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般性与特殊性之间的地理学

全文总计 6812 字,阅读时间 18 分钟,快速浏览仅需 4 分钟。

副标题:——以《地理学思想:批判性导论》为范本的考察

英文标题:Geography between the General and the Specific:A Review on Geographic Thought:A Critical Introduction

内容摘要:地理学思想史研究和教学对学科发展意义重大。地理学发展过程中既有寻求一般性理论的传统,也有对地方特性的强调,二者间的紧张关系是地理学思想史的一个主调。尤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实证主义、人文主义、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后现代、后结构、后人文、关系地理学等众多学派涌现,其核心争论正是追求一般性还是特殊性。聚焦该问题,以《地理学思想:批判性导论》一书为典型案例,通过梳理地理学思想流派更迭的简史,总结一般性和特殊性之间的辩证互动关系,并指出未来中国地理学思想研究和教育的核心在于批判性。只有通过批判性思考和实践,才能更深入地了解学科性质及其演变历程,才能更好地进行学术普及和理论创新。

关键词:地理学,思想史,演变,一般性,特殊性,批判

GB/T 7714-2015 格式引文:[1].在一般性与特殊性之间的地理学.[J]或者报纸[N].地理研究,(201810):2087-2095

正文内容

  围绕《地理学思想:批判性导论》,总结20世纪以来西方地理学思想流派特点,揭示地理学思想中一般性和特殊性的辩证互动关系,提醒未来中国地理学思想研究和教育的核心在于批判性。

  1 引言

  《地理学思想:批判性导论》(Geographic Thought:A Critical Introduction)[1]是2013年出版的、有代表性的西方地理学思想著作。它是地理学系列丛书之一,其目的是为北美大学生提供一个各学科和领域的批判性导论。该书作者是美国著名人文地理学家蒂姆·克雷斯韦尔(Tim Cresswell),主要研究地理思想与社会文化的关联,地方、空间和流动性的关系等,现为康涅狄格州哈特福德三一学院主管学术的副校长。除了这部广为流传的《地理学思想:批判性导论》,他还著有《流动的地理学:实践、空间与主题》(Geographies of Mobilities:Practices,Spaces,Subjects)和《性别化的流动》(Gendered Mobilities)等。其中,《地理学思想:批判性导论》获得学者们高度评价。蒙克(Janice Monk)赞赏其章节安排细致合理,认为其深刻揭示了地理学家的研究方向与生活经历的关联[2]。阿迪夫(Naomi Adiv)认为该著文笔通俗易懂,将高深的理论与生活实际紧密联系,从而降低了读者学习理论与哲学的难度[3]。哈伯德(Phil Hubbard)指出该著通过展示地理学在本体论和认识论上的诸多争辩,巩固了人文地理学的学科地位[4]。综合来看,该著作不仅是一部大学教材,更是学术严谨的思想史著作,兼具通俗性与批判性,而这正是中国学界非常欠缺的,因而很有必要对它进行重新梳理和深入的反思。

  既然《地理学思想:批判性导论》主要针对大学生,那它的写法就不同于一般的学术著作。作者发现学生们往往对地理学思想和理论学习不太热衷并感到很吃力。有鉴于此,书的开篇就阐明了理论的重要性、含义及其与历史的关系。在第二、第三章中,介绍了古希腊、罗马和中世纪时代(包括欧洲和阿拉伯世界)的地理学思想。第四章到第十二章重点阐述了20世纪尤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地理学思想,包括区域思想、空间科学和计量革命、人文主义、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后现代、后结构、后人文与关系的地理学等(表1)。最后一章讨论一些欧美范式之外的地理学思想。该著主要按时间顺序编排,作者并没有提出一套自己的思想史理论,只是进行了高度总结和提炼,认为地理学自古至今有两大主题:一是人类如何与自然世界关联(How do we,as humans,relate to and inhabit the natural world?),二是如何看待一般与特殊之间的关系(How do we think about the particular in relation to the universal?)。这是地理学思想史最关键的两个问题。其中,一般性和特殊性的关系贯穿地理学思想史始终,且充满争辩。因此,本文以该书为范本,在深入解读和重新梳理该书主要思想和观点的基础上,总结方法,提炼要点,并延伸相关讨论,以飨读者。

  

  2 地理学思想演变与批判性的增强

  地理学作为一门学科最早产生在古希腊[5],早期地理学的发展与其他学科交织在一起。直至康德(Immanuel Kant)、洪堡(Alexander Humboldt)和李特尔(Carl Ritter)的出现才促使现代地理学诞生[6-8]。

