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一种纯真的美

全文总计 2701 字,阅读时间 7 分钟,快速浏览仅需 2 分钟。

副标题:——对“海岩剧”的情感解读

内容摘要:时空穿梭,信息综杂,社会生活就像万花筒,光彩夺目。时代的变化对人们的情感观 念也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爱情,已经不仅仅是当初那种单纯的两情相悦,海枯石烂 ——性和爱的关系、灵与肉的分离、情与欲的挣扎,在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之间作艰难 选择,为是过拥有爱情的贫困生活还是过

GB/T 7714-2015 格式引文:[1].爱情:一种纯真的美.[J]或者报纸[N].电影文学,(12):15-16

正文内容

  时空穿梭,信息综杂,社会生活就像万花筒,光彩夺目。时代的变化对人们的情感观 念也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爱情,已经不仅仅是当初那种单纯的两情相悦,海枯石烂 ——性和爱的关系、灵与肉的分离、情与欲的挣扎,在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之间作艰难 选择,为是过拥有爱情的贫困生活还是过没有爱情的富裕生活而左右为难,时间和空间 对爱情的潜移默化,是否经得起现实生活的严峻考验……都融进了现代人的思维,使他 们在欢乐和痛苦中苦苦煎熬。导演和剧作家正是借助这种变化,在所执导的剧作中阐释 其对爱情的新理解。现在正在全国热播的“海岩剧”也毫不例外的涉及到爱情这个神圣 而又敏感的话题。剧中所表现的爱情有远离都市的喧哗、逃避尘世的困扰、不搀杂金钱 等铜臭、披有梦幻般的世外桃源的色彩,让我们真正感受到——爱情:一种纯真的美。

  爱情童话

  海岩曾经说过“越是在功利化的社会里,人们对于单纯的爱,美丽的爱,渴望越深!” (注:海岩文学工作室<网上>)“我认为只要有人存在的地方就有纯真的爱情,只不过许 多人碰不到这样的爱情。碰不到不等于说不会被这种爱情所感动,也不能说他不在内心 里向往和追求这种爱情,更不会觉得这种爱情不美丽。”(注:海岩文学工作室<网上>) 因此,不同于《魂断蓝桥》等好莱坞爱情经典片,也不同于《我的野蛮女友》等爱情喜 剧片,“海岩剧”通过编织曲折离奇的故事,俊男靓女,无视金钱的多寡和地位的困扰 ,一见钟情,前世缘分,注定今生相遇,然后以法律为屏障,真实的再现了相爱的人在 情与法之间那种艰难的抉择,最后以生离死别来博取观众的同情,满足观众那追求纯情 的心,为观众制造了一个又一个“爱情童话”。《一场风花雪月的事》中,吕月月是一 个平凡的警察,潘小伟则是香港富翁的儿子。他们不顾门阀地位的差别,演绎了一出现 代版的“灰姑娘 + 白马王子”的爱情剧。《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中,罗晶晶是 平岭市保春制药厂董事长罗保春的女儿,家境优越。龙小羽则是平民的儿子,两人在物 质基础、社会地位上有天壤之别,但就是这样两个相距悬殊的人,却演绎了一出现代版 的“白雪公主 + 灰马王子”的爱情悲剧。

