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代史官考

全文总计 19272 字,阅读时间 49 分钟,快速浏览仅需 10 分钟。

英文标题:A Research on the Historiographers of the Jin Dynasty

内容摘要:金代皇权更替多伴有政变,皇帝往往借修史维护其皇位正统地位,国史纂修与皇权政治虽不同物,然密不可分。因此,金代实录记注较为系统,金代史学也受到古今学人重视,史官也最得职。史官制度完备且有效。修史机构胡汉合一,而史官女真、汉各置,史官群体由女真、汉、契丹、奚、东胡后裔、拓跋氏后裔等多民族构成。史籍所见各族各类史官133人,接近皇权核心的重要史官大都是女真人,汉人、契丹人承担修史实务,史官皆才学、慎密之士,是金代官僚集团中的“精英”人群。金代史官制度上承辽、宋、唐,然其修史机构常置,史官较为稳定,胡汉分工合作,纂成汉文、女真文《实录》、《起居注》等,使金代史官修史制度既有浓郁的传统性又有鲜明的时代与民族特性。

关键词:金代,史官制度,多民族特性  the Jin Dynasty,institution of historiographers,characteristics o

GB/T 7714-2015 格式引文:[1].金代史官考.[J]或者报纸[N].史学史研究,(20182):25-38

正文内容

  [中图分类号]K09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5332(2018)02-0025-14

  辽金元史学,古今学人独重金。清代学者赵翼说:“金记注官最得职。”①现有研究成果曾论及金代史官,并对各类史官作了统计。然重新检核、梳理文献,发现有关统计多遗漏,②金代史官类品、才学、德性与思想等情况还未明了。金代修史机构有三:国史院、记注院和著作局。史官系统有二:纂修与记注。国史纂修官有:国史监修、修国史、同修国史、国史院编修官、修《辽史》刊修官、国史院书写、检阅官等;记注官则有:修起居注、修日历之著作官,即著作郎、著作佐郎等。本文将对金朝史官加以分类考出,按时间排列,对史官群体作出清理与总结,以观察有金一代史官制度前后之变化,寻绎金代史学何以兴盛之根本原因。

  一、国史监修制度之强化

  大臣监修始于北魏,至北齐产生宰相监修。宰相监修与史馆修史相伴而生,至唐代形成定制。唐宋宰相监修多为副相,金代沿承唐宋监修制度,然监修者多为首相,大都是皇帝特别信任的近亲近支皇族、贵要。监修对皇帝皆忠贞不二,忠实贯彻皇帝意志,把修史与皇权紧密联系在一起。金代监修,通常情况为一人,特殊时期才有两位宰相“同监修国史”的现象。史籍所见国史监修十五人:

  完颜宗干 女真族,太祖子,海陵王之父。天眷二年(1139),进太师,封梁宋国王,监修国史,③金代首位监修。

  萧仲恭 契丹族。“性恭谨,动有礼节。”天眷二年(1139),帮助熙宗挫败政敌,巩固了皇位。“皇统初,封兰陵郡王,授世袭猛安,进拜平章政事,同监修国史,封济王。”④

  完颜宗弼 女真族,太祖第四子,名兀术,即《说岳全传》所称“金兀术”。皇统二年(1142),兼监修国史。⑤宗弼以尚书左丞相、兼侍中、太保、都元帅的身份监修国史,皇统八年(1148)进《太祖实录》二十卷。

  完颜宗贤 女真族。皇统四年(1141),“进拜太保、左丞相,监修国史……进太师,领三省事,兼都元帅,监修国史。”⑥

  完颜勖 女真族,穆宗第五子。“好学问,国人呼为秀才。”宗翰等陷汴梁,受宋帝降。勖奉旨劳军,“宗翰等问其所欲。曰:‘惟好书耳。’载数车而还。”皇统元年(1138)进呈所撰《祖宗实录》三卷。“俄同监修国史,进拜平章政事。”“能以契丹字为诗文,凡游宴有可言者,辄作诗以见意。”七年(1147),“进拜左丞相,兼侍中,监修如故。八年,奏上《太祖实录》二十卷。”“海陵篡立……封秦汉国王,领三省、监修如故。”⑦

  萧裕 奚族。因帮助海陵谋篡受宠幸,天德二年(1150)七月,“为平章政事、监修国史。旧制,首相监修国史,海陵以命裕,谓裕曰:‘太祖以神武受命,丰功茂烈光于四海,恐史官有遗逸,故以命卿。’”⑧实欲借国史修纂使其篡立合法化。

  纥石烈良弼 女真族,本名娄室,完颜希尹学生,“学希尹之业者,称为第一。”“时人为之语曰:‘前有谷神,后有娄室。’”谷神为完颜希尹之本名。世宗大定六年(1166)十一月,“进拜右丞相,监修国史。世宗谓良弼曰:‘海陵时,记注皆不完。人君善恶,为万世劝戒,记注遗逸,后世何观?其令史官旁求书之。”良弼监修,进呈《太宗实录》。大定八年(1168)“进拜右丞相,监修国史如故。”⑨又进《睿宗实录》,监修《世宗起居注》。

  完颜守道 女真族,完颜希尹之孙。“以祖谷神功,擢应奉翰林文字。”⑩大定十四年(1174)“十二月戊寅,以平章政事完颜守道为右丞相。”(11)《金史》本传曰:“迁右丞相,监修国史……(大定)二十年,修《熙宗实录》成,帝因谓曰:‘卿祖谷神,行事有未当者,尚不为隐,见卿直笔也。’”自大定十四年至二十年,守道监修国史。

  徒单克宁 女真族,完颜希尹之外孙,“善骑射,有勇略,通女真、契丹字。”大定二十七年(1187)四月,“以(左)丞相监修国史。上问史事,奏曰:‘臣闻古者人君不观史,愿陛下勿观。’上曰:‘朕岂欲观此?深知史事不详,故问之耳。’”(12)

  夹谷清臣 女真族。明昌四月(1193)正月“辛未,以平章政事夹谷清臣为尚书右丞相,监修国史。”八月“辛亥,国史院进《世宗实录》。”六年四月“庚辰,以尚书右丞相夹谷清臣为左丞相,监修国史,封密国公。”(13)

  完颜襄 女真族。承安元年(1196)九月“辛巳,以右丞相襄为左丞相,监修国史,封常山郡王。”三年“十一月丁酉,枢密使兼平章政事襄至自军,癸卯,以为尚书左丞相,监修国史。”(14)至四年,职如故。其监修自承安元年至四年。

  徒单镒 女真族。“颖悟绝伦,甫七岁,习女真字……通契丹大小字及汉字,该习经史。”大定十三年(1173)八月,以首届女真进士科及第。历国子助教、国史院编修官、兼修起居注、翰林待制、右司员外郎等官。明昌元年(1190),“拜参知政事,兼修国史。”二年,“进尚书右丞,修史如故。”大安三年(1211)十一月,“征拜尚书右丞相,监修国史。”(15)

