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语言现状与语言规划

全文总计 11496 字,阅读时间 29 分钟,快速浏览仅需 6 分钟。

内容摘要:澳门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逐渐由一个小渔村变成一个著名的国际贸易商埠和东西方文化的交汇点,形成一个多元语言的社会。本文从社会语言学的角度描述澳门语言的现状,在此基础上,对澳门语言发展趋势作初步预测。本文重点讨论澳门语言规划和规范化问题,对如何处理中文、葡文和英文三者之间的关系作了较为详尽的论述。笔者认为,双语政策应是澳门语言规划中的基本政策,任何形式的单语政策都是违背时代潮流的。澳门现存的中文、葡文和英文这三种语言应各司其职,协调发展,共同为澳门的经济、文化繁荣服务。

GB/T 7714-2015 格式引文:[1].澳门语言现状与语言规划.[J]或者报纸[N].方言,(04):298-306

正文内容

  澳门在四百多年的历史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了一个多语言、多方言的社会。它的语言状况比香港更复杂、更多样化一些。香港基本上是一个中文、英文通行的双语区,而澳门基本上是一个中文、葡文和英文通行的三语区。澳门是一个语言宝库,是研究语言接触现象的理想地方。

  本文从社会语言学的角度对澳门的语言作较为系统的考察,对语言之间的相互影响作较为全面的分析,同时,对语言的发展趋势作一初步预测。在此基础上,对语言规划和规范化提出初步建议,借以引起有关专家对澳门语言研究的兴趣。

  壹 澳门的历史、地理与人口结构

  澳门位于中国大陆南部沿海,正处珠江口西岸。它在东亚的位置也很适中,是东南亚与东北亚航线的中继点,东北离东京2800公里,西南距新加坡约2600公里,东南离马尼拉1200公里,地理位置极为重要。全境由澳门半岛、乙仔岛和路环岛三部分组成,据最近统计,总面积为23.5平方公里。

  澳门自古属于中国领土。明、清政府曾明确宣布澳门主权属于中国。葡萄牙人入据澳门乃近几百年的事情。据清代印光任、张汝霖的《澳门记略》记载,澳门开埠后,葡人便以此为基地,来往于里斯本、果阿、马六甲、长崎和马尼拉之间,进行贸易活动。从十六世纪五十年代到十七世纪四十年代,澳门的对外贸易迅速发展,成为东西方贸易的中继港。鸦片战争以后,葡国政府宣布澳门为自由港,是葡国的一个“海外省”,但中葡之间始终没有就葡占澳门的界址达成协议。1972年3月, 中国政府郑重声明:澳门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根本不属于所谓的殖民地范畴,解决澳门问题是属于中国主权范围内的事情。1974年,葡国“4.25革命”后,新政府公开承认,澳门不是殖民地。1979年中葡两国建交,1987年3月16日正式签署了关于澳门问题的联合声明, 圆满地解决了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

  了解这段历史对我们研究语言问题很有好处。语言的发展跟经济的发展分不开。澳门的历史是分阶段的,不同阶段有不同的政策,包括语言政策。下面有些问题的讨论跟历史阶段的划分很有关系。

  澳门由一个小渔村发展成太平洋西岸的一个著名的国际商埠,是中国通向世界的桥梁之一。澳门是西方人进入古老中国最早的口岸之一,在历史上曾是盛极一时的国际贸易中心,资格比香港老得多。澳门跟香港一样,是东西方文化的交汇点,是一个多元文化社会。但是,澳门又不同于香港。如果说,香港主要是中国文化跟盎格鲁-萨克逊文化的交汇点的话,那么澳门则是中国文化跟葡国文化以及拉丁文化的交汇点。澳门除跟葡国保持联系外,还跟一个葡语国家群(包括巴西、安哥拉、莫桑比克、佛得角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人口超过1.5 亿)和以拉丁语族语言(法语、西班牙语等)为第一语言的国家群(包括法国、意大利、墨西哥、阿根廷等三十余国)保持联系。这些国家和地区除语言外,在民族、宗教、文化、历史、法律等方面有许多共同点。所以说,澳门是通往拉丁语族国家的桥梁。语言既是文化的载体,又是文化的一部分,要研究语言,不能不研究它的历史背景。