  2.1 拉开批判的大幕

  区域地理学传统主导了20世纪前半期,直到1953年舍费尔(Fred Schaefer)发表《地理学中的例外论》,掀开了与哈特向(Richard Hartshorne)代表的区域派争论的序幕[9-12]。随着“计量革命”浪潮的兴起,区域学派声势减弱[7]。逻辑实证主义是计量革命的主要哲学根据,实证主义地理学家批判区域地理陈腐守旧、过于倚重描述、缺乏学术性。然而社会生活与实践是复杂的,人非提线木偶,数字并不能完全反映具有创造性、想象力的人。所以,人们对空间科学或实证地理学的批判实际上早就潜伏。利(David Ley)批判实证主义地理学是“没有人”的地理学[13]。雷尔夫(Edward Relph)批评科学方法注重利润、效率、理性,却忽视了真正的人类地方性[14]。洛温塔尔(David Lowenthal)发展了“个人地理”和“世界观”之间的关系[15]。Tuan认为现实是经验的建构,是感情和思想的创造而非机械的[16]。

  2.2 愈演愈烈的批判

  20世纪60年代末,西方世界爆发此起彼伏的社会、政治和经济危机,使得实证主义地理学空洞的模型推演与现实世界问题的差距越来越大。列斐伏尔(Henri Lefebvre)、哈维(David Harvey)、史密斯(Neil Smith)等人将马克思主义引入地理学和空间研究中,重新发现并引申了空间理论,由此开创了一门新的学问——马克思主义地理学[17,18]。正如史密斯所言:不平衡发展是资本形式和结构内在矛盾的系统地理表征,空间成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基石,不平衡发展为空间修复提供条件,这成为资本主义调节的重要手段[19]。列斐伏尔的三元组概念的核心是“(社会)空间是(社会)的产物”,实际上强调时空和社会交互的生产与再生产[20]。虽然马克主义地理学遭到实证主义的批判,人文主义也指出其否定人类自由意志,女权主义者则指责其对性别的无视,后结构主义者批判其宏大叙事,但马克思主义地理学仍然是最强大的理论与方法之一。

  马克思主义者试图解释和改变资本主义的社会体系,女权主义者则试图反思和改变父权制。女性在地理学历史中似乎是被排除在外的,西方国家女科学家比例很少,女性很难进入一些组织和机构,并被贴上不具有科学头脑、情绪化和主观等标签,女性主义地理学的内容包括:①公共空间与私密空间及其与女性的情感和犯罪的关系;②自然的女性地理学(女性特征如何与自然联系起来);③流动的女性地理学,男女之间在流动体验上有差别,而流动性的问题又混合了种族、阶级等社会因素。罗丝(Gillian Rose)主张要注意“性别”与其他社会要素的多重作用,包容而不是否认差异性[21]。

  2.3 “后”学掀起批判的高潮

  20世纪80年代以来,地理学思想偏重一个前缀“后”(post):后现代、后结构、后人文……不一而足。

  英美学界最早兴起后现代主义的浪潮。后现代名义上存在各种“反”,但实质上承袭了现代以来的批判精神。反对“元叙事”,宗教、马克思主义、自由主义等在后现代主义者看来都属于元叙事;反对基础和本质;不相信所谓的普遍真理和任何连续、可知和再现的现实。后现代地理学是空间与社会理论的结合,也是一种重新激活地方的综合批判区域地理[22]。它是一种注重差异、关注他者的新地理学。在德里达(Jacques Derrida)看来,“后现代的一切都可以是文本的形式”[23],邦迪(Liz Bondi)对后现代的解释注重符号化方法[24]。总之,后现代(地理学)就像一个已经碎了的大拼盘,是现实生活支离破碎,还是理论支离破碎?无论如何,理论和现实的关系已被重构和重新思考。

  后结构主义认为现实和真理是思想的“果”而非“因”,它反对僵化和决定性的结构,强调历史和地理背景,而不是自然与本质主义,拒绝所有社会关系的稳定性,也质疑概念的边界和知识的确定性。结构主义试图将生活分割为分裂的元素,并将其分类,从而寻找一种虚幻的清晰。后结构主义不否认分类,但是关注分类产生的过程。分类的标准是谁制定的?分类在社会生活中的意义?谁有权力去分类与应用?结构主义往往用二元论认识世界,如社会与自然、地方与全球,后结构主义质疑这种方式,并从关系角度认识世界;结构主义是一种垂直模型,认为现实表面还有结构,后结构主义不寻找这种表象下的结构,而是认为现实是在表面上被多种关系生产出来,它是水平模型而非垂直结构;结构主义强调固定、稳定,后结构主义聚焦于过程和行动。

