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近代文学研究

原始与会通:“意境”概念的古与今

蒋寅
蒋寅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4:52

20世纪以来“意境”研究的基本取向,愈益倾向于将意境视为中国古代文论乃至美学的核心范畴,在涵盖中国古代文论和美学一般特征的意义上来阐释它。这种趋向肇始于王国维对“意境”概念的曲解。实则古人使用的“意境”只是立意取境之义,是个不含有价值色彩的中性概念。从纪昀到近代梁启超乃至民国初年的诗话都是这么用的。王国维在西方艺术理论的启发下,取当时流行的“意境”概念来发挥他的文学观,对民国以来的诗歌理论产生深远影响,在当代学者的不断阐释、开拓下,意境遂成为一个与传统用法割裂的现代诗学范畴。不从概念史的角度理清这一过程,就会导致“意境”作为涵摄中国古代美学精神的现代范畴和作为历史名词的诗学概念的差互错出,带来理论阐释中不必要的方法论悖谬和理解的分歧。

原始与会通:“意境”概念的古与今

释“横云断山”与“山断云连”

杨志平
杨志平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4:52

“横云断山”与“山断云连”是古代小说评点经常出现的两个技法术语,它们相对而立、相辅而成,其间微妙关系既不能作为两种独立的技法加以看待,又不能完全抹煞其间界限,必须加以细致审视。作为古代小说叙事艺术中转换与勾连的一对技法,这两个术语也有着与其他类似技法所不具有的独特性。这两种技法之间的微妙关系以及形成的独特性皆与古人意象批评方式密切相关。

释“横云断山”与“山断云连”

经史一体与文体谱系

何诗海
何诗海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4:52

郝经是元初重要的文体学家。以经世致用为宗旨,在“六经自有史”学术理念的指导下,郝经初步构建了一个“文本于经”的文体学谱系,并以详尽的文体论充实了这一谱系,在文体学发展史上具有承前启后的地位和影响。

戴复古诗学思想述评

何方形
何方形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4:52

戴复古的诗学精神,总体上流转着杜甫式的情感溪流,呈现出对唐代诗学的回复与规慕,讲求遵循艺术创作的基本法则,主要表现为诗要有正脉、诗为人伴侣、诗思费斟酌、诗味求隽永、诗风尚雄浑等方面,深蕴艺术三昧,凸现语意两工,表现出极强的审美意义。换言之,戴复古也建构起一定的诗学体系,从古今诗歌美学思想传承、流变的角度来看,自有其不灭之功。

戴复古诗学思想述评

《诗纬》与汉魏六朝文论

孙蓉蓉
孙蓉蓉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4:52

《诗纬》是形成于我国汉代的纬书的一种,其中有关《诗经》的评论,主要来自《齐诗》翼奉一派,因而《诗纬》与《齐诗》在理论上有渊源关系。《诗纬》的内容丰富而庞杂,不论是对《诗经》的阐说,还是对灾异祸患的记载,都宣扬了“天人感应”的理论。《诗纬》中的一些重要诗论观点,如“诗者天地之心”说、“诗者持也”说等,影响了汉魏六朝的文论,《文心雕龙》的诗论就明显受到《诗纬》的影响。刘勰提出的“酌乎纬”,也可以启发我们正确认识谶纬以及《诗纬》的影响和意义。

《诗纬》与汉魏六朝文论

知识分子的边缘化和晚清小说队伍的嬗变

贺根民
贺根民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4:52

穿梭于封建“道统”和“政统”之间的知识分子,因为国家的衰朽和社会的动荡,趋向社会边缘化。科举的废止,打破了知识分子赖以支撑信仰的工具性循环;心灵的煎熬和变异,表露为浓郁的社会沉思和人生悲叹。异域文明的输入,解构了“道统”话语的桎梏;中西文明的对比,为广大知识分子提供了返观自身的时代命题。边缘化的生存境遇,造就了晚清小说的繁荣,也改变了知识分子社会诉求的既定轨迹。晚清小说以其鲜明的时代表征,书写着一代知识分子痛苦灵魂的蜕变过程和图谋富强的普泛心路。

