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写入互联网的故事

全文总计 5132 字,阅读时间 13 分钟,快速浏览仅需 3 分钟。

内容摘要:惊人的数字显示,尽管中小学生的天然话语弱势使他们在网络舆论中几乎发不出任何声音,但在网民总体构成中,他们却占了相当大一部分。超过50%的上网学生表示,他们上网是为了聊天、打游戏和下载歌曲、电影。目前并无资料告诉我们,上网开博客的学生所占的百分比有多少。不过,如果把QQ空间也列入博客范畴,那数目就极其可观。

GB/T 7714-2015 格式引文:[1].博客 写入互联网的故事.[J]或者报纸[N].中学生,(7/20068):4-9

正文内容

  名人博客

  2005年几乎成了博客年。炒作能力极强的新浪网,三两下就将原属草根的博客炒得火红、炒成名人圈。余秋雨、徐静蕾、袁立、李湘、冯骥才,余华、郑渊洁、虹影、张靓颖、郭敬明、吴小莉、范冰冰、李冰冰、胡兵、洪晃、甄子丹……当有些网站还在倒腾木子美和芙蓉姐姐时,新浪的博客已经琳琅满目。2006年,名人博客更是花絮奇多,忽而韩寒和徐静蕾大闹绯闻,忽而韩寒又跳着脚把白烨骂得“息博”……

  但是,老博客对于这种名人集市是深恶痛绝的。博客王晓峰就咬牙切齿地说过:“如果全世界就剩下新浪一家开博客,我就不会再写博客了。你就是给我房子给我地、把天说塌下来也没用。”

  对博客文化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人,大概是不知道他为何要发这么大脾气的。

  我的博客我作主

  “博客”,是英语原文blog及blogger的音译,而blog是weblog的简写,台湾的译法是“部落格”,意译应为网志(网络日志)。根据维基百科的说明,blog一词起源于1997年; 1999年8月,blogger.com建立,免费提供简单易用的网志服务。Blogger的意思就是“网志作者”。说到博客,你要知道它特指一种特别的网络出版和发表文章的方式,倡导思想的交流和共享。

  为什么网民对博客趋之若鹜?因为博客的核心理念是一种简单便捷的网络电子发表系统,只需在BSP上注册个账号,几分钟就可以把篇幅不等的文字、图片公之于众。随着技术改进,还有支持音频的播客网站和支持视频的视客网站,创作欲、表达(发表)欲人皆有之,但过去碍于纸媒出版成本过高,普通人望而却步。如今网络出版使出版门槛降至“零”,那么博客世界就没有理由不变成具有丰沛发表欲的大众的狂欢之地了。与另一种网络发表形式——社区论坛发帖不同,论坛上常会受版主或管理员掣肘,博客却是自给自足的:这个子域名之下就是你的个人家园,一切由你自己作主。

  博客媒体

  昔日只从媒体接受信息传播的受众,今日通过博客成为传播信息的大众。世界变成了一本信息之书,个人博客直接参与了书页的写作过程。翻动世界之书的搜索引擎工具,如Google,对博客信息书页的搜中率特别高,对于某些关键词,个人博客的排名往往还会在门户网站的新闻之上。

  可写的互联网、可以被检索查找的书页,再加上持之以恒的书写,个人博客便能积累其影响力。一个博客网站的宣传语是这样的:“如果只有一个人看,那就是日记;如果有几十个人看,那是和朋友分享;如果有几百人看,那就是一种影响力;如果有几千个人看,那就是一个媒体。”

  不错,在博客发展史上,博客从一开始就显示出充分的竞争力,使传统媒体有了岌岌自危感。

  1998年1月,博客之父“德拉吉报道”爆出了被《新闻周刊》杂志“枪毙”的新闻:克林顿与莱温斯基的“拉链门”丑闻。此事越闹越大,美国总统不仅被调查,还险些被弹劾。

  2001年“9·11”事件发生后,世界最大的博客服务提供商blogger.com出现许多报道“9·11”惨剧的个人博客,有的博客甚至是事件的亲身经历者,他们发布大量文字、图片、现场录音录像。博客群体成为大规模的新闻来源,真实详尽,无所不至,更胜传统媒体。

  2002年12月,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共和党参议员洛特的种族主义言论被博客乔希·马歇尔、“The Note blog”、安德鲁·苏里万和大卫·佛朗等穷追猛打。数日后,民主党前副总统戈尔和总统布什都公开谴责洛特,使他不得不黯然辞职。

  2003年5月,吉姆·罗曼尼斯科在其博客网站上公布了《纽约时报》的会议纪要和电子邮件,揭发该报名记者杰森·布莱尔新闻造假,导致执行主编豪威尔·瑞恩斯和总编辑杰拉尔德·博伊德双双下台——首度对决,博客媒体就以压倒性优势把《纽约时报》这个传统媒体巨头PK掉了。