  纥石烈执中 女真族,本名胡沙虎。崇庆二年(1213)八月,发动兵变,杀卫绍王,立宣宗。九月,宣宗即位,“拜执中太师、尚书令、都元帅、监修国史,封泽王。”(16)

  抹撚尽忠 女真族。贞祐二年(1214)十月,“进拜平章政事,监修国史,左副元帅如故。”(17)

  高汝砺 汉族,东平府人,少擢第,有能名。兴定四年(1220)三月,“进平章政事高汝砺为尚书右丞相,监修国史,封寿国公。”(18)

  监修十五人,女真族十二人,契丹一人,奚族一人,汉族一人,多民族成份使金代监修制度颇具特点。其前后所历自天眷二年至兴定四年,期间历代帝王皆有监修,亦见史馆修史未尝间断。尤其是熙宗时,完颜宗弼与完颜勖同为国史监修,这一特殊现象也反映出熙宗对编纂《太宗实录》的重视。金代皇权更替常多伴有政变血腥,皇帝即位后,又欲借修史掩饰,使其皇权皇统合法化,因此,十分重视修史,遣派心腹重臣监修,监修制度得以强化。

  二、贤能修史官之选任

  金灭辽,沿置史馆修撰,太宗天会时,虞仲文、程宷曾任此职。另据天会十一年(1133)《孟邦雄墓志铭》题款:“朝奉大夫、前秘书少监、编修国史、赐紫金鱼袋李杲卿撰。”(19)此“编修国史”也是沿袭旧官名,并非金设。熙宗时,设国史院,其主要史官为“修国史”与“同修国史”。“修国史”为唐前期史官称谓,天宝以后改曰史馆修撰,金之官名上承唐初。“修国史”与“同修国史”均为兼职,大都选任贤良方正且富有才学者,属金代官僚体制中的精英部分,往往是贤人、能吏、学者聚集一身的人,是金代史馆修史的实际组织者、主持者。其选任、历仕情况并无现成的史料,须将这两类史官一一表出,方能看出其大概。

  1.修国史

  韩昉 汉族,燕京人,“仕辽,累世通显……天庆二年,中进士第一。补右拾遗,转史馆修撰。”入金,于天会十二年(1172)“改礼部尚书,迁翰林学士,兼太常卿、修国史,尚书如故。昉自天会十二年入礼部,在职凡七年。”(20)《金史》卷四《熙宗纪》:“(天会十五年十二月)命韩昉、耶律绍文等编修国史。”此“编修国史”是指参与纂修《祖宗实录》。其兼修国史官职,似在天眷初。

  宇文虚中 汉族,成都府广都人。南宋建炎二年(1128)出使金,被扣留。天眷二年(1139)《时立爱墓志铭》,题款曰:“特进,翰林学士、承旨知制诰、修国史、定内外制度仪式、上柱国、郇国公、食邑三千户、食实封三百户宇文虚中敕撰。”宇文虚中于天眷二年兼修国史。

  完颜宗宪 女真族,“兼通契丹、汉字。未冠,从宗翰伐宋,汴京破,众人争趋府库取财物,宗宪独载图书以归。朝廷议制度礼乐,往往因仍辽旧。宗宪曰:‘方今奄有辽、宋,当远引前古,因时制宜,成一代之法,何乃近取辽人制度哉。’希尹曰:‘而(尔)意甚与我合。’由是器重之。”约于天眷初,“修国史,累官尚书左丞。”(21)

  完颜京 女真族,太祖孙,宗望子。“天德二年,除翰林学士承旨,兼修国史。”(22)

  张景仁 汉族,辽西人。贞元二年(1154)试礼部进士。大定八年(1168)“迁翰林学士,兼同修国史。”“十年,兼太常卿,学士、同修国史如故。转承旨,兼修国史。改河南尹。二十一年,召为御史大夫,仍兼承旨、修国史。”(23)大定十九年《汝州香山观音禅寺慈照禅师塔铭》题款曰:“中奉大夫、礼部尚书、兼翰林学士承旨、知制诰、修国史、上护军、开国侯、食邑千户、食□壹百户张景仁立石。”大定十年至二十一年,张景仁兼修国史,参与撰《海陵实录》。

  张汝霖 渤海人,扶余后裔,辽金时,家族已汉化。“少聪慧好学”。大定二十八年(1188),“进拜平章政事,兼修国史,封芮国公。”(24)

  郑子聃 汉族,有才学,天德三年(1151)廷试一甲第三,正隆会试第一,“除翰林修撰”。约于大定十四年(1174)“改吏部侍郎、同修国史,直学士如故。迁侍读,兼修国史,上曰:‘修《海陵实录》,知其详无如子聃者。’盖以史事专责之也。”(25)大定十四年《中都十方大长天观重修碑》题款:“翰林侍讲学士、知制诰义、修国史郑子聃奉敕撰。”(26)子聃兼修国史在大定十四年至二十年。

  徒单镒 明昌元年(1190)“兼修国史”。见“监修国史”。

  完颜匡 女真族,善女真文。承安三年(1198)“守尚书左丞,兼修国史,进《世宗实录》。”(27)

  王竞 汉族,彰德(河南安阳)人,警敏好学,由宋入金,皇统初,“诏作《金源郡王完颜娄室墓碑》,竞以行状尽其实,乃请国史刊正之。”天德初,“改太常卿,同修国史,擢礼部尚书,同修国史如故。”大定三年(1163)“兼翰林学士承旨,修国史。四年,卒官。”(28)大定三年《太清观牒》、《云阳山建福院牒》、《朝元观牒》、《洪济院牒》、四年《盂县建福之院碑》、《集仙观牒》,均题款:“中(正、通)奉大夫、礼部尚书、兼翰林学士承旨、知制诰、修国史王。”从年代、职官名推断,此“修国史王”当即王竞。

  孙铎 汉族,性敏好学,登大定三年(1173)进士第。大安初,“迁尚书左丞,兼修国史。”(29)

  张行简 汉族,莒州日照人,“颖悟力学,淹贯经史,大定十九年(1179)进士第一。”承安初,“兼同修国史。改礼部侍郎、提点司天台、直学士,同修史如故……承安五年,迁侍读学士,同修史、提点司天台如故……六年,召为礼部尚书,兼侍讲、同修国史……累迁太子太保、翰林学士承旨,尚书、修史如故。”(30)1980年北京丰台出土《乌古论元忠墓志铭》(泰和元年),题款:“翰林侍读学士、少中大夫、知制诰、兼尚书礼部侍郎、同修国史、提点司天台、护军、清河郡开国侯、食邑一千户、食实封壹百户张行简撰。”(31)崇庆、贞祐间,张行简兼修国史,其所撰崇庆元年(1212)《崇仙观牒》、崇庆二年《玉真观牒》、贞祐元年(1213)《敕赐寂照寺牒》、贞祐二年《岱岳观牒》、《赐兴国弘法寺牒》、贞祐三年《敕赐瑞荣佛光之塔碑》,落款:“通奉大夫、太子太保、兼礼部尚书、翰林学士承旨、同知制诰、修国史张。”(32)还有撰于崇庆年间的《尚书礼部牒》,也题有“修国史张”字眼。此可补《金史》本传之缺载。赵秉文《闲闲老人滏水文集》卷十一《张文正公碑》,记行简生平。