《浮生六记》的文学体裁背景及其艺术成因

王彦永
王彦永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4:52

出现在清中叶的自传体笔记《浮生六记》注重表现日常生活和真情实感,具有别开生面的女主人公形象,是作者精心剪裁的回忆录。它是在深厚的文学体裁背景下产生的,是在广泛继承陶渊明以来自传体笔记传统的基础上创作而成的,更是晚明以来社会思潮的影响以及作者对自身独特人生境遇的感悟结果。

《浮生六记》的文学体裁背景及其艺术成因

红学三题议

应必诚
应必诚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4:52

讨论了红学研究中的三个问题,一是红学是什么?提出《红楼梦》本身的研究与曹雪芹家世生平、版本等研究是统一的红学内部二个有机的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不赞成把红学局限在曹学、版本学、脂学、探佚学的范围。二是石头记庚辰本和己卯本的关系,对庚辰本不是从己卯本过录的这样一种看法提出质疑。三是在分析红学历史上索隐派和新红学派的红学观念和方法的基础上,提出如何进一步地认识和研究《红楼梦》美学的历史的价值和意义,感悟和研究隐藏在《红楼梦》具体直观艺术形象背后的未出场的世界和意义的世界。

红学三题议

清代闺秀诗人的“才”“德”之辩

程君
程君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4:52

随着女性文学的鼎盛,明末清初时关于女性“才”与“德”的争论则愈加激烈。争论的焦点是女性的文才是否会妨碍到她的德行。清代的闺秀诗人对此多持“德本才末”的观念,实际上,在她们的生活实践中两者是相统一的。

论点摘编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4:52

《徐州师范大学学报》2007年第4期刊载曹洪洋文章《经今古文学之争的解释学解读》。文章认为,从表面看来,两汉经今古文学之争是对“经”的解释权之争,实际上这场争斗反映了两种不同的解释学观念的交锋。在解释学视域下对经今古文学之争进行观照,有助于我们把握中国古代解释学思

论点摘编

试论沈周、唐寅的《落花》组诗

徐楠
徐楠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4:52

“落花”主题,乃是中国古代咏物诗的重要品类。明代沈周、唐寅的《落花》组诗,无疑自标一格。他们的作品缘情尚趣、不计工拙,真率地抒发自我情感,既摆脱了白居易、李商隐写作范式的影响,拓展了该主题写作的内容和手法,又表现出与同时的“格调派”截然不同的审美理想,从一个侧面揭示出明中叶诗界多样共生、复线发展的特征;不仅在明代诗坛,而且在中国古代咏物诗史中,均具有不能忽视的价值。

试论沈周、唐寅的《落花》组诗

元初陈与义诗风的流衍与江西诗风的转变

沈松勤,史伟
沈松勤 史伟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4:52

元初,陈与义诗风(主要是在江西地区)的流衍情况,是其时诗坛一个颇可值得注意的现象,这是元初江西诗风转变的一个重要体现和重要方面,刘辰翁在其中起了重要的推阐作用。其原因则在于:一方面陈与义“清俊”的诗风容易为江湖诗人接受;另一方面,也容易投世人之所好。这种现象可以看作是宋诗派对唐诗创作特点和创作要素的某种汲取;而从一个更长的历史时段考察,也毋宁说是宋诗派向“宗唐得古”风气过渡的一个重要环节。

苏轼对柳永词之态度新论

邓昭祺
邓昭祺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4:52

不少评论家把柳永和苏轼分别看做“婉约派”和“豪放派”两个对立词派的代表人物。他们认为,苏轼很不满意格调日趋卑下的婉约词,而不少柳词正是格调不高、“浅近卑俗”,因此,苏轼就应被视为起来对抗柳词的健将。这些评论家的依据,是历代词话、诗话、笔记里的记载。其实,这些古代词话之类中的说法并不可靠,因为它们的作者的创作态度并不太严谨,以致经常出现张冠李戴或颠倒黑白的情况。如果只依这些不太可靠的二手资料,推断苏轼贬抑柳词,说服力并不强;但如果只根据苏轼本人的著作来判定他对柳词的态度,就看不出他有鄙薄柳词的意思。苏轼所谓词的“柳七郎风味”,其实并没有包含柳永词格调鄙俗这层意思。