  据澳门政府统计司1998年公布的数字,澳门总人口为430549人,其中本地华人占96%以上,葡国人不到3%,其他外国人不到1%。在澳门,主要语言社群有三个:一个是华人社群,占人口的绝大多数;另一个是葡人社群,主要是来自葡国本土的人士,约有3000人(多数是政府公务员、教师以及他们的家属),还有一个介乎二者之间的土生葡人社群。土生葡人始终没有精确的统计,估计约11000人左右,其中约3000 人在政府部门中工作。所谓土生葡人,主要指在澳门出生、具有葡国人血统的葡籍居民,包括葡国人同华人或其他种族通婚而生的后代以及长期或数代在澳门生活的葡国人。其中最典型的是中葡混血儿。有的学者把在葡语教育环境中培养出来的纯中国血统的葡籍人士也称为土生葡人。以双语、双文化的观点分析,土生葡人有以下特点:

  ①从人种学上看,土生葡人是殴亚混血儿,最典型的是中葡混血儿。

  ②从文化学上看,他们是东西方文化、特别是中葡文化结合的产儿。

  ③从语言学上看,他们是操双语者,既操葡语(他们自称是“爸爸的语言”),又操粤语(他们自称是“妈妈的语言”)。但是他们这两种语言的能力是不相同的,有强有弱的。

  在讨论澳门人口结构时,不能忽视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澳门人的教育水平普遍偏低。据统计司1991年统计,澳门的文盲占人口总数的20%。据最新统计,在20万就业人口中,73%的人教育水平在初中或初中以下。

   贰 澳门的语言现状

  澳门是一个多文化社会。语言是文化的载体,多文化社会必然是一个多语言社会。澳门的语言状况比香港复杂,澳门是中文、葡文、英文通行的三语区,在中文内部,现代汉语又分普通话、粤语、闽语、客家话、吴语等,汉字又分繁体字和简化字。有的学者把澳门的语言状况概括为“三文四语两字”(“三文”即中文、葡文、英文,“四语”即普通话、粤语、葡语、英语,“两字”即繁体字、简化字),虽不太准确,但却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澳门语言的多样化。据统计司1991年统计,澳门人在家里,讲粤语的是多数,共289297人,占86.3%;讲普通话的共4016人,占1.2%;讲其他汉语方言或少数民族语言的共32217人,占9.2%。 三项合在一起,共325530人,占96.6%。就是说,每30个三岁以上的人中,只有一个不会说汉语的,也就是说,绝大多数的人讲汉语、其次是讲葡语的,共6132人,占1.8%;再其次是讲英语的,共1777 人,占0.05%;讲其他语言的共3838人,占1.1%。1987 年中葡联合声明签署之后,经过十几年的语言培训,情况有了较大的变化。

  一百多年来,葡语一向是澳门唯一的官方语言,在政府、司法、公务中通用,在政治上占优势。所有公务员必须会葡语,否则不能入职。所以在澳门流传“任人唯(葡)语”的说法。在政府部门中,上层多为葡国人,下层多为本地华人,中层多为土生葡人。华人公务员跟上司沟通,只能用葡语,因为上司不会中文。法律和政府文件都是葡文的。政府与民间沟通要通过翻译进行。有些政府公文是中葡双语,但也是以葡文为主,中文为辅。《政府公报》的报头在右上角印着:“所有澳门公报内文字以葡文华文颁行者,遇有辩论之处,仍以葡文为正也。”澳门主要的地名都以葡文为主,以中文翻译为辅,常把本地华人使用的通俗名称放在括号内。许多街道都是以葡国的重大历史事件或军政要人命名的。这样,华人社群和葡人社群各用自己的一套术语名称,互不相干,影响了彼此的沟通。例如:中文名称 葡文名称 中文译名 澳门 Macau 马交 氹仔 Taipa 太白 路环 Coloane 古鲁安那 大三巴(版坊) Ruinas de S.Paulo 圣保禄遗址 新马路 Avenida de Almeida Ribeiro 亚美打利庇卢大马路 仙女巷 Travessa das Bruxas 巫婆巷 马交石炮台马路

  Travessa de Maria Ⅱ 玛利亚二世马路

  1991年12月,葡国部长会议通过了确定中文在澳门享有官方地位的法令,该项法令刊登在12月26日的《共和国日报》上,随后刊登在1992年1月13日的《澳门政府公报》上。至此,完成了所有的法律程序, 中文在澳门具有与葡文同等的官方地位和法律效力。葡文不再是唯一的官方语言,而是两种官方语言之一。