  蒲察思忠 女真族,大定二十五年进士。章宗泰和年间,“迁大理卿、兼左司谏、同修国史。”泰和六年(1206),“迁翰林侍读学士,兼左谏议大夫,大理卿、同修国史如故。”丁母忧,起复侍读学士,兼谏议、修史。贞祐初,“迁太子太保兼侍读、修国史。”二年(1214),“降秘书监兼同修国史。倾之,迁翰林学士,同修国史。”(33)

  杨云翼 汉族,赞皇人,“天资颖悟,初学语辄画地作字,日诵数千言。登明昌五年(1194)进士第一。”“兴定元年六月,迁翰林侍读学士,兼修国史,知集贤院事。”著《续通鉴》、《勾股机要》、《象数杂论》等。

  李复亨 汉族,河津人,“年十八,登进士第。”兴定四年(1220)三月,“拜参知政事,兼修国史。”(34)

  徒单思忠 女真族,宣宗兴定五年(1221)三月,“进尚书右丞,兼修国史。”(35)

  赤盏尉忻 女真族。“中明昌五年策论进士第。”元光二年(1223)三月,“拜参知政事,兼修国史。”

  修国史十七人,女真族七人,汉人九,汉化东胡后裔一。民族成份以汉人居多,大多为皇帝近臣,进士出身,历仕翰林官,知制诰,或以平章政事、参知政事、尚书省长官、太常卿、谏官、东宫长官等兼任,其官阶多在四品以上。此职始见于天眷初,直至金亡。修国史员额一般为一人。

  2.同修国史

  把答 女真族,完颜希尹之子。天眷三年(1140)希尹被赐死,并杀“希尹子同修国史把答”(36)。把答任“同修国史”似在天眷二年。

  萧永祺 契丹族,“少好学,通契丹大小字。”师从耶律固,续成《辽史》。“天德初,擢左谏议大夫,迁翰林侍讲学士,同修国史。”(37)

  胡砺 汉族,磁州武安人,“少嗜学……(天会)十年,举进士第一,授右拾遗,权翰林修撰。”“天德初,再迁侍读学士,同修国史。”(38)

  王竞 天德初,任同修国史。见“修国史”。

  韩汝嘉 汉族,宛平人,韩昉子,皇统二年(1142)进士。正隆五年(1160),以“副使、翰林学士、忠靖大夫、知制诰、同修国史”使宋。(39)

  傅慎微 汉族,降金。大定初,“迁礼部尚书,与翰林侍讲学士徒单子温、翰林待制移刺熙载俱兼同修国史。”(40)著《兴亡金镜录》一百卷。

  徒单子温 女真族,《金史》无传。其兼同修国史,见《金史·循吏·傅慎微传》。

  移刺熙载 契丹族,其兼同修国史见《金史·循吏·傅慎微传》。

  曹望之 汉族,宣德人,“天会间,以秀民子选充女直字学生。”天德年间,“特赐进士及第。”大定初,“兼同修国史。”(41)与修《太宗实录》。

  移刺子敬 契丹族,“读书好学,皇统间,特进移刺固修《辽史》,辟为掾属,《辽史》成,除同知辽州事。”“大定二年,以待制同修国史……改秘书少监,兼修起居注,修史如故。诏曰:‘以汝博通古今,故以命汝。’常召入讲论古今及时政利害,或至夜半……迁右谏议大夫,起居注如故……迁秘书监,谏议、起居如故……上与侍臣论古之人君贤否,子敬奏曰:‘陛下凡与宰臣谋议,不可不令史官知之。’上曰:‘卿言是也。’转签书枢密院事,同修国史。”(42)其同修国史自大定二年至二十一年。

  张景仁 大定间,兼同修国史。见“修国史”。

  刘仲渊 汉族,宛平人。大定七年(1167),同修国史。八年,与张景仁、曹望之编《太宗实录》。大定七年《吴前鉴墓志铭》落款:“太中大夫、尚书礼部侍郎、兼同修国史刘仲渊撰。”(43)可补《金史》。

  完颜靖 女真族。《金史》卷六十一《交聘表》中:“(大定)八年十月乙未,以翰林待制兼同修国史宗室靖为高丽生日使。”

  移刺慥 契丹族,约于大定十九年(1179)之后,“改御史中丞,兼同修国史。”(44)

  郑子聃 大定十四年同修国史。见“修国史”。

  党怀英 汉族,冯翊人。大定十年(1770)中进士第,仕“国史院编修官,应奉翰林文字、翰林待制,兼同修国史……怀英能属文,工篆籀,当时称为第一,学者宗之。大定二十九年,与凤翔府治中郝俣充《辽史》刊修官,应奉翰林文字移刺益、赵沨等七人为编修官。凡民间辽时碑铭墓志及诸家文集,或记忆辽旧事,悉上送官。是时,章宗初即位,好尚文辞,旁求文学之士以备侍从,谓宰臣曰:‘翰林阙人如之何?’张汝霖奏曰:‘郝俣能属文,宦业亦佳。’上曰:‘近日制诏惟党怀英最善。’移刺履进曰:‘进士擢第后止习吏事,吏不复读书,近日始知为学矣。’上曰:‘今时进士甚灭裂,《唐书》中事亦多不知,朕殊不喜。’上谓宰臣曰:‘郝俣赋诗颇佳,旧时刘迎能之,李晏不及也。’明昌元年,怀英再迁国子祭酒……(承安三年)召为翰林学士承旨。泰和元年,增修《辽史》编修官三员,诏分纪、志、列传刊修官,有改除者以书自随。……怀英致仕后,章宗诏直学士陈大任继成《辽史》云。”(45)

  明昌元年《中都十方大长天观普天大醮感应碑》书款:“国子祭酒、兼翰林直学士、知制诰、同修国史党怀英撰。”(46)明昌二年《张商老神道碑》书曰:“奉议大夫、充翰林文字、同知制诰、兼同修国史、上骑都尉、冯翊县开国子、食五百户、借紫党怀英篆额。”(47)明昌六年《棣州重修庙学记碑》、《时立爱神道碑》、《灵岩寺田园记碑》书曰:“翰林(侍讲)学士、朝列大夫、知制诰、兼同修国史、护军、冯翊郡开国侯、食邑一千户、食实封壹百户、赐紫金鱼袋党怀英撰并书篆。”(48)明昌七年《十方灵岩寺记碑》,党怀英仍以翰林学士、朝散大夫、知制诰、兼同修国史撰。(49)承安二年《大金重修至圣文宣王庙碑》,书曰:“翰林学士、朝散大夫、知制诰、兼同修国史、上护军、冯翊郡开国侯、食邑一千户、食实封一百户、赐紫金鱼袋臣党怀英奉敕撰并书篆。”(50)

