了知识对能力发展的促进作用,另一方面,他又客观认识了这种促进作用的限度。60年代,他在与一位中学语文教师谈论写作时说:“写作知识短文不列在单元末尾,甚好。写作系技能,不宜视作知识,易于在实践中练习,自悟其理法,不能空讲知识。或以为多讲知识即有裨于写作能力之长进,殊为不切实际之想。”(《答朱泳燚》)可见,叶老并未认为知识越多,能力越大,而是认为它们之间有一定的差数,这比较符合现代心理学研究的成果。与当今一味要“打倒”语文知识教学的做法相比而言,叶老的这种辩证客观的治学精神,无疑值得我们深思。

  

  二、语文知识的内容

   在叶老的语文能力观中,他一直强调听说读写的全面发展。早在1924年,在《说话训练》一文中,他就提出了注重儿童口语训练的问题,但叶老所提的语文知识,主要包括阅读和写作方面的知识,没有关于口语训练的相关知识。他曾说过:“从国文科,咱们将得到什么知识,养成什么习惯呢?简括地说,只有两项,一项是阅读,又一项是写作。要从国文科得到阅读和写作的知识,养成阅读和写作的习惯。”(《略谈学习国文》)应该说,语文知识包括的面是非常广的,但叶老为什么主要强调阅读和写作方面的知识呢?这恐怕是受叶老对国文课目的阐发的影响。叶老在1932年发表的《国文科之目的》中指出:“在这里,颇有问一问国文课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的必要。我们的回答是‘整个的对于本国语言文字的阅读与写作的教养’,换一句话说,就是‘养成阅读能力’‘养成写作能力’两项。”既然国文科的目的主要是为培养学生读写能力服务的,那么与这种能力密切相关的语文知识的地位自然就突出了。这与当时的社会背景也应有一定关系,白话文运动以后,语文科得到了迅猛发展,读写的矛盾相对于说话矛盾,更为尖锐一点。所以叶老强调读写知识也就不足为怪了。

  

  三、语文知识的教学

   语文知识的教学问题实际上也是语文知识如何处理的问题。我认为叶老实际上从三个侧面对其进行了探讨。

   首先,就语文知识本身而言,叶老所说的语文知识必须是一种动态性、可促进学生发展的语文知识,它不是一种孤立的死知识。对于这个问题,他曾发表议论道:“书籍名,作者名,作者时代,书籍卷数,不能不说是一种知识。可是学生得到了这种知识有什么受用,咱们不妨想一想。参与考试,如果遇到这一类的测验题目,就可以毫不迟疑地答上去,取得极限的分数。还有呢?似乎没有了。”(《读〈经典常谈〉》)可见叶老对语文知识本身的选择还是有一定标准的,那就是必须与学生的受益结合起来。

   其次,在学生学习语文知识这个问题上,叶老十分强调要对知识进行吸收和运用,要活学知识。这种观点,我们能从叶老的论著中找到许多的相关佐证。“知识学问不是装饰品,为了充实生活,为了做社会里一个有意义的人,为了社会的进步和发展,所以我们要求知识做学问。小学生、中学生学的东西虽然浅,道理也一样。因此,什么东西不能装进去就算,装了进去,考试能得五分也未必就好,必须使所学的东西,融化在学生的思想、感情、行动里,学生的思想、感情、行动确实受到所学东西的影响,才算真正有了效。”(《瓶子观点》)这里的“有了效”,即知识的内化,表明了叶老对学生在学习语文知识时提出的要求。

   20世纪90年代,语文界对语法知识的教学问题进行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讨论。其实,叶老1979年所写的《端正文风》中就已经论述过这类问题:“如语法,什么叫定语?定语是附在名词上面的。什么叫状语?状语是附在动词、形容词、副词上面的。回答得出来,可以得一百分,算不算?我说不算,不会用,得一百分,只能骗骗自己。”由此可见,在语法知识问题上,叶老也强调吸收和活用,这进一步证明了叶老在上文发表的看法。其实这最终是由叶老对语文知识的定位决定的。