  伊拉克战争中,博客再次吸引了世界的目光。巴格达博客 Salam Pax每天在网上发布联军轰炸下巴格达人日常生活情况的消息,读者访量之多、反应之热烈,使服务器几近瘫痪,连 Google也帮忙“镜像”他的博客内容,以缓解过频的访问需求。

  2004年12月印度洋大海啸,罹难者总数超过20万,单是印尼就有16万。这次令世人震惊悲痛的世纪大灾难发生后,博客也发挥了它应有的功用。印度人彼得·格里福因与数十位志愿者建立“东南亚地震和海啸博客”,发布最新资讯和救援工作细节,短短几天就成为全球访问率最高的网站之一。还有新加坡一位斯里兰卡籍的电脑工程师,因为家乡有亲戚遇难而成立了海啸赈灾博客,为灾民义务收集捐助,该博客还登载了斯里兰卡外交官员的求助信。

  博客精神

  互联网的核心精神是自由、开放、共享、平等,而遍布世界、遍布互联网的博客们继承了上述理念,通过知识共享和自由传播,努力打破传统的知识垄断和媒体的话语垄断。我们可以发现,很多著名或不著名的博客网站上都有“创作共用”的标志,代表着这些博客们遵循《知识共享协议》。该协议包含了四个授权条款:

  ☆姓名标示(by)(必须保留原来作者的署名)

  ☆非商业性(nc)(除非取得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目的)

  ☆禁止改作(nd)(禁止改动、演绎原来的作品)

  ☆相同方式分享(sa)(只允许他人采用与原来作品相同的许可协议来发行、演绎作品)

  只要遵守作者所选择的《知识共享协议》条款,任何人都可以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该作品。

  《知识共享协议》实际是对苛刻的传统知识产权、版权等概念的否定或超越。

  明白了“博客”二字所蕴涵、昭示的文化底蕴和文化可能性,便不难明白为何真正的博客那么藐视只靠说粗话和闹绯闻吸引点击率的名人集市了。

  中学生博客也疯狂

  “血!毫无疑问这是血!”

  1946年,瑞典小城放暑假了,三个中学生——卡莱、安德尔斯、埃娃·洛塔的副业是组成白玫瑰军,与城里另一帮孩子组成的红玫瑰军“作战”,他们效仿大侦探福尔摩斯,举着放大镜四处寻找破获罪案的机会。在河桥的栏杆上他们疾步如飞,一会儿跑到高利贷者的屋顶上,一会儿又钻进阴森恐怖的古堡里……说来也巧,连续三年暑假,他们都碰上了狡猾凶狠的犯罪分子,并将之一网打尽。这是阿·林格伦的儿童文学名著《大侦探小卡莱》书中的主要情节。

  60年过去了,如今中学生最流行的玩意儿当然不再是赤脚在街道上狂奔追逐,而是上网。据2005年江苏省中学生心理信息采集与分析中心的调查,中学生上网比例初中生达39.3%、高中生达49.9%。而2002年北京市150余位政协委员的调查报告发现,中小学生上网比例达81.3%,比成年人高出22个百分点。这些惊人的数字显示,尽管中小学生的天然话语弱势使他们在网络舆论中几乎发不出任何声音,但在网民总体构成中,他们却占了相当大一部分。超过50%的上网学生表示,他们上网是为了聊天、打游戏和下载歌曲、电影。目前并无资料告诉我们,上网开博客的学生所占的百分比又有多少。不过,如果把QQ空间也列入博客范畴,那数目就极其可观,将以百万计。

  美籍华人、软件公司经理陈先生在加利福尼亚州念中学的16岁儿子是非常狂热的玩具枪爱好者。他在自己的博客上面贴满了所收藏的气枪实物图片,吸引了诸多同学。一日,他收到发自中东国家的电邮,愿以高价购买几款气枪。很快,他的银行账户上果然收到3000美金。这位客户的交易十分频繁。直到他忍不住兴奋、把事情透露给父亲时,陈先生才惊觉儿子已经成了个小富翁——银行存款涨至10万美金。问明了交易细节,陈先生担心是国际洗黑钱集团的花招,拉着儿子向联邦调查局报了案。我们时代没有大侦探福尔摩斯和小卡莱,无法追查陈先生的儿子究竟是遭遇了洗黑钱的犯罪团伙还是果真遇到了过分慷慨的买家,但有一点是明摆着的——作为“博客营销”者,陈先生初出茅庐的儿子比网络企业的博士、顾问并不逊色。可见,博客成功与否,与年龄并无太大关系。

  “薯条用来打兔子”是个福建女孩,刚在左耳打了个洞,但还没戴上耳环。她在读高三,长期活跃于腾讯各个文学论坛;相貌甜美,视频时喜欢把新扎的辫髻花样给朋友看。她笔头快,网吧呆半小时,一篇图文并茂的心情散记就写出来了,贴在自己的QQ空间上,也贴在腾讯论坛上。好几篇文字为她赢得了论坛的QQ金币,她就用这些虚拟货币养了一只QQ宠物。随着高考的迫近,“兔子”已经没时间去网吧了,她的家用电脑又不能上网,看来只有等到高考结束、放暑假后,她的QQ空间才会更新,那只饿得骨瘦如柴、奄奄一息的虚拟宠物才会重新在她的照料下茁壮成长起来。

