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移至室外

全文总计 3456 字,阅读时间 9 分钟,快速浏览仅需 2 分钟。

内容摘要:1987年,国际雕塑中心出版了第一本《雕塑公园与花园目录》,它包括97个条目。到1996年,第二本《目录》中的数字就攀升到195个, 实在是一个惊人的增长。我当然确信国际雕塑中心即将举办的“雕塑公园和花园会议”(1999年10月13—16日)将继续显示这种倾向。  “雕塑场”(我是那里的

GB/T 7714-2015 格式引文:[1].雕塑移至室外.[J]或者报纸[N].世界美术,(01):21-23

正文内容

  1987年,国际雕塑中心出版了第一本《雕塑公园与花园目录》,它包括97个条目。到1996年,第二本《目录》中的数字就攀升到195个, 实在是一个惊人的增长。我当然确信国际雕塑中心即将举办的“雕塑公园和花园会议”(1999年10月13—16日)将继续显示这种倾向。

  “雕塑场”(我是那里的主管和馆长),是这一领域相关的新来者,今年是它建立的第6个年头, 已经收到了大量的关于如何开拓和发展一个雕塑公园的咨询。事实上,在这一领域中不断增长的兴趣与活动已经形成这样一种变化,即呈现一个有特色的雕塑公园不会受到太多的限制。

  《美国英语遗产字典》注释“公园”为:“留出的公共用地,像:a、在城市内或邻近城市的一块供娱乐用的宽阔封闭的地带。b、一个风景城市广场。c、自然保护区。”另一个意思是:“一个乡村庄园, 特别是包含广阔的花园、树木和牧场……”。同一出处对“花园”的定义是:“用鲜花、灌木和树木装点的地方,供公众享用”。值得注意的是用其他的或接近的词,反复提及公共用途并将其并入日常生活中。在风景中加入“雕塑”,你会对雕塑公园或花园的定义有一个虽然有点刻板但却相当精确的认识。

  

  在试图对多种类型的雕塑公园与花园进行分类时,《石头音乐:世界大型雕塑花园》(斯卡拉书籍,这一主题下的几个标题之一)的作者悉尼·劳伦斯和乔治·弗依,把这一领域分为4个概括的种类。 “室外收藏”,包括像纽约的山野暴风雪国王艺术中心和意大利的庇斯托·发托罗中心这样的集合地。“博物馆花园”目录列举了华盛顿的黑舍霍恩雕塑花园博物馆,以及荷兰的奥特罗·克罗勒—穆勒博物馆。而“贵族花园”则以法国的威撒利斯和德国的斯威斯根·曼海姆为特色。最后,“古代雕塑地点”包括南太平洋的复活节岛和英国的巨石文化公园。

  

  今天,近距离观察,这些种类可以更进一步地分为公共的、私人的和社团的收藏,及由大学创建的公共机构收藏。也有一些雕塑公园代表了雕塑家的创作,他们也常常是公园的创建者,和其他一些以表现一种特殊主题的雕塑家的创作。例如,马萨诸塞州的春城,以本地出生的儿子萨德·吉赛尔(也就是赛萨博士)为荣,因为这个雕塑花园以一系列赛萨的特色而著名。还有一些集合地像植物园一样变化万千,将室外雕塑展览并入公共规划之中,如费城的默里斯·阿尔伯特姆。

  越来越多的雕塑家们开始经常参与这些公园的创作,包括从最初的设计过程到经营管理。帕萨德纳城的大学雕塑花园是最早的完成者之一,著名的纽约雕塑家朱迪·皮特在那里已经创作3年了。皮特是从30 位艺术家中获选来完成这一任务的,专门负责花园设计。这个地点是独一无二的,因为它恰好位于大学的中央。这是一个焦点,花园的设计将学生、教师和团体联系起来。同样地,这一规划将提升的、环形的和露天的——3种主要的形式用一个450英尺长的水槽连接成一个近似圆形剧场的场所。皮特称之为“活动的花园”,这一规划可以进行雕塑装置、学生庆典、集会,以及表演。夜晚,灯光照亮了周边轮廓和小径,宛若群星灿烂。以大量的公共艺术品和特殊位置的开放空间规划而闻名,皮特认为雕塑的领域应该放入城市的规划中。4 月底曾经举办过一个捐赠仪式的帕萨德城的大学雕塑花园,在目前情况下,这一信心将促使雕塑和花园更适当的结合成为一个整体。

  

  不仅是新的雕塑公园以惊人的速度在发展,而且老的机构也在扩大它们的空间,从它们的收藏品中,即从仓库和室外回收作品举办展览。一个相关的事例是:宾夕法尼亚州的多利斯的詹姆斯·米切尔艺术博物馆,今年夏天为帕特舍·波方特的雕塑花园分割出一块地,计划在2000年春天对公众开放。这个博物馆和邻近的地区图书馆建在腾出的贝克斯国家监狱,使用那块地以及围墙和原有的建筑。博物馆主管布鲁斯·卡斯费在规划新的雕塑花园之后引述了两个主要原因。从美学角度讲,米切尔选取的地点用监狱残留的23英尺高的砂岩和页岩围墙环绕,是一个设备齐全的自然开发区。另外,因为没有足够的展厅和现有的设备提供展出,许多博物馆的雕塑只能收藏在仓库中。