  在讨论澳门的中文状况之前,先解释一下“中文”这个概念也许是必要的。在港澳地区,一般传统的看法认为,中文的书面语是白话文,口语是粤语。也许到一定的时候,会有更多的人认为口语是普通话。由于96%以上的澳门人是华人,所以中文是使用人口最多的语言,也是使用最广泛的语言。澳门自古是中国领土,直到鸦片战争前,中国政府一直有效地对澳门行使主权,中文也一直是官方语言,当时,葡语只在葡人社群中使用。但鸦片战争以后,澳葡当局管治澳门,中文就失去了官方地位,但在民间广泛使用。在澳门,粤语是一种强势方言,它不但有完整的语音、语法和词汇系统,而且有一大批地方字。它是本地华人主要的口头沟通工具,对书面语影响也很大。所以,澳门人对粤语情有独钟,怀有深厚的方言情意结,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毕竟澳门跟内地的关系十分密切,因沟通上的需要,澳门人比较注意学习普通话。在历史上,大的普通话学习热潮就有三次:一次在抗日战争时期,一次在新中国成立前后,第三次始于内地改革开放以后。这一次在前两年已进入高峰期,目前正在持续下去。笔者是第三次热潮的亲身参加者和见证人。笔者认为,第三次热潮无论在广度和深度上都远远超过了以往两次。以公务员普通话培训为例:公务员普通话培训始于1986年,到现在已有十多年的历史。刚开始时,每年只有十多个班,后来发展到每年二、三十个班,学员三、四百人。自1993年开始,每年都成倍地增长。1997年至1998年,每年都有一百多个普通话班,学员达两千多人次,教师七十多人。据有关统计,到目前为止,已接受普通话培训的公务员达一万人次以上。公务员普通话培训发展很快,并将深入下去,推向全社会。在过去十年里,由于大家的共同努力,我们初步建立了一个比较实用的公务员普通话培训体系。这个体系包括以下主要内容:

  ①制订了普通话等级标准:这个标准分九级,与本地中文等级标准相对应。

  ②制订了普通话课程教学大纲和教学计划:现已开设了十六门普通话课程,分初、中、高级三类,每门都有完整的大纲和教学计划。

  ③编写了系列教材:有代表性的教材是澳门政府行政暨公职司与理工学院联合出版的“汉语教程”。我们已完成了前七级教材,共十册。八、九级正在编写。全套共十四册,回归前准备出齐前八册。这是澳门历史上第一套公务员普通话培训系统教材。

  ④建立了一支骨干教师队伍,共八十多人。

  ⑤摸索到了培训的基本途径和方法,积累了一定的经验。我们的基本经验有两条:一条是走语言的路子,不走文学的路子;另一条是根据不同的教学对象进行有针对性的教学。主要教学对象分三类:即华人,葡人和其他外国人(包括介乎华人、葡人之间的土生葡人)。

  澳门的公务员普通话培训正向纵深阶段发展,出现了新的特点:

  ①形式多样,本澳、内地相结合。

  ②由初级阶段向高级阶段发展。在开设的十六门课程中,多数属于初、中级课程,但七级课程、专业普通话课程和普通话强化课程都属于高级课程。

  ③由口语训练扩展到书面训练。公文写作的需求量很大。已开过十几个班,还会开更多的班。公文写作教学要研究的主要问题是:教学的重点是什么?重在格式还是语言?公文到底使用什么样的语体?要不要使用文言?要不要使用口语?选择什么样的教材?如何编写出适合本澳情况的教材?如何处理澳门与大陆、香港、台湾三地公文的差异问题以便于彼此的沟通?

  ④由短期的业余培训转向正规的专业教育。近几年一直在准备设立中文专业学位课程。

  中文、葡文都是官方语言,除此以外,还有英文。英文主要通行于旅游、商贸领域、高等教育机构、教会学校等。由于英语不是官方语言,所以在政府机构中不通行。有些葡国人担心英文发展得太快会对葡文不利。澳门没有英语电台、电视台,也没有像样的英文报纸。所以,跟香港比较起来,澳门的平均英语水平比较低,英语纯熟的人比较少。这跟澳门的国际城市身份极不相称。

  叁 语言之间的相互影响

  在澳门这个多语社会中,汉语、葡语和英语最为流行。在长期的语言接触中,三者之间相互吸收,相互补充,各司其职,共同发展。在不同语言接触的过程中,词汇之间的相互吸收最为活跃,这方面的例子俯拾即是,不胜枚举。