  爱情现在式

  在古希腊神话中,爱神埃罗斯征服了众神和凡人的灵魂。他的名字“象征着宇宙被分 开各个部分的动机、意向和结合”。(注:瓦西列夫、情爱论、北京:三联书店.1984.3 )爱情是人类精神的一种最深层的冲动。人本主义哲学家费尔巴哈判定:爱就是成就一 个人。崇尚健康人格的心理学家马斯洛把爱置于人类需要层次之顶,与发展欲求并立。 这一切都向我们强调着爱情的崇高精神品质。在“海岩剧”中,爱情的这种精神品质被 渲染到极致,以致相爱的人忘却了尘世间的荆棘坎坷、道德正义、法律琐事,追求那种 单纯的为爱而奋斗的精神境界。《一场风花雪月的事》中,身为警察的吕月月明明知道 潘小伟是罪犯,却还是心甘情愿的和他一起浪迹天涯。我们暂且不去评价吕月月这一举 动的对错,但她对爱的珍视却使人久久难以忘怀。《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的第二 十集中,当仍是嫌疑犯的龙小羽与罗晶晶再次相见时,罗晶晶并没有因龙小羽是带罪之 身而将之拒于千里之外,而是与他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对一个仍有嫌疑的人来说,他的 明天是什么或者他能不能看见明天的太阳都是个未知数。罗晶晶没有这些繁杂的顾虑, 她只知道:爱情的过去式是痛苦的,爱情的将来式是个未知的,只有爱情的现在式是实 实在在的,应该珍惜。与其过多追忆已经逝去的过去和沉酣于不可知的未来,不如把握 住现在的拥有。既然相爱,就应珍惜在一起的每时每刻。也许,在一个适当的时候遇到 一个适当的人是一场幸福;在一个适当的时候遇到一个不适当的人是错误。《玉观音》 中,缉毒警察安心和贩毒分子毛杰偶然相逢,从此以后,安心的平静生活被激起千层波 浪。她欣赏毛杰的年轻帅气,但那样愧对深爱她的未婚夫。爱,只能深埋在心底。后来 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更是出乎所有人的意外。痴情变成绝情,爱演化为仇恨。所以,他 们的相遇,很难说是“幸福”还是“错误”。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他们在一起 的分分秒秒是真心相爱的。

  

  爱无归处

  “海岩剧”大多以明明相爱,到最后还是要分手甚至此岸彼岸阴阳相隔为结局。究其 原因,是由于剧中的男女主人公中必定一人是清白之士,一人是有罪之身。这种“无罪 /有罪”截然对立的二元格局,使再纯真、再美好的爱情也只能以悲剧告终。《一场风 花雪月的事》中,罪犯潘小伟与女警官吕月月义无反顾地相爱了;当知道自己无法和吕 月月“远走高飞,在山顶上筑一个小屋,建一个只属于两个人的伊甸园,然后燃一个火 堆,画画,唱歌,就这样天真地相爱,像童话一样生活”后,潘小伟以死来求爱的永恒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的封面“爱是责任,是怜悯,是奉献,是举案齐眉,是 恩怨相报”;“性是快乐,是激情,是索取,是多变,是稍纵即逝的高潮”。“龙小羽 把罗晶晶爱到骨子里去了,他可以为她活,也可以为她死”(见封面)。为了罗晶晶,龙 小羽无意中结束了初恋情人的性命,只有自杀以慰藉死者的在天之灵。

  海岩曾经说过“爱情小说不外乎两个类型,一是现实生活中最常见的爱情,二是现实 生活中根本不可能的爱情,人们更愿意看的是后者,所以我写的也是这一类型。”(注 :海岩文学工作室<网上>)海岩所谓地“生活中根本不可能的爱情”是警匪之间那“水 中月、镜中花”式的、可望不可及的爱情。通过对这类爱情的描述,海岩剧中的善恶对 立的格局不再那么天经地义,它产生了一道裂痕,一切都在霎那间变得暧昧起来,可疑 起来,原有的清晰的界限模糊了,受众为男女主人公对爱的那种杜鹃啼血的虔诚,那种 泣泪成语的执着,那种以死来求爱永恒的信念所打动。人们忍不住遐想:让他们到无人 知的地方相伴终生不是更好吗?法律的绝对性和正义性将这个疑问画上了句号。

  总之,倡导一种真正的爱情始终是“海岩剧”的不变追求。它试图通过男女主人公的 纯真爱情告诉人们:在物欲横流、商品社会化的今天,在有些人将爱情植于金钱的泥淖 中的丑恶行为面前,依然有许多人不为物欲所动,真心相爱。爱情源于两个人互相爱慕 、尊重和欣赏,与金钱、地位没有任何关系。作为生活在现实中的人,不能“不谈爱情 ”,游戏人间,而应积极的寻觅、珍视爱情。“海岩剧”的这种对爱情的独特阐释吸引 了观众的注意力,打动了观众,满足了观众追求纯情的梦幻心里,使生活在复杂的、快 节奏的世界里的人们体味了与日常生活的柴米油盐酱醋异样的感觉,异样的人生。因此 ,“海岩”两字的人气指数直线飙升,“海岩剧”也成为收视率最高,重播次数最多的 剧作之一。

推荐1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