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语料库文体学的《尤利西斯》意识流研究

全文总计 12317 字,阅读时间 31 分钟,快速浏览仅需 7 分钟。

英文标题:A Corpus-Based Stylistic Study of Stream of Consciousness in Ulysses

内容摘要:语料库文体学是语料库语言学研究方法与文体学研究相结合形成的新兴研究领域。基于语料库的研究方法已成为文学文体学的重要研究范式。本文通过对标点符号、关键词和词丛的检索,将《尤利西斯》与20世纪其他小说进行定量和定性对比,分析了乔伊斯小说的意识流技巧,为我们欣赏和理解意识流文学作品提供了一个崭新的视角。

关键词:《尤利西斯》,语料库文体学,意识流

GB/T 7714-2015 格式引文:[1].基于语料库文体学的《尤利西斯》意识流研究.[J]或者报纸[N].外国语言文学,(20183):304-317

正文内容

  [中图分类号]I1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4720(2018)03-0304-14

  1 引言

  随着语料库语言学不断的发展与进步,以语料库为基础的研究方法逐渐成为文学文体学的一种重要研究范式,语料库文体学随之产生(卢卫中2010)。然而对于《尤利西斯》这本小说来说,前人的研究只是集中在定性分析上,本文采用基于语料库的方法,将定量分析和定性分析相结合,从而更客观地对《尤利西斯》这本小说进行文体学分析。

  基于语料库文体学的研究方法,通过对标点符号、主题词以及词丛使用情况的定量统计,分析詹姆斯·乔伊斯《尤利西斯》中的语言特征,包括标点符号、词汇、结构等,从而展现小说中人物意识的不确定性和流动性特征,揭示乔伊斯变化多端的语言形式。同时,也证实语料库文体学定量和定性相结合的方式在文学批评与赏析中的作用。这种基于语料库的方法以定量研究弥补之前定性研究的不足,为《尤利西斯》的研究者提供一个新的研究方法,从而更好地去欣赏乔伊斯在意识流小说中独特的写作手法和叙事风格。

  2 文献回顾

  文体学是使用语言学分析的方法解释文学作品中的文学意义与美学价值(刘婧2010)。上世纪80年代后,伴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与推进,语料库语言学得以建立并在文体学的研究过程中被广泛运用,逐渐形成了一个新兴的语言研究领域,即语料库文体学(Corpus Stylistics),它应用语料库这一新颖的语言工具来论述语篇中的多种写作、言语和思想表达形式,并运用实证的分析方法对文本的文体特征开展相关的定量和定性研究。

  近一二十年来基于语料库的研究越来越普遍。Burgess(2000:68)展示了语料库工具是如何通过词频列表、共现索引行以及搭配词来展现作者风格的。Semino & Mick Shorts(2003:241-271)将文体学和语料库语言学结合在一起,从而呈现出一种新型的、用来解释言语、写作和思想表达的方法。Baker(2006:247-256)阐述了语料库语言学在话语分析中的作用。Fischer-Starcke(2010:205)认为语料库文体学有两个目标,第一是研究语言中的意义是如何编码的,并开发适当的工作技术来解码这些语言的含义。另一个目标就是研究文本中的文学意义。以上这些研究表明,把语料库的方法应用到文体学的研究中是可行的。

  以语料库文体学的方法分析《尤利西斯》这本小说的文体特征,目的是对乔伊斯的《尤利西斯》特点进行验证,也为以直觉为基础的传统文学批评提供更多相关性、实证性的研究及支持,还可以证实语料库文体学的量化检索和分析方式在文学批评中的强大功能。

  3 语料库的建立及数据提取

  本文基于两个英文语料库:一是《尤利西斯》语料库,出版社为辽宁出版社,作者是詹姆斯·乔伊斯;二是20世纪小说语料库,包括六部英文小说。这六部英文小说均是从因特网下载的英文原著。两个语料库的具体信息见以下表1。

  

  参照语料库均为20世纪50年代之前的作品,与《尤利西斯》语料库在出版年代上具有可比性。正如Stubbs(2005)所指出的,“个体文本只有在预期情况普遍语言使用标准的参考下才可以得到较为充分的解释,而这正是语料库中的数据所能提供的比较信息。如果想要理解特殊用法的话,就有必要先去了解通俗的、普遍的用法。”两个语料库中的电子文本均下载自互联网,通过整理后删去小说中其他不需要的信息,即只保留正文部分。本研究使用的软件是WordSmith Tools 4.0,通过对比两库中的标点符号、关键词以及词丛,进行文本分析。

  1)《尤利西斯》的意识流在标点符号上是如何体现的?