  由文献、碑刻资料证党怀英以翰林待制、学士、承旨兼同修国史,时在大定二十四年左右和明昌、承安年间,任职十余年,与修《世宗实录》,并重修《辽史》。

  孛术鲁阿鲁罕 女真族,少习契丹、女真字。约于大定年间,任侍御史、劝农副使,兼同修国史。(51)

  张行简 自承安初至泰和六年(1206),兼同修国史。泰和七年兼修国史,一度降职同修国史,不久又复兼修国史。见“修国史”。

  耿端义 汉族,博州博平人,大定二十八年(1188)进士。卫绍王时,“历太常少卿兼吏部员外郎,同修国史。”(52)

  蒲察思忠 章宗泰和时、贞祐二年,同修国史。见“修国史”。

  移刺履(耶律履) 契丹族,耶律楚材之父。“博学多艺,善属文。初举进士……荫补为承奉班袛侯、国史院书写。世宗方兴儒术,诏译经史,擢国史院编修官,兼笔砚直长。”大定二十六年(1186)进礼部郎中,兼同修国史、翰林修撰。不久,又为翰林待制,同修国史。章宗即位,进礼部尚书兼直学士,拜参知政事,提控刊修《辽史》(时为大定二十九年七月)。(53)自大定二十六年至明昌二年六月履卒,同修国史。

  泰和六年(1206)《洪崖山寿阳院记碑》书款:“童威将军、礼部侍郎,兼翰林直学士、知制诰、同修国史耶律。”(54)由官名及时间推断此碑文当为耶律履撰于大定二十八年,泰和六年立碑。

  张沽 汉族。大安元年(1209)《谷山寺敕牒碑》款书:“中奉大夫、礼部尚书、兼翰林学士、知制诰、同修国史□□□□张沽。”(55)同年《真清观牒》又款曰:“翰林学士承旨、中奉大夫、知制诰、兼礼部侍郎、同修国史、提点司提□士张。”(56)由石刻知卫绍王大安时张沽兼同修国史。

  张行信 汉族,行简弟。大定二十八年(1188)进士。贞祐三年(1215)十二月,“转礼部尚书,兼同修国史。四年二月,为太子少保,兼前职。”兴定元年(1217)六月,拜参知政事。“史馆修《章宗实录》,尚书省奏:‘旧制,凡修史,宰相执政皆预焉。然女直、汉人各一员。崇庆中,既以参政事梁兼之,复命翰林承旨张行简同事,盖行简家学相传,多所考据。今修《章宗实录》,左丞汝砺已充兼修,宜令参知政事行信同修如行简例。’制可。”(57)行信于贞祐三、四年同修国史,兴定元年以同修身份参修《章宗实录》。赵秉文《闲闲老人滏水文集》卷十二《张左丞碑》记有行信生平。

  赵秉文 汉族,晚号闲闲居士,磁州滏阳人。“幼颖悟,读书若夙习。”大定二十五年(1185)进士。兴定元年(1217)“拜礼部尚书,兼侍读学士,同修国史,知集贤院事……哀宗即位……改翰林学士,同修国史,兼益政院说书官。”“正大间,同杨云翼作《龟鉴万年录》上之。又因进讲,与云翼共集自古治术,号《君臣政要》为一编以进焉。”(58)

  纳坦谋嘉 女真族,初习策论进士。承安五年特赐同进士出身。卫绍王时,“累除翰林修撰,兼修起居注、监察御史。”兴定四年(1220),“召为翰林侍讲学士,兼兵部侍郎,同修国史。五年,卒。”(59)

  同修国史二十五人,女真六,契丹五,汉十四,仍以汉人居多。党怀英、移刺履、赵秉文等为金代一流学者。同修国史员额为二人,汉、女真各一。

  三、国史院编修官与书写

  太祖、太宗时,对辽、宋降官保留原官原职,故史籍有直史馆王枢、祝简的记载。直史馆之置始于唐初,为唐代史馆之专职,宋、辽沿袭,金初有所保留。熙宗时,国史院成立,废直史馆之官名,设国史院编修官与国史院书写,二者为专职,而且是女真、契丹、汉人混置。国史实录有汉字本、女真字本,所以国史院置有女真族人书写。国史院还曾二次编修《辽史》,专设修《辽史》刊修官与编修官,还有契丹文书写官,形成了一个多民族的史官阶层,这一阶层之状况也可由各位编修官与书写反映出来。

  1.国史院编修官

  史籍所见国史院编修官包括修《辽史》刊修官、编修官二十九人:

  圆福奴 女真族。“编修官圆福奴之妻与蒲家姻戚。”(60)海陵猜忌、滥杀蒲家,贞元元年(1153)五月,圆福奴因受牵连而被杀。(61)圆福奴是史籍所见最早的编修官。

  党怀英 大定十八年(1178)《礼部令史题名碑》题记:“儒林郎、国史院编修官、武骑尉、赐绯鱼袋党怀英。”(62)大定二十一年(1181)《重建郓国夫人殿记》题款:“承直郎、应奉翰林文字、同知制诰、兼国史院编修官、武骑尉、赐绯鱼袋党怀英记并书。”(63)大定二十二年(1182)《大金重修东岳庙碑》,大定二十四年(1184)《乌古论窝论墓志铭》、《重修天封寺记碑》,大定二十五年(1185)《大金得胜陀颂碑》、《王去非墓表》,均题款:“承郎、应奉翰林文字、同知制诰、兼国史院编修官党怀英额。”(64)由石刻资料知党怀英于大定十八至二十五年兼国史院编修官。

  《金史》卷一二五《文艺上·党怀英传》:“大定十年,中进士第,调莒州军事判官,累除汝阴县令、国史院编修官、应奉翰林文字、翰林待制、兼同修国史。”

  夹谷衡 女真族,大定十三年(1173)中女真进士第四,补东平府教授,历范阳簿、国史院编修官,改应奉翰林文字。(65)至大定二十五年仍为编修官。(66)后又迁修起居注。

  宗璧,女真族。大定十五年(1175),“诏译诸经,著作佐郎温迪罕缔达、编修官宗璧、尚书省译史阿鲁、吏部令史杨克忠译解,翰林修撰移刺杰、应奉翰林文字移刺履讲究其义。”(67)

  移刺益 契丹族,荫补国史院书写。大定二十九年(1189),以应奉翰林文字,为《辽史》编修官。与党怀英、赵沨等人合修《辽史》。

  赵沨 汉族,东平人,大定二十二年(1182)进士。“仕至礼部郎中。性冲淡,学道有所得,尤工书,自号‘黄山’。赵秉文云:‘沨之正书体兼颜、苏,行草备诸家体,其超放又似杨凝式,当处苏、黄伯仲间。’党怀英小篆,李阳冰以来鲜有及者,时人以沨配之,号曰‘党赵’。”(68)二十九年(1189)为应奉翰林文字,与移刺益等七人为修《辽史》编修官。

