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联邦银行潜行中国

全文总计 2654 字,阅读时间 7 分钟,快速浏览仅需 2 分钟。

内容摘要:在2006年中国银行业全面对外开放的“大限”面前,澳洲联邦银行的金融服务网络已日渐清晰,即多处布点。

GB/T 7714-2015 格式引文:[1].澳洲联邦银行潜行中国.[J]或者报纸[N].环球财经,(06)

正文内容

  4月25日,澳洲联邦银行以1280万元人民币收购了澳大利亚最大的投行——麦格理银行在上海的金融业务。至此,在2006年中国银行业全面对外开放的“大限”面前,澳洲联邦银行的金融服务网络已日渐清晰,即多处布点,星罗棋布。

  但问题在于,布局完成之后,下一步该如何行走?而中国监管层在中资银行引进境外战略投资者问题上的审慎态度,以及麦格理银行之前在上海市场的举步维艰,不能不让人为后来者担忧。

  染指城商行

  4月21日,澳洲联邦银行与杭州市商业银行签署了《杭州市商业银行与澳洲联邦银行股份认购协议》。根据协议,澳洲联邦银行将斥资6.25亿元人民币获取杭州市商业银行19.9%的股权。

  事实上,澳洲联邦银行进入中国的重要策略便是参股城市商业银行,在与杭州市商业银行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之前,澳洲联邦银行已经与济南市商业银行“联姻”。

  近年来,许多国际资本欲做中资银行“洋股东”,其选择的对象从地方商业银行和规模较小的股份制银行迅速蔓延到全国性股份制银行。据介绍,由于外国投资者争夺大型国有银行股权的政策不太明朗,监管部门的态度亦相当谨慎。这使得一部分实力稍逊的二线海外投资者把视线转向了中国城市商业银行。

  ^分析人士指出,对于二线海外投资者来讲,收购国内商业银行19.9%的股权,可以绕过政策规定,曲线获得全国性网络。同时,例如澳洲联邦银行此次选中济南市商业银行,看中了股份制商业银行的发展前景,以及可以用较少的资金,就能取得对股份制商业银行的话语权。

  但是,在具体的接洽过程中,外资银行却因为中资银行的资产质量等问题,一直非常小心。中国的城市商业银行尽管占市场份额的5%,风险却占80%到90%。先天所限,城市商业银行的资产规模已经成为城市商业银行的最大风险。

  摆在外国投资者面前的问题是,一方面需要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通过改造城市商业银行,使之借助自己的实力和经验提升风险控制技术,改进人力资源管理,一方面通过控制尽可能多的城市商业银行,以扩张自己的市场占有率。

  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CSFB)表示,对澳洲联邦银行持有中国城市商业银行股份的长期效益持谨慎看法,澳洲联邦银行此举旨在开拓潜在增长领域。

  曲线布道

  作为澳洲最大的投行,麦格理银行始终没有真正进入中国。其大陆业务始终局限于2002年3月组建的麦格理管理咨询(上海)有限公司,目标直指中国金融服务市场的空白——房贷证券化业务。然而,麦格理银行显然已经对2年前进入中国时开拓的房贷证券化市场失去了耐心。

  接盘的澳洲联邦银行与投行麦格理不同,澳洲联邦银行是澳洲最大的零售银行,十余年前即进入中国设立了北京办事处。但和其他外资银行类似,其业务开展始终受政策所限,难以施展拳脚。与原先麦格理主攻个人按揭服务不同,澳金投资(澳洲联邦银行控股公司)将展开更为多样化的业务,在按揭服务之外,还将开展企业财务顾问、投资理财、金融理财等。

  4月25日,澳金投资与金丰易居·普润地产正式结为战略合作伙伴,共同开辟上海二手房市场。根据双方约定,金丰易居·普润地产可以利用澳金投资母公司在海外的分支机构,作为全球性的推广平台,将其代理的项目进行全球同步发售;而澳金投资同样可以利用金丰易居·普润地产的下属门店,以进行金融产品的推广业务。

  这种发生在外资咨询服务与房地产企业之间,资源整合、共建渠道的合作方式尚属首次出现,与以往仅仅体现在融资和按揭方面的合作明显不同。

  分析人士指出,对于二线海外投资者来讲,类似收购麦格理银行在上海的金融业务,都是为绕过政策规定,打造全国性网络所制定的高明策略。像澳洲联邦银行这样在国内的品牌和实力都不及汇丰、花旗这类大型国际银行的二线投资者,虽然没有机会介入国有商业银行项目,但未来有可能在监管规则调整的时候,利用旗下诸多商业银行的合作态势,曲线获得全国性网络。

  遭遇“政策门槛”

  类似澳洲联邦银行这样的潜行中国已经引起监管层的注意。

  4月26日,中国银监会副主席史纪良在第一届中国金融改革高层论坛上透露,我们要借鉴世界上一些国家采用的适当方式控制外资银行进入的速度和资产扩张的规模,以适应后过渡期的竞争和改革开放的需要。银监会正在制定的中资银行引进境外战略投资者的基本条件:每家外资银行入股中资银行将有数量限制,最多不能超过两家。

  然而,银监会的一位官员表示,史纪良是在一个学术论坛讲演中以私人身份发表此番讲话的,他的言论不代表银监会的官方政策。

  在谈及对外资银行投资中国银行的数量加以限制这一问题时,这位官员表示,史纪良在演讲中明确表示,这只是考虑中的一个选择而已。该官员补充说,在外资银行投资国内银行方面,银监会正在酝酿更详细的相关管理条例,但没有具体时间表。银监会鼓励外资银行到中西部进行投资,但并不意味着将限制其在东部城市的投资。

  尽管如此,史纪良的言论至少反映了高层对中国银行业整合进程不稳定,以及对银行业竞争日益加剧的担忧。最近荷兰国际集团购入了北京银行19.9%股份,而澳洲联邦银行也刚刚收购了杭州市商业银行19.9%的股份。

  据猜测,其讲话可能意在警告那些希望投资中国国内银行,但又不真正努力促进中国银行改革的外资银行。

  专业人士指出,某些外资银行入股城商行动机“不纯”,比如某家外资银行曾做出过这样的远期战略部署,即在多个城商行中持有一定比例股份,待时机成熟时收购更多股份并加以整合,从而构建一个由其控股的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而这样的付出显然要比一开始就花费巨资入股一个全国性银行要便宜得多。这显然是监管层不愿看到的。

  尽管中国监管层在中资银行引进外来投资者问题上的口径不一,但至少表明外资银行入股中资银行并非一路畅通,它还将继续面对来自政策规定方面的磕磕碰碰。

  相关资料链接

  始创于1912年的澳洲联邦银行本为澳大利亚国家中央银行,1991年实施股份制改革,成为上市公司。

  澳洲联邦银行近百年来一直关注于金融服务,其南极星标志在澳洲是最广为人知的品牌,在市场全球化之后,其业务已遍布澳洲、亚洲、英国、美国等15个国家和地区,资产总值已超过11660亿人民币,业务涉及保险、基金管理、银行、退休计划、证券等内容。

  凭借多年来良好的经营状况,澳洲联邦银行分别获得惠誉国际、穆迪投资及标普国际的AA、Aa3及AA-信贷评级,是世界银行之中最稳健的银行之一。

  1994年初,在澳大利亚政府的支持下,澳洲联邦银行制定了把中国作为重点对象的亚洲发展计划,长期致力于推动中澳贸易发展。

推荐1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