  2)《尤利西斯》的意识流在词汇上是如何体现的?

  3)《尤利西斯》的意识流在结构上是如何体现的?

  4 数据处理及分析

  通过对两个语料库的检索发现,乔伊斯有时会刻意违背一些英语语法中的基本准则来进行叙事和描写人物的意识,包括人物的思想、回忆、感觉和联想等。为实现叙述者、人物及人物之间多元视角的自然转换,他运用了标点符号、人称变化和句法变异等手段。以下将从标点符号、关键词和词丛进行分析。

  4.1 标点符号分析

  标点符号是配合文字准确记录语言的一套辅助书写符号。在一般情况下,各种标点符号都有各自的功能意义及特定位置。但若是出于某种特定表达的需要,可以适当地发挥其灵活性。因为《尤利西斯》小说最后一章仅用了2个标点符号,意识流技巧的使用显而易见,所以在检索和统计标点符号时,最后一章不在考虑范围之内。使用WordSmith Tools 4.0中的Concord功能对《尤利西斯》语料库和20世纪小说语料库进行标点符号的检索,按照卡方值从高到低的顺序排列,结果如表2所示。

  

  从表2中可以看出,《尤利西斯》语料库中标点符号的使用数量明显高于参照语料库,卡方检验结果(=809.824,p<0.001)证实两者在标点符号的使用数量方面存在显著性差异。仔细观察表2可以发现,分号、破折号和句号在两个语料库中的差异最为显著,这充分展示了乔伊斯娴熟运用各种标点符号来体现相关意识流动性的能力,从而描述小说中的主人公某一时刻的状态或是感受,以达到一种特殊的文体效果。

  4.1.1 分号

  分号是“表示成分关系非常紧密但却不能构成独立句子的停顿,其特点比逗号更为显著”(Homby 1981:152)。对《尤利西斯》语料库中分号的检索结果显示,分号只出现了74次,说明《尤利西斯》并没有大量使用分号。原因是在意识流小说中,人物的思想比较跳跃,经常从一个东西联想到一件事情再到一个场景。即:自由联想。“在小说中,自由联想是控制意识流活动的一个十分重要的技巧”(唐璇2005)。这也是在《尤利西斯》中,最让读者感到疑惑的意识流技巧。在该小说中人物所说的前后两句话经常是不存在任何联系或逻辑关系的。大部分情况下,他们的意识只是在某个关注点或者某个事物上作短时间停留。他们经常依情绪而定,并有感而发,大脑中的思想通常易被外部的新思想所取代。生活中任一种能探触感觉器官的事物都有打断人物思路的可能性,进而引起人物的无限遐想。作者通篇采用自由联想的手法随时中断或转变人物的思想情绪,不仅充分反映了意识的自然性与真实性,也使作品的可读性有了质的提升。分号在《尤利西斯》语料库中用得少正是意识流小说的体现。例如:

  (1)Stephen bent forward and peered at the mirror held out to him,cleft by a crooked crack,hair on end.As he and others see me.Who chose this face for me? This dogsbody to rid of vermin.It asks me too.(p.5)

  斯蒂芬弯下身去照了照举在眼前的镜子,镜面上有一道弯曲的裂纹,映在镜子中的脸被劈成了两半,头发倒竖着。摩利根和旁人眼里的我就是这样的。是谁为我挑选了这样一张脸?像是一只央求别人为它捉跳蚤的小狗。它也在这么央求我。

  在这一段中,前几句还是叙述者的语言,后三句则改为了第一人称,小说中人物的内心独白自然而然地转变过来,让读者直接置身于作品中人物的内心世界。内心独白这一技巧正是意识流的体现。然而,第一句话的前两个标点符号可以改为分号,因为这两句话的联系是十分密切且停顿是非常显著的。替换成分号以后,两句话之间的逻辑关系就存在了。也就是说,把逗号替换成分号以后,就不存在意识流了。正如Fauconnier(1994:24)所说,标点符号是说话人为了指引听话人在心理空间中穿梭而设立的一个标记,就像心理活动的停顿或跳跃。通过标点符号的象似功能在小说人物意识流中所起的作用,乔伊斯在叙述者及小说人物中来回转换角色,读者便自然而然地进入人物的内心。