  温迪罕缔达 女真族。“该习经史,以女真字出身,累官国史院编修官。”(69)大定六年(1166),“令编修官温迪罕缔达教以古书,习作诗、策。”(70)大定十五年(1175)迁著作佐郎,与编修官宗璧等译经史。其任国史院编修官似在大定六年至十五年。

  许安仁 汉族,献州交河人。“幼孤,能自刻苦读书,善属文。登大定七年进士第……累迁太常博士,兼国史院编修官……(章宗)即位,改国子监丞,兼补阙,徙翰林修撰,同知制诰,兼职如故。”(71)其任编修官似在大定十年之后至明昌初。

  高霖 汉族,东平(今山东东平)人。“大定二十五年进士……用荐举,召为国史院编修官。”(72)时似在大定末。

  徒单镒 约于大定末任国史院编修官。见“监修国史”。

  耶律履 大定二十五年(1185)《萧资茂墓志铭》款书:“□德将军、尚书礼部员外郎、兼翰林修撰、同知制诰、国史院编修官、骁骑郎耶律履撰并书。”(73)其于大定二十五年为编修官,次年兼同修国史。见“同修国史”。

  完颜寓 女真族。“大定二十八年进士……召为国史院编修官。”(74)时似在明昌年间。

  魏抟霄 汉族,初以荫补官,以荐从事史馆,后又任国史院编修官。《十方大长天关玄都宝藏碑铭》款记:“承事郎、应奉翰林文字、知制诰、兼国史院编修魏抟霄撰。”(75)其仕编修官似在章宗时。

  吕卿云 汉族。《金史》卷十一《章宗纪》三:“(承安五年)十一月乙卯,以国史院编修官吕卿云为左补阙、兼应奉翰林文字。”

  左容 汉族。章宗泰和三年(1203),“命编修官左容充宫教。”(76)

  马天来 汉族,介休人。卫王至宁元年(1213)进士。宣宗迁都汴梁后,为国史院编修官。(77)

  王仲元 汉族,自号锦峰老人,平阴人。宣宗贞祐二年(1214),召为应奉翰林文字、承直郎、国史院编修官。(78)

  张邦直 汉族,河内(河南沁阳)人,卫王至宁元年(1213)进士。宣宗南渡后,为国史院编修官,迁应奉翰林文字。(79)

  王彪 汉族,大兴(今北京)人。贞祐五年(1217)经义进士第一,约于兴定初,为国史院编修官。哀宗时,为翰林待制,汴京被围,服毒死。(80)

  申万全 汉族,高平(山西高平)人,贞祐三年(1215)进士,哀宗正大中,召为史馆编修。(81)

  马季良 汉族。宣宗兴定二年(1218)六月,石州民反,走保积翠山,官兵攻之不下,“诏国史院编修官马季良持告敕、金币往招之。”(82)

  冯延登 汉族,吉州吉乡(山西吉县)人,幼年颖悟,从赵秉文学诗,宣宗兴定五年(1221)入为国史院编修官,改太常博士。又历知登闻鼓院,兼翰林修撰、国子祭酒、假翰林学士承旨等职。汴京陷落,自杀。

  孙德秀 汉族,泾州长武人,宣宗兴定六年(1222),权国史院编修官。哀宗正大七年(1230)拜监察御史。(83)

  元好问 鲜卑拓跋氏后裔,号遗山,秀荣(山西忻州)人,“七岁能诗……不事举业,淹贯经传百家……为《箕山》、《琴台》等诗,礼部赵秉文见之,以为近代无此作也。于是名震京师。”(84)《元好问全集》卷二十七《漆水郡侯耶律公墓志铭》云:“正大初,予为史馆编修官。”同书卷三十三《吏部掾属题名记》云:“正大二年五月日,儒林郎、权国史院编修官元某记。”元好问撰《太原昭禅师语录引》,曰:“正大初,予在史馆。昭公属予求书屏山所作铭于礼部闲闲公。”(85)又作《帝城二首·史院夜直作》和《水调歌头·史馆夜直》诗。刘祁《归潜志》卷九亦云:“元尝权国史院编修官。”哀宗正大二年(1225)左右,元好问为国史院编修官。《金史》卷一二六《文艺下·元德明传附子好问传》曰:“为文有绳尺,备众体。其诗奇崛而绝雕刿,巧缛而谢绮丽。五言高古沉郁,七言乐府不用古题,特出新意。歌谣慷慨,挟幽、并之气。其长短句,揄扬新声,以写恩怨者又数百篇。兵后,故老皆尽,好问蔚为一代宗工,四方碑板铭志尽趋其门……晚年尤以著作自任,以金源氏有天下,典章法度几及汉、唐,国亡史作,已所当任。时金国实录在顺天张万户家,乃言于张,愿为撰述,既而为乐夔所沮而止。好问曰:‘不可令一代之迹泯而不传。’乃构亭于家,著述其上,因名曰‘野史’。凡金源君臣遗言往行,采摭听闻,有所得辄以寸纸细字为记录,至百余万言。今所传者有《中州集》及《壬辰杂编》若干卷,年六十八卒。纂修《金史》,多本其所著云。”

  雷渊 汉族,字希颜,应州浑源人。自幼发愤读书,卫王至宁元年(1213)词赋科进士。正大中,转应奉翰林文字、同知制诰,兼国史院编修官,修《宣宗实录》。(86)

  白文举 汉族。据元好问《遗山先生文集》卷一《送钦叔内翰并寄刘达卿郎中白文举编修五首》,推断白文举似在哀宗正大年间任国史院编修官。

  张子中 汉族。《遗山先生文集》卷二十三《故河南路课税所长官兼廉访使杨君神道之碑》:“御史刘公光辅、编修张公子中诸人,与之年相若,而敬君加等。”张子中约在哀宗时任国史院修撰官。

  王若虚 汉族,字从之,号慵夫,金亡后自称滹南遗老,藁城人。“幼颖悟,若夙昔在文字间者。擢承安二年经义进士……用荐入为国史院编修官,迁应奉翰林文字。”(87)约于大安二年(1210)任著作佐郎。兴定四年(1220)与修《章宗实录》。正大初,与修《宣宗实录》成。

  山西襄汾县张礼村出土《尚书礼部牒》题款:“□□中顺大夫、礼部员外郎、兼著作郎、国史院编修官□□。”又有“□□大金崇庆月”文字。长治市屯留县路村镇王村出土金崇庆元年(1212)《尚书礼部赐崇福院牒文碑》题款:“中顺大夫、礼部员外郎、兼著作郎、国史院编修官甲。”还有贞祐元年(1214)《敕赐寂照寺牒》,也题有:“中顺大夫、礼部员外郎、兼著作郎、国史院编修官□。”(88)此三碑文似为同一人所撰,撰者于崇庆、贞祐间任编修官。

