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在灵魂:一个山里女人的诚信故事

全文总计 3284 字,阅读时间 9 分钟,快速浏览仅需 2 分钟。

内容摘要:一  她说,人死了,账不能死,不能让人戳死人的脊梁骨,丈夫欠人家的钱,我来还!  有的债主没找上门,她就主动打电话找他们。她对债主说,我丈夫的欠条,我负责还;不放心的,我重新写。  山里女人武秀君,一下子懵了!地陷了!天塌了!  就是天塌地陷她也不能接受这样的噩耗:丈夫赵勇出了车祸

GB/T 7714-2015 格式引文:[1].美在灵魂:一个山里女人的诚信故事.[J]或者报纸[N].人民日报,(823)

正文内容

  一

  她说,人死了,账不能死,不能让人戳死人的脊梁骨,丈夫欠人家的钱,我来还!

  有的债主没找上门,她就主动打电话找他们。她对债主说,我丈夫的欠条,我负责还;不放心的,我重新写。

  山里女人武秀君,一下子懵了!地陷了!天塌了!

  就是天塌地陷她也不能接受这样的噩耗:丈夫赵勇出了车祸——刚走出家门就离她而去!这一天是2002年12月14日。

  今年44岁的武秀君,家住辽宁省本溪满族自治县南甸镇滴塔村。这个山村太偏远了,县城的“小客”开到离这里10多里路的镇上就再也进不来。武秀君也不太出门,在家里侍奉公婆,照看孩子,却练就了实诚、能担待的品性。

  丈夫走了!公婆哭得昏死过去,炕头一个,炕梢一个,都在打“点滴”。她自己精神恍惚,一连几天望着天棚睡不着觉,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丈夫的骨灰在家停放时,武秀君发现,许多不认识的人来到家里。这些人自我介绍,有的说是信用社的,有的说是朋友,有的说是工地干活的。武秀君模糊地察觉到:丈夫欠了钱,他们是来探口风的。

  武秀君从不插手丈夫的事。赵勇欠了多少钱,她心里一点也没谱儿。赵勇去世后第三天,武秀君把平时赵勇放账目的箱子打开,把所有各项工程的往来账单摆了一炕,一一清理。

  这一清理,武秀君又懵了!

  几年来,赵勇承包了不少建筑工程。工程竣工了,但发包方拖欠工程款而造成赵勇拖欠了大宗外债,包括银行担保贷款、材料费、运费、工人工资等,总数竟有270多万元!这些欠债,多的几十万元,少的几百元。同时,发包方也欠赵勇300多万元。

  270万元的外债,像一座沉重的山,压在武秀君心头。

  有明白人告诉她,现在要账比登天还难!娘家姐姐也劝她,这种工程欠账,你欠人家的是钱,人家欠你的可就是纸。现在活人都不还账,别说赵勇还死了。让他们找死人要去吧,你就一推六二五,远远躲开算了!

  武秀君知道,赵勇是个实在人。这些年愿意帮衬他的人越来越多,靠的就是个实诚劲儿。一次四川的爷儿俩来打工,工程才一半,爷儿俩要回家收麦子,来找赵勇请求提前付2600多元工资。工地凑不够,赵勇一看岳父家种了一院子大白菜,就动员贱卖了凑够爷儿俩的工资。那爷儿俩接过钱时,跪地下连磕响头。打工这么些年,从没遇着这么好的老板!第二年一开春,这爷儿俩领了一大帮人来给赵勇干活儿。

  账拢完了,武秀君身心俱疲,一站起就头晕,浑身拿不成个儿。可她怕债权人着急,就让小姑子搀着,自己拿着欠条和账本挨家核对。有的账目不清,武秀君就重新核准。有的债主没找过她,她就主动打电话找他们。她对债主说,赵勇人不在了,账还在。你们手里赵勇的欠条,我负责还。不放心的,我重新写。有的债主稍有犹豫,武秀君就用自己的名字重新打下欠债凭据。

  不久就是春节了,武秀君多摆了一双碗筷,公婆知道是为她丈夫准备的,全家都哭了。哭过后,武秀君抓住婆婆的手说,妈呀,赵勇是个实诚人,人死了,账不能死,不能让人戳死人的脊梁骨,赵勇欠人家的钱,我来还!

  二

  拼命挣钱,挣来的钱没等“焐热”就送去还债;向别人讨债,却遭尽白眼。

  干活的艰辛,要账的屈辱,从不让家人知道。深夜里,她常给天国的丈夫写信唠嗑……

  坚强的山里女人武秀君,踏上了漫漫的、艰苦的代夫还债之路。

  她得干活,挣钱还债。她得要债,要钱还债。

  活难找。赵勇的一个朋友听说武秀君要代夫还债,便打电话找武秀君,说有点小活,让她领着工人干。武秀君知道这是赵勇的朋友在帮她,感激得直想流泪。从此,武秀君开始像丈夫一样,带领那些以前跟丈夫干活的工人,在本溪、沈阳等地承揽一些室内外装修、建筑涂料粉刷的工程挣钱。一年四季,除了正月初一能正儿八经闲一天,一年合起来休不上一个星期。承揽到工程时,武秀君和工人一起干,戴着口罩刷灰浆。