  当然,作者在某些情况下也会使用分号,例如下面这段话所发生的场景是在都柏林市东南的海滨——沙丘海滩上。它描述的是海滩上的场景:

  (2)Broken hoops on the shore; at the land a maze of dark cunning nets; farther away chalks crawled backdoors and on the higher beach a drying line with two crucified shirts.Ringsend:wigwams of brown steersmen and master mariners.Human shells.(p.47)

  岸上是破碎的箍圈;陆地上,狡猾的黑网布起一片迷阵;再过去就是几扇用粉笔胡乱涂写过的后门,海岸高处,有人拉起一道衣绳,上面晾着两件活像是钉在十字架上的衬衫。林森德那些晒得黧黑的舵手和水手长的棚屋。人的甲壳。

  此处作者用了两个分号,是因为场景中的事物是存在联系却又不能独立成句的:首先是岸上,然后是陆地上,最后描写海岸高处。

  4.1.2 破折号

  破折号是表示“话题或语气的转变、声音的延续或时空的起止等的符号”(Hornby 1981)。在《尤利西斯》语料库中,乔伊斯运用了许多破折号,通过检索行可以发现,《尤利西斯》语料库中全部引号都用破折号代替,也就是说,人物之间的对话是由一个小短横引出来的。这样做的作用是:虽然知道人物间的对话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但却不清楚什么时候停止。如:

  (3)——The blessings of God on you,Buck Mulligan cried,jumping up from his chair.Sit down.Pour out the tea there.The sugar is in the bag.Here,I can't go fumbling at the damned eggs.He hacked through the fry on the dish and slapped it out on three plates,saying:

  ——In nomine Patris et Filii et Spiritus Sancti.

  Haines sat down to pour out the tea.(p.12)

  ——谢天谢地,勃克·穆利根从椅子上跳起来,大声说,坐下。茶在这儿,倒吧。糖在口袋里。喏,我应付不了这见鬼的鸡蛋。

  他在盘子里把煎蛋胡乱分开,然后甩在三个碟子里,口中念诵着:

  ——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

  海恩斯坐下来倒茶。

  此处作者使用了两个破折号,但如果使用传统的标点符号引号的话,则会出现以下形式:

  "The blessings of God on you," Buck Mulligan cried,jumping up from his chair."Sit down.Pour out the tea there.The sugar is in the bag.Here,I can't go fumbling at the damned eggs." He hacked through the fry on the dish and slapped it out on three plates,saying:

  "In nomine Patris et Filii et Spiritus Sancti."

  Haines sat down to pour out the tea.

  在没有改成传统的标点符号之前,我们很难去区分Mulligan的语言和动作。例如:当我们读到“Sit down.Pour out the tea there.The sugar is in the bag.”时,读者不理解Mulligan命令其他人坐下倒茶还是他自己坐下倒茶。那么,读者只能以一种疑惑的心态继续往下读,“Haines sat down to pour out the tea”,读到这句才能确定“Sit down.Pour out the tea there.”是Mulligan对Haines讲的话。此处标点的变异具有模糊线性叙事起始点的效果。乔伊斯用破折号代替引号来展现了他高超的意识流技巧。因为意识流小说就是通过小说中主人公脑中倏忽闪现的思绪勾勒出来的。

  4.1.3 句号

  从表2中可以看出句号在《尤利西斯》语料库中出现了22,073次(9.15%),在20世纪小说语料库中出现了39,870次(7.05%),《尤利西斯》语料库句号的使用数量高于参照语料库。卡方检验结果(=888.944,p<0.001)表明两者之间存在非常显著的差异。句号使用数量多说明乔伊斯将瞬息万变、流动不已的意识活动和精神恍惚的世界原原本本地展现在了读者面前(李维屏1995)。例如:

  (4)(a)Bloom nodded gravely,looking in the quick bloodshot eyes.(b)Secret eyes,secret searching eyes.(c)Mason,I think:not sure.(d)Beside him again.(e)We are the last.(f)In the same boat.(g)Hope he'll say something else.(p.124)

  布鲁姆先生注视着他那双敏锐的、挂满血丝的眼睛,肃然点了点头。诡谲的眼睛,洞察着内心的秘密。我猜想他是共济会的,可也拿不准。又挨着他了。咱们在末尾。同舟共济。巴不得他说点旁的。