  关系地理学反对割裂事物之间的联系去单纯地追求事物本质,认为空间是由活跃、动态的关系组成的,而非死寂、封闭、静态的;关系的地方开始考虑权力、排斥与差异,地方是关系建构的产物,地方形成更多是由于外部而不是内部,是相互依赖而不是孤立的地方;关系地理学强调事件的连续性、概念的模糊性、知识生产的背景性,认为以情感为主的不能“表征”的东西是影响事物发展的主要力量。总之,关系地理学家试图创造一种由网络、关系、流所构成的拓扑地理学,这改变了地理学的空间和地方生产的传统思想。

  随着地理学思维方式的关系转向,一些当代地理学家寻求将人类世界和非人类世界集中在一个跨越人文地理和自然地理的方法框架内。马西(Doreen Massey)提出人文地理学家和自然地理学家可以结合对历史和地理关系的兴趣,通过与开放和复杂的系统进行新的对话[25]。菲利普斯(Jonathan Phillips)认为自然地理发展的主要障碍是未能提出新的问题[26]。一些地理学家受到新文化地理学、环境伦理以及呼吁人类对待动物的政治运动的启发,开始探索人文地理和动物世界的关系,以便打破和解决文化、自然二元论的问题。理论也许不仅仅是一个词缀所能反映。如此之多的“后”理论,其实也无非说明了一件事:现在已经不是单一的理论或思想支配的时代。我们不得不接受一个摆在我们面前的、尺度缤纷的世界。正如《庄子》里关于混沌的比喻:“南海之帝为倏,北海之帝为忽,中央之帝为混沌。倏与忽时相与遇于混沌之地,混沌待之甚善。倏与忽谋报混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窍,以视听食息,此独无有,尝试凿之’。日凿一窍,七日而混沌死”[27]。这个隐喻反映出深刻的时空矛盾:时间对空间或地方性的改造,这种改造却致使空间或地方性的本质消失。这与后现代思想有异曲同工之妙。

  3 在一般性与特殊性之间的地理学

  3.1 在一般性与特殊性之间的地理学学派

  地理学既是一门追求一般性的学科,也有强调独特性的一面。一般性既体现在寻求共通的法则,也体现在追求普遍的模式,特殊性主要体现在地方、特例、个体。同时需要区别特殊性(uniqueness)和唯一性(singularity)[28]。一般性和特殊性的紧张关系特别体现在区域地理学中。哈特向强调地理学思想的一致性和传承,从而演绎出以区域为核心的地理学传统[9]。舍费尔则强调地理学不是特殊的(因为其他科学确实以各种方式处理了独特性),地理学应该更加关注法则和普适性[12]。舍费尔所代表的实证主义哲学的目标是寻求普遍性,但是科学的实证主义是接受独特事件而不是唯一事件的经验可能性[28]。

  人文主义地理学家对地方性(placeness)的强调实际上也是对特性的重视。现实中某个事情必定在具体的地点发生,不可能凭空产生(“take place”意为发生,字面意思耐人寻味:某件事情发生总是占据某个地点)。为什么地方不同,既有区位本身的原因,也有其他原因。多维的地方性视角很重要,不能用普遍性去掩盖。

  从马克思主义地理学的主题:非均衡发展和剥夺性资本积累的政治经济分析、社会—自然关系以及环境变化的政治生态学、社会关系与空间关系的辩证法[29,30]来看,它更关注一般性而非独特性。女性主义地理学则从性别差异入手,敏锐察觉到差异所产生的社会问题,希望建立一个打破“男权主义”的学术新秩序[24,31-33]。它是一种兼具一般性和特殊性的研究。

  后现代地理学否定绝对空间秩序的存在,认为“当我们寻找空间秩序的时候,我们才发现,这个世界原来是没有秩序的”[34]。因此,研究某一问题在特定时间与特定地点的独特性(time-space specific),成为后现代主义研究的主流。后结构主义使用了很多贴着后现代主义标签的理论。后现代主义对深层次、基础性、普遍性的结构的批判,为后结构主义提供了理论支撑。关系地理学是后结构地理学的衍生,默多克(Jonathan Murdoch)强调关系是后结构地理学的核心[35]。关系思想反对本质主义,认为人居世界是通过个体彼此相关而生成的,随着关系的变化,那些与之相关的事物就会发生变化。关系思想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对空间、地点和尺度等关键地理概念的理解。

  在人文主义地理学的各类文本中,一贯强调特殊性。及至后人文,“地方”仍是引人注目的焦点。在科学研究中地理上的特殊事件逐渐被重视,因为其特殊性并不能通过模型的细化来消除。偶然性和特殊性将会成为理解自然和人类进程的重要部分。