苏轼对柳永词之态度新论

论宋代“《文选》学”衰落之原因

任竞泽
任竞泽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4:52

自庆历、熙丰以后,宋代“《文选》学”由兴盛走向衰落,其衰落的原因很复杂,是合力作用的结果。其中,政治运动、文学思潮、新旧党争、科举制度、宋代理学、统治者的好恶、文学家政治家的个人力量、文章选本、审美风尚等均参与其中并发挥着不同程度的作用。

论宋代“《文选》学”衰落之原因

宋代学记研究

刘成国
刘成国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4:52

学记体创自中唐梁肃,其渊源可追溯到后汉时“史传”类的《文学官志》。学记体兴盛于宋代,随着大规模的官学运动而兴建的地方官学是学记创作的制度保障,其发展与宋代的官学运动息息相关。学记体的类型、创作典范均形成于宋代。科举制度、党争和道学则是宋代学记发展的重要动力。

“魏晋文学自觉”辨

苏勇强
苏勇强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4:52

中国文学的自觉与否,不可能是某人的某句话确定下来的,它应是一段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事实上,中国文学获得自己独立发展的地位其实与三方面的因素有关。一是文学需从其它艺术形式中得以分离出来;二是有一批符合文学定义的创作成绩;三是在大量创作实践基础上,文论上对文学有所自觉与总结。由此,“魏晋文学自觉”的定论就很值得我们重新思索辨析。

“魏晋文学自觉”辨

河间古文、孔壁古文和中秘古文

成祖明
成祖明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4:52

河间古文、孔壁古文和中秘古文,是汉代古文经籍流传三个重要环节,三者关系不明,汉代古文经籍流传和学术不明。河间王国学举六艺,二十六年间,学者云集,天下古文尽在河间。孔安国亦游学献书河间,是析清古文经籍流传的关键。孔安国与河间有着很深的学术渊源,河间在中央极大压力下,部分古文珍本由安国收藏,后由安国家人献于朝廷充入秘府,遂为中秘古文。

河间古文、孔壁古文和中秘古文

论唐宋词中的“闲情”

刘尊明
刘尊明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4:52

“闲情”在传统诗文中虽有表现却并不占主导地位,而当词体文学出现以后,“闲情”的抒写便悄然向唐宋词转移和倾斜了。唐宋文人既在传统的诗文中大力地挥洒他们的政治激情、人生理想、凌云壮志、崇高襟怀,也在新兴而繁荣的词体文学中尽情地抒写他们享受人生、消遣生活、充满诗意而又包含淡淡哀愁的闲情雅趣。唐宋词人的“闲情”,既在风景优美、环境清雅的自然山水和园林池馆之中得以淋漓挥洒,也在喝酒、赏花、吟诗、填词等宴饮酬唱一类高雅的休闲活动中得以尽情抒发。通过这些抒写“闲情”的词作,我们不仅可以透视和领略唐宋词人“休闲”的生活情趣,而且还可以获得对于人生和生活的“诗意”的审美享受。

从韩愈古文运动的失败看唐代骈文的文体地位

朱丽霞
朱丽霞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4:52

韩愈的古文改革,乃是一场对儒家精神进行重新建构的文化运动。但唐朝总体的时代文化和政治精神对这一思潮持消极态度,在唐人心目中,骈文已转化为一种时代文化的心理,具有极大的广泛性和稳定性。国家公文、科举取士,皆以骈文为本。凡此种种,皆使古文运动最终以失败告终。事实上,经由六朝的全面振兴和初盛唐的进一步发展,骈文已充分显示出其作为一种文体不断充实发展、及时进行价值转换的优势,而在整个唐代长盛不衰。但从长远看,古文运动虽然“失败”,但这种对骈文的文体霸权地位挑战的努力却始终存在。唐以后的中国散文史,即转化为古文与骈文此消彼长的历史。

从韩愈古文运动的失败看唐代骈文的文体地位

论中国古典文学研究的三种关系

王平
王平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4:52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古典文学研究呈现出多元发展的局面,在各个层面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为了使古典文学研究继续向纵深发展,应当解决相互对立、又相互联系的三种关系,即“文学本体”研究与非文学本体研究之间的关系,“当代”意识和历史主义之间的关系,“全球化”语境与民族性之间的关系。中国古典文学研究的当务之急,当然是挖掘其作为“文学本体”所蕴涵的审美价值、艺术价值,并在此基础上进而发现、利用其所具有的其他各种价值,同样十分必要。应当以一种历史主义的态度去研究古典文学,但任何历史都是当代意识观照下的历史,古典文学研究同样如此。中国古典文学的民族性固然应是我们关注的焦点,但如何适应“全球化”语境的趋势,把中国古典文学推向世界,同样是摆在我们面前的迫切任务。