  短短一段话,却用到了7个句号。这段内心独白是在布鲁姆去参加朋友迪格纳穆的葬礼,偶遇他的旧识科南时所出现的。(a)句其实是作者自己的叙述语,其叙述视角和主人公布鲁姆的内心独白存有一定的潜在联系,使用的语言也和他的性格特点及其文化程度大致相符。句中的“quick bloodshot eyes”和(b)句中的“searching eyes”一词在逻辑上是有联系的。也就是说,从(b)句开始,便是他的内心独白,其意思与(a)句还保持着联系。从“quick bloodshot eyes”到“searching eyes”,两者衔接得相当紧密。(c)句中的“I”则显示了(a)句中的第三人称已经转为第一人称,即向读者表明叙述语在向内心独白过渡了。乔伊斯这种叙述方法及技巧不但在表现意识方面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同时也展现了他在使用内心独白来表现意识流的技巧已经达到了一种炉火纯青的地步。

  4.2 词汇分析

  通过检索并提取语料库中的关键词能够了解文学作品所揭示的主题,表达的思想及具体的写作手法。从某种程度上说,“分析语言特征的基础是对其关键性进行分析”(桂诗春2009:58)。本研究使用WordSmith Tools 4.0中的Keyword功能对《尤利西斯》语料库和20世纪小说语料库进行比较,除去人名、地名等专有名词外,得出关键性排在前10位的关键词(见表3)。

  

  4.2.1 says

  叙事文中人物自身的言语和叙述者转述的话语都体现在人物话语之中。意识流小说表现人物的思维流、意识流或主观生活之流。自由直接引语和自由间接引语这两类全部被包含在转述人物话语之中。自由直接引语指没有引导词和引号的人物内心独白。以第三人称的角度表达人物思想感情的话语模式被称之为自由间接引语,它是意识流小说非典型的话语模式。“says”一词是自由间接引语的标志,使自由直接引语与自由间接引语来回切换。叙述者通过人物视点进行叙述,同时在语句中又保留了第三人称。

  (5)——For the old woman of Prince's street,says the citizen,the subsidised organ.The pledgebound party on the floor of the house.And look at this blasted rag,says he.Look at this,says he.The Irish Independent,if you please,founded by Parnell to be the workingman's friend.Listen to the births and deaths in the Irish all for Ireland Independent and I'll thank you and the marriages.(p.355)

  从这一例子中我们可以看出人称在不断变化,也就是意味着各个人物的内心独白在不断地变换。“在自由间接引语模式中,以人物为指示中心的时空与价值指示成分使被叙述者和人物之间的时空距离更加靠近,其情感也更为密切,这是意识流文体所要突出的重点”(杨增宏2015)。这段话中的“says”一词是自由间接引语的标志。自由间接引语指的是一位无所不知的作者在其间展示着一些未及于表的素材,好像他们是直接从人物的意识中走出来一样。该词拉近了作者与小说中人物的距离,使读者更容易融入到小说中去,更容易走进人物的内心中去。

  4.2.2 lord和god

  对关键词表中“lord”和“god”两个关键词的索引行观察结果表明,这两个词在小说中主要充当语气词。语气词在乔伊斯的小说中高频出现使语篇保持在一种不断跳跃、变化的状态中,即通过语气词来描绘不同的人物和场景。通过描述三个人物从1904年6月16日早晨8点到次日凌晨2点共18个小时的时间内,乔伊斯用“lord”和“god”很好地贯穿了整篇小说,把人物的心理变化和意识流动的跳跃性展示出来。这显示出了意识流的随意性,也显示出了主人公情绪波动起伏的特征。例如:

  (6)I'm sure by the clock like some kind of a big infant I had at me they want everything in their mouth all the pleasure those men get out of a woman I can feel his mouth O Lord I must stretch myself I wished he was here or somebody to let myself go with and come again like that I feel all fire inside me(p.833)

  Harmon & Holman(2000:75)认为意识流小说的主题通常是“小说人物连绵不断、易变、漫无边际的意识流动”。意识流表现小说人物的心理活动更为客观与直接。通常情况下,现实生活中的人,在激烈的情绪下,会用一种他熟知的语言来表达自己内心的喜悦、惊讶及不满等。此例为最后一章的一段话,“Lord”一词的出现,有助于揭示莫莉的性格特征,并反映她在那一刻的思维状况。通过“Lord”一词,可以看出莫莉思维的跳跃性、游离性,有助于把她中断的思路连接起来,此外,也表示她在追忆过去的时候对触动情怀事件的感叹之情。然而,通过检索自建的20世纪小说语料库发现,“Lord”和“God”,在多数情况下,并不是作为语气词出现的。例如:

  (7)He kept the secret of his struggles to himself.If in the loneliness of his studio he wrestled desperately with the Angel of the Lord he never allowed a soul to divine his anguish.