   最后,叶老在语文知识的教学上也提出了要求:其一,讲解时要结合具体的、真实的材料来进行,而不是教师空讲。1973年,叶老在给一位教师的信中,谈到如何向初中生讲解诗歌时写道:“我一向不赞同教什么知识,拿诗歌教学生就是了,引导他们体会,他们不了解的,简要地给他们说一说,多读几遍,读熟更好。切不要离开具体的诗歌,空谈什么是诗歌,怎样写诗歌,诗歌有多大意义、多大作用等等。”(《答李业文》)其二,叶老比较强调儿童自身对知识的习得,强调儿童的学习动机,反对教师采取罐装方式,相关见解在《小学教育的改造》一文中有详细阐述。

   总结以上三点,我们就可以发现,叶老对语文知识的教学隐含了三方面的看法。那就是:1.学“活知识”,这是对知识本身的要求。2.“活学”知识,这是对学生学习的要求。3.“教活”知识,这是对语文教师教学的要求。这三点对今天的语文教学仍有很大的启发意义。

  

  四、教材中语文知识的编辑

   叶老的语文知识观体现在教材的编辑中,一个突出特点就是使语文知识更加系统化、明晰化,这种系统化的语文知识相对于传统的语文知识来说,更有利于学生语文能力的发展。《国文百八课》《开明国文讲义》就是这方面的典型代表。《国文百八课》,共计108个单元,每一个单元都含有文话、文法(或修辞)部分,它比较系统地把文章知识介绍给了学生,体现了叶老在语文知识的编排上追求系统化、科学化的思想。叶老虽然不是第一个把语文知识系统编进教材,但他却把这种形式发展到了一个高峰,为日后语文知识编排的科学化奠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

   在《开明国文讲义》中,叶老时刻注意了对能力发展的促进作用和语文知识编排的灵活性。试看他在编辑例言中的说明:“在第一、二两册,每隔开几篇选文有一篇关于文法的讲话。文法完了以后,对于语言文字的规律有扼要的概念,并且养成了正确的、精当的发表习惯。”这很鲜明地体现了叶老对语文知识的定位,既要扼要掌握规律,又要转化为习惯。叶老在知识的编排上,并没有一味板着脸,摆起理论严肃的面孔;相反,形式非常轻松活泼,容易贴近学生的心理。“在第一、二两册里,每隔开四篇选文有一篇文话,用谈话式的体裁,述说关于文章的写作、欣赏种种方面的项目,比较其他寻常的‘读书法’‘作文法’来,又活泼,又紧密,读了自然会发生兴味,得到实益。在第三册里,每隔开三篇选文有一篇文学史话,注重文学的时代和社会背景,并不琐屑地做对于文家和文篇的叙述,不像一般文学史那样枯燥呆板,读了自然会穷源知委,明了大概。文话、文学史话又和选文互相照应,前者阐发后者,后者印证前者。”从某种程度上说,这里包含了一定民族化的特色。但这种轻松活泼的形式并没有被以后的教材所借鉴,新世纪在教材编辑上应对其做进一步深入的认识。

  

  五、小结

   综合前几点,我们可以看出:1.叶老十分重视语文知识对学生语文能力发展的基础作用。就这一点来说,当前的语文教学,一味淡化知识作用的做法有失偏颇。其一,在初高中学生的语文知识水平对能力发展所起的作用是不一样的。从某种程度上说,初中学生的能力发展则需要更多的知识积累。其二,我们目前仍没有弄清楚哪些语文知识对学生语文能力发展能起核心的促进作用。这一点应区别对待,而不能采用一刀切的方式。2.叶老对语文知识的编排进行了初步的科学化和民族化的探讨。现今的语文教材在这方面所下功夫远远不够,把科学化误认为琐碎化、机械化;另一方面,有些语文知识的编排一味西化,如语法,汉语言文字是音形义三者相结合的文字,本身有着非常丰富的文化底蕴,而这方面的挖掘显然不够。3.叶老对语文知识一向要求活学活用,但现今的语文知识在教学、考查等方面都存在一种简单化、呆板化的现象。一些语文知识在编排上侧重于理论方面,使学生有距离感,没有很好与日常学习中的语言现象结合起来。同时,在考查中还出现了单纯的知识考查,没能与能力挂钩,脱离了学生实际的语言学习,所以很多人对教学中的语文知识教学怨声载道。当前,我们仍需要对叶老的理论作更深入的研究,要在以上几个方面做出更多、更扎实的工作,我们的教学改革的脚步才会更踏实,更有力。

推荐1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