  武秀君拼命挣钱,挣来的钱没等“焐热”就送上门去还别人的债;可她向别人讨债,却遭尽冷遇白眼。

  2003年底,要过春节了,本溪城里贴对子、购年货,一派喜庆。

  在这个小城中,武秀君只身一人,为一笔工程款已跑了近一个月,精疲力竭。找主管部门,说工程款已拨到单位;找单位领导,又被支回去。有时候早晨来,人家说领导不在家,她就在走廊里一站站到下午两三点。中午人家坐车出去吃饭,武秀君就自个儿出来倚着大街上的电线杆歇一会儿。看着满大街人来人往,有滋有味准备过年,她的眼泪哗哗地往下流……

  干活的艰辛,要账的屈辱,武秀君从不让家人知道,回家面对公婆和孩子的时候都是笑脸。

  有一天,她突然接到上中学孩子班主任的电话:你快来,孩子晕倒了!武秀君跑到学校,孩子已睁开了眼睛:妈,你不用着急,这是饿的,一会儿就好了。

  武秀君奇怪了,说你怎么饿成这样呢?

  孩子告诉武秀君,昨天下午嚼了一袋方便面,今早上吃了一根麻花,到中午没等吃这个面包就坚持不住了。

  孩子从兜里掏出一个存折,上面有308元钱。他说,妈妈,这钱取出来,就能顶一份账,给我留8元钱就行了。原来,武秀君给孩子一天3元钱伙食费,孩子自己又偷偷减下来一半……

  在场的老师、同学、校医全哭了!武秀君一把抱过孩子,失声痛哭。

  代夫还债,有苦却不能对公婆、孩子说,也不能对朋友和外人说。艰难时光,武秀君养成一个习惯,常常给天国的丈夫写信唠嗑,把她的快乐和悲伤告诉他,给他报一笔笔还款清单……

  这样的信,夜深人静时武秀君用心和泪写了几十封!

  武秀君只有小学文化,我们却惊讶于她在一次次为守诚而吃苦,为践诺而磨难的生活坎坷中,对生与死的人生大道理的思考与升华。

  2003年4月5日,她在给丈夫的信里,倾诉了爱与思念之后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虽然人贵生而痛死,但是毕竟人皆有生就有死,而如何面对生与死,那便将人们分出了崇高和卑俗。为什么说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而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那是因为死了还说活着的,是英雄,是圣贤,他们永远活在大众的心里;而活着的这些人,说他们死了,是因为他们是恶者,是无赖,是行尸走肉。可见惧怕死亡的人以为人死如灯灭是不正确的……圣者的德行和智慧留于史册,存留人间,令我们崇敬和神往,给我们的生命力以滋养,并促使我们奋进。

  这也许就是武秀君对诚信最朴素的诠释。

  三

  丈夫3周年祭日,家里来了1000多人。许多不认识的人都说,就凭她这种诚信为人也要来看看。

  3年共还了300多笔、近180万元欠债。她打算在5年内,将余下的100万元全部还清。

  一晃3年过去了。

  2005年12月14日,是武秀君丈夫去世3周年祭日。

  谁也不会想到,这个普通建筑承包人的3周年祭日,竟有1000多人参加。去滴塔村的路上,都是前去祭奠的人和车;武秀君的家里,屋里屋外挤满了人,经销建材的、银行的、农民工等。许多不认识武秀君的人都说,就凭她这种诚信为人也要来看看。

  3年来,武秀君没有一点懈怠,没有一天停止过替丈夫还债。许多债权人放弃了债权,武秀君却要一直找到人还上钱为止。

  今年1月27日,腊月廿八,燕堡砖厂兰厂长突然接到电话:“我是武秀君,我家赵勇欠你的3万元钱准备好了,你来取吧。”原来,赵勇留下的账本上,有一个名字叫“兰发子”,却没有电话。武秀君打听了一年多,终于找到他。兰厂长没想到,这笔他已不抱任何希望的死账竟然“活”了。一家银行的主任,靠企业的诚信和几个朋友的担保给赵勇贷款50万元。赵勇出事以后,几个朋友只好把这笔钱你3万、他5万地分担偿还,压根儿没想到武秀君能去还这个债。当武秀君把这50万元担保贷款送到银行时,主任接过去,眼泪在眼圈直转,说,就冲你这信誉,我们银行愿意再借钱给你!

  在赵勇欠下的300多户外债中,最少的是欠一位农民工的工资300.80元。当武秀君亲自找到他还钱时,农民工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3年来,武秀君还了300多笔、近180万元欠债,她打算在5年内,将余下的100万元全部还清,然后带着公公婆婆和孩子一起平平安安过日子。

  2005年2月24日,武秀君的大儿子在妈妈生日之前,写给她一封信:……儿子亲眼看到您的身体正慢慢力不从心,皱纹也出现在您美丽的脸上,但您永远是最勇敢、最美丽、最让儿子骄傲的妈妈……

推荐1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