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学研究的功利倾向与制度化建设

全文总计 4726 字,阅读时间 12 分钟,快速浏览仅需 3 分钟。

内容摘要:通过调研和文献分析,认为:编辑学研究的功利化和个体化,形成了编辑学研究的数次低潮或徘徊;应当采取培育研究群体、建设集编教研于一体的编辑部和重视基金和课题调控等措施,推动编辑学研究的制度化建设,加快其社会化进程。

关键词:编辑学研究,功利倾向,制度化建设,社会化

GB/T 7714-2015 格式引文:[1].编辑学研究的功利倾向与制度化建设.[J]或者报纸[N].编辑学报,(1):8-10

正文内容

  《中华读书报》对全国阅读情况的调查发现,功利性阅读呈上升趋势,20%以上读者的阅读动机是出自功利目的的阅读[1]。编辑学研究也有这种急功近利的现象,为申报职称,为通过考核,为获得学位,为达到某项指标,为应付某项差事,等等,已成为相当一批研究者近期目标的直接动力。

  功利主义作为一种伦理价值观念体系,直接源于人类对名利的追求,重视后果、效用、收获、事实、好处、利益、幸福等[2]。作为一种科学研究的倾向,它还具有多以个体研究为主的特点。不可否认,出自这种目的的编辑学研究,曾为编辑学的繁荣做出过重要贡献,但从长远来看,则是与编辑学研究的制度化、社会化建设相矛盾的。

  “任何一门学科大厦的建立,都不可能凭空而成,而必须夯筑坚实的基础。现代科学的诞生,就是循着生产—技术—科学的顺序在数千年间生成的”[3],都有一个相对漫长的积累过程,也都有一个由个体—集体—制度化、社会化的过程,必须扎扎实实,有目标、有计划、不急不躁地一步步推进。这其中,减少或适时转变功利性的编辑学研究,逐步推动编辑学制度化建设,是至为重要的。

  1 培育研究群体和基地

  以卡文迪许(Henry Cavendish,1731—1810)实验室的创立作为标志,近代科学研究从伽利略时代的个体式研究过渡到集体研究,一向被称为科学成熟的重要事件。编辑科学研究尽早实现从以个体研究为主向集体研究为主的转化,同样对促进编辑学科的成熟至关重要。

  首先,集体进行编辑学研究是促进编辑学研究发展的需要。编辑学既是一门独立的学科,又具有综合的特点,它是横跨社会科学、自然科学的综合学科,加之随着科学技术的迅速发展,各学科之间的相互交融与渗透,编辑学科的发展越来越受到其他学科发展的影响和制约;因此,构建编辑学理论,应打破专业、学科的界限,使各学科之间相互渗透与交融,而且,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社会对传播知识的要求越来越高,编辑实践要求更深刻地揭示编辑活动的规律、结构和机制,以及与其他社会活动的相互联系等[4],因而以往那种封闭的、分散的、单兵作战式的编辑学研究方式就远远不能适应编辑学研究发展的需要。

  期刊编辑部应结合编辑成员的知识结构,制定科学而可行的研究计划,形成富有创新精神和创新能力的研究群体,借助不同学科的研究方法、研究手段和研究技巧,有组织、有计划地开展编辑学研究,逐渐形成各具特色的一批编辑学研究基地。

  其次,形成编辑学研究基地,集体开展编辑学研究也是可行的;因为编辑部大多是以老带新的阵容,即由编审、副编审、编辑组成梯队型结构群[5],而且各个编辑所学专业不尽相同,彼此又存在专业结构、学识能力、基本素质的互补性和相融性,这种年龄梯队和知识结构组成的开放的、打破学科间封闭状态的团队,有目的、有计划地从事编辑学研究,各成员通力协作并充分发挥其在专业、经验、知识等方面的专长,从而能凸显群体优势,更易出成果。

  成功的经验证明,集体进行编辑学研究确实可行。近10多年来,全国已有多家编辑部开展这项工作,并取得实效。

  华中科技大学以学术沙龙的形式聚集了一批有志于编辑学研究的编辑出版工作者,其中有许多才华横溢的青年编辑工作者。他们研究的课题是科学技术编辑活动中的难点:科技编辑人员如何对自己并不熟悉的具有一定学术层次的科学技术文稿的内容做出取舍的判断和选择,审查出其中的疏误并使其得以修正。他们认为,研究和掌握科技编辑的方法,十分有助于上述难点的解决。他们结合自己的编辑实践,编著了《科技编辑方法论研究导扬》《科技编辑方法论研究》等著述[5]。