  3.2 一般性与特殊性之间的切换与交织

  地理学思想在一般性与特殊性之间不断切换和摇摆。从古希腊以来,埃拉托色尼(Eratosthenes)奠定了数理的传统,追求一般性;荷马(Homer)奠定了描述的、区域的、艺术的传统,实际上是更强调特殊性。区域地理学者秉持历史学研究特定时段而地理学研究特定区域的观点,强调特殊性。实证主义地理学家批判区域地理,寻求一般性的法则,忽略地方的特性。人文主义地理学家渴望重新发现和强调地方性,认为特殊性是到处存在的,不能用一般性去掩盖。马克思主义的方法是深入挖掘一个条件理论,使这种理论成为可能,然后挑战这些条件,以一般性为主。女性主义地理学既关注普遍问题,也强调认知的差异,是一般性与特殊性的杂糅。后现代地理学否定绝对空间秩序的存在,强调异质性、独特性、唯一性,忽视事物的规律性。后结构地理学注重情境化、差异性。关系地理学坚持普遍的关联性。后人文地理学则更多关注特殊性问题。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地理学思想流派呈现大发展和大繁荣,但仍然在一般性和特殊性之间腾挪(图1),这和古希腊时代其实一致。这也许将是地理学今后发展的特性之一:偶尔可能会有杂糅,但是一般性和特殊性之间的紧张关系仍然会持续。

  

  图1 地理学思想演变中的一般性与特殊性脉络图

  Fig.1 The general and the specific in the evolution of geography

  4 结论与讨论

  《地理学思想:批判性导论》是一部优秀的地理学思想史著作和教科书。优点在于其批判性地介绍案例,系统梳理各流派思想,脉络清晰、图文并茂、发人深省。更为关键的是,它的确做到了“批判性”思考。作者将抽象、晦涩难懂的理论用通俗的例子、一系列故事娓娓道来,引人入胜,从而使这门比较艰深却重要的课程变得容易理解。不足之处在于它仍以北美地区、欧洲为主,对日本、印度、中国、阿拉伯国家地理学思想的关注程度还不够,对后殖民主义等理论也缺乏更深入探讨。

  该书的核心命题是“用批判性的思维去思考地理学思想”。英文“Critical”既有关键又有批判之意,批判是关键,关键在于批判。批判已成为西方国家人文地理教学和研究的核心思想和主旨,包括这本书在内的这套丛书就是典型例证。相比之下,当今中国地理学界只有少量批判性研究[36,37],大部分中国地理学专业学生、学者、教育者仍缺乏批判精神、批判意识和批判思维。这其中既有整体批判性缺失,也有个体批判能力缺乏的缘故。批判性导论只是一个引子,引导读者运用批判性的地理学思想去审视周边的生活以及我们的世界。在此过程中,关键是主动发现问题、认识问题、寻找答案的意识和行动[38],这是一个需要长期养成的素养和习惯。该书并没有为批判性思考指出捷径,但提供了诸多背景、知识素材和范例。正是如此,才使得批判性的地理学思想“落地”并变得通俗,同时也彰显了地理思想的包容、多元、深刻与丰富。

  地理学的边界在不断变动,其边界是虚线而非实线。学科模糊和交界地带往往是思想碰撞、斗争的要地。地理学的思想趋于多元化,纷繁复杂,同时也正是其魅力之所在。地理学中对一般性的追求以科学性为代表,但并不仅仅只有科学性才能代表一般性。科学只是实现一般性的手段和方法。此外,“地方”“情感”“经验”“背景”等特殊性的话题也同样值得关注。所以,一般性和特殊性的地理研究同样需要重视,不可偏废。

  中国地理学思想发展的过程中既有与西方地理学思想趋于一致之处,也有自己的特点[39,40]。关键在于运用批判意识去梳理、总结、提炼、发展地理学思想。面对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多变的地理学思想,我们要能知变、应变、适变。正如克雷斯韦尔所言,有两种对理论的态度,一是认为只有一种思想或理论优于其他,另一则是理论是一个工具箱,每种理论都有其价值,使我们理解生活以及世界的多样性,而后者是21世纪地理学的主流。只有保持批判性的意识和精神,才能透彻理解一般性和特殊性两者之间的关系,才能逐渐把握不断变化的地理学思想的主调。

参考文献

[1]Cresswell T.Geographic Thought:A Critical Introduction.New York:Wiley-Blackwell,2013.

[2]Monk J.Geographic thought:A critical introduction.Journal of Cultural Geography,2014,31(1):114-115.