论中国古典文学研究的三种关系

“赵倚楼”“一笛风”与禅宗语言

查屏球
查屏球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4:52

杜牧因赵嘏“长笛一声人倚楼”一句而赞其为“赵倚楼”,此事应发生在杜、赵交往多年之后,由杜、赵创作过程看,对楼上笛声意象的描写,二人都经历了一个探索过程,赵氏此句与杜牧“落日楼台一笛风”一句,颇有相通之处。此事与杜牧赞张祜“故国三千里,深宫二十年”一样,都体现了杜氏自身独特的诗学观念,也反映了当时这一诗人群体在诗歌语言艺术上一种一致的自觉追求,体现了古典诗歌语言在律化后的艺术走向。细考三人名句的形成、流传及传播过程,可以看出古典诗歌中的经典语汇与这类名句的传播效应有着极大的关系,杜牧一联诗在禅宗文献中反复出现即可证明这一点。

中国古代小说中的城市书写及现代阐释

孙逊,刘方
孙逊 刘方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4:52

城市的多重空间对于中国古代小说的城市书写产生了深远影响。从作为故事场景而出现的城市空间展示和城市地标聚焦,到政治斗争、权力象征、人才选拔和节日狂欢等都市政治文化的书写,再到发迹变泰的平民梦想、两性相悦的市井传奇、司法公正的内在渴望所构成的市民日常生活描绘,古代小说的城市书写展示了远比地理空间丰富得多的政治文化表征和日常生活内涵。这些城市书写塑造了鲜明而各具特征的城市意象,同时这些意象又成为城市市民共享的生活体验和文化想象,并使生活于同一城市的市民获得共同的文化认同和立场。

中国古代小说中的城市书写及现代阐释

中国古代小说中的“罪财”叙述

李桂奎
李桂奎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4:52

在中国古代小说创作中,人们纷纷把“罪财”观念转化为一种特殊的叙述动力,围绕罪恶化的“钱财”意象,演绎了一系列人间悲喜剧,并组织了种种审美类型。首先,许多公案故事常常以惹是生非之“财”为逻辑起点,通过追求突转性的结局,来达到令人拍案惊奇的审美效果。其次,钱财的败坏伦常能量有力地推动了古代小说叙述的世态炎凉交替、人情冷热变奏,为读者提供了一幅幅比衬映照的审美图谱。再次,传统文化中的宗教化“财运”观念为中国古代小说涂上了一层命运化的悲喜剧底色,叙述者通常借助石崇故事来诉说财色的“空幻”,并以此作为小说的布景和结局。

中国古代小说中的“罪财”叙述

论盛唐七古对七言古诗诗型完善的贡献

魏祖钦
魏祖钦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4:52

七言古诗在盛唐走向全面繁荣,其诗歌形式较之初唐有了很大发展。盛唐七古的体制呈现整体收缩趋势,内容节制收敛,章法精宕,句式与声律的运用有了更多的自由,也更注重骨力和气势,对七言古诗走向完善与成熟做出了巨大贡献。

略论中国古代家庭小说的纪传形式

韩石
韩石 2019 年 07 月 13 日 – 14:52

以《金瓶梅》、《红楼梦》为代表的古代家庭小说注重人物性格塑造,好以深细的笔法叙写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力图通过主人公的传记生活来展现家庭的命运史。为了达到这些目的,该类型小说借鉴历史纪传体形式,巧妙灵活地运用合传、单传和类传等形式;传体诸形式之间的特定配置,建构了整个人物的组合系统,从而为深入细密地刻画人物性格创造了条件。小说所叙述的家庭历史走势也正是通过人物的纪传形式获得深入的显现。同时,家庭小说还充分吸收了编年形式进入纪传,并在“五体合一”的意义上灵活地运用了纪传形式,这就使家庭生活的审美幻象获得更高的逼真性。史学的纪传形式通过小说艺术的创造性转换,最终成为体现小说的历史意识和人物塑形意识相统一的重要形式因素。这对家庭小说类型的形成具有重要意义。

略论中国古代家庭小说的纪传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