  中文对葡语产生的影响最好的例证莫过于土生葡语。 土生葡语 (Patoa)实际上是一种克里奥尔语(Creole),它在语音、词汇、 语法上,有许多特点:①没有定冠词;②代词数目少;③性、数、格不一致;④用重迭的方式表示复数;⑤形容词没有数的变化;⑥情态项目减少;⑦时态方式减少,如用já(已经)表示过去,用ta (正在)表示现在,用logo(以后)表示将来;⑧用中文式的正反问句é no é(是不是)来代替标准葡语中的é ou no é(是,还是不是)。

  许多研究者(特别是Blanca Aurora Diez)在他们的著作中已经注意到上述特点和其他特点,但未谈及形成这些特点的原因。上述特点的共同之处是非形态化,而非形态化正是汉语的特点。汉语是非形态语言,没有典型的形态变化。笔者的同事黄徽现教授曾经把《澳门记略》里用汉字翻译的葡语词表译回葡语,里面有不少土生葡语词汇,有兴趣的同行可以找来参考。

  在长期的语言接触中,中文也从西方语言(包括英语和葡语)中吸取了不少有益的东西,丰富了自己的语音、词汇、语法,提高了自己的表达能力,使之更适应现代国际社会的需要。在词汇方面,中文吸收了大量的外来词,其中许多词正是通过粤语这个中介进入普通话的,如巴士、小巴、的士、卡拉OK、电脑、投诉等。还有一大批词,只在本地流行,尚未进入普通话。例如澳门粤语从英语里借来的语词:波球(ball),贴士小费(tips),妈咪(mammy),爹地(daddy),拜拜再见(bye-by),骚表演(show),派对宴会(party),波士老板(boss), 士多商店(store)等。澳门粤语从葡语借来的词语如: 窿丁意即“没有”(no tem), 梳巴汤(sopa ), 马介休鱼(bacalhau ),沙丁鱼(sardinha),migo朋友(amigo),folga休息(folga)等。

  从以上例子可以看出:音译词是大量的,有些词拖着一条西文尾巴进了中文(卡拉OK ), 有些词还加了一个颇具地方色彩的词缀(如阿sir),有些词就干脆原封不动地进入(特别是一些新概念、 术语和一些难翻译的词语,如morning call)。有人把morning call翻译成“叫早”,不太确切;有人把它翻译成“叫床”,更是笑话。至于意译词(如“电脑”)和半音半意词(如“小巴”、“啤酒”)是常见的、容易为人们接受的方式,这里不再赘述。除词汇以外,澳门的中文运用还有以下特点:

  1.在口头交际中,经常进行语码转换,交替使用中文和外语,中文书面语中夹杂着大量外文。如:江山如此多FUN!│将CV Fax到2973 —0261。

  2.大量使用直译句。如:创造职位(to create jobs)│一石二鸟(to kill two birds with one stone)│请保持此门经常关闭(Please always keep the door closed)│落车请由后门(Please getoff from the back door)。

  3.大量使用“被”字句(常见于文字)。 有一条新闻报导, 全文39句,“被”字句用了7个,占总句数的17%。 常见的“被”字句有:一名疑匪被发现死去│他们被告知应如何处理那些飞弹│她被批评有太多绯闻│我们在一次宴会上被介绍认识│今次这件事不会被拖延│昨天你被发现跟他在一起。

  4.经常改变中文词性。如:我是很阿Q 的│他很自我│男人有时比女人更女人│他工作很投入│离婚是极个人的事│他是非常前卫的│他觉得很讽刺│无论多无厘头的话也可以用作对白│他变得很野性│她是一个很专业的普通话老师│他很中国│澳门文化中心的确很吸引。

  5.非及物动词或动宾结构带宾语。如:贡献社会│挑战娱乐圈│走私金三角│捣乱店铺│移民加拿大│投资大陆。

  6.人称代词前加修饰语的现象多于内地。如:娇小可爱的她还受到内地外籍人士献殷勤│难受的是寂寞孤独的我│卸了戏服,却又变回平易近人的他│特别的爱献给特别的你。

  本地的语言接触现象是非常丰富的,以上仅是我个人接触到的少数例子,肯定挂一漏万。上面说过,语言之间的影响,正面大于负面,值得很好研究。汉语要走向世界,一定要从别的语言中吸收所需要的东西,补自己的不足。当然,任何事物都有两面,语言接触也不例外。语言接触中的负面影响自然需要规范,这是不言而喻的。