  国史院编修官包括一位佚名氏,凡二十九人。汉人二十,女真六,契丹二,鲜卑拓跋氏后裔一人。尤其是金后期,基本上全由汉人充任。元好问虽为拓跋氏后裔,然已完全汉化。编修官员额八人,女真、汉人各四人,然实际充任者还有契丹人。

  2.国史院书写

  移刺履 海陵正隆元年(1156),荫补为承奉班袛侯、国史院书写。又历国史院编修官、同修国史。见“同修国史”。

  移刺益 世宗大定年间,以荫补国史院书写。

  魏抟霄 章宗明昌年间,以荫补荐为国史院书写。

  李汾 汉族,太原晋平人,元光末,以荐入史馆为书写。

  雷琯 汉族,坊州(陕西黄陵)人,宣宗时,以荐为国史院书写。金亡,被杀。其生平见《中州集》卷十、《归潜志》卷二。

  国史院书写又称“从事”,即“从事史馆”。史籍所见书写官凡五人:汉人三,契丹二人。金代官制,书写十人,女真、汉各五人。然史籍未见女真族书写官的记载。唐宋史馆有楷书手,金置书写官,不仅有汉人书写,也有擅写女真字的女真书写,亦见其史官制度之民族特点。

  按照国史院工作流程,编修官依据起居注、日历、日录撰成实录初稿,书写官将实录初稿誊写为清稿,上报“修国史”、“同修国史”审改、统稿,检阅官辅助核实资料。成稿后再报国史监修审阅通过。编修官与书写不仅负责国史院日常事务,还承担了国史纂修的基础工作。

  四、记注官与日历著作官

  金初,承袭辽、宋之旧,保留起居郎一职。虞仲文、程宷等入金,皆曾任起居郎。熙宗天眷初,置记注院,设修起居注官职以为记注官,起居郎由此不见于记载。“修起居注”始见于北魏太和以后至北齐,隋唐为起居舍人、起居郎。金置修起居注似上承北魏,平时数员,先后由谏官、左右卫将军、左右司官员兼,所任官员基本上全都是皇帝近臣,而且皇帝还要亲派一位心腹宰相监领。史籍所反映的金代起居注纂修最早者为海陵王时期。皇统时,置著作局,掌修日历。日历源于唐时宰相所撰“时政记”,五代时改曰“日历”,由枢密院官员兼掌,其编纂时断时续。宋有日历所,然置废不常。金以著作局为日历编修之专门常设机构,由著作郎、著作佐郎负责。著作郎、佐郎各两员,分别由女真、汉人各一人担任。著作官自唐贞观以后久废史职,至金又具史任。日历编修也步入常态化、规范化。

  史籍所见修起居注三十三人,著作官九人。

  1.修起居注

  萧彭哥 契丹族。《金史》卷六十《交聘表》上:“(天德三年九月)以经武将军修起居注萧彭哥为夏生日使。”同书卷五《海陵纪》也记及此事。清人卢广成《西夏书事》卷三十六曰:“金使来贺生日,使臣为经武将军修起居注萧彭哥。”天德三年(1151)萧彭哥兼修起居注。

  敬嗣晖 汉族,易州人。天眷二年(1139)进士。“有才辩,海陵为宰相,爱之,及篡立,擢起居注。”(89)

  完颜宗叙 女真族,天德三年(1151)“迁翰林待制,兼修起居注,转国子司业,兼右补阙。”(90)

  高怀贞 汉族。“素与海陵狎昵……海陵篡立,以怀贞为修起居注。”(91)其任修起居注似自天德初至海陵被弑。

  纳合椿年 女真族,幼习女真字,“海陵篡立,以为谏议大夫……改秘书监,修起居注,授世袭猛安,为翰林学士兼御史中丞。”(92)时间当在天德年间(1149-1153)。

  杨伯雄 汉族,藁城(河北藁城)人,皇统二年(1142)进士。“海陵篡立,数月,迁右补阙,改修起居注。”约于正隆初,“丁父忧,起复翰林待制,兼修起居注。迁直学士,再迁右谏议大夫,兼著作郎,修起居注如故。”正隆三年(1158)正月,“皇子慎思阿不薨,伯雄坐与同直者窃议被责……乃落起居注,不复召见。”(93)杨伯雄兼修起居注,时在天德二年至正隆三年(1150-1158)。

  高药师 汉族。贞元二年(1154)海陵诛萧裕。“高药师迁起居注,进阶显武将军。药师尝奏裕有怨望,至是赏之。”(94)

  张仲轲 汉族。“幼名牛儿,市井无赖,说传奇小说,杂以俳优诙谐语为业。海陵引之左右,以资戏笑……及即位,为秘书郎……正隆二年,仲轲为左谏议大夫,修起居注,但食谏议俸,不得言事。”(95)张仲轲修起居注在正隆二年至四年。

  移刺温 契丹族,工契丹小字,为宗弼所亲信,似于熙宗末海陵初,“累迁左谏议大夫,兼修起居注。”(96)

  郭长倩 汉族,文登人。“登皇统丙寅经义乙科。仕至秘书少监,兼礼部郎中,修起居注。”(97)时似在海陵天德后。

  移刺子敬 世宗大定年间,以秘书少监,兼修起居注。参见“同修国史”。

  移刺道 契丹族,本名赵三。通女真、契丹、汉字。世宗大定二年,迁翰林直学士,兼修起居注。深得世宗器重,曰:“此人有干才,可大用也。”又曰:“道清廉有干局,翰林文雅之职,不足以尽其才。”(98)

  夹谷衡 约于大定二十五年之后,迁修起居注。见“国史院编修官”。

  徒单镒 约于大定末,兼修起居注。见“监修国史”。

  刘仲诲 汉族,大兴宛平人。“皇统初,以宰相子授忠勇校尉。九年,赐进士第,除应奉翰林文字……大定二年,迁待制,兼修起居注、右补阙。”(99)

  张汝弼 东胡后裔,以父荫补官,正隆二年进士。世宗即位后,任应奉翰林文字兼修起居注,转右司员外郎。(100)其兼修起居注时,又有移刺子敬也兼此职。

  纥石烈奥也 女真族。大定十四年(1174)十一月,“以御史中丞刘仲诲、殿前左卫将军兼修起居注纥石烈奥也等为贺宋正旦使。”(101)

  崇璧 女真族。大定二十六年(1186)十一月,世宗与宰臣论女真族人才,“上顾修起居注崇璧曰:‘斯人孱弱,付之以事,未必能办,以其谨厚长者,故置诸左右,欲诸官效其为人也。’”(102)

  贾少冲 汉族,通州人。家贫好学,守正不阿,外柔内刚。大定二年(1162),入为秘书少监,兼起居注、左补阙。十四年(1174),迁右谏议大夫,秘书、起居注如故。(103)前后兼修起居注十二年。