[3]Adiv N.Book review:Geographic thought:A critical introduction.Journal of Cultural Geography,2014,31(1):114-115.

[4]Hubbard P.Geographic thought:A critical introduction.Cultural Geographies,2013,20(4):551-552.

[5]杰弗里·马丁.所有可能的世界:地理学思想史:4版.成一农,王雪梅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

[6]李春芬.现代地理学与其展望.地理学报,1948,15(1):21-30.

[7]叶超,蔡运龙.区域地理与系统地理二元论的演变及其透析.地理研究,2012,31(5):1-11.

[8]Eagleton T Literary Theory:An Introduction.Minneapolis: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2008.

[9]理查德·哈特向.地理学的性质.叶光庭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6.

[10]叶超,蔡运龙.地理学方法论变革的案例剖析:重新审视《地理学中的例外论》之争.地理学报,2009,64(9):1134-1142.

[11]孙俊,潘玉君,和瑞芳,等.地理学第一定律之争及其对地理学理论建设的启示.地理研究,2012,31(10):1749-1763.

[12]Schaefer F.Exceptionalism in geography:A methodological examination.Annals of the Association of American Geographers,1953,43(3):226-249.

[13]Ley D.Geography without man:A humanistic critique.University of Oxford School of Geography Research Paper,1980:11-24.

[14]Relph E.Place and Placelessness.London:Pion,1976.

[15]Lowenthal D.Geography,experience,and imagination:Towards a geographical epistemology.Annals of the Association of American Geographers,1961,51.

[16]Tuan Y F.Space and Place:The Perspective of Experience.Minneapolis: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1977.

[17]叶超,蔡运龙.激进地理学的形成和演变:以《异端的传统》为例.地理科学,2010,30(1):1-7.

[18]顾朝林,刘海泳.西方“马克思主义”地理学:人文地理学的一个重要流派.地理科学,1999,19(3):237-242.

[19]Smith N.Uneven Development:Nature,Capital,and the Production of Space.Oxford:Blackwell,1991.

[20]叶超,柴彦威,张小林.“空间的生产”理论、研究进展及其对中国城市研究的启示.经济地理,2011,31(3):409-413.

[21]Rose G.Feminism and Geography:The Limits of Geographical Knowledge.Cambridge:Polity,1993.

[22]马润潮.人文主义与后现代化主义之兴起及西方新区域地理学之发展.地理学报,1999,54(4):365-372.

[23]Derrida J.Of Grammatology.Baltimore: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1976.

[24]Bondi L,Domosh M.Other figures in other places:On feminism,postmodernism and geography.Environment and Planning D:Society and Space,1992,10(2):199-213.

[25]Massey D.Space-time,science and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physical geography and human geography.Transactions of the Institute of British Geographers,1999,24(3):261-276.

[26]Phillips J.Laws,contingencies,irreversible divergence and physical geography.Professional Geographer,2004,56(1):37-43.

[27]庄周.庄子.孙通海译注.北京:中华书局,2010.

[28]约翰斯顿.哲学与人文地理学.蔡运龙,江涛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0.

[29]蔡运龙,叶超,马润潮,等.马克思主义地理学及其中国化:“跨国、跨界、跨代”知识行动.地理研究,2016,35(7):1205-1229.

[30]蔡运龙,叶超,特雷弗·巴恩斯,等.马克思主义地理学及其中国化:规划与实践反思.地理研究,2016,35(8):1399-1419.

[31]Cope M.Feminist epistemology in geography.Journal of the Association of Physicians of India,2002,35(2):173.

[32]Haraway D.Situated knowledges:The science question in feminism and the privilege of partial perspective.Feminist Studies,1988,14(3):575-599.

[33]Harding S G.The Science Question in Feminism.Milton:Open University Press,1986.

[34]唐晓峰,李平.文化转向与后现代主义地理学:约翰斯顿《地理学与地理学家》新版第八章述要.人文地理,2000,15(1):79-80.

[35]Murdoch J.Post-Structuralist Geography:A Guide to Relational Space.London:SAGE Publications Ltd,2006.

[36]刘云刚,李志刚,黎斌.西方人文地理学研究评述与借鉴:面向知行合一的中国人文地理学.地理学报,2014,69(8):1224-1233.

[37]汤茂林.问题主导还是方法主导?:对我国人文地理学研究的方法论思考.人文地理,2013,28(5):19-23.

[38]汤茂林,陆玭,吴秀.我国人文地理学研究的问题意识及其养成.人文地理,2011,26(6):14-18.

[39]汤茂林.我国人文地理学研究方法多样化问题.地理研究,2009,28(4):865-882.

推荐1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