  肆 澳门的语言规划问题

  语言规划(language planning)一词源于英语, 泛指有计划地管理与改进现有语言文字的活动,包括标准语或官方语言的选择,语言与语言之间、标准语与方言之间的协调,语言的规范化,新词语的整理,文字的改革,文字的创制等。通过语言规划,官方的语言政策得到确立或执行,所以说,语言规划实际上是语言政策的具体体现。语言政策是一种人为的语言干预,当然这种干预要遵循语言发展的规律。语言规划者(language planners)通常是政府或政府授权的机构, 有时也可能是一些文化名人,特别是语言学家、社会学家。在澳门,没有专门的语言规划机构,语言规划由政府有关机构和教育部门负责,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社会语言学分为两种:一种是研究社会与语言的关系,重在理论研究,西方的社会语言学多属于这种;另一种是专门研究语言规划,重在应用,中国的社会语言学多属于这种。中国的语言规划是有传统的,秦代的“书同文”就是最早的语言规划活动。内地的语言规划有较长的历史,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可以作为澳门的借鉴。

  澳门是一个多语的国际社会,但由于葡国人懂中文的很少,华人懂葡语的也不多,所以两个语言社群在信息传递上受到限制;由于英语不是官方语言,在政治上不占优势,所以政府在英语的推广上不怎么重视,造成澳门居民的平均英语水平明显逊于香港居民,对外交往缺乏国际共同语或辅助语,这对澳门国际地位的提高极为不利。在两个语言社群内部都有一个标准语与方言关系的处理问题。在中文内部,普通话与粤语的分歧、书面语与口语的分歧、繁体字与简化字的分歧、地方字的整理、不同方言拼音方案的统一、公文格式的协调一致等问题,都很突出,需要逐一加以解决。所有这些都说明,在澳门,语言规划是十分必要的,规划的任务也是十分艰巨的。

  当今世界,语言运用的总趋势是:从单语到双语、多语。说单语的人越来越少,说双语、多语的人越来越多。到一定时候,说单语者寸步难行。近几十年来,一些国家都十分注意推行双语、多语政策,实行双语、多语教育,例如美国、加拿大、新加坡等都是这样做的。双语政策应该是澳门东西方文化交汇特点的保留,不但不会削弱民族共同语,反而会促进它的推广。我们推广普通话,不是消灭葡语,而是使土生葡人和葡国人变为双语人。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在一个多语环境中推广民族共同语比在一个单一的方言区内推广容易得多。澳门在开埠之前是个单语社会,开埠以后四百多年来,逐渐形成一个多语社会。这是一个现代化国际城市的重要标志之一。1987年3月16日,中、 葡两国政府领导人在北京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葡萄牙共和国政府关于澳门问题的联合声明》,该《声明》第二条第五款第二项规定: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机构、 立法机关和法院, 除使用中文外,还可以使用葡文。”1993年3月31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澳门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其中第一章第九条规定:“澳门特别行政区的行政机关、立法机关和司法机关,除使用中文外,还可使用葡文,葡文也是正式语文。”还有前面提到的1991年12月12日葡国部长会议通过的确立中文在澳门官方地位的法令。这些都是执行双语政策、推行双语教育的法律依据。正是在这些法律的推动下,澳葡政府才顺乎世界潮流,开始由一百多年来执行的单语政策逐步转向双语政策,但是双语政策的落实不会是一帆风顺的。诚然,澳门是一个多语社会,但在中葡两个语言社群中,说单语的大有人在,单语思想根深蒂固,甚至一些单语的语言学者也不例外。有些人为了时髦,有时也把“双语”这个词挂在嘴边上,摆在文章里,但在内心深处却欠缺“双语”意识,比如对待土生葡人。正确的双语观点应该是:跟葡国人比较起来,他们会粤语;跟中国人比较起来,他们会葡语。在语言使用上,他们有葡国人没有的优势,也有中国人没有的优势。当然,他们也有自己的弱点的,比如,一般说来,他们的中文基础较差,需要补课。事实上,他们近十年来一直在努力进修中文,而且取得了很好的成绩。但是,有些葡国人认为他们葡文不行,而有些中国人认为他们中文不行,是“半瓶子醋”,即西方人所说的“双半语人”,这是典型的单语人的偏见。