  湖南师范大学学报编辑部多年来一直坚持结合编辑工作实际开展科技编辑学研究,并逐步形成了自己的特色,从1991年至今,已出版学术专著3部,发表论文200多篇。

  北京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编辑部,与北京高校学报界的一批积累了丰富经验的编辑,紧密围绕科技编辑工程开展研究,取得了丰硕成果。早在1987年,北京师范大学学报就“依据已颁布的有关国家标准,参照与文献工作有关的国际标准,并结合本刊工作的实践”制定了《北京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编排规范》[6],首开编辑部制定企业标准的先河。此后逐渐形成了以该刊编辑部为核心的松散的研究集体,他们或发表论著,或通过会议宣讲,或讲学开课,或参与有关标准、规范的制、修订,大力推进科技书刊标准化工作。他们的代表作《科技书刊标准化18讲》1998年出版后,深受科技编辑的青睐,累计印数达2万册,并获得了多次奖励。

  西北大学学报编辑部与全国数家学报编辑部密切协作,联合攻关,形成了一支20余人的研究队伍,招收报刊史及科学传播文、理2个方向的硕士生,并有一名韩国留学生,从数学、物理、化学、地学、医学、军事、管理等多角度对期刊史进行研究,出版了《中国大学科技期刊史》《中国近现代科技期刊(1792—1949)》等专著,发表论文50余篇,形成了立足陕西,辐射全国的期刊史研究基地。

  2 建设集“编”“教”“研”一体化的编辑部

  编辑工作在选题、组稿、加工提高方面具有创造性、探索性,编辑做点研究,一可知编辑出版规律,更好地工作,二可增修养,更好地与作者沟通;所以,将研究作为编辑部的职能之一是由编辑工作的性质决定的,对于学术期刊编辑部,尤其必要。另外,高等学校的学报编辑部在培育学术人才方面的作用,向被看重,很多学报编辑部的编辑在处理青年教师和研究生们母语水平日渐退化的稿件时,实际充当着指导教师的角色,也有相当数量的学报编辑部面向全校开设科技写作课程;因此,适时地重视学报编辑部的本科教学或研究生教学职能,也能更为强化其育人功能,建设编辑出版、研究生教学、科学研究三位一体的编辑部,具有适宜的理论基础。大学学报编辑部是我国编辑学研究的一支重要力量,如能建设一批集“编”“教”“研”三位于一体的编辑部,将会切实地推动编辑学研究的制度化建设,并形成编辑学研究成果源源不断地持久产出的制度化基础,对这一学科的发展意义深远。

  若论学科性质,编辑学无疑当属应用科学。应用科学产生和存在的真正意义及价值就在于指导具体学科领域中的实践。编辑学的实践性很强,不是从理论中来又到理论中去的学问,要对编辑出版领域的实践进行研究,应紧扣实践,指导实践。编辑学教学、研究与编辑自身的工作实践也是一种共生互补的关系。这个特点决定了研究编辑学的中坚力量是工作在编辑出版第一线的资深编辑[7]。高素质的名编辑应是某一领域的知名学者,是传世之作的总设计师,是授知育才的导师,是理论创新的领军人。编辑通过反思自己的编辑实践及其发现的问题,可以增强其问题意识,找到研究创新的生长点。

  我国编辑出版专业高等教育与编辑学研究是同时在20世纪80年代起步的,1985年,北京大学、南开大学、复旦大学率先增设编辑学专业并招收四年制本科生,清华大学、四川大学、武汉大学、西北大学、东北师范大学、河南大学、中国科技大学、南京大学、上海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相继开办了编辑出版学专业,一些编辑出版专家纷纷登台为学生授课,将编辑实践与编辑学教学紧密结合起来;而相关研究的深入和教学工作的开展,既有利于编辑能力的提升,又解决了编辑实践中存在的问题,还实现了编辑的知识创新,真正实现了“编教研相长”,使编辑实践与编辑理论研究密切结合,编辑学专业教育与研究密切结合,老中青研究者密切结合,推动编辑学研究向深层次发展[8],编辑部成为集“编”“教”“研”为一体的机构。

  河南大学早在20世纪80年代就以学报编辑部为依托成立了编辑学研究室,其成员既是学报编辑又是编辑学研究人员,同时还是编辑学专业的教学工作者,实现了编辑工作与编辑理论研究、编辑专业教学的有机结合[7]。西北大学、陕西师范大学、中国地质大学、河北大学、第四军医大学、上海体育大学的学报编辑部也正向这一方向发展。其中有的编辑部已单独申报相应硕士学位授权点,并获得成功。

  3 重视基金和课题调控制度

  由国家、企业、社团或其他政府、非政府组织有计划地建立或积累起来的有特定用途的资金称为“基金”。其中,政府科学研究基金的设立,曾极大地推动了我国科学事业的发展,并大大推动了科学研究的制度化建设。其机制是研究集体与政府或非政府组织间的一种互动和合作,特别是政府在资助者和研究者中设立一个中间部门(如行业协会)作为中间环节,整合社会创新资源,形成一种特殊界面或平台的形式,实现以知识分享为基础的联盟关系,已成为创新基金资助的重要形式。