  杨邦基 汉族,华阴人。少好学,天眷二年进士。大定初,迁翰林直学士,再迁秘书监,兼左谏议大夫,修起居注。与纥石烈良弼等同修《世宗起居注》成。“大定二十一年卒。邦基能属文,善画山水人物,尤以画名当世。”(104)

  粘割斡特刺 女真族。“贞元初,以习女真字试补户部令史……大定七年,选授吏部主事,历右补阙、修起居注。”(105)

  移刺杰 契丹族。世宗大定十八年(1178)正月,以修起居注官上言,建议史官与闻朝议。(106)

  杨伯仁 汉族,藁城人。“天性孝友,读书一过成诵。登皇统九年进士第……天德二年,除应奉翰林文字……改著作郎。居母丧,服除……入为起居注,兼左拾遗。”世宗大定二十年(1180)之后,“大臣举可修起居注者数人,上以伯仁领之。”(107)伯仁以侍讲兼太常卿领修起居注。

  王天祺 汉族。《金史》卷六《世宗纪》上:“(大定七年九月)庚寅,次保州,诏修起居王天祺察访所经过州县官。”

  完颜乌者 女真族。《金史》卷九《章宗纪一》:“(大定二十九年六月)辛卯,修起居注完颜乌者、同知登闻检院孙铎皆上书谏罢围猎。”同书卷八十三《张汝霖传》亦记及修起居注完颜乌者。

  张暐 汉族,莒州日照人。“博学该通,登正隆五年进士。”大定二十九年(1189),“迁太常少卿,兼修起居注。改礼部郎中,修起居注如故。”(108)

  夹谷守中 女真族。大定二十二年进士。约于章宗初,“除刑部主事、监察御史、修起居注。”(109)

  纳坦谋嘉 卫王时,以翰林修撰,兼修起居注。见“同修国史”。

  女奚烈守愚 女真族。明昌二年(1191)进士。约于承安年间,任著作郎。“大安元年,除修起居注。”(110)

  佚名 大定十九年《汝州香山观音禅寺慈照禅师塔铭》题款:“中宪大夫、尚书礼部郎中、兼修起居注□骑□□□阳县开国子、食邑□□户、赐紫金鱼袋□长□书。”(111)

  许古 汉族,许安仁子,河间乐寿(河北献县)人,明昌五年(1194)进士。贞祐初,迁尚书左司员外郎,兼修起居注。(112)

  王良臣 汉族,潞州(山西长治)人,承安五年(1200)进士。《金史》卷十五《宣宗纪》中:“(兴定二年十一月)元兵收潞州,元帅右监军纳合蒲剌都、参议官修起居注王良臣死之。”

  张汝明 汉族,哀宗正大八年(1231)迁礼部员外郎,兼修起居注。(113)

  修起居注官三十三人:汉人十五,女真十一人,契丹五,东胡后裔一人,身份不明者一人。修起居注为兼职,由此三十三位记注官可以看出,兼任此职者,前后有变化,即由谏官改为左右卫将军,又由左右卫将军改为尚书左右司员外郎。

  2.著作官

  杨伯雄 海陵天德年间,以右谏议大夫,兼著作郎。见“修起居注”。

  杨伯仁 约在天德年间为著作郎。见“修起居注”。

  康元弼 汉族,大同云中人。“幼敏学,善属文,登正隆二年进士第。”约于大定二十八年(1188),“转秘书少监,兼著作郎”。(114)

  胥鼎 汉族,代州繁畴(山西繁畴)人,大定二十八年进士。承安四年(1199),“尚书省起复为著作郎……上曰:‘著作职闲,缘何无他阙,姑授之。’未几,迁右司郎中,转工部侍郎。”(115)

  女奚烈守愚 约于承安间任著作郎。见“修起居注”。

  温迪罕缔达 大定十五年(1175),迁著作佐郎。见“国史院编修官”。

  史公奕 汉族,自号岁寒堂主人,大名(河北大名)人,世宗大定二十八年(1188)进士。宣宗时,迁著作郎,翰林修撰,同知集贤院。著《大定遗训》(116)。

  王若虚 大安二年(1210)任著作佐郎。见“国史院编修官”。

  佚名氏,贞祐元年(1214)《敕赐寂照寺牒》撰人“兼著作郎”(117)。

  著作官九人,汉人六,女真二人,一人身份不明。著作官不仅皆才学之士,其任著作前后,又多有修起居注和国史院编修官的经历。

  金代史官制度沿袭辽、宋、唐,甚至远承北魏,其编修机构名目虽不及唐宋,然仅就实录、记注、日历之设官撰作,其制度之密、稳定、完善与机制有效,远超迈辽且可追唐宋,甚或有过之,可谓是自北魏以来史官制度的又一次小结。金代史官又是一多民族群体,有女真、契丹、汉、奚、东胡后裔(渤海)、鲜卑拓跋氏后裔等。国史监修、修国史、同修国史、国史编修、国史书写、修起居注、著作等各种史官一百三十三人:女真四十四、汉六十八、契丹十五、奚一、东胡后裔二、拓跋后裔一、不明者三(118)。这一多民族史官群体基本上由女真族主导,越是高层如监修,尤其是金代前期、中期,女真族对官修有绝对的掌控权。起居注涉及要害,所以亦由女真史官控制。汉族史官人数虽多,但须按照女真统治者的意志从事撰写,任劳任怨而不能有自己的任何想法。金在官制上“胡汉分治”,然在史官制度方面是胡汉结合,其实录、记注,还有《辽史》纂修等,都是由胡汉史官共同完成的。因此,金代史官制度既有传统性又有民族性,为唐宋以来的史官制度注入了新的活力元素,使史官制度的发展到了金代又步入一个新的阶段。

  ①赵翼著,王树民校证:《廿二史劄记》卷28,中华书局1984年版,第625页。

  ②何宛英《金代修史制度与史官特点》(《史学史研究》1996年第3期)“考察到金代史官77人”。胡晔硕士论文《金代修史制度研究》(2010年)“根据现存史书中的记载,大概有九十余位官员在金朝担任过史职。”