  他的斗争史是他个人的秘密。如果在他独处于画室中曾经同上帝的天使进行过剧烈的搏斗,他从来没让任何人了解到他的痛苦。

  从这一例子中我们可以看出来,“Lord”一词并不是语气词,而是作为名词“上帝”出现的。此外,又如:

  (8)"I spoke to her," he muttered,after a long silence."I told her she might fool me but she couldn't fool God."

  “我跟她谈了,”他沉默了半天以后喃喃地说,“我告诉她,她也许可以骗我,但她决骗不了上帝。”

  从这一例子中,我们同样可以看出,“God”一词也没有作为语气词使用,而是作为名词“上帝”出现的。当两个词作为语气词出现时,主要是反映那一刻小说中人物的内心活动,即通过语气词把人物跳跃的思维连贯起来。这是意识流的体现。然而在20世纪小说中,作家们只是按传统的时间或空间顺序来叙述整个故事的发展起伏,并不存在意识流。因此,大多数情况下,“Lord”和“God”在20世纪小说中是以名词出现的。

  4.2.3 street

  通过对“street”一词的检索发现,仅在第十章(流浪岩)中该词就出现了40多次,乔伊斯十分精彩地描写了下午3点到4点这一时间段形形色色的人在都柏林市的活动,呈现出一幅发生在街道上的空间图。事实上,乔伊斯运用了蒙太奇的手法,“他将人物放在特定的空间内,使其意识在不受时间约束的前提下,自由地在过去、现在与未来经历中穿梭”(李维屏1995)。第十章中有这样一个场景是在街道上发生的:凯莱赫嚼着干草并与警察聊天的过程中,康米神父登上了电车,一个女人正在给一个残废士兵施舍。

  (9)Chewing his blade of hay he laid the coffinlid by and came to the doorway.Father John Conmee stepped into the Dollymount tram on Newcomen bridge...Corny Kelleher sped a silent jet of hayjuice arching from his mouth while a generous white arm from a window in Eccles street flung forth a coin...(p.267)

  为了表明事件是同步发生,作者在叙述凯莱赫的一系列行动时,蒙太奇般地插入了与这个场景毫不相关的两件在其他地方同时发生的行为,通过改变事件固有的时间顺序,来回切断每个事件的连续性使场景产生空间的立体效果,在对比中产生了意义的反讽感,从而使读者的注意力在有限的时间范围内被安排在多种事件的相互作用之中,这是意识流的体现。

  4.3 结构分析

  词丛(clusters)作为语料库语言学研究句法的一个重要领域,它是甄别作家句法风格行之有效的工具(凤群2014)。词丛是文本中“任何一组连续的词”(Biber 2009)。本研究将重点放在四词词丛上,因为通常从文本中提取的三词词丛数量较大,并有大量的功能词存在,使其不能充分反映文本的内容;另一方面五词或六词词丛数量有限,且容易出现太多的语义韵,从而对研究结果产生干扰(Starcke 2008)。而高频的四词词丛则更能细致具体地反映小说的文本特征。本文选择四词词丛作为研究对象,使用WordSmith Tools 4.0软件来检索四词词丛,最低出现次数设置为5次,然后找出《尤利西斯》与20世纪小说中前10%的高频四词词丛做词丛数量和高频词丛的对比分析。

  4.3.1 词丛数量

  通过与参照语料库进行对比,发现《尤》语料库中最少出现5次的四词词丛共有102个,占总词数的0.04%,形符共有666个,占总词数的0.25%;而参照语料库中有1237个,占总词数的0.22%,形符共有9610个,占总词数的1.70%,两者之间存在很大差异(见表4)。

  

  意识流小说的特征表现为作者思想比较跳跃,追求的是将人的内心世界直接展示给读者。通常将过去、现在和未来交织在一起,使其叙述具有间断性,但又有很强的联系性。通过感觉、现实、联想的重叠,将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漫长时空在短时间内集中体现。因此,通常认为与非意识流小说相比较,意识流小说重复的词丛数较少。