  澳门语言规划的首要任务是处理好中、葡、英三者之间的关系,使三者各司其职,共同发展。在澳门,96%以上的居民以中文为母语,人们不怀疑它的存在和发展。它的官方地位需进一步落实,普通话需进一步推广,简化字也应该提倡。澳门是一个商业社会,英语的市场价值正在上升,人们也不怀疑它的存在和发展。如何提高澳门人的英语水平,也是语言规划中不可忽视的问题。现在,大家关心的是葡语的存在和发展。1997年10月,笔者去里斯本参加一个葡国语言、文化研讨会,我的论文是谈澳门语言问题的。会上,葡国朋友最关心的是,1999年以后,葡语在澳门会不会存在下去?澳门政府也有这种担心,所以想通过新的法律的形式,确保葡语在澳门的存在。1998年2月, 笔者曾在澳门政府文化司署举办的研讨会上作过题为“澳门语言规划与规范化”的学术报告,会上葡国学者问的最多的问题是葡语在澳门的前景。笔者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肯定的,对葡语在澳门的前途是乐观的。当然在这方面还有许多工作要做,首先要有一个科学的双语政策。

  一种语言在世界上的地位和影响,取决于这个国家的综合国力、经济实力和它的海外拓展能力。十五、六世纪,葡国的航海业很发达,积极向海外开拓,堪称海上强国。因此,十七世纪,葡语曾是亚非沿海地区商业贸易的国际通用语。在澳门,长期以来,葡语是唯一的官方语言,在政治上占优势。澳门政府培养了一批葡语人才,主要是初、中级中、葡翻译人才,也有一部分出类拔萃的高级人才。现在澳门政府有中、葡两种官方语言,《中葡联合声明》和《澳门基本法》都有明确规定。根据“一国两制”的构想,葡文同中文一样,将长期存在下去。

  葡语除了作为政府行政运作的语言外,还可以用作研究语言文化的语言、部分学校部分课程的教学语言。澳门不是巴西,四百多年来,葡语没有普及到华人社群的日常口头交际之中,今后更不会,这是不言而喻的。

  在葡人和土生葡人社群中,葡语仍是口头沟通的语言。当然,随着葡人的减少, 用葡语进行口头交际的范围会有所缩小。 一部分葡国人1999年后继续留在澳门工作,目前正在学习普通话,他们将会多一种沟通工具,由单语人变成双语人。

  澳门很小,葡语人才的需求量有限,而且已有不少,但澳门地理位置优越,可以考虑成立葡语培训、研究中心,为内地、东南亚、非洲和拉丁美洲等国家培养葡语人才,提高澳门的知名度,在国际交流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应该把重点放在高级葡语人才的培养上,不要分散精力搞普及。要鼓励葡人和土生葡人的子女学习葡语,并为他们的学习创造条件,同时也鼓励他们学习中文,使他们成为新一代的双语人。

  要保证葡语教学质量,除了需要本地的双语教师以外,还需要从葡国聘请一定数量的葡语专家。以葡语为母语的专家自然是葡语的权威。培养高级葡语人才,一定需要双方的合作。

  语言的发展有一定的客观规律。葡语在澳门的存在与发展最终取决于葡国的国力和经济实力、中葡关系、澳门经济、澳门的国际地位以及社会需求。

  伍 澳门语言规范化问题

  澳门语言的规范化工作十分重要,而且任务也很艰巨。澳门语言中的问题需要规范化。澳门有1060多条街道,笔者跟郭英副教授都走遍了,发现了许多有趣的语言现象,也发现了不少问题。以下语言现象都是笔者在生活看到的真实例子。

  1.英、葡文混杂。 例如:Buda das Four Faces (四面佛)│Edificio Seaview Garden (海景花园)│Edificio Golden SeaGarden(金海花园)。

  2.中式葡文。例如:Hang Fu Edificio(恒富大厦)。

  3.外文拼写错误。例如:Jakdim Infantil (在乙仔海洋花园内。Jakdim应为Jardim)。

  4.西式中文或假西式中文。例如:19日1月1998年│世纪21地产。

  5.中、外文混杂。例如:你而家apply,sure you can enter thecollege at fall quarter│因为deadline会在六月│TOEFL 500分便OK。

  6.汉字排列顺序混乱,同一个商号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排列顺序。夹杂着外文、阿拉伯数字的中文自右而左排列。例如:押发义(商号)│义发表饰市场(商号)│KO拉卡唱大(报纸标题)│区地、 家国个180界世(报纸标题)。

