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靴抓痒 未及根本

全文总计 1503 字,阅读时间 4 分钟,快速浏览仅需 1 分钟。

副标题:——也谈摄影“自恋症”

内容摘要:近年来,摄影评论确实存在一些不良文风。有的一团和气,相互吹捧自己圈内的人;有的拿了别人的红包,把评论变成了广告;有的讨好权威,用马屁换取私利;当然,也有的是由于某些摄影家老虎屁股摸不得,小猫屁股也惹不起,吓得评论界只好说些客套话。在批评空气日益淡薄的今天,黄一璜先生发表《

GB/T 7714-2015 格式引文:[1].隔靴抓痒 未及根本.[J]或者报纸[N].中国摄影报,(0314):

正文内容

  近年来,摄影评论确实存在一些不良文风。有的一团和气,相互吹捧自己圈内的人;有的拿了别人的红包,把评论变成了广告;有的讨好权威,用马屁换取私利;当然,也有的是由于某些摄影家老虎屁股摸不得,小猫屁股也惹不起,吓得评论界只好说些客套话。在批评空气日益淡薄的今天,黄一璜先生发表《中国摄影界有一种病叫“自恋”》确实是让人为之一震。

  艺术创作缺少批评,好比球赛缺了裁判和洗脸不看镜子一样,总发现和纠正不了自身的问题。所以,鲁迅先生把吹捧称作“捧杀”,它是会危害艺术事业生命的。《自恋》一文勇敢大胆地揭示了我国摄影界,特别是新闻摄影中存在的诸多问题,他对于我们走出混沌,反思教训,如何进一步提高摄影工作和摄影作品的质量,是有启发的。

  我读《自恋》,在佩服作者的反潮流精神的同时,还感到他对我国摄影现状的剖析仅仅是揭示了病症的表象,没有触及真正的根源是什么?有点隔靴抓痒的感觉。我认为《自恋》一文以道德的批评替代新闻观念和美学观念的论证。

  从战争年代、社会主义建设、文革、直至改革开放,我国摄影工作者在努力反映现实的同时,确实有不少人拍摄了伪造新闻的假照片、颠倒是非的坏照片。黄文对此的批评,往往把矛头指向拍照的记者、把问题过多地归结于他们的思想品德恶劣,“这些摄影师在‘四人帮’倒台前后都受益,或因抗拒‘四人帮’的政治需要而获得政治资本,……或因党把一切错误都归并到路线错误,而使他们免于追究。”“无疑,路线错误应是一切错误的根源,但他们以前的错误也一并记到错误路线的头上,是否就表明自己绝对无辜?俨然一副受害者角色的样子……”,“摇身一变、玩弄权术,迎合新主子的需要”。而且几十年来还执迷不悟,自恋角色、自恋作品。

  应当承认,《自恋》所说的情况在个别人身上也是存在的。但是,我们摄影队伍拍摄假照片和坏照片的原因,绝大多数不是由于摄影师个人追求野心和私利造成的。今天来反思和总结教训,也不是克服角色、作品“自恋”和骄傲自满所能根治的。我认为有更深层次的根源,那就是他们的新闻观念和艺术观念长期被极左思潮扭曲、甚至中毒匪浅,思想僵化,把极左的东西误认为是正确的、革命的做法,真诚地去执行和贯彻。

  例如什么是新闻?新闻的真实性和党性如何统一?这些根本性的问题,在我们许多老同志头脑中并没有真正全面、正确地运用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来解决,许多人更多的只是执行组织委派的宣传任务,而轻视实事求是和调查研究。此外,过去我们不少人对新闻的两大社会攻效——政党的喉舌、舆论的监督,也只片面强调前者,很少注意表达广大群众的心声。因而盲目相信一切所谓“红头文件”,以配合上级布置的政治任务为唯一的目标。抱着这种观念从事新闻拍摄,尽管个人作风再谦虚谨慎,也难免犯错误,尤其当领导出问题时,就一定跟着作陪。

  再如,艺术和政治的关系、审美和宣传的关系等,我们过去也认识得比较片面。艺术,当然不可能完全脱离政治,但艺术又应该有相对独立的审美价值。以前,我们受极左思潮的干扰,强调艺术为政治服务,甚至提倡直接为某项中心工作服务。在这种美学观念指导下创作,结果肯定使作品丧失艺术性。

  观念的更新是根本的变革。或许,在中国摄影界有些人身上确实存在文过饰非、狂妄扩张的“自恋症”,但我觉得这不是阻碍我国摄影前进的主要矛盾。如果不先从根本上扭转左的新闻观和艺术观,只扫荡某些个人不良的品德表现,还不可能有效地促进和改观我国的摄影事业。

  看病要由表及里、对症下药,比如发烧,可以由感冒、也可以由牙龈发炎引起,不能一见有人发烧就给开感冒药。不过,《自恋》一文虽病根找得不完全准确,但它总还是发现了摄影界有病,并向我们敲起了警种,这点是应该肯定的。

推荐1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