  与瑞典偏远小城的少年红玫瑰军一样,石留、门兴、8439也是二男一女的组合。留意网络文学圈动态的朋友对这“三剑侠”想必不会陌生。自封网络纯文学代言人的韩寒同学,其文学纯度与“三剑侠”比,那是自来水和威士忌的差别。他们均属“80”后,中学便开始写作,受影视、动画、电玩影响颇深,热衷于20世纪30年代的超现实主义流派,风格怪异,才华横溢。石留和门兴曾应邀参加第四届北大未名诗歌节,与孙文波、威棣、王家新、欧阳江河等成名前辈诗人同台朗诵诗歌。他们曾连续夺得了某小众网站几届文学季度奖。近来转战博客,最新作品都发表在个人博客上。石留上了北大法学院。门兴曾就读北大临床医学专业,不久改投哲学专业,这样他便有时间搞音乐、写小说。女孩8439最年轻,在武汉念大学。“三剑侠”的野心不限于文学。去年暑假和今年寒假,同处北京的石留和门兴合作拍摄了一部DV实验电影《Q》,剧照在石留博客上可看到。他们还把电影做成BT种子,便于网络发行。今年暑假他们会开拍新电影吗?嘿嘿,这个问题留待读者亲自登录他们的博客时再提问吧。

  小导也是“80”后文学大潮的冲浪者。他比“三剑侠”年轻好几岁。迫于家庭经济环境,去年夏天他本应读高二却辍了学,孤身闯北京,但遭际不顺。QQ群的热心网友听说了他的状况,寄去4000元,帮助他渡过难关。不久,他加入了一家文化公司,从事“80”后文学书籍策划。年底时得悉他进军门户网站,担任腾讯杜区文学原创版面“灯下文字”论坛的斑竹。不少大型文学网站,如红袖、清韵、苹果树,相继为他开了文集。他的博客取名“地上地窖”,就是为了纪念早先在北京穴居地窖的贫困生活。

  寥寥结语

  这是全民写作的年代,也是全民出版的年代。

  这是网络世界比真实世界更能体现个人价值的年代。

  这是网络世界比真实世界更真实的时代。

  用名博客毛向辉的话说,“博客的最大贡献是使互联网可写。”

  人人可写的互联网比几家门户网站垄断的互联网有大得多的发展潜力,而其文化可能性更是无与伦比的。

  不妨说,互联网改变了世界,而博客的出现改变了互联网的模式。

  网民中流传着胡主席、温总理上网了解舆论、民情的消息。新华社资深记者田炳信在个人博客上发表文章,建议温总理开博客,引起了广泛的讨论。民众对互联网促进社会改革的功能也抱有期望。到目前为止,博客是网民个体把自己写入网络舆论,进而写入历史的最佳方式。

  今天的中学生,是“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是未来的网民主体,也是未来网络舆论的主体。

  博客被引进中国,不过四度春秋。我们还没有出现像马特·德拉吉、吉姆·罗曼尼斯科那样一言九鼎、改写历史进程的博客。但是,这样的博客角色是迟早会在中文互联网世界出现的,可能是你,也可能是我。

  这个暑假里,身为中学生的你,会抽空在网游网聊之余,开个博客吗?

  是在博客上絮絮叨叨写私密日记,还是尝试经营博客媒体,完全由博客作者的态度决定。

  《中国博客宣言》称博客为“信息时代的麦哲伦”,我们拭目以待,且看这批麦哲伦会发现怎样的知识新大陆。

  可写的博客,可写的互联网,可写的人生,可写的历史。

  用好博客带来便利

  促进学习

  写blog可以促进对某些领域的不断学习和思考。记录下来的都是瞬间的灵感,对事物的感悟、思考和实践的结果以及对某个问题的解决方案等,这些都是财富。

  反映成长

  写bolg,可以反映出人的思考过程,而不仅仅是思考结果。对一个问题或领域,从不了解到了解,从了解到熟悉,从熟悉到精通,这记录了一个人思考和解决问题的成长过程。很久之后,看到自己以前的文章,你觉得自己进步了吗?

  结交朋友

  写了blog,自然会有许多志趣相同的朋友来阅读,这可以认识许多朋友。大家有共同的兴趣爱好,自然谈得来。大家互通有无,建立起一个社群,总好过闭门造车。

  交流看法

  回复的人对blog的观点或赞同,或反对,大家一起讨论,听听别人的思想,可以促进双方的共同进步。

  锻炼毅力

  写blog,要坚持不懈,这可以锻炼毅力。至少每周要更新几次吧。花20分钟写一篇blog都坚持不住,那还有什么事情能坚持下去。

推荐1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