  7.粤语的不同拼音方案需要协调统一。例如,同一个姓却有不同的拼写方法,很容易造成混乱:区Ao,Au│赵Chio,Chiu│郑 Chiang ,Cheang│周Chao,Chau│谢Che,Tse│钟Chong,Chung│郭

  Kuoc ,Kuok,Kwok│李 Lei,Lee│刘 Lao,Lau│陆 Loc,Lok│苏 So, Sou│萧 Sio,Siu│黄、王 Wong│胡 Woo,Vu│吴 Ung,Ng。

  语言的规范化标准是约定俗成的,语言学家的任务在于总结这些约定俗成的规律,总结人民群众使用语言的新鲜经验,并加以提高、归纳,形成规范化标准用来指导、规范人们的语言行为。人们也乐于接受这种来自语言现实的标准。语言是不断变化的,规范化标准也应该随之变化。一成不变的标准只能限制语言的新发展。因此,我很赞成著名语言学家詹伯慧教授所说的:语言学家要作导游,不作警察。我个人认为,一些难翻译的新术语、新概念以及地名、人名等,可以有选择地以原装或半原装形式吸收到中文里来;粤语中的新词语、地方字,也可以根据需要有选择地吸收到普通话里来。

  规范化标准中的人为干预也是很必要的,澳门很需要这种人为干预的规范化标准。例如公文的规范就是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建议尽快成立专门小组或委员会,来从事这方面的工作。规范化标准制定出来之后,还要使之法典化。

  陆 结语

  从上面各节的讨论中,我们可以得出以下初步结论:

  1.澳门由于有优越的地理位置和地理环境,所以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成为东西方文化的交汇点,成为中国联系拉丁语族国家和地区的桥梁。它的文化主体是中华文化以及拉丁文化。语言是文化的载体,又是文化的一部分。要保留它的文化,就必须保留它的语言。

  2.澳门是一个多语、多文化社会,是一个语言宝库,研究语言接触现象的理想地方。澳门的语言主要有三种:中文、葡语和英语。前两种是官方语言,后一种是商贸、旅游语言。三种语言分工不同,各司其职。三种语言在长期接触中,各自吸收自己所需要的东西,但各自相对独立。三者之间的相互影响正面的大于负面的,积极的多于消极的。

  3.葡语是即将成立的澳门特区官方语言之一,在历史上曾为国际性商贸语言。1999年以后,它仍是法定的官方语言,将长期存在下去,主要用于行政运作、法律制定、教学研究等。一种语言的强弱归根结底取决于它的经济基础。葡语能否保持它的强势地位,要看葡国的综合国力、澳门的经济实力、国际地位以及中、葡关系的发展。

  4,汉语也是即将成立的澳门特区的官方语言之一。普通话和粤语在澳门将长期共存,但普通话作为汉民族共同语,它在澳门的普及速度将是很快的。

  5.双语政策是制定语言规划的基本政策,要处理好中文、葡语和英语这三者之间的关系,使语言的发展跟澳门的国际城市地位相适应。忽视英语会使澳门在国际交往中吃亏。

  6.澳门的中文问题很突出,规范化任务很重。主要问题是:错别字多,书写较乱;公文及日常应用文受外语、方言影响较大,不容易看懂。大陆、台湾和香港都有公文规范化标准,只有澳门例外。规范化工作早就应该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了。澳门面临着一个十分艰巨的任务,就是要提高全澳门人的中文水平。

  7.澳门要尽快成立语言文字工作小组,专门负责澳门的语言规划和规范化的工作。澳门应建立语言培训中心,为澳门回归培养人才,同时面向周边地区和国家,面向拉丁语族国家和地区,为这些国家和地区培养葡语、中文(包括普通话的粤语)等语言人才。澳门很小,它本身需要的葡语人才有限,若面向世界,路子就宽阔多了。

参考文献

1 印光任、张汝霖原著、赵春晨校注:澳门记略,澳门文化司署出版,1992年。

2 黄汉强、吴志良主编:澳门总览(第二版),澳门基金出版,1994年。

3 澳门市政厅:澳门街道,1992年。

4 海岛市政厅:海岛市街道(第二版)。

5 澳门统计暨普查司:第十三次人口普查暨第三次住房普查,1993年。

6 陈恩泉等主编:双语双方言论文集1—5集。

7 Diez Blanca Aurora:Language Change in Progress in thePortuguese of Macau,Geogetown University,1981.

推荐1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