  4.3.2 高频词丛

  通过对两库中前10%的高频词丛进行对数似然比检验,发现ON THE TRIBE OF;AND OF THE TRIBE;A THING LIKE THAT;HOW DO YOU DO;ON ACCOUNT OF THE;AT THE CORNER OF具有显著性。

  在高频词丛列表中出现并具有显著性的词丛ON THE TRIBE OF(13次)AND OF THE TRIBE(11次)反映出《尤利西斯》的文本特征。通过检索发现,ON THE TRIBE OF和AND OF THE TRIBE都提到了tribe 一词,事实上,tribe一词译为“部落;种族”。观察该词丛在《尤利西斯》库的索引行,发现在这部小说中tribe一词实际上代表了爱尔兰民族。乔伊斯在这部小说中极为成功地运用了象征手法来揭示爱尔兰民族不甘于忍受英国的统治,生动形象地揭示了民族心理及生存状态,表达了强烈的民族意识。从而展现了意识流小说的特征,因为象征是意识流小说的表现手法。通过象征,反映了人物心灵世界的微妙变化及意识的自然流动,展现了人物内在的真实(倪春艳2007)。

  此外,a thing like that在《尤》语料库中共出现了10次,然而在最后一章中出现了7次。例如:

  (10)Yes because he never did before as ask to get his breakfast in bed with a couple of eggs since the City arms hotel when he used to be pretending to be laid up with a sick voice doing his highness to make himself interesting to that old faggot Mrs Riordan…(p.812)

  此段为莫莉半睡半醒中的“意识流”。当她早上起床的时候,她的思想就像不受控制的电流随意流淌。莫莉的想法并不局限于一个连续的叙述模式,而是在回忆中不断跳跃。她的这种自发的灵魂展示来源于她心灵的搏动和情感的喷涌。A thing like that出现在这里,说明人物莫莉在不断地回想以前发生过的事情,从一顿早餐想到市徽饭店再到老太婆等。乔伊斯的成功之处在于他善于将一些看似没有关系的意象合并成一个整体。尽管乔伊斯表现的是非理性的意识流程,但并非是无序的罗列。“他成功地把着力于分析议论的小说转变成了记述意识活动的小说”(Friedman 1955:67),从而极大地提高了意识流小说的表意功能。

  通过对数似然比检验,发现在《尤利西斯》语料库中HOW DO YOU DO具有显著性。这个词丛通常是在其他话语或活动的后面出现,表达的是人物之间的交流与互动(Mahlberg 2007)。通过对话或动作对人物的性格加以刻画并完成对整个事件的叙述,从而展现小说中主人公的思想状态。例如:

  (11)Plasto's.Sir Philip Crampton's memorial fountain bust.Who was he?

  ——How do you do? Martin Cunningham said,raising his palm to his brow in salute.

  ——He doesn't see us,Mr Power said.Yes,he does.How do you do?

  ——Who? Mr Dedalus asked.

  ——Blazes Boylan,Mr Power said.There he is airing his quiff.

  Just that moment I was thinking.(p.107)

  普拉斯托帽店。纪念菲利普·克兰普顿爵士的喷泉雕像。这是谁呀?

  ——你好!马丁坎宁翰边说边把巴掌举到额头那行礼。

  ——他没瞧见咱们,鲍尔先生说。啊,他瞧见啦。你好!

  ——是谁呀,迪达勒斯先生问。

  ——是布莱泽斯·博伊兰,鲍尔先生说。他正摘下帽子让他的鬓发透透风哪。

  此刻,我刚好想到了他。

  从这一例子中我们可以看出,HOW DO YOU DO这一词丛后面有其他话语和活动的出现,即表达的是小说中人物之间的互动。这是在第六章中布鲁姆参加朋友葬礼的行程中出现的词丛,即马丁·坎宁翰和鲍尔先生的对话。然而从他们的对话中,可以看出主人公布鲁姆在那一刻的黯然忧伤,欲言又止,即把主人公布鲁姆的内心感受切换成了内心独白。HOW DO YOU DO这一词丛具有显著性,是因为作者采用了意识流的写作手法,使小说中人物的思想不断转换,从而展现出小说中主人公每时每刻的思想状态。