  1991年,中国高等学校自然科学学报研究会在全国率先创立“科技期刊编辑学研究基金会”(自2001年改为“科技期刊学研究基金会”),迄今已资助上百个课题[9]。其中,重点资助完成的《科技期刊编辑学导论》《科技期刊编辑方法论导扬》《中国大学科技期刊史》等成果,已引起国内外广泛注意,有的还获得国家教委或省政府的奖励,也有的获得国家、省部或厅局级基金的配套或联合资助。

  在目前尚无专项国家或省部级编辑学研究基金的情况下,应尽力适应国家科学发展规划,向相关学科方向靠拢,争取获得立项和资助。这也符合编辑学为边缘学科或交叉学科的特点[10]。比如:与科学技术史有关的科技期刊史和科技传播学研究;与新闻传播学有关的大众传播学、媒介传播学、期刊传播学、期刊编辑学研究;与图书馆学、情报学、档案学有关的期刊学、期刊馆藏学、期刊目录学、期刊文献学研究;与语言学有关的学术写作学、科技写作学、机上写作与计算机文体研究;与经济学有关的媒体经济学、编辑出版产业经营、期刊营销策略、国际版权贸易研究;与管理学有关的期刊管理学、国际合作出版、编辑与著作权研究、中外编辑出版比较研究、编辑出版集团化;等等。

  目前,科技部批准有科技期刊结构优化和制度创新专项课题,曾在武汉、西安等地开展专题调查和研讨;广东省批准有以学报编辑部编辑为主的科技期刊发展专项课题,曾组团赴西北、西南、沿海各地调研;在陕西,以高校学报编辑为主的中国近现代科技期刊史研究,突出经由期刊的科技传播史,获准立项为中国科学院知识创新工程重点项目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二级课题。另外,云南、陕西、河北等地的高校,也从本省的教育厅或科技厅获得期刊研究或学报发展的相关资助,并列入当地科学研究计划。一些高等学校在校内科研基金中,也列出了有关编辑出版学研究的专题,并给予一定的经费;有的学报编辑部还制定了经费配套、列入考核、按到款数额多寡或发表论著情况予以奖励等制度。

  首先,由于政府科研基金的申报、评审、批准、阶段汇报、结题、验收,有一套行之有效的管理措施,故而参与其中必受其制约,会使研究者负责任地完成所承担的项目;其次,申报政府基金必须有明确的研究方向,并对该方向国内外前沿发展方向、研究者的研究基础(相关成果)、研究思路、创新之处、阶段目标、参考文献等有明确的论证要求,这可确定明确的研究方向,避免“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浅尝辄止式研究,避免急功近利、急于求成,养成严谨的治学作风;最后,政府基金的立项,均要求所在单位为项目研究者提供时间保证,这对形成编辑学研究的专业队伍和制度化建设具有现实而深远的意义。

  要消除功利性编辑学研究带来的忽冷忽热,高潮、低潮起伏不定等现象,最重要的就是要加强编辑学研究的制度化建设,推进其社会化进程。编辑学教育、社团、专业期刊编辑出版部门、专门研究机构、基金资助和成果奖励制度都是反映制度化或社会化的重要指标,特别是形成更多的研究机构、研究群体和研究基地,进而建设集编、教、研三位一体的编辑部、重视基金和课题调控制度等,是源源不断地产出编辑学理论成果的最关键的制度保障。

参考文献

  [1]编者.功利性阅读呈上升趋势[N].中华读书报,2004-12-29(1)

  [2]周辅成.从文艺复兴到十九世纪资产阶级哲学家政治思想家人道主义人性论言论选辑[M].北京:商务印书馆,1966:581

  [3]陈浩元.序二[M]//姚远.中国大学科技期刊史.西安: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1997:c-8

  [4]鲁星,翁永庆.脚踏实地 迎接未来:从《编辑学报》国庆50周年笔谈会想到的[J].编辑学报,1999,11(3):129-132

  [5]金伟.集体开展科技编辑学研究:必要性·可行性·实效性[J].编辑学报,2004,16(6):401-402

  [6]北京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编辑部.北京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编排规范[J].北京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1988(1):91-96

  [7]迟玉华.20世纪编辑学在中国的产生和发展[J].烟台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3,20(2):82-92

  [8]郝丹立.论编辑学领域的学术创新与实践创新[J].四川教育学院学报,2004,20(7):30-31

  [9]姚远,陈浩元.泛期刊学的概念与定义[J].编辑学报,2005,17(1):1-3

  [10]姚远,卫玲,张银玲.从杂家到编辑艺术家的反思[J].编辑学刊,2002(4):27-32

推荐10篇