  ③《金史》卷76,《宗干传》,中华书局1975年版。

  ④《金史》卷82,《萧仲恭传》。

  ⑤《金史》卷77,《宗弼传》。

  ⑥《金史》卷70,《宗贤传》。

  ⑦《金史》卷66,《始祖以下诸子传》。

  ⑧《金史》卷129,《佞幸·萧裕传》。

  ⑨《金史》卷,88,《纥石烈良弼传》。

  ⑩《金史》卷88,《完颜守道传》。

  (11)《金史》卷7,《世宗纪中》。

  (12)《金史》卷92,《徒单克宁传》。

  (13)《金史》卷10,《章宗纪二》。

  (14)《金史》卷11,《章宗纪三》。

  (15)《金史》卷99,《徒单镒传》。

  (16)《金史》卷132,《逆臣·纥石烈执中传》。

  (17)《金史》卷101,《抹撚尽忠传》。

  (18)《金史》卷16,《宣宗纪下》。

  (19)王新英:《全金石刻文辑校》,吉林文史出版社2012年版,第9页。

  (20)《金史》卷125,《文艺上·韩昉传》。

  (21)《金史》卷70,《宗宪传》。

  (22)《金史》卷74,《宗望传附子京传》。

  (23)《金史》卷84,《张景仁传》。

  (24)《金史》卷83,《张汝霖传》。

  (25)《金史》卷125,《艺文·郑子聃传》。

  (26)王新英:《全金石刻文辑校》,第184页。

  (27)《金史》卷98,《完颜匡传》。

  (28)《金史》卷125,《艺文·王竞传》。

  (29)《金史》卷99,《孙铎传》。

  (30)《金史》卷106,《张行简传》。

  (31)王新英:《全金石刻文辑校》,第429页。

  (32)王新英:《全金石刻文辑校》,第518、519、522-525、526、530页。

  (33)《金史》卷104,《蒲察思忠传》。

  (34)《金史》卷100,《李复亨传》。

  (35)《金史》卷16,《宣宗纪下》。

  (36)《金史》卷73,《完颜希尹传》。

  (37)《金史》卷125,《文艺上·萧永祺传》。

  (38)《金史》卷125,《文艺上·胡砺传》。

  (39)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87,绍兴三十年十二月,中华书局1988年版。

  (40)《金史》卷128,《循吏·傅慎微传》。

  (41)《金史》卷92,《曹望之传》。

  (42)《金史》卷89,《移刺子敬传》。

  (43)王新英:《全金石刻文辑校》,第145页。

  (44)《金史》卷89,《移刺慥传》。

  (45)《金史》卷125,《文艺上·党怀英传》。

  (46)王新英:《全金石刻文辑校》,第324页。

  (47)王新英:《全金石刻文辑校》,第184页。

  (48)王新英:《全金石刻文辑校》,第375、376、380页。

  (49)王新英:《全金石刻文辑校》,第387页。

  (50)孔元措:《孔氏祖庭广记》卷11,《大金重修至圣文宣王庙碑》,中华书局1985年版。

  (51)《金史》卷91,《孛术鲁阿鲁罕传》。

  (52)《金史》卷101,《耿端义传》。

  (53)《金史》卷95,《移刺履传》。

  (54)王新英:《全金石刻文辑校》,第466页。

  (55)王新英:《全金石刻文辑校》,第486页。

  (56)王新英:《全金石刻文辑校》,第489页。

  (57)《金史》卷107,《张行信传》。

  (58)《金史》卷110,《赵秉文传》。

  (59)《金史》卷104,《纳坦谋嘉传》。

  (60)《金史》卷76,《完颜衮传》。

  (61)《金史》卷5,《海陵纪》。

  (62)张金吾:《金文最》卷35,《礼部令史题名碑》,中华书局1990年版。

  (63)孔元措:《孔氏祖庭广记》卷11,《重建郓国夫人殿记》。

  (64)王新英:《全金石刻文辑校》,第250、270、274、281、286页。

  (65)《金史》卷94,《夹谷衡传》。

  (66)《金史》卷98,《完颜匡传》。

  (67)《金史》卷105,《温迪罕缔达传》。

  (68)《金史》卷125,《文艺下·赵沨传》。

  (69)《金史》卷105,《温迪罕缔达传》。

  (70)《金史》卷99,《徒单镒传》。

  (71)《金史》卷96,《许安仁传》。

  (72)《金史》卷104,《高霖传》。

  (73)王新英:《全金石刻文辑校》,第287页。

  (74)《金史》卷104,《完颜寓传》。

  (75)王新英:《全金石刻文辑校》,第604页。

  (76)《金史》卷11,《章宗纪三》。

  (77)元好问:《中州集》卷7,《马编修天来》,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年版;刘祁:《归潜志》卷5,中华书局1983年版。

  (78)张金吾:《金文最》卷50,《德运议》。

  (79)刘祁:《归潜志》卷5。

  (80)刘祁:《归潜志》卷5。

  (81)元好问:《中州集》卷7,《申编修万全》;刘祁:《归潜志》卷5。

  (82)《金史》卷15,《宣宗纪中》。又见《续资治通鉴》卷161,《宋纪》。

  (83)元好问:《元好问全集》卷22,《御史孙公墓表》,山西古籍出版社2014年版。

  (84)《金史》卷126,《文艺下·元好问传》。

  (85)闫凤梧主编:《全辽金文》,山西古籍出版社2000年版,第3257页。

  (86)见《遗山先生文集》卷21,《雷希颜墓铭》;刘祁《归潜志》卷8。

  (87)《金史》卷126,《文艺下·王若虚传》。

  (88)王新英:《全金石刻文辑校》,第522页。

  (89)《金史》卷91,《敬嗣晖传》。

  (90)《金史》卷71,《完颜宗叙传》。

  (91)《金史》卷129,《佞幸·高怀贞传》。

  (92)《金史》卷83,《纳合椿年传》。

  (93)《金史》卷105,《杨伯雄传》。

  (94)《金史》卷129,《佞幸·萧裕传》。

  (95)《金史》卷129,《佞幸·张仲轲传》。

  (96)《金史》卷82,《移刺温传》。

  (97)《金史》卷125,《文艺上·郭长倩传》。

  (98)《金史》卷88,《移刺道传》。

  (99)《金史》卷78,《刘仲诲传》。

  (100)《金史》卷83,《张汝弼传》。

  (101)《金史》卷61,《交聘表中》;《宋史》卷34,《孝宗纪二》。

  (102)《金史》卷8,《世宗纪下》。

  (103)《金史》卷90,《贾少冲传》。

  (104)《金史》卷90,《杨邦基传》。

  (105)《金史》卷95,《粘割斡特刺传》。

  (106)《金史》卷7,《世宗纪中》。

  (107)《金史》卷125,《文艺上·杨伯仁传》。

  (108)《金史》卷106,《张暐传》。

  (109)《金史》卷121,《忠义,夹谷守中传》。

  (110)《金史》卷128,《循吏·女奚烈守愚传》。

  (111)王新英:《全金石刻文辑校》,第232页。

  (112)《金史》卷109,《许古传》。

  (113)元好问:《元好问全集》卷21.《御史张君墓表》。

  (114)《金史》卷97,《康元弼传》。

  (115)《金史》卷108,《胥鼎传》。

  (116)赵秉文:《闲闲老人滏水集》卷12,《赠少中大夫开国伯史公神道碑》;元好问:《中州集》卷5;刘祁:《归潜志》卷4。

  (117)见王新英《全金石刻文辑校》,第522页。

  (118)个别史官曾历二种或以上史职,为反映史官总体情况,这些数据含有重复统计。如减除重复统计16人次,金代史官人数为117人。

推荐1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