  5 结语

  本研究通过对《尤利西斯》语料库以及对比库中的标点、关键词及4词词丛进行了检索和文体学分析,揭示了它们在乔伊斯意识流表现中所起的作用。结果表明:乔伊斯对标点符号的使用反映了他擅长使用标点符号来展示意识的流动性,从而达到了一种特殊的文体效果;对关键词及词丛的分析,表现了乔伊斯通过切换人称和时态来反映人物不断变化的思绪和心理状态。他以精彩纷呈的意识流技巧深刻揭示了爱尔兰乃至整个西方社会现代人复杂的心理。前人对这部作品的解读大多基于个人的阅读经验,而本研究却是用语料库所检索出的客观数据并使用语料库文体学的方法对此文本进行分析的。这不但能够对乔伊斯的《尤利西斯》特点进行验证,也为以直觉为基础的传统文学批评提供了更多实证性的研究及支持。同时也证实了语料库文体学的量化检索和分析方式在文学批评中的强大功能。

参考文献

[1]凤群,2014,基于语料库的意识流小说达罗卫夫人文体学分析[J],《山东外语教学》,(1):43-47.

[Feng,Qun.2014.A corpus-based stylistic analysis of stream of consciousness novel Mrs.Dalloway[J].Journal of Shandong 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1):43-47.]

[2]桂诗春,2009,《基于语料库的英语语言学语体分析》[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Gui,Shichun.2009.A Corpus-Based Analysis of the Register of English Linguistics[M].Beijing: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Research Press.]

[3]刘靖、黄立波,2010,《语料库文体学》述介[J],《外语教学与研究》,42(3):236-239.

[Liu,Jing & Huang Libo,2010.Corpus stylistics:Speech,writing and thought presentation in a corpus of English writing[J].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Research,42(3):236-239.]

[4]李维屏,1995,评《尤利西斯》的意识流技巧[J],《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学报》,(3):75-81.

[Li,Weiping.1995.The analysis of the stream of consciousness in ulysses[J].Journal of PLA University of Foreign Languages,(3):75-81.]

[5]卢卫中,2010,语料库文体学:文学文体学研究的新途径[J],《外国语》,33(1):47-53.

[Lu,Weizhong.2010.Corpus stylistics:A new approach to literary stylistics[J].Journal of Foreign Languages,33(1):47-53.]

[6]倪春艳、刘晓晖,2007,解析伍尔夫意识流小说中象征手法的艺术魅力[J],《外语与外语教学》,(12):42-44.

[Ni,Chunyan & Liu Xiaohui.2007.The analysis of the symbolism in Woolf's novels of stream of consciousness[J].Foreign Languages and Their Teaching,(12):42-44.]

[7]唐璇,2005,《尤利西斯》中的内心独白与自由联想[J],《华中农业大学学报》,(3):94-98.

[Tang,Xuan.2005.The monologue and free association in Ulysses[J].Journal of Huazhong Agricultural University,(3):94-98.]

[8]杨增宏、祝敏青,2015,意识流小说非典型话语模式的建构机制[J],《学术界》,202(3):124-130.

[Yang,Zenghong & Zhu Minqing.2015.Construction mechanism of the atypical discourse in stream of consciousness novel[J].Academics,202(3):124-130.]

[9]Baker,P.2006.Using Corpora in Discourse Analysis[M].London:Continuum.

[10]Biber,D.2009.A Corous-driven Approach to Formulaic Language in English-Multi-word Patterns in Speech and Writing[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orpus Linguistics,14:275-311.

[11]Burgess,G J.A.2000.Working with German Corpora[M].Birmingham:Birmingham University Press.

[12]Fischer-Starcke,B.2010.Corpus Linguistics in Literary Analysis—Jane Austen and Her Contemporaries[M].London:Continuum.

[13]Fischer-Starcke B.2008.I don't know-differences in patterns of collocation and semantic prosody in phrases of different lengths[A].In:A.Gerbig(ed.),Language,People,Numbers:Corpus Linguistics and Society[C].Amsterdam:Rodopi,199-216.

[14]Fauconnier,G 1994.Mental Space[M].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5]Friedman,M.1955.Stream of Consciousness:A Study in Literary Method[M].New Haven:Yale University Press.

[16]Harmon.W.& C.Holman.2000.A Handbook to Literature[M].New York:Macmillan.

[17]Hornby,A.1981.Th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Z].Oxford:Clarendon Press.

[18]Mahlberg,M.2007.Clusters,key clusters and local textual functions in Dickens[J].Corpora,(1):1-31.

[19]Semino,E.& M,Short.2003.Corpus Stylistics[h].London:Routledge.

推荐1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