  花园的设计者、风景建筑师、宾夕法尼亚州的沃赛斯特的埃格·戴维,受该地历史与周遭风景的启发。戴维描述这些景色是广泛地搜集了“上半个国家的乡村的崎岖山麓和下半个国家的普通海岸与平原”。埃格选用风景区的现成材料,在一块倾斜的空地上把一条小溪引入一个盆地,把空间组织成一个内部花园。这些区域把一条优美的碎石“围墙小径”与“羞耻小径”相连接,这一生动的命名令人联想到监狱的最初功用。一个三度空间的展览说明,监狱单身牢房的抽象描画也在计划之列。正如戴维的叙述,“花园试图传达的全部印象是拘束而简朴的。它主要是一个背景,其目的在于提升其中的雕塑。”

  雕塑公园与花园扮演的角色像公园和花园自身一样色彩纷呈。接近自然是一个重要的目的。与室外展览相比,室内的展览常常举办在一个古朴的白色房间内,没有笑容的管理人员潜伏在各个角落,而雕塑公园则为观众提供一个开放、自然的空间,他们可以在那里亲近作品并从各个可能的视点认识作品。许多人在画廊或博物馆里感觉不舒适,而当唯我独尊的空间消失后,他们在没有限制的空间里可以有机会进行探索,并满足他们的好奇心。室外作品的优点在于,雕塑处于一个熟悉的、非正式的领域中,一个公共的空间中,一个与人工设置相对的自然环境中。

  

  在喷气式飞机和传真机的匆忙年代,应邀回归到一个新鲜、开放的安静空间中成为一种流行的需求。花园的服务好像沙漠绿洲。这是一个把雕塑并入到这次实验中的多么好的时机。这种诱惑在城市中尤具魅力,在雕塑花园中脚下是柔软的绿色草坪,为拥挤的街道和灰色的混凝土提供了释放的地方,提供短暂的休息和植物、水与艺术的沉思冥想的气氛。

  米尼波利斯雕塑花园中的“步行艺术中心”就是这样一个城市花园。展出的雕塑是步行艺术中心永久收藏中的一部分与展览规划,它们位于11拱门,是最大的城市雕塑花园。花园的南部由爱德华·拉瑞比·帕尼斯设计(也是步行花园中心的建筑),由4个方形广场组成, 用整齐的崖柏树围成篱笆。北边部分由米切尔·凡·威金伯格联合公司设计,没有形式上的结构。从春至秋,人行道渐渐地蜿蜒于花园的落叶树与四季长青的河床中。花园西边的独特的绿屋——克鲁斯温室,为米娜索特的冬天提供了庇护所,在它的中心,是弗兰克·杰瑞的22英尺高的《直立的玻璃鱼》。是雕塑与公园和花园理想的完美结合。自1988年以来,米尼波利斯雕塑花园成为最受欢迎的地方之一,而格拉斯·奥汀伯格的作品和库捷·凡·布鲁根的《汤勺桥与樱桃》成为经典。

  对于雕塑,同时对于观众来说,有一扇门是开放的。在花园中对尺寸有完全不同的观点;事实上,这里没有分别,但是雕塑的尺寸也受到所在地风景的巨大影响;接近树木和其他风景元素,建筑、颜色和变化的季节环境都在其中产生作用。假如季节变换,在持续变换的自然光中观察室外雕塑——灰暗的多云天气、阳光下的强烈阴影、夏天阴影下的黄色光线——观众的经验在变化。毕竟,三度空间形态的感觉是光线和阴影的主要功能。1987年5/6月号的《雕塑》杂志中,悉尼·劳伦斯对雕塑公园和花园阐释道:“……这些风景允许大型雕塑‘呼吸’,常常把天空作为主要的背景,同时与那些有建筑的环境相较,可能更多地与那些具备更大力量的元素交互作用。他们是充满空气的画廊,与季节和时间共同发展,扩大了我们对雕塑媒介的感知与欣赏。他们为美学思考及大型雕塑的创造而孤独地存在着。”的确,在室外,雕塑活跃起来。

  有时雕塑公园和花园可以扮演意想不到的角色。美国纪念碑协会定期出版的《美国石雕》的合作作者杰克林·吉姆伯在今年早期接洽了“雕塑场”。协会主要关注的是促进纪念公墓中雕塑方面的创造与设计。与其他雕塑公园一样,吉姆伯想把“雕塑场”也囊括进最新的出版中,她说:“因为我们想鼓励我们的读者去参观雕塑公园以再补充他们的创作能量,从新的透视角度观看墓碑,在其他的媒介中寻找理想以适应纪念碑。”

  

  正如在其他雕塑公园一样,在“雕塑场”中,我们任务中的一个完整部分是要促进当代雕塑。作为一个非官方的机构,每周有6天开放,还计划延长晚上的时间。这里也有一个室内的咖啡厅和最近开放的室内展览空间。

  露天雕塑允许观众参与。它可以使室外空间更易接近并得到提升。它鼓励交流与沉思。雕塑公园和花园在向室外移动的活动中将继续扮演一个上升的角色。我们可以肯定在当代雕塑中它们将坚持一种独特的影响。雕塑将脱离建筑。

  (本文译自美国《雕塑》杂志1999年9月号)

推荐1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